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尘少,这里没有外人,我老费也不怕你嘲笑。说真的,你看我,四大道场青羊谷的门主,地位看起来很高是吧?实际上,屁都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宝树宗的中层弟子,就可以指着我鼻子骂娘。我还不能还嘴。所以,这表面风光,只是在世俗人眼里罢了。”

        “包括乾蓝北宫,乾蓝南宫,还有多宝道场,他们的处境肯定比我好,但要说他们的高层,放到宝树宗里,也就那样。没有多少宝树宗弟子会买他们的账。在真正的宗门弟子眼里,在世俗王国里厮混的,都是没出息,都是宗门里淘汰的残次品,注定没有远大前途的。这么说,尘少你懂?”

        江尘淡淡点头:“宗门弟子,眼高于顶。在世俗中厮混,在他们看来,就是失势,就是没出息,这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咦?尘少,难道你也是宗门弟子?不然”

        江尘摆了摆手:“我不是什么宗门弟子,我出身东方王国,这些都是有资料可查的。只能说,我比一般世俗武者更幸运一些。”

        费老头若有所思,忽然认认真真道:“尘少,我多嘴一句。以你的天赋,还有你的见识气度,如果不能去宗门,实在太可惜了。依我看,你完全有资格进入宝树宗,而且绝对可以在里边一飞冲天,引领风骚”

        “再说吧,如果宗门是注定绕不开的大石头,那么进去领略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

        江尘对紫阳宗有些恶感,但这并不会让他对宗门怀有不可扭转的偏见。他是个思维开阔的人,自然不会因为一些主观上的东西,而刻意去逃避宗门,拒绝宗门。

        江尘说到底还是继承了前世的上位者思维,如果宗门注定是绕不开的障碍,那就跨过它,踩着它过去看到江尘的态度,竟然如此平和,费老头一时却是愣住了。他都不清楚,到底江尘是对宗门了解不深呢?还是他见识之广,已经跳出了宗门的局限,对宗门缺少那种热切?

        想来想去,他觉得应该是后者。

        怎么看,这尘少都不像是那种没有见识的乡下武者,能够将洗尘素心丹当大白菜送给他费老头的人,会是对宗门一无所知的人么?

        不说别的,若是江尘肯把这洗尘素心丹的丹方献上,便足以在宗门里混到一个很好的位置。

        如果能献给宗门的大人物,说不定还能傍上大靠山。

        “可是,他为什么不那样做呢?看他的修为,似乎也不是灵境强者。难道说,他背后的神秘高人,仅仅只是丹道大师,武道方面,并不出众?”费老头有点捉摸不透。

        江尘也没在意费老头的想法,拍了拍费老头的肩膀:“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uā明又一村。费老头,你被宗门排挤出来几十年,对宗门还这么忠心耿耿,我相信,终有一日,你可以风风光光回宝树宗的。”

        费老头苦涩一笑:“希望有那么一天吧。我现在这么努力经营青羊谷,其实也是为宝树宗在做着一些微末的贡献。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打动神明,让宝树宗高层知道有我费玄这么一号人,即便被放逐在外,也永远无怨无悔,连做梦都想着返回宗门。”

        江尘轻叹,这四大道场,果然多有奇人。

        宁长老,是个对十足的外貌协会会员,对容貌有着变态的在乎。

        石逍遥,是个十足的酒痴,对酒道,也是痴迷的很。

        而这费老头,则是宝树宗的狂热拥戴者,即便被宗门抛弃,依然铁了心想回宗门。

        这就是世间百态。

        江尘在这几个人身上,若有所思,若有所感。

        “奇怪,我忽然间,怎么如此多愁善感?这却是奇哉怪也。”江尘也觉得奇怪,这些念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冒出来的。

        可是,自然而然的,他便冒出这些念头,便忍不住从他们的人生态度中,窥视出人生百态。

        陡然间,江尘似乎抓住了一丝灵感,心中一动。一瞬间,无数种念头纷至沓来,好像天降流星雨一样,势不可挡。

        “老费,你再给我护法几天,我要闭关。”

        莫名其妙地交待了一句,江尘再一次返回到丹房里。这一次,他可不是炼制丹药,而是要冥想。

        刚才那一些念头,让江尘捕捉到了一丝灵感,抓到了一丝微妙的玄机。

        宁长老、石逍遥、费老头

        这一个个人物,一段段人生,都代表着一种人生态度。

        而这人生态度中,却正是一段脱凡入灵的最佳参照素材。

        宁长老,石逍遥,他们为什么会那般?显然,他们必定是宝树宗刷出来的弟子,是属于在宝树宗再也没有前途的弟子,索性到世俗中来,享受人生,享受世俗权势带来的快感。

        而费老头,同样被宝树宗排挤出来,但是他,却一直不肯认输,念念不忘返回宗门,到如今垂垂老朽,依旧念念不忘。

        这何尝不是“脱凡入灵”的那股执念,在驱使着他?

