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话说到这份上,江尘知道,这老头是彻底上钩了。

        乔白石在一旁暗暗好笑,他也知道,这回算是脱困了。有师尊这一张嘴巴,不把这老头唬弄晕了才怪。

        “巧?这是天数注定的事,当然巧了。”

        “天数注定?”费老喃喃叹道,目光有些迷离,“洗尘素心丹,名字我也听过,但是天桂王国,没有人知道此丹的丹方。据说,此丹的成本确实比明王净心丹低廉很多,原材料很好找,炼制起来,也更简单一些。”

        忽然间,费老眼睛一动,仿佛拿定了什么主意似的。

        “小,老夫姑且信你一次。误闯青羊谷的事,老夫可以不追究。不过,你要给我引见那个神秘高人。”

        江尘故意作难道:“这可不敢贸然答应,再说,见了有什么用?他老人家早就不过问世俗之事了。你想求他,我看很难。”

        老头嘿嘿笑道:“我求他很难,如果你求呢?”

        “我……我为什么要求啊?”江尘故意装傻。

        “呃这个嘛”老头笑得有点尴尬,是啊,人家为什么要去求呢?这事跟人家没有关系。

        在原地不住地搓着手,小心翼翼地赔笑道:“那啥,小兄弟,你说,你要什么条件,才肯去帮我求求情呢?”

        江尘黑着脸:“不求,刚才被你吓倒了,二十年药仆,好威风啊”

        “嘿嘿,别生气,别生气。”老头谄媚地走到江尘跟前,讨好地在江尘肩膀上轻轻敲着,“来来来,老头跟你捶捶背。什么二十年药仆啊,我想你是听错了,我是说,谁能给老夫解决明王净心丹的问题,老夫给他做二十年药仆

        江尘暗暗好笑,看这老头活宝的样,也是忍不住想笑。要说这老头,性情古怪,有些乖戾。倒也不算坏人。

        若是换做乾蓝北宫那些人的德性,肯定是以生死要挟,威逼江尘服从妥协,不择手段。

        而这老头是个丹药师,似乎对那些歪门邪道的手段,根本不屑一顾,自有一股清高。

        这样的人,就算有些古怪脾气,但论本性,是绝对不坏的。

        “我听错了?”江尘故意道。

        “百分百听错了。”老头很认真地点点头。

        “那这么说,我可以离开,可以去王都了?”

        “当然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老头一副很奇怪的样,仿佛江尘问的这个问题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不得不说,这老头的性格,倒真有些老顽童的样。会装傻,会卖萌,会耍脾气。

        江尘逗他也逗的够了,当下笑了笑:“费老是吧,这样吧,过段时间,你去王都找我。”

        “真的?”费老那眼珠大冒精光。

        “你看我像骗吗?”

        “不像不像。”老头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老头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玉树临风,器宇不凡,乃是人龙凤,仙神下凡……让老头我忍不住就想和你亲近,甚至恨不得立刻跟你斩鸡头,烧黄纸,结拜为金兰兄弟。”

        马屁如潮,谀辞滚滚,套路娴熟的不能再娴熟。

        江尘发现,这老头似乎跟自己一样,完全没有节操啊。

        一路送到大路口,老头好像送亲人一样,挥着手:“慢走啊,一路当心,路上有事,报老夫的名号。”

        这话说的,要多贴心有多贴心。

        除了江尘,勾玉和江枫等人,都是感觉做梦一样。他们还以为,二十年的药仆生涯是免不掉了。

        没想到,江尘的几句忽,就把老头给蒙傻了,竟然一反常态,跟亲人一样送他们离开。

        “尘儿,你……”江枫想说点什么。

        “父亲,走吧。这老头,以后就是我们的人了。”江尘呵呵一笑。他刚才挖了坑,老头就自己跳下去了,而且是欢天喜地跳下去了。

        二十年药仆,江尘笑了笑,有这么一个老头给自己当药仆,倒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

        青羊谷内,两个药童大蛋和二蛋,瞠目结舌,一脸的迷惑,嘴巴张得能塞下一只大鸡腿。

        “费老,那小,看起来就是胡说八道啊。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大蛋觉得不可思议。

        “是啊,我看那小八成不是什么好人。”二蛋也很不解。

        “嘿嘿。”费老乖乖一笑,老神在在地在椅上一躺,“你们懂什么?老头我活了几百岁,什么人没见过?这小,虚虚实实的,跟老头我是一路人。该装傻的时候装傻,该装孙的时候装孙,该做大爷的时候,也一点都不客

        “跟您老是一路人?”大蛋和二蛋更是迷糊了。

        “嗯,一路人。”老头很陶醉地眯着眼睛,嘴里还哼起了小调。他刚才那些装傻卖萌,其实也是试探。

        结果老头发现,那侃侃而谈的小,比他还会装傻。这倒很投老头的胃口

        老头是个很自恋的人,他觉得,跟他是一路人的江尘,那绝对不会是坏人,绝对不是信口雌黄的人。

        再者,从细节上分析,那小报出那些丹名,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蒙出来的。

        如果没有丹药大师的指点,能有这般见识?

