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械医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最后一面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当天晚上王建峰拿着那份名单与要盘去了王建业的家,此时王建业正穿着个白色的大背心、土黄色的大裤衩手里拿着个花洒在浇花。

        看到弟弟来了王建业这满头白发的老者放下花洒笑道:“你来了。”

        王建峰心情很沉重,他跟王建业是亲兄弟,小时候他父母忙于工作,可以说是王建业一手把他带大的,都说长兄如父,王建峰、王建业之间是有着父子之情的。

        可是今天王建峰感觉他一直尊敬、敬仰的大哥竟然是那么的陌生,陌生到他已经认不出来了。

        王建业看弟弟站在那不动笑笑道:“你先做,我去给你泡茶。”说到这王建业转身进去了。

        王建峰心情复杂的坐在小圆桌旁盯着桌面发呆,不大会王建业就拿出了茶叶、茶具给他泡了一杯喷香的铁观音。

        王建业把茶杯轻轻放在弟弟跟前道:“喝吧。”

        王建峰猛的抬起头来道:“为什么?为什么?”

        王建业没回答他的问题,端起放在自己跟前的茶杯抿了一小口,他缓缓的放下茶杯呼出一口气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位置摆在那里,想退但却退不了,下边的人会推着你往前走。”

        王建峰盯着王建业道:“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

        王建业点点头笑道:“知道,在苏弘文成立医药后我就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

        王建峰心里很痛苦,痛苦大哥的先知先觉,痛苦他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想帮他,可他去无能为力,事情发展到今天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这嘶吼王建业笑道:“想不到我竟然输给了苏弘文那黄毛小子。真是没想到啊。”

        王建峰痛苦的摇摇头道:“哥我知道我们这样的人一旦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有些事你不一直做下去是不行的,正如你所说想退退不了,因为后边的人会一直推着你往前走,但事情没有绝对的,你既然早有了退下来的念头为什么不跟我说?我可以帮你。”

        王建业哈哈大笑道:“我的傻弟弟你也一把年纪了。如今也是身居高位的人,难道你就想不到我代表了多少人的利益?你怎么帮我?这张网里的人千千万万,关系错综复杂,退就是万劫不复,进还有生路,打从我进入到这个圈子里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要一条路走到黑了,我没有任何退路。”

        王建峰知道哥哥说的没错,但他还是倔强道:“哥你可以的,你真的可以……”

        王建业挥手打断弟弟的话道:“其实你知道我退不了的。如果我强行退下来我们王家就完了,我知道得太多、太多,那些人不会放过我的,现在也好,苏弘文断了这张网的根基,所有人成了无根之萍,政府想动他们容易得太多、太多,这对华夏也是好事。医改啊,哈哈。医改。”

        王建峰痛苦的锤着头道:“哥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他不想问,可现在却不得不问,他很清楚何思路的态度,现在医改已经开始了,这是造福所有华夏老百姓的好事,对政府也有莫大的好处。现在以何思路为首的人肯定站在苏弘文这边,王建业肯定是要处理的,王建峰实在不想看到哥哥年纪这么大了还得遭那牢狱之苦。

        王建业笑道:“怎么办?不怎么办,我等候政府的处理,你要做的是跟我保持距离。尽可能的不然我们王家受到波及。”说到这王建业缓缓的站起来道:“天不早了,回去吧,你胃不好记得按时吃饭,别吃硬的,多喝粥,这东西养胃,照顾好自己,告诉小东让他好好干,别给咱们王家丢脸,好了,我累了。”说道这王建业转身向屋里走去。

        王建峰看到哥哥凄凉的背影忍不住喊道:>

        王建业挥挥手什么都没说,步履有些踉跄的回了屋子。

        四个小时后王建业坐在客厅里,他旁边的桌子上摆着几个精致的小菜,还有一瓶白酒,不远处的红木柜子上摆着个老旧的收音机,里边正播发着智取威虎山。

        王建业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拿着酒盅,嘴里跟着收音机唱几句就用筷子敲一下小碗,然后喝上一口酒。

        也不知道了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收音机没电了还是那段样板戏播放完了,总之收音机没了声音,王建业此时已经喝得醉态毕现。

