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械医 > 第四百八十三章 无良媒体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PS:三更送上,跪求月票,明天大"gao chao"来了,会让大家看爽的,在爽之前给老白点月票鼓励下呗!

        风少宇没说话冷冷的看了一眼苏弘文随即掏出烟点燃悠闲自得的抽起了烟,他花钱把徐鹏这无良律师找来可不是让他当摆设的,吓唬苏弘文的话得他说,风少宇才不费那个劲。

        徐鹏到知道自己的任务,直接掏出律师证在苏弘文眼前晃悠了一下,张嘴道:“我是风少宇先生的委托律师,来找你是通知你你在车站为风先生的妻子接生时因为处置不当导致了胎儿出现吸入性肺炎,目前孩子的住院费用一共是十二万,在算上风少宇先生与其妻子为了照顾孩子造成误工所产生的费用以及精神损失费、营养费,我代表委托人向你提出三十万的赔款,如果你拒绝赔款我们会走法律程序起诉你。”

        苏弘文听徐鹏说完嘿嘿一笑道:“起诉我?好啊,欢迎你们去起诉我,不过现在立刻滚蛋,咱们法庭上见。”说完苏弘文就“砰”的一声把门给摔上了,他现在连都看都懒得看风少宇这臭狗屎。

        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上次在车站就不应该管他,现在竟然找上门来狮子大开口要求赔偿三十万,太他妈的不是东西了,他们要告就让他们告,看他们能把自己怎么样。

        风少宇跟徐鹏没想到苏弘文态度如此强硬,本以为现在苏弘文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早就焦头乱额了。在这节骨眼上吓唬他一下,他为了不在出什么风波肯定会息事宁人乖乖赔钱。可谁成想他根本就不吃这套。

        起诉苏弘文?那也得法院受理啊,现在风少宇跟徐鹏是彻底傻眼了,风少宇想继续敲门,他还就不信今天不能从苏弘文这弄到钱,他现在可不是什么主任了,而是处于风口浪尖的罪人,医疗界的败类。

        徐鹏一把拦住他道:“刚才不是看到新闻说东莱市要举办新闻发布会吗?什么新闻发布会,我看就是批判大会。他不是牛吗?那我们就下午去会场,他都已经惹上这么大的麻烦了,到时候看到咱们在会场肯定害怕咱们当着媒体的面在把他干的那事捅出去,估计到那时候就会乖乖就范了。”

        风少宇一想也对,苏弘文现在惹上了天大的麻烦,所有人对他都是口诛笔伐,老鼠都没他这个待遇。回头自己两个人去了会场他能不害怕?他就不怕自己把因为他处置不当造成自己儿子吸入性肺炎的事捅出来?这事自己是没证据,可现在苏弘文就是臭狗屎,谁会相信他?估计全得站在自己这头,在说了参加新闻发布会的都是媒体的人,他们懂医吗?肯定不懂,就冲苏弘文现在这个臭名声。媒体肯定帮着自己踩他,这些后果苏弘文只要不是傻子肯定能想到,当他看到自己到了会场,为了不给自己惹出更大的麻烦肯定是要给钱的。

        想清楚这些风少宇冷笑一声道:“就这么办,老子还不信他敢不给钱。”说完风少宇迈步就走。徐鹏赶紧跟上。

        苏弘文回到屋里有点生气,实在是像风少宇这种恩将仇报的人太可气了。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跟他这种臭狗屎置气干什么?不值当。

        喝了口水苏弘文直接掏出手机给黄宏和打了过去,直接开门见山问他把东莱市的媒体请没请去,高怀远是负责请一些知名的大媒体,东莱市这些小媒体自然得让黄宏和请,苏弘文还特意点名一定能够要把发那篇不负责报道的记者请去,到时候有他受的,让他胡说八道。

        发那篇报道的人叫王松岩,三十多岁的年纪,一直是志比天高可却命比纸薄,大学毕业那会在京城闯荡想在京城媒体这块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来,开始确实进了一家比较大的媒体,可这家伙太没节操,只要你给钱他什么都敢写,也不管真的假的。

        连续发了两篇不负责的虚假新闻结果给他所在的那家媒体惹来了官司,王松岩自然被扫地出门,媒体的圈子也不大,王松岩干的这点龌龊事一下就传遍了,就冲他这臭名声谁敢用他?

