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江尘听到这老人,一段一段地将自己的人生轨迹描述出来,真是吃惊不已

        他从没想过,在自己不知道的暗处,竟然有这么一个神秘的人,将自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老丈,你一直跟踪我?”江尘语气微微一沉。

        “不不……”舜老一摆手,他也生怕江尘误会,“老夫只是在机缘巧合关注到你,见你不凡,所以就继续跟进关注。老夫并无恶意,事实上,老夫先后两次救过你。”

        “嗯?你是二渡关前,喝退楚星汉的那位神秘人?”江尘陡然想起了什么,失声问道。

        老者说的两次,江尘一下就明白了。一次是二渡关,另一次就是斩杀龙居雪后,击退追阳老怪。

        想到这里,江尘也是微笑起来,这神秘老者的实力,应当还在追阳老怪之上,自己再什么戒备提防,也是徒劳。

        若这老者有恶意,恐怕他江尘根本无法抵抗。

        当下微微躬身,施礼道:“老丈两次出手,江尘铭感于心。小斗胆再次请教老丈尊姓大名?”

        上次在二渡关一战,这神秘老者人没现身,就将楚星汉击退,江尘还清楚记得当初的情形。

        当初江尘还请教过这神秘老者的身份,并说有机会,希望可以报答援手救命之恩。

        不过上次,这神秘老者并没有告诉江尘他的名号。

        舜老微微点头:“你可以叫我舜老。”

        “舜老?”江尘又看了看那名有些驼背的丑陋少女。

        “江尘,老夫关注你,也正是为她而来。这是我的族孙女。你可以叫她篁儿。”

        “篁儿姑娘你好。”江尘善意地朝篁儿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这姑娘外貌丑陋,便心生嫌弃。

        那篁儿姑娘微微点头,笑了笑:“你好。”

        “江尘,你心里定有许多疑问,对老夫出现在这里,也定然有许许多多的疑问吧?”

        江尘不置可否,轻轻一笑。

        “嗯,因为老夫不想和四大宗门的人碰面,又想提前与你单独聊聊,所以,冒昧地动了一下不灭灵山的阵法。事出有因,还请小兄弟你不要见怪才好。说起来,老夫倒是有些失礼了。”

        舜老风度翩翩,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实力强大,便在江尘面前摆什么强者气度。

        这一点,倒是很投江尘的脾气。

        “老丈这般,就是为了单独见我?”江尘一怔。

        “是的。”舜老说到这里,又看了身边的少女一眼,目流露出怜惜的色

        篁儿心也是微微有些难过,舜老何等人物,为了她的病,却是如此这般,对一个年轻小辈客客气气。

        倒不是说篁儿有什么尊卑之念,而是她很了解舜老。

        以舜老的高傲,就算是对那些超级强大的人物,也没有这么和颜悦色过了

        如今,对江尘这少年郎这般客客气气,却是为了她的病情,这如何不让她既感到感动,又觉得内疚。

        江尘见这舜老几次看那少女,目光微微一动,又朝那少女看了一眼。

        舜老轻叹一声:“江小兄弟,当初在东方王国,你诊断出东方王国公主的太阴之体,可有此事?”

        江尘一惊,这可是当初东方一族的王族秘辛啊,这老人家竟然都知道?

        既然对方说破了,又是救命恩人,江尘自然不会矫情否认。

        点点头:“确有此事。”

        “那江小兄弟可看得出来,我这孙女身上,可有什么顽疾?”舜老这次是直奔主题了。

        江尘闻言,隐隐明白了什么。这舜老长期关注自己,原来竟是为了孙女的病情。

        只是,他心里还是有许多疑问,这舜老如此这般手段,怎么会连孙女的病都治不了?

        如果这舜老都束手无策的病,江尘却也没有把握。

        一时间,江尘沉吟不语,注目看着这少女篁儿。只是,从表面上看,这少女除了面貌丑陋一些之外,却是没有什么不妥。

        那篁儿被江尘这般查探,也是微微有些羞意。她终究是个少女,虽然明澈通达,一尘不染,虽然改变的容貌,故意把自己弄成这般丑陋,但被江尘这么盯着看,少女的心思,还是微微有些娇羞。

        不过,她终究是大家闺秀,从江尘的目光,也看得出来江尘并没有什么邪念,那目光清澈于净,并无什么冒犯的地方。

        想了片刻,江尘这才道:“舜老,当日看出东方芷若的太阴之体,那是因为曾在一部古籍看过。我江尘本人,对治病一道,并无十足把握。但若老丈定要小诊断诊断,我也定会竭尽全力,以报老丈的援手之德。”