        费老头,本身肯定是灵境强者,但是没有宗门的支持,没有享不尽的资源,落入世俗之后,终究也只是一个平庸老头。

        纵然掌握了一股大势力,但也只是在世俗王国里风光无限。正如他所说,真正的宝树宗弟子,稍微有一点身份,都可以指着他的鼻子骂娘。

        这就是凡俗与灵境的区别,这就是武道之路,为什么要永远不停地向上攀爬的动力。

        在这三个人身上,江尘感悟到很多。

        真气不化灵,终究是条虫。

        真气化灵,是所有武者的追求。但是真正能够完成真气化灵,那都是金鳞化龙的天才。

        这一步,跨过去的人,只是简单的一步。

        没跨过去的人,却是天堑。

        “为什么这个世界的武者,真气化灵的比例这么低,化灵的成功率这么低?看来,不单单是没有灵药辅佐,同样,他们对真气化灵之间这座无形的桥梁,没有太充分的认识。也许,这个世界的武者,认为真气化灵,仅仅是武道修为上的晋升,却领悟不到,这是一次蜕变,是一次脱凡入灵的仪式。在这个过程中,实力的提升,境界的提升固然重要,但是心力的提升,心力的蜕变,同样至关重要。领悟不了的人,无法跨过这一关,也就不难理解了。”

        冥想中的江尘,有了许许多多的感悟。在心力上的认识,不知不觉,已经发生了蜕变。

        这不单单是武道真意的领悟,也是一段人生的领悟。

        从这个意义上讲,从这一刻开始,江尘也算得上是半步灵境了。

        而他,如今也仅仅是缺最后一道过程,那就是真气化灵,开辟灵海,塑造灵海这个过程,江尘有五龙开天丹的帮助,与其他武者相比,却是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还有一些感悟,需要再通透一些,需要一些灵感,来完成最后的领悟。到了那一刻,就是我江尘进入灵境之时。”

        江尘知道,现在是没有时间了。

        与四王子叶融约好了,要参加叶太傅的生日宴会,为这德高望重的老人祝寿。这却是不能失约的。

        炼丹uā了十天左右,冥想了这几天,算算时间,离那约定的日子,也就一两天时间了。

        回到家之后,江尘发现,家里竟然出了一些岔子。

        乔白石去了乾蓝南宫之后,家中的俗务,主要是江尘的叔叔江桐主持。而江尘的父亲江枫,则专注于武道,很少过问家中的事。

        勾玉名义上说是江尘的随从,但是江家上下,没有谁真把她当随从看待,基本算是一个看家护院的统领。

        也就是说,当江尘不在时,整个江家,缺一个主心骨。

        “又是龙牙卫?莫非他们觉得,上次的教训丨还不够深刻?”江尘听了薛同的禀报,听说又是龙牙卫,心头不由冒起怒火。

        “少主,这次不一样。根据天桂王国的律法,没有登记的灵禽,的确不能在王都里飞行。乔山兄弟性格粗莽,一时得意忘形,被龙牙卫抓住把柄。如今连人带金翼剑鸟,一发抓捕去。我们通过田绍田都统打听了一下,这件事,他也插不了手。”

        “他们两兄弟,现在人没事吧?”江尘更关心的是这两人有没有吃亏。

        “被龙牙卫抓住,苦头是少不得要吃一些的。我去探视过,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忧。据说现在马上就有一个大人物要过寿,王都要斋戒三天,不能杀生。龙牙卫也同样要遵守,所以,暂时来看,应该是性命无忧的。”

        薛同也是无奈,乔山乔川两兄弟,性格鲁莽。在东方王国,也许可以横行无忌。但是到了天桂王国,他们那一套,肯定是要吃亏的。

        “薛同,这事你不要自责,你尽了全力,怪不得你。接下去,由我来处理。”“少主,这事龙牙卫肯定要借题发挥,你有什么对策?”

        江尘摆了摆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正好,明天是护国灵王叶太傅的寿辰,我要随四王子去参加宴席。这事,你不用过问了。”

        又是龙牙卫江尘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龙牙卫,我已经宽恕过你们一次。希望这次,你们是正常办案,不是故意挑事。否则的话,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你们知道,惹怒了我江尘,将要付出血的代价”(未完待续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0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