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械医 > 第六百八十七章 遗言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形如枯槁、如同一个骷髅般的苏弘文醒了,此时就算是苏弘文的亲生父母也不敢相信躺在床上那个已经没了人形的人是自己的儿子,秦胜杰、欧阳语琴这些人也不敢相信,但他们却不得不相信他就是苏弘文。

        病床上的苏弘文在不复当初的神采,皮肤光泽暗淡无比,泛起了层层黄黑色的光泽,毫无弹性可言,他那曾经如繁星般明亮的双眸此时暗淡无光,完全如濒死之人的眼睛昏暗却带着对世界无限留恋的光彩,看到这个样子的苏弘文所有人都黯然泪下在没办法保持淡然。

        他本可以不变成这样,继续当他的名医,继续他的生活,疫情总会得到解决的,他死不了,可他还是选择了这条路,他的目的很简单,他想对得起身上那件白大衣,想救更多的人,但最终却失败了,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苏弘文是回光返照,也许下一秒钟他就会咽下最后一口气。

        此时此刻苏弘文床前站着很多人,有他的父母,有朱宏伟、王半仙,还有秦胜杰、欧阳语琴等苏弘文的同事,穆熙华也红着眼眶站在一边,他不敢看苏弘文一眼,他在自责,他认为苏弘文变成这样都是他的责任,如果不把他找来省医院,那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苏弘文很虚弱,他努力的微微侧头看看自己的亲人、朋友,其实此刻他最想看到的人是安紫楠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过了这么久,苏弘文在今天才知道自己真的没办法忘记她,他真的很想在临死前看上她一眼,可惜这个愿望实现不了了,苏弘文知道自己要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了。

        他还想看一眼耿海安,因为他许诺要带她回家见自己的父母,会娶她,但她也没在,苏弘文感觉自己对不起耿海安,这又是一份遗憾,他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留恋,他不想走,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想到了在龙眼泉镇跟夏凌雪相处的种种,还有王曼竹那个柔弱而坚强的女孩,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陈兴达那个小胖子现在结婚了吗?是不是还在沉迷于DOTA中?赵大海那个酒桶是不是还整天喝酒?喝多了会不会想起自己?赵宇山那货现在有没有当爹的样了,自己从龙眼泉镇离开的时候他可是已经当爹了,不过这家伙有点不务正业,让他干什么都行,就是不喜欢看孩子。

        张傲博怎么样了?还在京城漂着吗?他什么时候结婚?当初说好了每个人结婚的时候哥几个都要去的,可自己估计是参加不了他们的婚礼了,会怪我吗?

        李铭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打大学毕业后就在也没见过他,他还好吗?

        斐冉还在恨自己吧?当她知道我死了会不会伤心那?会原谅我吗?董芷蕊还在等我吧,可惜我答应了耿海安,但幸好没跟她说,不然她又得伤心,好在自己要死了,她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最终没选择她。

        曾经的种种往事过电影一般出现在苏弘文的大脑中,他想到了很多人、很多事,他这一辈子虽然短暂,但也算精彩了,全新的产科分体式手术、肝脏移植术、全腹淋巴结清扫,这些是他留下的,最少不会在死后很快被人忘记,也算是赢得身后名了吧。

        最让苏弘文欣慰的是从医这几年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本心在做,那颗纯净的医者之心没被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所沾染,他对得起身上穿的那件白大衣,更对得起“医生”这两个字,想到这苏弘文有些自豪。

        苏弘文看到神色无比憔悴双眼红肿一夜间老了很多的母亲时终于忍不住落了一滴泪,他拼劲全力想把手伸向母亲,可他的手只是微微的动了动,连抬都抬都不起来,李佩珊明白儿子的意思,赶紧迈步过去蹲下来握住儿子的手,落着眼泪道:“儿子别怕,妈在这那,你想说什么?”

        苏东和也蹲在儿子身边,他这个从来没在妻子、儿子跟前展现出软弱一面的七尺汉子今天终于展现出不坚强的一面了,他虽然拼命的忍着泪水,可还是泪如雨下,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巨大的伤痛不是谁都能体会到的。

        苏弘文动动嘴,可他太虚弱了,说出来的话声音太小,别人根本就听不清楚,苏东和知道儿子这是要说最后的话了,赶紧把头凑到儿子嘴边道:“你说,爸听着那。”

        苏弘文的声音细若蚊蚁,断断续续道:“对、对不起,爸。”

