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械医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冒险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ps:二更送上,求月票啊!

        沈松听得出来苏弘文是想做这台手术,可风险确实太大,万一患者没下得了台家属闹起来怎么办?这对于苏弘文来说可绝对不是好事,沈松想了下道:“小苏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这手术风险实在是太大了,我看不如就继续保守治疗吧。”

        苏弘文没想到沈松竟然也是这个态度,皱着眉头道:“沈哥你也怕承担责任?”

        沈松苦笑道:“我怕个毛线啊,反正我就是一个小医生,只要麻醉这块没有失误家属闹起来我也不怕,让他们随便闹,能把我怎么着?我是怕你,如果患者死了,你知道外边会传什么风言风语吗?我告诉你没人会想患者是不是因为有风心病才没下得了台,外边只会传你做个阑尾都把人作死了,这对你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沈松说的这些苏弘文明白,相当明白,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苏弘文创造一个全新的分体式手术并且有可能拿到明年的诺贝尔医学奖,这事在医院里知道的人很多,可以说几乎都知道,但就是没人说,为什么?因为很多人就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谁都感觉要是到处传播这个事就好像显得苏弘文多牛,而自己多没用似的,大家基本都有这心态,所以谁也不提。

        在看看苏弘文来到市医院出的那点事,先是苏弘文给陈栋做胃穿孔的手术坚持认为胃里的那几个小凸起是肿瘤,结果他手术刚下来这事就在医院传遍了。大家都在背后说苏弘文脑子进水了,你一个刚来的小医生竟然在没病理的情况下说人胃里长的是肿瘤,简直是开玩笑,太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这些话还算是好听的,比这个话难听的多得是。

        还有侯青青的事,不也瞬间就传得沸沸扬扬吗?背后骂苏弘文的人可不少,并且这些人还都是医生、护士,他们不懂为什么备皮吗?自然懂,可就是不说。只是按照丁俊才发的那帖子的内容往下说。一时间苏弘文简直就成了医生中的败类。

        这就是人心,这就是人性,那两件事苏弘文还有后手能翻盘,可刘芳的手术你怎么翻盘?人万一死了说什么都没用。外边只会说你苏弘文做个阑尾炎都把人做死了。至于患者具体的死亡原因没人会说。总之就是你苏弘文医术不精做个阑尾把人作死了。

        这些风言风语一传播出去苏弘文辛辛苦苦在患者与同行间建立的名声顷刻间就会毁于一旦,人的嘴有时候是能杀人的。

        一旦苏弘文的名声被毁了,这等于他的前途也毁了。谁都看得出来医院要提拔苏弘文,这只是个时间长短的问题,可苏弘文一旦背负这一个“做个阑尾都把人给作死”的恶名医院也不敢轻易提拔他,哪怕明知道这事不能怪苏弘文也不行,医院得注意影响,如果这个时候提拔了苏弘文患者会怎么想?他们可不会去想刘芳的死到底跟苏弘文有没有关系,他们就认定是苏弘文把人给作死了,让这样的人当领导患者能干?

        苏弘文下一个位置肯定是普外的主任,患者对他如此质疑他这主任还怎么干?在一个他当主任了那患者还敢来这里住院治疗吗?

        并且苏弘文这辈子都得背负着那个“做个阑尾都把人给作死”的恶名,哪怕他换个医院用不了多少时间这恶名也得传播出去,实在是医生这圈子并不大,背负着这种恶名苏弘文的前途可就彻底毁了。

        沈松这人虽然说话很臭,但却不是傻子,他自然能想得到这些后果,所以才说要保守治疗,只要患者不是死在手术台上,就跟苏弘文没多大关系,谁乱嚼舌头根子也没用。

        刘欣杰年纪跟沈松差不多,她也想得到手术失败的严重后果,这时候她苦笑一声道:“苏主任我看还是保守治疗吧,手术的风险太大了,你承担不起。”

        沈松跟刘欣杰能想到的苏弘文自然也能想得到,可他就是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刘芳死去而自己却什么都不做,苏弘文不怕毁了自己的前程吗?他当然怕,可他却是医生,从飞船中接受的培训早已经让他在什么时候都把患者放到第一位,如果今天他不做这个手术,对于苏弘文来说这是一个永远忘不掉的噩梦。

