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让江尘失望的是,费老头竟然不在王都,而且失踪很久了。现在整个青羊宫上下,都找不到这费老头。

        “这老家伙,难道跟我玩失踪?”江尘心里嘀咕着,不过他也相信,费老头虽然狡猾,但也不是那种吃于抹净就不认账的人。

        若费老头真是这号人,江尘根本不会把洗尘素心丹的丹方给他,他也是通过几次考察,认定了费老头的心性,这才给他的。

        “这老头心心念念想得到洗尘素心丹,必定有什么特殊的用处。想必,现在正疯狂地收集材料,准备炼制这洗尘素心丹吧?”

        好在,费老头虽然离开了,但是倒还是吩咐过这些弟的,如果江尘到来,一定要跟伺候祖宗一样伺候好江尘。

        所以,江尘一到,这些弟伙计都是热情的很。江尘将自己要准备的一些清单,给了他们,不多时就准备的妥妥帖帖,分不取。

        这么热情洋溢的服务,让得江尘都有点不好意思责怪费老头了。

        逗留了片刻,江尘也不想出去跟韩仙客于耗着,在里边喝了两盏茶,这才施施然走出门去。

        这时候,唐隆正好推着他的弟弟,满头大汗地赶到。

        也是他军人出身,这么短的时间,一去一回,单靠两条腿,也真是非常难得。

        韩仙客也不食言,也不摆什么架。

        只看了两三眼,袖一甩,在唐隆弟弟腿上的几处穴道点了几下,又抽出几根金针,在唐隆弟弟身上各处要紧神经戳了几下。

        “啊”唐隆弟弟一声叫,口一口淤血喷了出来,耳鼻七窍,也跟着溢出了许多黑色的淤血。

        “好了。”韩仙客收了金针,“你送来的早,再过半年,这人神仙也救不了。”

        “好……好了?”唐隆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就治好了?”

        “不信拉倒。”韩仙客那宗门弟的习气又来了。

        唐隆尴尬一笑,抓着手里的乌灵木,想送过去,又生怕给的太草率了,万一弟弟没好怎么办?

        这犹犹豫豫的样,看在江尘眼里,忍不住想笑。

        “唐隆,推你弟弟回去吧。对了,去青羊宫拿点强身健体的药,也要不了几个钱,就说我叫你去的。”

        江尘正好从青羊宫的办事点出来,唐隆这回是看到的。

        “你想你弟弟马上可以站起来,必要的药还是要用的。韩公已经解决的顽疾,但恢复还得靠他自己恢复。用点好药,恢复很快。”

        江尘倒有好药,但那都是给武者服用的伤药。唐隆的弟这身,根本扛不住这种药。

        唐隆这回算是彻底信了。手里拿着乌灵木,也不知道给韩仙客,还是给江尘好。

        江尘笑道:“都说了不要诊金。你若嫌它碍手碍脚,卖给青羊宫,他们会给你公道的价钱。”

        韩仙客宗门天才,一根乌灵木,他岂会看在眼里。这种东西,也就邝师兄那种没出息的家伙才会抢。

        真正宗门天才,哪会要这东西。

        看了看一脸坚决的韩仙客,江尘一阵头疼:“那什么,我们商量一下。你要做我随从,我没意见。不过,好歹等我将来进了宝树宗,咱们再谈这个事,如何?”

        “你要进宝树宗”韩仙客一愣,随即大喜,“那还犹豫什么?我立刻引荐你去。”

        “时机还没有成熟。”江尘摇摇头,引荐?江尘可不想靠别人的力量进入宝树宗,而且,他也不想窝窝囊囊从一个低级弟做起。他要进宝树宗,要坦坦荡荡进,还要风风光光地进。

        而且,他现在刚来天桂王国没多久,一切根基都未稳,身边的人,该安排的也没安排妥当。

        这个时候进宝树宗,时机显然没有成熟。

        他可不想一进宝树宗,就被别人认为是走后门进来的。

        江尘好说歹说,总算把韩仙客稳住,答应以后去了宝树宗,一定履行今日的约定,收他做随从。

        就这,韩仙客还不怎么乐意,约好了每过三个月,韩仙客就会离开宝树宗来探望一次。

        江尘收过几次随从了,还没有一次,是像韩仙客这样强买强卖的,而且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那种。

        “这韩仙客,倒是让我见识到了宗门弟的另一面。”江尘轻叹,宗门弟果然眼高于顶,固然有各种臭脾气,但是,这韩仙客身上,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着,而且有一种明悟之后的大智慧,这却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宗门弟,果然也非一无是处。他们表现出来那糟糕的一面,往往容易让人觉得这些人一无是处。

        实际上,能够成为宗门弟的,有哪一个会没有一些特别的闪光点?

