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融这次,精心准备了一个礼物,随从之,又有江尘和田绍这样最近风头比较出众的年轻人,还有凌千里这样的乾蓝南宫天才弟。

        本以为这次,可以露一下脸的。

        没想到,岱这次更狠,带来的随从,竟然有三个是灵境的这在以往,简直想都不敢想

        此外,岱准备的礼物,黄龙观海图,简直一出场就把基调给定下来了,其他人的礼物,在黄龙观海图面前,压根就是笑话,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老四,你这次,准备了什么?也该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嘛。”三王铮,带着几分挑衅的笑容。

        融感受到丹妃的目光朝他望来,心里努力平静下来,告诉自己不能失态,一定要稳住。不论如何,风度一定不能丢,不能在老爷和丹妃面前,丢了体面。

        “丹妃姐,老爷是世外高人,世俗的东西,小弟怕他老人家也看不入眼,所以这次访得一物,却是一只剑齿飞狐的幼崽。此物非常有灵性,天桂王国虽大,能养得出此狐灵性的,除了老爷外,我也想不出有其他人了。”

        融此言一出,连岱也微微有些诧异。大有深意地看了融一眼,暗暗生起了些许不悦。

        从这礼物可以看出来,融的确是很花了一番心思的。这剑齿飞狐,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珍兽,但若是能够养出它的灵性,假以时日,可以蜕变成灵兽,就等于身边多了一头相当于灵境强者的灵兽。

        最重要的是,这剑齿飞狐,幼崽期便比一般的兽类要多一些灵性,十分通灵,再加上个头不大,外观极为可爱,第一眼给人的感觉也是极其讨喜。

        而且,太傅老爷爱好不多,豢养各种奇珍异兽,也是他的最大的爱好。这融送的剑齿飞狐幼崽,论名贵自然比不上黄龙观海图,但是若论老爷的爱好,那又当别论了。

        “融这个混蛋,看样野心不死。他这般处心积虑,自然是要讨好老爷,莫非,他一个妃生的王,还想跟我这个正统争夺太之位?”岱的确有理由不爽。

        融最近的表现,让他很不高兴。

        丹妃见到融呈上的剑齿飞狐幼崽,小东西一双眼珠骨碌碌的,胖胖的手掌抓着一枚果,旁若无人吃得正香,显得萌味十足。

        女人天生喜欢宠物,见这小东西这么萌,丹妃也是喜爱的很,忍不住逗弄了两下。

        “老四,这小家伙你哪里找来的?可真讨人喜欢。”丹妃笑着,看似无心地夸赞了一句。

        融心一喜,面上却是谦虚道:“这东西,也是偶然所得。”

        他如何不知道,丹妃姐看似无意的一句夸赞,其实是为了让他在老爷面前表现一下。

        心里略略感激,知道丹妃姐终究还是对他不错的。

        岱虽然脸上依旧保持着风度翩翩的笑意,但心里头却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丹妃姐竟然对融这家伙和颜悦色,这让岱心里很不是滋味,仿佛自己心爱的东西,被融夺走了一样。

        便在此刻,他身后的律无忌忽然道:“四王这剑齿飞狐幼崽,果然是新奇的玩物。却不知道四王身后这三位,给老爷准备了什么?也让我们这些人开开眼界?”

        这律无忌,很懂得把握机会。他见到岱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心里头却肯定不爽。

        见此机会,律无忌知道为主分忧的时候到了。

        你融抢风头,那就朝你的随从下手。让你的随从丢人现眼,以此来抹平你融的风头。

        在律无忌看来,田绍区区一个大队长,上不了台面的人,就算现在提拔了副都统,那也是穷鬼一个,能有多少好东西?退一步说,有没有为老爷准备礼物,都是一个问题。

        而凌千里,那是乾蓝南宫的弟,性格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根本就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家伙,哪里会准备什么礼物?

        至于江尘,这家伙倒是有些好东西,只是,这种场合他第一次参加,没见过世面,会准备厚礼?律无忌也不信。

        果然,律无忌这话一说出来,融原本微笑的脸上,微微有些僵硬。

        善于察言观色的律无忌,立刻捕捉到了这个细节,猜测融肯定没有让属下人准备礼物。

        尤其是这江尘,来王都总共都没多久,会舍得花大手笔准备厚礼?绝对不可能

        看来自己这一把是赌对了。

        果然,大王岱露出一个赞赏的眼神,瞥了律无忌一眼,笑道:“老四,你这飞狐的确很不错,想来也是很用心的。这么一来,我对你的随从准备的礼物,也有点好奇啊。”

        岱的眼睛很毒辣,怎么会看不出融的窘迫。这般说,自然就是要落井下石,成心让融难堪。

        若是融果然没让随从准备礼物,那这脸就丢大了。

        铮一直都跟融关系很差,同时他还是大王岱的忠心死党,见大王开口,也是附和道:“是啊,老四,你这次这么用心,总不可能让随从空着手来的吧?”