        有这个心结在,他此生在医术上在难有寸进,在一个他也实在做不到明明有希望救活患者却放弃患者,最后苏弘文叹了一口气道:“沈哥、刘主任你们也是当医生的,医生是干什么的不用我说你们比我明白,现在刘芳这种情况保守治疗就是放弃治疗,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却什么都不做,所以我还是坚持这台手术,当然术前我会写好谈话记录详细的跟患者家属交代手术风险的事,只要患者家属签字同意手术咱们就准备手术吧,事情就这样吧,一会麻烦二位写个会诊纪录,我去找患者家属谈话。”苏弘文说完站起来就往外边走。

        沈松跟刘欣杰对视一样都是苦笑一声,他们当然明白医生是干什么的,可在这样恶劣的医疗大环境面前有些时候只能无奈的放弃患者,这是一种很让人难受的无奈,不当医生是体会不到这种无奈的。

        现在苏弘文非要手术,他们也没办法在说什么,因为这毕竟是普外的事,在一个如果患者家属签字同意手术,谁也没权利阻止这台手术,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希望手术成功,刘芳能顺利的下台,但这个几率实在有点低。

        两个人打开电脑开始写会诊记录,另一边苏弘文先让尚忠金去把患者家属找来,然后他打开电脑亲自写这个谈话记录。

        其实这种谈话记录也是对医生的一种保护手段,一旦术中出现点什么意外家属要闹的话,医生有这个谈话记录在就不会那么被动了,因为在术前医生已经很详细的对患者家属说了术中可能出现的意外,并且患者家属也签字了,这就表示他们知道这些意外,并且同意冒这些风险做手术。

        苏弘文很快把谈话记录写好了,这时候吴健斌等十几个家属都进来了,此时他们脸色都很沉重,吴健斌第一个张嘴道:“苏主任求您想想办法救救我老婆吧。”他这一说话其他家属立刻七嘴八舌的哀求起来。

        苏弘文伸手示意他们听自己说,等他们都安静下来后便对吴健斌道:“来,您坐下,我跟您说说患者的事。”

        吴健斌坐下后苏弘文直接开门见山道:“刘芳有风湿性二尖瓣狭窄,这个病你们家属都知道,现在她又患了阑尾炎,从检查结果上来看保守治疗失败了,阑尾的炎症反应非常厉害,随时都可能出现穿孔,一旦穿孔就会导致急性腹膜炎与败血症,这两种病都会很快要了患者的命,面对这种情况只能手术,但刘芳的风湿性二尖瓣狭窄也很厉害,如果手术的话在术中手术操作与麻醉药品会为心脏带来很大的负担,很有可能出现突发性心脏衰竭或者骤停,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患者就可能下不来台了。”

        吴健斌等人虽然不懂医,但苏弘文尽量用白话说还是让他们明白了如果手术他们的亲人可能因为风湿性二尖瓣狭窄这个病死在手术台上,可如果不手术他们的亲人就得因为阑尾穿孔而死去,现在是做手术可能死,不做手术肯定死。

        吴健斌想明白这些一下慌了,六神无主道:“这、这、这可怎么办?”说完他求助的看向自己的亲人们。

        刘芳的弟弟刘金水这时候皱着眉头道:“苏主任要是手术的话你有几成把握能把手术做成功。”

        刘金水显然是个外行,现在的问题不在手术上,一个阑尾而已,苏弘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在十分钟内做下来,但现在的问题是在这十几分钟内刘芳的心脏能不能承受下来,毕竟她存在这风湿性二尖瓣狭窄,麻醉药品与手术操作会为心脏带来很大的负担,这个负担对于正常人来说没什么,可对于刘芳来说却显得有点大,一旦心脏承受不了这个负担出现衰竭或者骤停那可就麻烦了,所以关键问题还是刘芳的心脏能不能挺过这十几分钟的手术时间。

        苏弘文知道家属不懂,便又用白话把上述的内容仔细说给家属听,最后总算是让家属都明白这台手术的难点不在手术操作,而在刘芳的心脏能不能挺过这台手术,并且告诉他们自己只有三成的把握。

        刘金水这时候不说话了,他现在也有点慌了,事关自己姐姐的生死他做不了主。

        吴健斌坐在那脸色相当难看,最后他一咬牙道:“这手术我们做。”

        苏弘文看家属同意了也是长出一口气,现在每一秒都对患者很宝贵,实在是耽误不得,苏弘文把写好的谈话记录、手术同意书都打印出来,然后详细的逐条跟家属解释一下,最后让他们签字。(未完待续。。)

  (http://www.wtwhk.net/html/0/222/54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