        江尘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人家几次出手相助。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终究是有恩于他。

        知恩图报,那才是大丈夫。

        “嗯,老夫要的便是你这份全力以赴的态度,治的好与不好,那都是命注定,却不怪你。”

        舜老也很诚恳,事到如今,既然已经揭破了,他也不可能下什么硬性指标,非得江尘治好。

        如果千机老人那一卦,真的应验在江尘身上,只要此竭尽全力,必定会有转机。

        舜老担心的就是江尘不尽全力。

        得到江尘这般表态,他心自然满意。

        倒是篁儿,自幼得病,让她的心态变得十分开朗,虽然面临新的转机,但表情上也未见任何狂喜之色。

        “舜老,篁儿姑娘的外相看上去,不像是病弱之体啊。”

        舜老轻叹:“所有成名的医者,几乎都这么说。正因为如此,此病拖了二十年,至今全无着落。但是曾有医者言明,若是篁儿的病情,到了一个月发作三次的频率,那就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是难救了。”

        “哦?”江尘闻言,却是问道,“却不知这病情发作,却是怎么一种样

        “这病情发作”舜老又长叹一声,“一旦发作,她便会如同木偶人一般,言行举止,完全不能自控。时而沉闷,时而暴躁,时而晕厥,时而失神,时而一个人独自发笑,时而一个人偷偷啼哭,那眼神空洞,如同一具行尸走肉,魂不守舍一般。而发作了片刻,最后都会陷入昏厥之,短则次日就醒,时间长的,三五日才能醒来。”

        舜老又描述了一番,将一切出现过的细节,能想到的,都说了出来。

        江尘皱眉,这种症状,许多疾病都有。

        比如失魂症,比如练功走火入魔后,神识分裂,又比如天生魂魄不全。

        但是,这些症状,一般而言,都是一出生便如此,而且是一直如此,绝对不会是间歇性的。

        而这篁儿姑娘,竟然是间歇性发作的。

        江尘想了片刻,问道:“可否让我为篁儿姑娘把一把脉?”

        把脉,是一种古老的诊断术,但却非常实用。把脉可以了解一个人的病情,亦可以了解一个人的身体状态。

        篁儿微微一怔,随即却大大方方走了过来,伸出白皙的手掌来。

        这手掌如白玉一般柔滑,江尘搭手在上面,有一种温良如玉的感觉。江尘微微觉得奇怪,这般完美的手臂,与篁儿姑娘这面容,看上去着实有些不搭,显得非常奇怪。

        不过江尘并没有分神,搭在篁儿的脉搏上,凝神探视起来。

        过了片刻,江尘的面容越发凝重起来。终于,他松开了手,对篁儿道:“得罪了。”

        “有劳江公。”篁儿倒是落落大方。

        “怎样?”舜老满脸患得患失。

        “奇怪。”江尘轻轻摇头,“篁儿姑娘的脉搏沉稳,体内生命能量非常强大,如果没猜错的话,篁儿姑娘的武道修为,着实不弱。与我所熟悉的那些症状,都有明显的不符。按说,得病之人,不应该有这么强的生命能量。”

        “可有的救?”

        江尘一摆手:“容我想想,此症十分怪异。既不像是先天之疾,又不像是后天之病,奇怪,奇怪。”

        舜老虽然很焦急,但也知道这时候不能打断江尘的思路。

        陡然间,江尘双目一动,想到了一些什么。

        “舜老,这篁儿姑娘的父母,可有什么仇敌?”

        舜老一愣,怎么会突然有此一问?

        想了片刻,却也不否认:“武道之人,难免总有一些仇敌的。”

        “我是说,篁儿姑娘的母亲,在怀有篁儿姑娘的时候,可有与人争斗,或者得罪了什么人?尤其是女人。”

        舜老想了想,点点头:“当年篁儿的父母相恋,确有另一名女爱慕篁儿的父亲,那都是陈年往事了。”

        “那名女,是否已经不在人世?而且是在篁儿没有出生的时候,便已经死了,而且死的不明不白?”江尘继续追问。

        舜老全身一震,这些陈年往事,舜老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这些都是秘辛,江尘又是如何知道的?

        这江尘,难道能够推算过去?

        陡然间,舜老眼射出一道惊喜之色,这江尘连问这么多,每一句都不是无的放矢,难道说,千机老人那一卦,真的要应验在此身上?

        双目射出惊喜之芒,连连问道:“江小兄弟,你说的这些,都没有错。只是,你又是如何知道的?难道这些,都和篁儿的病情有关?”

        篁儿听到江尘这些问题,想到父母的事,一时间心绪也是大气波澜,眼眶隐隐有些湿润的雾气。I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2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