        王松岩找不到工作最后不但没钱交房租,并且连饭都吃不上了,没办法只能回了老家东莱市去啃老,同时还对京城的媒体有很大的怨气,认为这些人是有眼不识金镶玉,说得难听点就是狗眼看人低,一点看不出自己的才学来,就因为那点事便把自己开除了,什么东西,一群垃圾。

        在家啃了一年多的老,他老爹是坐不住了求爷爷告奶奶的给他找了个工作,王松岩一听是自己家这的小媒体还不乐意去,感觉自己是从大城市回来的媒体人,真去了实在跌价,最后他老爹差点没给他跪下他这才不情不愿的去上班。

        到了单位后王松岩比主编还要牛,都不带拿正眼看人的,他总有一种优越感,这个优越感来源于他是从京城一家大媒体出来的,可惜却没人把他当回事,每当他在同事面前吹嘘自己在京城那家大媒体工作的情景,还有认识这个名人,跟那个高官喝过酒时他的同事都很不给面子的冷笑一声扭头就走。

        还有不客气的直接在那感叹道:“这刚上午怎么天黑了?啊,原来有一只牛在飞把太阳挡住了,谁这么厉害啊把牛都吹上天了。”

        同事们的冷嘲热讽让王松岩憋着一口气要一鸣惊人,可东莱市这种小城市那有什么大新闻,就他们这媒体还是靠政府养活,出的报纸老百姓根本不看,只有政府各个衙门口会订上一些。

        王松岩还是眼高手低的人,想一鸣惊人吧但他却最懒,别的同事下乡找一些新闻报道,可他却不动,认为那些穷乡僻壤那有什么新闻。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好几年,王松岩一鸣惊人的美好愿望被无限期拖延,而他也在这家媒体内越发的混不开了,没人乐意跟他说话,好在王松岩老爹有点人脉,不停的为他打点,不然他这工作早就丢了。

        刘芳死的那天晚上王松岩发现机会终于来了,他连夜赶赴医院简单问了问吴健斌这些人,然后回家足足写了一夜才把这稿子写出来。

        第二天主编看到这报道后还比较满意,现在这年头像东莱市这种小城市的媒体已经举步维艰了,报纸除了政府没人买,网站老百姓也不看,流量少得可怜,这样一来那有,这些媒体只能半死不活的苟延残喘,想提高一下知名度多拉只能多弄一些吸引人眼球的新闻。

        可这样的新闻那有那么多?于是就出现了虚假新闻的情况,上到主编下到记者也不管这新闻到底是不是真的,报道出去在说,如果事后惹上麻烦了,对方来头太大那就登报认错承认这是假新闻,如果对方是屁民那就给你来个拖字诀,你想告我们?行去吧,打官司是一件相当繁琐也相当耗费人力、财力的事,普通老百姓那耗得起,最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久而久之一些虚假新闻频繁出现在一些小媒体的报纸、网站上,几只苍蝇彻底坏了媒体这锅好粥。不过媒体跟普通人的矛盾并没医患之间的矛盾深,这样一来注意的人到不是太多。

        王松岩那篇报道直接被主编拿去发布了,为此还给王松岩发了一笔奖金,鼓励他以后多发掘这样的新闻,王松岩也是美滋滋的。

        至于这件事带来的影响无论是王松岩还是他那主编都没想到,他们都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全国这种黑医生的新闻还少吗?多他们这一个不多,少他们这一个不少,这新闻发出去过一阵子也就没人关注了。

        但他们没想到因为苏弘文让黄宏和不发表任何声明这件事一下闹大了,现在全国都知道了这件事,王松岩的主编开始害怕出什么事,可后来看医院依旧是不发一言,他立刻感觉王松岩这新闻闹不好是真的,既然是真的那还怕个毛线啊。

        王松岩根本就没想到这些,看到自己写的报道被很多同行转载他是洋洋得意,很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现在去上班脑袋又扬了起来,就差跟人说:看了吗?老子一鸣惊人了吧?在看看你们就知道下乡写那些没用的屁事,你们拿什么跟我比?

        今天王松岩跟他那无良主编费佳俊接到通知去参加市医院下午三点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两个人都以为市医院顶不住压力今天要服软了,至于出事的那医生苏弘文估计要被一棍子打死,这可也是一个大新闻,于是两个人兴高采烈的赶赴会场。

        王松岩在这里看到了老东家,他撇撇嘴无视以前的同事直接走到第一排坐下,他此时得意的想现在你们后悔了吧?一群瞎眼的东西竟然把我开除了,看看我现在的成就你们比得了吗?现在全国谁不知道那篇报道是我王松岩写的,你们那有这样的人才吗?

        王松岩跟费佳俊坐的位置最好,这也是苏弘文特意为他们安排的,好戏就快开始了。

  (http://www.wtwhk.net/html/0/222/54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