        这话,就稍微有些露骨了。只是铮一向粗鲁,他这般直来直去的风格,其他人也见怪不怪。

        其他一些王,事不关己,自然也乐得看他们的热闹。

        而王公大臣,各地诸侯的弟,涉及到王之间的事情,他们也自然不可能站出来说什么。最关键的是,他们在这种场合,也没资格说什么。

        看起来,现场是嘻嘻呵呵,气氛很好的样。

        实际上,却是刀光剑影,一个劲地往融身上招呼。

        融怎么都没想到,大王那边,会如此公然发难,一时间,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僵。

        丹妃长了一颗玲珑心,见状便知道这是岱出手打压融了。

        淡淡一笑:“好了,所谓献宝,无非就是图一个乐趣。老爷也并非要规定谁一定要送什么礼。”

        岱潇洒一笑,没说什么。

        那铮却是故作糊涂:“丹妃姐,别这么偏心撒。我们都给随从准备了礼物,你偏偏要给老四省钱啊。”

        这话,半开玩笑,半认真。却是进一步压迫融。

        融这回是郁闷大了,以前每一年,他的随从也没有特意准备礼物。而且各大王之间,也没有这么剑拔弩张,公然让对方下不了台。

        这铮,看似开玩笑,用意其实非常险恶。

        就在融一筹莫展,准备说几句场面话,忽然背后的江尘轻轻一笑,自责地道:“四王,实在不好意思,第一次参加如此盛会,一下紧张,倒是连精心准备的礼物都忘了呈上。老爷德高望重,作为护国灵王,我们这些做晚辈的,怎么能不送上一份心意?这壶酒,算我们三个共同呈上的一份心意吧。

        说完,江尘顺手从身后摸出一物,却是一只木质的酒壶。这酒壶造型平平无奇,看起来是青藤做成的酒壶,看样,却绝非什么名贵的东西。

        看到江尘拿出这么一只酒壶,律无忌“噗嗤”一声笑了。

        这酒壶的卖相,实在是太不堪了。比一般市井酒肆的酒壶都不如。人家摆出来卖的酒,好歹外相会包装的好看一点,大方一点。

        这酒壶算什么?粗鄙、简陋、不堪入目。

        这种东西,丢在大街上,恐怕都没人会去捡。这江尘,竟然用来装酒,而且作为礼物,送给护国灵王老爷

        这……这简直就是亵渎。

        看到江尘拿出的这酒壶,现场其他人的表情,也是精彩的很。

        有讥讽的,有惊诧的,有冷笑的,有摇头的,有不可思议的。

        显然,在场任何一人,用脚底板都想得到,这哪里是什么精心准备的礼物,这绝对是被铮逼迫的没有办法,临时从身上掏出来的。

        也许,这厮压根是个酒鬼?这酒壶,是他随身携带喝的?

        “融王,这次是丢脸丢大了。这个随从,想给主分忧,只怕是傻了吧?这哪里是分忧,这简直就是打主的脸啊。”

        “这人是不是脑有问题?融王从哪里找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随从?唉,除了二王桥也许可以跟大王争一争,这四王融,还是差了不少啊。”

        “这一下,恐怕丹妃姐都没法给融开脱了。”

        在场这些人,各自心思不同,但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饶有趣味地想看看这场闹剧会怎么收场。

        铮一拍额头,夸张笑道:“老四,你确定没有搞错?这……这就是你们所谓精心准备的礼物?”

        “哈哈,果然是精心准备啊,这份礼物,的确是与众不同,简直堪称奇葩啊,哈哈哈”律无忌丝毫不掩饰他的嘲讽之意。

        “老四啊,你没让随从准备礼物,就直说嘛拿出这样的东西,污人耳目,这样不好”铮又道。

        倒是岱,笑了笑,站出来说道:“好了,这小插曲,就当活跃气氛好了。丹妃姐,这东西,先撤了吧,不然……老四脸上不好看。”

        这岱,倒是装起了好人,一副关怀兄弟的兄长口吻。

        融也微微有些诧异,瞥了江尘一眼,却见江尘似笑非笑,对外界这些冷嘲热讽浑不在意。

        以他对江尘的了解,融觉得江尘断然不会无缘无故拿出一件破烂的,当下淡淡说道:“大哥,既然都是礼物,为什么要撤了。很多东西,单看外表,能看出什么?有一句话,金玉其外,败絮其。外表好看的,内在未必是好东西。反之,外表不起眼的,不一定就是差东西。”

        岱一愣,他没想到,这个一向没有什么峥嵘的老四,不但不感激他的“解围”,而且还顶撞他RI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0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