小说中文网 > 械医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发泄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听到秦胜杰的话齐东风眉头紧紧皱起,右手握拳青筋毕露,盯着秦胜杰道:“怎么病情发展的如此之快,苏主任不是刚刚才注射了病毒吗?”

        秦胜杰摇摇头一脸担忧的神色,想了下道:“可能是病毒出现了变异,你忘记1号疫苗的事了吗?”

        齐东风心里咯噔一下,正想说点什么就见穆熙华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不等喘匀气便急道:“怎么、怎么样?”

        秦胜杰看了一样穆熙华道:“情况不好,我怀疑病毒出现了变异,现在苏主任的肝脏已经硬化得相当严重了,并且有消化道出血的症状,现在血是止住了,可肝脏在进一步硬化的话……”后边的话他说不下去了。

        穆熙华急道:“那你们还站在外边干什么?赶紧想办法啊!”

        齐东风没好气道:“你当我们不想想办法救苏主任吗?别说病毒出现变异了,就算没变异谁又有办法?有办法的话疫情也不会严重的到这地步。”

        穆熙华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原地转着圈圈嘴里念叨着:“这可怎么办?”于剑在这时候道:“我们还是做好最后的打算吧,让苏主任的父母看他最后一眼吧。”

        齐东风别看年纪不小了,但脾气最为暴躁听到于剑的话立刻揪住他的衣领怒道:“你说什么?苏主任还没死那!”

        秦胜杰把两个人拉开道:“别吵了,于剑说的对,咱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我这就去通知苏主任的父母让他们过来。”说完这句话秦胜杰扭头走了,因为苏弘的病危现在谁也没心思在提罢工帮苏弘讨回公道的事。

        穆熙华看了看隔离室的门长长叹了一口气随即低着头走了。他现在感觉自己十分对不起苏弘,如果不把他找来那会有今天的事,一想到一会要见苏弘的父母穆熙华感觉自己实在没这个脸。

        于剑看到大家还聚集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无奈道:“都散了吧,该给患者诊治就诊治,该输液就输液。”

        金日新跳出来道:“苏主任的公道还没讨回来。我们干什么活?”

        其他人立刻大声附和起来嚷嚷着要继续罢工。明显是怨气没消,非得让医院以及政府给苏弘正名不可。于剑挥动着手大喊道:“大家静静,听我说。”等大家都安静下来后于剑才道:“苏主任为什么以身涉险?还不就是想救人。现在苏主任的病情已经相当严重了,我们在罢工不干不管那些患者,如果苏主任有个三长两短他能闭眼吗?他绝对不想看到大家这么干,所以我希望大家按照苏主任的意思做,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继续诊治病人。就算是完成苏主任的遗愿了,如果他真的走了也能闭眼,我求求大家了。”

        听到于剑的话所有人低下了头,在没心思闹,金日新第一个转身就走,他不想违背苏弘的意思,他想当个正真的医生。他想治病救人,不为别的只为身上那件白大衣,也为苏弘说的那段他也说过的医生誓言。

        齐东风仰起头长长呼出一口气随即大声道:“都去干活,不能让苏主任寒心,都走。”

        大家都看了一眼病房的门这才低着头离开。此时每个人心里都压着一块大石头,那种压抑感让他们想发疯,可浑身上下却又充满的干劲,只因为他们想到了刚才苏弘带头宣读的医生誓言。

        孙佳跟朱宏伟出了肿瘤科去了脑外,消毒一翻脱下隔离衣便进了脑外的值班室,孙佳立刻急呼呼的掏出手机要给耿海安打电话,苏弘的情况不容乐观,闹不好今天晚上都熬不过去,真要是出现这种情况孙佳想让耿海安看让最后一眼,可谁想朱宏伟一把抢过他的手机道:“老苏还没死那,你给海安打什么电话?让她来看最后一眼吗?”