        回到家后,江尘却发现家里来了个意外的客人——

        丹妃

        这个老爷半是孙女,半是弟的女人,是江尘目前最怕遇到的一个女

        但是,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他也没法掉头就走吧?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去,苦着脸招呼道:“丹妃姐,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丹妃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穿着一身淡青色的裙,如同一枝淡雅的青杏,给人一种非常雅致的观感。

        只是,她这一身裙,却将她傲人的身段,衬托的更加动人。那水波纹一样的裙,微微飘荡,衬托她那雪白的肌肤,精致的面庞,却是多出了几分脱俗的气质。

        “江尘,我还以为,要再等你半天呢。”丹妃似笑非笑,托着茶杯,轻轻放在桌上。

        看她脸上还有笑容,江尘心想该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这都一个多月过去,再揪着就没意思了。

        虽然咱拒绝了老爷的一番心意,但不也解释过苦衷了嘛。虽然那苦衷是编造的,但好歹也是用心编造,挺有诚意和善意的谎言。

        “少主,你回来了。这位丹妃小姐,等你多时了。”勾玉本来在一旁作陪,但是两个同样美貌,同样身材傲人,同样心气很高的女人,注定是料不到一起去的。

        两个人,对着空气,沉闷了许久。

        “嗯,勾玉,你先招待着,我出门一趟,累的够呛,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说。”江尘便想趁机遁走。

        丹妃轻轻一笑,然道:“想不到闻名王都,连王国王都不怕的江尘,竟然怕见我这么个弱女?”

        江尘苦笑,这女人厉害,也没有凶神恶煞,也没有气势逼人,但就这么几句不痛不痒的话,让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勾玉却是道:“丹妃小姐,我家少主只是以礼相待,却不是怕你。”

        丹妃又是一笑:“好一个忠心护主的妮。江尘,没想到,你金屋藏娇,倒也挺会享福的嘛。”

        勾玉也不甘示弱:“说我是妮,也不知道你才多大。”

        丹妃嘻嘻笑道:“总不会比你小吧?”

        勾玉傲然一挺胸,不服道:“不比谁知道大小?”

        知道的人知道她们是在说年龄,不知道的,见勾玉这挺胸动作,还以为她们在比胸前的资本呢。

        这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女人,一个热情似火的勾玉,一个淡雅精致又不缺智慧的丹妃。

        一个是怒放盛开的红牡丹,一个却是淡雅而不缺亲切的山茶花。

        两个不同的女人,在这客厅里,开辟出一块战场,竟然进行起一场不见刀光剑影的厮杀。

        “好了,好了,你们女人都是好斗的公鸡吗?”江尘郁闷的很,一屁股坐到椅上,“丹妃姐,有什么事,你说。别嫌弃我一身臭汗就行。”

        丹妃满意一笑,朱唇微微一翘,冲着勾玉露出一个示威一般的小动作。

        勾玉冷笑一声,直接走到江尘身后:“少主,你辛苦了。我帮你揉揉肩膀,捶捶背。”

        江尘发现,这俩女人算是彻底对上了。

        “江尘,你上次送我的四季常青丹,很不错啊。我听说乾蓝南宫那个宁长老,用了之后,直接年轻了二十岁。你这个随从丫头,这么听使唤,你怎么不给她一颗用用?”丹妃笑呵呵问。

        勾玉笑道:“谁说没给?我家少主给了我一堆。从四十岁用到四百岁都够用了。”

        丹妃这一击不成,多少有些郁闷。

        江尘见状,忙转移话题:“丹妃姐,老爷那凤蛟,后来怎么样了?”他本来想问阉割了没,但当着两个大美女的面,这话实在不好出口。

        “已经办妥了,老爷很高兴,这不就是老爷让我来请你去喝酒嘛。你看看,让人家等你那么久,你说说有多可恶?”

        江尘可不信这丹妃是来请喝酒的,摸了摸鼻:“老爷的酒,一般人可喝不到。丹妃姐你别打马虎眼,到底有什么事,直说好了。”

        丹妃嫣然一笑:“你先答应我,我才说。”

        “什么事,我办得到,一定答应。可是办不到的事,我怎么答应?万一你让去大街上裸奔,我肯定是不成的。”江尘也耍起了滑头。

        “谁要你裸奔?臭流氓。”丹妃嗔骂着,却也不是真生气,“迷境秋猎你听过吗?我手头有几个名额,你有兴趣吗?”

        “这……”江尘无语。

        “怎么?刚才还说办得到一定帮,难道这点事都办不到?”丹妃俏脸一沉,有点不高兴了。RI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0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