        他拿起半瓶白酒一口气喝得一干二净,嘴里高呼道:“痛快。”随即重重放下酒瓶一只手哆哆嗦嗦的从裤兜里拿出一瓶药。

        王建业对着这瓶药道:“是该用你了,建峰啊哥哥先走一步,去找咱爹、咱娘了,你好好守着咱们王家,千万不能让王家倒了,苏弘文那小子是个人物,败在他手上我心服口服,时代在进步,有些政策也是改边边了,哈哈。”说到这王建业打开那药瓶一口把里边的药全倒入嘴里。

        他站起来嘴里一边咀嚼着那些苦得能让人流眼泪的药片一边进了屋子,床上摆着一套黑色的中山装,这衣服已经很旧了,但却洗得跟干净,熨烫得没有一点褶子。

        王建业拿起这件衣服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情,他呢喃道:“小曼我来找你了,等我。”说到这王建业把衣服穿上,然后平坦在床上。

        次日一早王建业家的保姆在床上发现了没有呼吸的他,王建业走得很安详,一脸解脱的笑容,当王建峰得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一看他穿那衣服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那身老旧的中山装是王建业结婚的时候买的,他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哥哥还留着这件衣服,并且穿着这件衣服走了。

        下午的时候苏弘文也得到了王建业自杀的消息,他走到窗前叹了一口气道:“早知道现在,何必当初那,你们的利益固然重要,但亿万老百姓的利益就不重要了吗?千千万万医疗工作者的利益就不重要了吗?”

        王建业自杀了,人死如灯灭,何思路等人看在王建峰的面子上到也没公开他的罪行,并且还送了他最后一程。

        王建业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下葬后没多久何思路立刻开始整顿药品利益网里的这些人,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几十名高官相继落马,华夏嫌弃一轮反腐热,老百姓对那些贪官落马是拍手称快,可药品利益网中剩余的人却是人人自危。

        何思路到也没赶尽杀绝,毕竟因为要药品、器械的利益牵涉进去的人太多、太多,赶尽杀绝的话对华夏的政坛稳定也不利,何思路只是把那些大鱼一网打尽,一些小鱼小虾到是没怎么动。

        两个月后京城进入了秋季,政府对药品利益网的清扫也已经过去了,而此时苏弘文却在犯愁,为解决看病难的为题犯愁,这个问题比解决看病贵难得太多了,他虽然有个初步的设想,可也紧紧是初步而已,要解决看病难的问题牵涉的东西太多,想尽快解决是不肯能的了。

        苏弘文在办公室里冥思苦想,一直到下班了也没进一步完善他的初步设想,他想得脑瓜仁疼,看到下班了索性不想了,站起来直接去换衣服。

        他衣服刚换好门就开了,苏弘文头也不回道:“小苏有什么事明天在说,我今天脑袋里太乱了。”

        &大院长每天都这么忙吗?”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

        苏弘文一扭头脸上立刻有了喜色,来的人是斐冉,斐大明星最近很忙、很忙,全世界到处飞,苏弘文也忙,两个人已经很久、很久没见面了。

        苏弘文笑道:“斐大明星可比我忙多了,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

        斐冉摘下墨镜走过去伸出青葱般的手指一戳苏弘文的脑门道:“你个没良心的真长时间竟然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这日子我看你是不想好好过了。”

        苏弘文一把抱住斐冉,伸手在她的翘臀上捏了一把道:“我这不是忙嘛,你也知道医改刚开始施行,我这每天是一大堆的事,忙得我是脚朝天,你看我都瘦了。”

        斐冉打开苏弘文作怪的手道:“我看你是老婆太多忙不过来了吧?”

        苏弘文嘿嘿笑道:“没有,没有。”

        斐冉轻轻推开苏弘文仔细看了看他道:“还真是瘦了,信你一回,给你个机会晚上请我吃大餐。”

        苏弘文坏笑道:“请你吃饭没问题,晚上我是不是能去你家住?”两个人在一块时间也不短了,可因为俩人都忙,最后一步一直没机会突破,苏弘文今天可是想跟斐冉在进一步。

        斐冉俏脸一红道:“滚,真不要脸,我饿了,你快点吧。”

        苏弘文一听有门赶紧拿起自己的包带着斐冉走了,路上的时候这货发短信骗安紫楠他们说他晚上有事要加班。

        如果安紫楠知道苏弘文这不省心的货把斐冉也勾搭上了会不会组团暴揍他一顿。

        苏弘文这要去偷腥,根本就没想到被安紫楠她们知道的后果。(未完待续。。)

  (http://www.wtwhk.net/html/0/222/21706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