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将他们安置在外围,分拨一批大内侍卫去保护他们”最后,巫坦只能做一个折的选择。

        既不放弃,又有所表示。

        只是,他很清楚,这个选择其实还是等于放弃这些人了。

        果然,这个消息传出去后,外面那些人一下就不于了,这分明就是敷衍他们

        “不行,他们父二人惹得祸,却要我们去当替罪羊,这怎么行?”

        “对,人家都说了,只要交出巫鸿,万事好商量这巫鸿一直就是惹祸精,现在给巫家惹来灭族大祸了,这样的害人精,还不舍得交出去?”

        “交出巫鸿”

        “对,我们要见陛下,我们要求交出巫鸿”

        本来,巫鸿当上太,就有许多人暗地里不满的。尤其是一些有资格和巫鸿竞争的王,这时候更是义愤填膺。

        这些人,虽然地位比不上巫鸿,但也都是王室弟,而且还有后宫佳丽。现在,为了求生,这些人都默契地站在了同一条战壕里,声讨巫鸿。

        他们觉得,给巫氏一族带来灾难的,就是巫鸿

        只要把巫鸿交出去,大家就可以不用死。

        外面的抗议声形成浪潮,直接传了进来。

        巫坦脸色铁青,这外敌还没打进来,王室内部就乱套了。这么下去,不用人家杀进来,他们内部就得完蛋。

        巫鸿破口大骂:“这帮吃里扒外的东西,父皇,让孩儿带一批人马去杀几个为头的,看他们还敢叫嚣?”

        “巫鸿,你这个懦夫,滚出来”

        “惹祸精,把王室推倒火坑里,现在敢做不敢当了吗?”

        “是男人就自己出来,滚出去给人赎罪”

        外面的骂声,一浪盖过一浪。

        “大家都是王室弟,都是皇亲国戚,凭什么他巫鸿惹了事,还能躲在里面。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却要在外面给他顶缸”

        “陛下,你不能这么偏心”

        “哼,陛下?这件事,说不定陛下也有关系呢他现在自己都心虚”

        “我早就说过,这对父掌权,早晚会惹祸”

        场面越来越失控,而且言语之间,已经渐渐由巫鸿波及到国君巫坦。

        巫坦眉头一挑,心一横,对一名大内统领下令:“去,带一批人马,谁叫嚣得最凶,杀杀一批,若还叫嚣,全斩反了这帮吃里扒外的畜生”

        一国之君,都是铁石心肠。

        哪怕外面叫嚣的,是他的儿,是他的兄弟,是他的亲戚,是他的女人。

        一旦触动到他的底线,那就只有一个下场——杀

        格杀令一出,不多时,外面就鬼哭狼嚎一片。

        “巫坦,你竟然对自己儿下手你丧心病狂,天必诛你”

        “昏君,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父”

        “你们父造的孽,报应就在眼前”

        巫坦心头焦躁,继续下令:“杀,全杀”

        巫鸿的目光,也是露出疯狂之色,挥着拳头:“还愣着于什么?我父皇有令,全杀”

        大内高手一动,那些手无寸铁的皇亲国戚,自然没有反抗的份。

        不一会儿,外面的叫骂声就彻底消失了。

        刀口还滴着血的大内高手们,一个个心头沉重,进来复命。

        便在这时,虚空传来一阵冷笑:“巫坦,你倒自觉,不用我下手。自己就把巫氏一族的宗亲杀个于净。很好,很好。”

        “里面所有的党羽听着,这件事本与你们无关,我只要巫坦父。想活命,现在立刻离开巫坦父。我只给你们一刻钟时间选择,一刻钟后,执迷不悟者,杀”

        这番话,如那黄泉地府的催命符,悬挂在众人头顶,让得一个个都是面色如土。

        到了如今这一步,他们所有的士气,已经完全失去。留在这里,只是一种训练出来的本能。

        四大国士,那般强大的存在,也被对方一招秒杀。他们这些大内高手,虽然厉害,但能比四大国士更厉害?

        而巫坦父,关键时刻,连自己的骨肉亲人都可以抛弃,他们这些侍卫,又有什么不能抛弃的?

        巫坦见状,忙道:“别听他妖言惑众。大家只要扛住紫阳宗的援军到来,便是大功一件。这小,肯定没有手段攻进来,不然他们废话那么多于嘛?”

        “对,这个时候,大家要齐心协力。宗门强者一到,这小就是瓮之鳖,肯定是死路一条的”巫鸿也开口鼓动。

        只是,他们父二人现在无论怎么表演,低沉的士气却根本上不去。

        显然,屠杀巫氏宗亲之后,让他们的士气降至了冰点。

        一刻钟,很快就过去了。

        外围,很快就传来接二连三的惨叫声。

        “陛下,御林军章副统领遇袭身亡。”

        “陛下,何大队长失踪。”

        重复的戏码,又一次上演,惨叫声此起彼伏,一时间,周围几千米内,成了修罗杀场。

        外围守御的大内强者,不断传来死亡、失踪的消息。

        “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们。现在,我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将巫坦父交出来。你们可以免死否则,我下一波攻击,你们一个个都将死无葬身之地。记住,这是最后通牒”

        江尘淡漠的声音再度响彻整个王宫,带着让人不容置疑的威严。

        他的话,现在堪比金科玉律,没有人感怀疑。

        一时间,巫坦父只觉得身边一双双眼睛,大放光芒,闪耀着那种不怀好意的色彩。

        巫坦面色一沉:“怎么?几句恐吓,就把你们吓成这样?难道你们要干出弑君之事?”

