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械医 > 第十九章 突发情况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

        继续求推荐票、收藏、点击,被人从榜单上爆了下来,求火力支援啊!

        被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说成是男朋友,虽然只是把这个男人或者男孩当成是挡箭牌,但这个挡箭牌相信还是有很多人乐意当的,佳人有事相求,哪怕不认识也得鞠躬尽瘁不是,这到不是说男人犯贱,只是因为女孩太美了,美到让男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保护欲来,几千年来这种对女人的保护欲一代代的传承下来,深深的刻到男人的骨头里!

        但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特例的,比如说苏弘文这呆头鹅,美女说你是他男朋友,还坐到了你身边,图的无非就是躲开那个醉酒大叔,说实话这都不算是求你帮忙,反而是天上掉下来一张馅饼到你脑袋上,身边坐着一个千娇百媚、香气撩人的美女总比坐着一个大妈要好吧?最少可以给人一种视觉与嗅觉上的享受,这种好事可是很多男人求都求不到的!

        不过苏弘文这呆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张嘴就要跟那大妈解释一下自己不是那女孩的男朋友,可话刚到嘴边苏弘文就感觉腰部一阵剧痛,最后变成了一声”哎呦”,随即耳边就传来一个虽然语气是恶狠狠的,不过声音却很好听的话语:“你要敢说不是,信不信我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说这话的自然是坐在苏弘文身边的那位美女,话一说完,她还示威似的瞪了一眼苏弘文,苏弘文实在没想到如此漂亮的女孩,竟然如此凶狠,腰部的痛,在加上女孩的话语,还有那一记眼神立刻让苏弘文这呆子老实了,他缩了下脖子没敢在说什么,又看起了书!

        这到不能说苏弘文软弱,只是他不想跟一个女孩发生冲突,毕竟他是个大男人,真跟一个女孩吵起来可是够丢人的,在一个现在是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乐意坐自己身边就坐呗,自己又不少什么!

        苏弘文确实应该被叫成呆子,换成其他心思稍微活络点的男孩恐怕早就跟女孩聊上了,谁不希望跟这样的美女发生点什么?就算不能擦出点火花,多说上几句话也是好的,回头在想起来也算是一段很愉快的回忆不是,可偏偏苏弘文就没这些想法,他不是见了美女不心动,只是他这种情窦初开的小男生心里有了人后,哪怕在看到比自己心仪的女孩还要漂亮的女孩也不会心动,实在是他们还不成熟,还太单纯!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是对感情的忠贞不管到了任何时候都是一种高尚的品德,坏的是他们太幼稚了,在当今这个社会中爱情就跟鬼一样,谁都听说过,但谁真的见过?

        感情这东西被物欲腐蚀得越来越脆弱了,经不得一点风雨,不得不说这是当今社会的一个悲哀!

        像苏弘文这样的小男生很多,当他们的感情被很小的一件事所摧毁后他们才会明白爱情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更不是那么容易守护住的,有句话叫做谁是谁老公,都他妈的是临时工!这话虽然粗鄙,但仔细想来却也有几分道理,也印证了当今社会感情的脆弱!

        苏弘文比其他人更可悲,因为他只是暗恋安紫楠,当事人安紫楠都不知道这事,可苏弘文依旧固执的守着这份情,身边坐着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时他都没想跟对方发生点什么,因为哪怕跟对方多说上一句话在苏弘文看来也是对自己心中女神的亵渎!

        坐在苏弘文身边的女孩叫夏凌雪,今年大学毕业,不满父亲给她安排的工作一个人跑出来玩,最后玩到弹尽粮绝这才不得不回家,以她的家世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做这种慢车,可夏凌雪感觉自己听从父亲的安排回去工作已经很没面子了,在要钱的话岂不是更没面子?于是倔劲上来便没跟父亲伸手要钱,自己买了张慢车的车票回去,她的目的地跟苏弘文都一样是沙市!

        只不过苏弘文到了沙市后还要坐车去鸟不拉屎的秃鹰谷,而夏凌雪则留在沙市市里工作,虽说沙市只能算得上华夏的二线城市,但不管怎么说依旧是城市,环境可比秃鹰谷那地方好得太多了,在说夏凌雪也不会一直在这里工作,等她父亲一调动她也会跟着父亲去更好的城市中工作!

        光听夏凌雪这三个字肯定会让人想到拥有这名字的女孩肯定很温柔,看到夏凌雪的样子第一印象先是惊艳,随即依旧会感觉到她很温柔,是个柔情似水的女子,可跟夏凌雪相熟的人却绝对不会有这种想法!