        听到这句话苏东和的眼泪落得更快了,站在周围的人全落了泪,这种生离死别的事他们见得太多了,早已经麻木了,可当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他们还是没办法保持淡然,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苏东和强颜欢笑骗自己也是骗苏弘文道:“别说这个,你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爸不骗你,真的,别说了,好好休息。”

        李佩珊还没进来的时候秦胜杰就跟她说了苏弘文的情况,她已经知道儿子这是回光返照活不了多久了,苏东和当时告诉她进去能不哭就别哭,要是嚎啕大哭的话儿子就算走了也会闭不上眼的,可进来后看到儿子这个样子她哪还能忍得住,此时终于大声哭了起来。

        苏弘文很想握紧母亲的手给她以安慰,可他实在没有力气,只能轻轻动了动手指,李佩珊感觉到儿子的动作赶紧抬起头来看向他,嘴里悲鸣道:“儿子你……”后边的话她在也说不下去了。

        苏弘文在这时候脸上突然泛起一抹微笑,虽然他的脸跟骷髅差不多,但这一抹微笑还是让所有人感觉到温暖,他虚弱道:“我、我不、不后悔。”

        听清楚这句话的几个护士在也忍不住扭头跑了出去,不多时外边就传来阵阵哭声。

        苏弘文费力的动动眼睛看向也落着泪的欧阳语琴,意思是让她过来,欧阳语琴看到这眼神明白他要问什么,赶紧过来道:“疫苗被研制出来了,你放心。”

        苏弘文虚弱道:“你、你骗我。”

        欧阳语琴确实是骗他,这是个善意的谎言,她只是想让苏弘文不带遗憾的离开,可没想到他都这样了竟然还识破了自己的谎言,在这一刻欧阳语琴不敢在看苏弘文的眼睛。

        苏弘文缓缓呼出一口气,惨然一笑道:“还、还是失败了,我对、对不起大家。”

        欧阳语琴低着头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落,她猛然抬起头正视着苏弘文的眼睛坚定道:“你没对不起任何人,苏弘文其实我一直对你就没什么好感,甚至是讨厌你,但在今天我承认你是个爷们,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你放心吧,你永远会被大家记住,你永远都会活在我们心中。”

        苏弘文闭上眼睛呢喃道:“都、都不重要,我、我想疫苗、赶紧、赶紧研制出来,这、这样我死、死也瞑、瞑目了。”

        苏弘文这虚弱的话语如同刀子一般割着每一个人的心,他都快走了还在惦记着疫苗的事,这让所有人对他肃严起敬,同时泪水落得更快了。

        苏东和哽咽道:“儿子你别说了,睡会吧,等醒了就好了。”苏东和不想让儿子临死前还惦记那么多的事,他想让他能不带遗憾的离开。

        李佩珊终于崩溃了,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看到这一幕秦胜杰等人赶紧手忙脚乱的把她给抬了出去。

        苏弘文看到母亲晕了,心里立刻刀绞一般的疼,同时脑袋里嗡嗡作响,可他还是拼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想坐起来看看母亲怎么了,朱宏伟看到这一幕红着眼眶跑过来按住他道:“老苏你别动,阿姨没事的,你放心。”说到这他扭头对王半仙道:“快出去看看,阿姨没事就赶紧进来说一声。”

        王半仙重重点点头跑了出去,苏弘文喘息了好长时间才道:“伟哥,我、我是不是很、很没用。”

        朱宏伟握着苏弘文的手扭过头去不让他看到自己落下的眼泪,哽咽道:“老苏你很牛,你真的很牛,你是个爷们,我跟半仙才是没用。”

        苏弘文感觉很累、他闭上了眼睛,他需要休息一会,看到他这样朱宏伟也没吵他,在这个时候王半仙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刚要说话就被朱宏伟挥手制止,随即他小声道:“阿姨怎么样?”

        王半仙呼出一口气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悲伤过度,养上一阵子就没事了,老苏那?”

        朱宏伟微微摇摇头,没有说一句话。

        王半仙走到苏弘文的床头默默的注视着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小声哼起了一首歌:“铁打的汉子直愣愣 没有泪水咱只有命 向着那胜利咱向前冲 八百里山川任我行 天上的太阳热烘烘 你云来我就是风 兄弟们拜把子一条命 逼上梁山咱直捣黄龙 直愣愣那个热烘烘 热烘烘咱一条命”

        王半仙的歌声并不好听,还有些跑调,但所有人都为他歌声中的悲凉所感染、动容,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个人冲了进来。RS

  (http://www.wtwhk.net/html/0/222/21699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