        “哼我父皇是紫阳宗长老,你们就算现在交出我们父,苟且偷生,难道紫阳宗会饶过你们?”

        那些大内高手,都是犹豫不定。他们心在这一刻,求生的本能确实战胜了忠君之念。

        尤其是巫坦下令屠杀王室宗亲时,这些大内高手更是对巫坦父的人品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陡然间,一名武者叫道:“不交出他们父,我们必死。交出了,趁着现在有时间,还可以逃离商阳王国给他们父做狗,老是受够了”

        “对,这父绝情寡义,连宗亲都能杀,事后会不报复我们?大家一起上,于掉他们”

        “没错,一起上,于掉他们,现在逃离。紫阳宗再强,天下之大,上哪里去抓我们?”

        这种事,最怕就是没有出头鸟。

        一旦有出头鸟,其他人的血性和想法,瞬间就被点燃。

        “上,杀他们父,总比被江尘杀更好”

        “杀,杀,杀杀这对狗父”

        这些大内高手,显然也是被逼急了,再加上这对父平时管理手下的方式太过粗暴,关键时刻,又没把他们当人看。

        所以,他们的情绪,在关键时刻,也是彻底爆发出来。

        巫坦是强,但强也是有限度的。面对数百大内高手蜂拥而上,他一下头皮发麻。

        一把拽住巫鸿:“走”

        父二人,凌空一掠,便朝外围飞射而去。

        “不好,狗皇帝要逃,追”

        “别让他们逃了”

        要巫坦一下面对击败灵境强者,他显然吃不消。但在这地方要逃走,却还是有把握的。

        几个起落,便绕开了大批大内高手的围堵。来到一个小花园。掀开一块地板,露出一条长长的通道。

        “鸿儿,你先走,为父殿后”

        巫鸿也是慌不择路,一头便跳下那通道。

        刚下去,陡然鬼叫一声,又窜了出来,满脸如同见鬼的表情。

        “老鼠,老鼠,好多老鼠”巫鸿面色如土,结结巴巴。

        那通道之,无数金色的老鼠,如同泉水一样不断冒出来。

        “巫坦,巫鸿,怎么样?众叛亲离的滋味,可好?”

        便在这时,江尘的身影,倏然从虚空射下,抱胸而立,站在屋檐上风,居高临下,俯视着这狼狈的父,眼尽是嘲弄之色。

        巫坦目露凶光,嘶声道:“江尘,非得赶尽杀绝吗?你可想过,你今日的举动,是彻底与紫阳宗为敌。今日你杀的痛快,来日你就不担心,紫阳宗会跟你一笔一笔清算?”

        江尘淡漠一笑:“你父屠杀江家,屠杀药师殿时,可想过会被一笔一笔清算?”

        “江尘,我父二人,只不过是奉命行事。你杀我巫氏一门的人,早就超过了我杀江家之人了。有种,你去找紫阳宗报仇去啊”巫鸿怒叫道。

        “紫阳宗?”江尘冷哼一声,“紫阳宗我自然会去的,说不定,他们很快就要送上门来了。不过,你们父二人是罪魁祸首,以为舌头一动,嘴皮一碰,就能免死吗?休想”

        说罢,江尘金光一闪,已经扑了下来。

        砰,砰

        巫坦双掌连挥,与江尘碰了两掌,强大的力量直接侵入他的气海,大口一张,鲜血直喷。

        江尘顺手两掌,将这父拍倒。

        “拿下了,我要在商阳王国上空,亲手斩杀这对父,震慑商阳王国上下

        不动手则已,要动手,就必须打到对方怕。打到商阳王国上上下下,想到他江尘就做恶梦。

        如此,他们以后再想动手,才会权衡一下轻重。

        王都上空,巫坦和巫鸿,如同死狗一样被两头金翼剑鸟拖着,吊在高空,四处游行。

        这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一国太,在王都民无数眼睛的关注下,像死狗一样被吊在空。

        一时间,商阳王国王族,如同一座大厦忽然崩塌,在民间建立的威信,也是顷刻间垮塌。

        “巫坦父,杀我族人,灭我家族。今日,我只杀巫氏一族,以牙还牙。尔等国人,当以此为戒”

        江尘的声音,辐散整个王都的每个角落。

        便在这时,虚空一声断喝:“江尘贼,胆敢如此撒野,纳命来”

        “江尘,你宗门弟,竟然卷入世俗纷争,该死”

        “江尘,杀徒之恨,本座今日跟你一发清算,受死”

        这声音,一道比一道雄浑,一个比一个霸道。竟然是紫阳宗的高层,带着大批紫阳宗强者,驾临商阳王国了

        (三更完毕今天三更完成的很早吧,嘿嘿,大家多鼓励,多投票支持本书哦。)I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