        不说别的,就是洗尘素心丹,整个天桂王国,有几个人听说过这个丹名?

        所以,费老看似糊涂,实则精明。至少初步推断出,江尘应该不是信口开河的。

        再说了,王都离这也不算多远。就算这小耍滑头,费老要找他麻烦,随时都可以去。

        不过,费老活了几百年,直觉很敏感。这一次,他的直觉推断,这小也许真的不是在糊弄他。

        反正药仆什么的,他根本不缺。

        定下那条吓人的规矩,实则是不想太多闲人闯荡青羊谷,打扰了青羊谷内栽培灵药的清净。

        倒不是这老头本身有多么凶神恶煞。

        在这一点上,青羊谷和乾蓝北宫的确有本质上的区别。

        正如唐隆说的那样,离开了乾蓝北宫和青羊谷的地界,一路上就没有什么麻烦可言了。

        第二天大早,便来到了天桂王国的王都。

        飞在高处,远远望去,那天桂王国的王都,颇为壮观,一座巨大的城池,便好似一颗明珠镶嵌在这片土地上,蔚为壮观。

        高大的城门,恢宏的建筑,披坚执锐的王都甲士,每一个细节,都证明着天桂王国的显赫地位。

        “四大王国,名不虚传。看来,以前我们在东方王国,还真有点井底之蛙的感觉。”

        勾玉站在天桂王都前,望着这巨大的城池,颇有些感叹。

        有唐隆的警告,江尘他们自然不会乘坐金翼剑鸟飞进王都,而是落在城门外,金翼剑鸟各自牵着,从城门而入。

        有融王的令牌,进城门倒是畅通无阻。

        那守城门的城卫陪笑道:“诸位有王的令牌,以后进出城门,就不用检查了。”

        进了王都,扑面而来的是繁华的市井气息。

        通过融留给江尘的地图,江尘等人边走边逛,大约一个时辰后,终于来到了融的融王府。

        还没走到大门口,便有一群赤甲武者从两旁涌出,明晃晃的武器对着江尘等人。

        “王府门口,闲杂人等,不得在此游逛”

        “我们是四王的朋友,受四王之邀,特来拜访。”江尘将令牌亮出。

        那些赤甲武者见到令牌,看了片刻,为首的队长一摆手,所有赤甲武者都收了武器。

        “请稍等,我去通报四王。”

        过不多时,王府内便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今日早晨起来,便听到喜鹊闹枝头,本王掐指一算,就知道有贵客来访。莫不真是我那兄弟来访?”

        这声音爽朗,正是融王。

        声音还没落下,一道红色的影,飞速从门内小跑着出来,一团热情似火的融,直接冲向江尘,来了个熊抱。

        “兄弟,可想死我了。一直盼你来,今日总算是把你给盼到了。”熊抱过后,融双手抓着江尘的肩膀,上上下下打量着,“嘿,看样,兄弟你这一路上,似乎有不少故事啊。”

        江尘苦笑道:“你要是告诉我,来个王都能有这么曲折,我一定不会拒绝你去边境接我的。”

        “怎么了?”融王面色一沉,“莫非有什么不长眼的混蛋,招惹我的兄弟?”

        江尘叹道:“说来话长,回头慢慢说。”

        “行,进去进去,都进去说话。我立刻设宴,给你们接风洗尘。今日真是大喜的日,必须喝几杯。嘿嘿,我从宝树宗求来的好酒,一直没舍得喝,今日大家大醉一场”

        作为王,融这性格,其实未必讨喜。

        但是,作为朋友,融这般洒脱,倒是让江尘更增好感。至少,这融没有在他面前装模作样,搞那一套上下尊卑。

        而且,融也很守规矩,虽然江尘的随行队伍里,有勾玉这样的性感美女,也有温琪那样的清纯美女,但是融眼光从她们眼前扫过,始终带着风度翩翩的笑意,眼神没有半分猥亵的意思。

        这一点,对于上位者而言,尤为难得。RI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0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