        夏凌雪绝对是属于野蛮女友那类型的女孩,说得通俗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女汉子,其凶悍的程度打小就体现出来了,她7岁就敢拎着棍子追着比她大好几岁的男孩打,以后更是厉害,为此夏凌雪的父亲夏庆阳跟妻子都担心自己女儿嫁不出去,她那脾气太强势也太泼辣,厉害得不行,谁敢娶这样女子当老婆?那不是给自己找罪受的吗?

        不过当夏凌雪长大后,夏庆阳两口子看女儿是越长越漂亮也就不在担心她嫁不出去的事了,这么漂亮的女孩总有倒霉小伙子为了她的美貌一头扎进来,以后一辈子受夏凌雪的气,在说了以夏家的现在的家世还愁女儿嫁不出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只要放出了话说要给夏凌雪找个男朋友,估计亲自上门给她介绍的人能把门槛给踩平了!

        夏凌雪看苏弘文乖乖听了自己的话得意一笑表示很满意,可没多大会她是真的困了,但又不想真靠在苏弘文这陌生人肩膀上睡觉,最后只得一拉苏弘文衣服强硬道:“咱俩换换位置,我要进去趴着睡会!”

        苏弘文是坐在里边正好对着一张小桌子,很多人都习惯趴在这张桌子上睡,听到旁边的野蛮女有这个要求苏弘文也没拒绝,很痛快的站起来跟夏凌雪换了位置,夏凌雪看苏弘文这小子很听话也是相当满意,坐到里边后就趴在那睡着了!

        坐这种慢车确实会给人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可时间总会一点点的流逝,很快太阳就落山了,一抹夕阳发出的橙红色阳光透过车窗撒了进来,苏弘文被这阳光一照感觉眼睛有点难受,坐在车上看了这么长时间的书对眼睛也确实是个负担,他放下书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苏弘文随即放下手一低头,正巧看到坐在他旁边正在熟睡的夏凌雪的白色裙裤,这一看不要紧,直接把苏弘文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什么时候夏凌雪短裤上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红色,红色越往里越浓郁!

        苏弘文虽说只是个医学院毕业的学生,但女人来月经这种事他还是懂的,现在夏凌雪睡得很香,她短裤上的血迹肯定是女孩家的月事来了,想到这苏弘文有点尴尬,他毕竟还是个男孩,不是久经花丛的情场浪子,发现女人那私密的事让他感觉到浑身都不自在,他想推推夏凌雪告讼她这件事,但女人这种事他怎么开口?

        可不说吧,老这样下去夏凌雪这人可就丢大了,正当苏弘文纠结于说是不说的时候夏凌雪睡醒了,这丫头也是伸了个懒腰,然后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嘴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向车窗外看了看。

        苏弘文在这时候偷偷看了看夏凌雪,发现她一点对自己来大姨妈的事都没感觉到,这让苏弘文很是佩服夏凌雪神经的大条,下面湿乎乎的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其实这种事女孩是相当敏感的,只不过夏凌雪刚睡醒还有点迷糊,在一个现在天气热,出汗是在所难免的,她就以为下面有点湿是因为出汗弄的!

        但很快夏凌雪就感觉到不对劲了,正在这个时候苏弘文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确实对夏凌雪没什么特殊的想法,可出于好心他不想看到这漂亮的女孩出丑,便咬着牙硬着头皮身手拍了下夏凌雪的肩膀!

        夏凌雪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一双好看的细眉皱在一起没好气道:“干什么?”

        苏弘文脸这会都红了,他一咬牙有点结巴道:“同学你裤子上,裤子上染上,染上红墨水了!”苏弘文差点把夏凌雪来月经的事说出来,可转念一想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实在是太让这女孩丢人了,最后就说她裤子上染上了红墨水!

        夏凌雪听到这句话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她突然伸手掐住苏弘文的脖子一边用力掐一边恶狠狠道:“肯定是你弄的,你个混蛋,你用红墨水在解剖书上做笔记就做笔记,干嘛弄到我裤子上?你个混蛋,我掐死你!”

        夏凌雪的声音可不小,周围的人在刚才夏凌雪与那大妈换座位的时候就认为她跟苏弘文是一对小情人,现在听夏凌雪这么说都是一笑,认为苏弘文这孩子真是调皮,那能往自己女朋友裤子上弄红墨水,那可洗不下去,这样的话还怎么穿啊!


  (http://www.wtwhk.net/html/0/222/49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