        孙佳心情也是相当不好,朱宏伟说话的态度又很是强硬,这一下激起了孙佳心头的火气,尖声道:“老苏现在什么状况你不知道吗?他随时都可能走了,我必须得让海安看他一眼,不然海安会埋怨我一辈。”

        一向对孙佳千依百顺、重话都不敢说一句的朱宏伟此时一反常态的把孙佳的手机摔得粉碎,随即怒吼道:“老苏没死,他也死不了。”说到这句话朱宏伟缓缓蹲下去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落了眼泪。

        要说这世界上跟苏弘关系最好的人除了他的父母就是朱宏伟这哥几个了,四年的大学时光让几个人情谊深厚得跟亲兄弟差不多,虽然朱宏伟是当医生的见惯了生死,但这种生离死别的事发生到他跟苏弘的身上时他受不了了,他也接受不了苏弘要死的这个事实,于是才冲孙佳发了这么大的火气。

        看朱宏伟双肩不停的抖动,孙佳知道这个从来没在自己面前掉过眼泪表现出软弱一面的男人此时心痛得厉害,他拼命的压抑着哭声不让孙佳听到,在这一刻孙佳也落了眼泪,蹲下来抱住他道:“老苏会没事的,不难受了。”

        朱宏伟突然扑到孙佳的怀里哭得像个孩,他实在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刚才还好好的苏弘怎么就要死了。

        另一边普外的值班室里王半仙发疯了一般把电脑砸得粉碎,随即不解气的把能砸的都给砸了,他同样接受不了苏弘快死的事实,他也不想接受,他想发泄,这会让他好过一点。

        王半仙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立刻惊动了普外的医生,大家进来看到值班室被他砸得一片狼藉都愣了,普外的主任李岩怒道:“王半仙你疯了?给我住手。”李岩也是气坏了,不然他这主任肯定不会喊手下人的外号。

        王半仙跟发疯了的公牛一般鼻里猛烈的喷出气体,三两步走过来一把揪住李岩的衣领怒吼道:“你他妈的在废话老弄死你。”

        其他人没想到王半仙竟然这么疯狂,生怕他真打李岩赶紧冲过来把他们给拉开,几个人把王半仙弄了出去,几个人留在了李岩身边,其一个帮王半仙对李岩解释道:“李主任老王心情不好,您多担待下。”

        李岩气得双手叉腰不停的原地走来走去,气呼呼道:“他心情不好?老还心情不好那,我看他是不想干了,明天就让他滚蛋,我们普外不要这种人。”

        “李主任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您也知道苏主任现在都病危了,老王跟他是大学同学关系好得跟亲兄弟似的,你说出了这样的事他能受得了吗?他就是想发泄一下,没有跟您做对的意思。”

        李岩听到苏弘这三个字立刻停下了脚步,放在腰间的双手缓缓放下,呼出一口气低落道:“我们这当医生怎么就命这么苦?不被患者理解也就算了,还得为他们玩命,唉我当年怎么就想学医了那?”说到这李岩突然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骂道:“妈的如果能重来老绝对不学医。”说到这他对那几个医生道:“你们去看看那小,告诉他先别上班了,就留在肿瘤那吧,让他回来他也没心思工作,我真是欠他的。”说到这李岩迈步走了出去。

        其他几个人是长出一口气,扭头去找王半仙了,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这会王半仙正拎着个酒瓶坐在医院的楼顶上,喝一口骂一句:“苏弘你个大煞笔,你说你是不是傻逼?你逞什么能?你当什么英雄?这下好快把自己小命玩完了,你大爷的,你当初还说我结婚的时候把车借我当花车那,现在好尼玛你一闭眼也不用借我车了,我他娘的还得操心花车的事,苏弘你太他妈的不地道了,我日你大爷。”

        说到这王半仙把剩下的白酒一口喝干,随即又从旁边拿起一瓶打开就猛灌一口,这一口喝得有点猛,把他呛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他也不用纸擦,咳嗽过后直接用手抹,抹完了继续骂道:“现在你是英雄了,我们都他妈的是狗熊,你牛逼,你太牛逼了,你他娘的是活菩萨,你要普渡众生,可你他娘的走了我们怎么办?你爹妈怎么办?你他妈的是人吗?”

        说到这王半仙眼泪落了下来,他也不擦,鼻抽了一下继续骂道:“苏弘你记着你死了老也不去参加你的葬礼,你他妈的就一个混蛋,彻头彻尾的大混蛋。”

        普外的人找不到王半仙只能给朱宏伟打电话让他帮忙找一下,刚哭过的朱宏伟很了解王半仙,知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去医院顶层待着,一过去还真找到了他,看这小拎着白酒在那一边喝一边骂刚止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这个下午在省医院的房顶上一个胖一个瘦喝得酩酊大醉,一会哭一会笑,一会骂街一会骂苏弘,他们一个叫朱宏伟,另一个叫王半仙。

        苏弘的病情在晚上八点的时候又加重了,他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ps:一更送上,求月票啊求月票!RI

  (http://www.wtwhk.net/html/0/222/21699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