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江尘蓄势待发,身体笔直,如同一杆大枪,挺在门口。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哪怕山雨欲来,哪怕千军万马,他亦淡定自如。

        陡然间,江尘天目神瞳一动,喝道:“想来闹事,光明正大一点。堂堂丹乾宫核心弟,不要搞得跟市井小人一样,煽动这些无知之辈来闹腾。你们不恶心,我都替你们觉得恶心。”

        说话间,江尘的天目神瞳,已经探视周围十里之内。

        只见到,一道道身影,不断从四处溢出,不断朝这边飚射而来。

        看得出来,这言宏图的号召力很强。

        不管这些人来这里,是不是出自本意,能够让这么多人来,足见这言宏图在这凌云区有多强的影响力。

        “还有么?一块出来吧。”江尘冷笑连连。

        一个个核心弟,不断从两边分散开,从间让出一条道路。

        这条道路的尽头,一个银袍青年,双眼如刀,配合他那标志性的鹰钩鼻,显得阴狠十足,在几个核心弟的簇拥下,大步朝江尘这边走来。

        “言师兄。”

        “拜见言师兄。”

        “言师兄大驾光临,江尘,你还不速速迎接?”

        江尘淡淡瞥去,看着这不可一世的言师兄。这般阵仗,他一脸理所当然的样,显然是被追捧惯了,非常享受这种万人追捧的待遇。

        此人,修为应当在元境五重,虽然不是天元境,但在这凌云区的核心弟,的确是有着绝对的优势了。

        相由心生,看此人的长相,便知道此人是那种睚眦必报,阴险狠辣之辈,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

        谁若违背了他的意志,得罪了他,肯定会遭到他不择手段的报复。

        今天这场面,肯定是他故意搞出来,打压他江尘的。

        江尘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显然没有迎接这言宏图的意思。

        言宏图见江尘这般倨傲,见到自己,竟然还没有一点表示,心头更是大怒。感觉自己的王座被严重挑衅了。

        “你就是那个江尘?”言宏图走上前来,似笑非笑打量着江尘,目光充满了无礼的意味。

        “言宏图是吧?我没有兴趣跟你废话。你要闹事,真刀真枪来闹便是。驱使这些无知之辈来恶心谁?”

        江尘对这言宏图搞出的这一套把戏,真是腻歪透了。这种人,他连废话的兴趣都没有。

        典型的小人一个。

        “大胆江尘,言师兄的大名,你也敢直呼?”

        “你在凌云区混,竟敢不尊言师兄,你这是不想混么?”

        “言师兄堂堂凌云区掌控者,到你洞府来,是给你面。你这粗野小,到底懂不懂规矩?”

        言宏图没发话,他那些手下马仔,一个个都是出口呵斥,拼着命地讨好言宏图。

        江尘冷笑,这种阿谀奉承的小人,到处都有,他也见怪不怪。

        目光从言宏图脸上一路而过,露出些许讥嘲:“我江尘只敬有本事,有气度的人。你们,配让我尊重么?”

        言宏图气极反笑:“江尘,我听过你的名头,知道你为人嚣张。你也别说我欺负你,这些随从,他们也是丹乾宫弟,他们也是有尊严的。你把什么阿猫阿狗都带进丹霞谷,这就是对大家的冒犯,破坏了这里的规则。”

        “规则?什么规则?门规里有这么一条规则?”江尘冷笑。

        “门规里没有,但是凌云区有。就算凌云区没有这条规则,我言宏图说有这条规则,那就有。”

        言宏图语气霸道:“凌云区,就算是打杂的,也至少是天灵境。你把一些地灵境,小灵境的猫猫狗狗带进来,你不丢人,我们凌云区的核心弟们,丢不起这个人”

        “对江尘,你这是丢我们凌云区的脸”

        “绝不能让这小坏了我们的规矩。”

        “江尘,你要找随从,内门多的很。这些阿猫阿狗进入丹霞谷,是对这片神圣土地的亵渎。”

        “凌云区绝对不允许这种废物存在”

        这些核心弟,显然都是串通好的,声讨的声音,一浪盖过一浪,此起彼伏,不断朝江尘发难。

        江尘充耳不闻,眉头陡然一挑:“闭嘴”

        这声音如同洪钟,一下将所有杂音全部震住。

        江尘淡漠一笑:“我的随从,关你们屁事?我江尘只知道丹乾宫的门规,不知道什么狗屁凌云区的规矩。如果真的有这条规矩,现在就给我改了。如果没有的话,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思想有多远,你们就给我滚多远”

        言宏图一摆手,狞笑道:“江尘,莫非你真要逆势而为?把整个凌云区都给得罪了?”

        言宏图很是阴险,一言一语间,是故意将江尘往整个凌云区的对立面推过去。

        江尘正要开口,忽然身后一道轻盈恬淡的脚步声传来。

        如此轻灵的足音,一听便知道是篁儿姑娘。

        江尘正诧异间,篁儿已经走到了他的身畔。

        “言宏图是吧?你口口声声以随从说事。那这样吧,趁你们这些随从都在这里,我弹一只曲。我一曲谈完,如果他们当有一个能坚持不离开,那我们离开。反之,以后别再以随从说事。”

        篁儿的声音,空灵出尘,如空谷幽兰,幽涧清泉。

        这动听的声音,让得众人都是一呆。再看篁儿,却是一个容貌丑陋的少女,这让他们倍感奇怪。

        正迟疑间,篁儿也全然不顾这些人的反应,单手一摊,一面古琴虚空悬浮。篁儿那如同葱根一般无暇的十指,开始弹了起来。

        铮铮的琴音,不片刻,便形成一种杀伐之音,忽然之间,如有金戈铁马无数,又似天雷阵阵,山岳崩摧,如海啸天惊,遮天蔽日。

        这种杀伐之音,仿佛蕴含着一种魔力,可以直透人的灵魂。

        江尘陡然心一动,看着运指如飞的篁儿姑娘。心也是十分吃惊,这琴音之,竟然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灵魂攻击波。

        这种无形的攻击,会让心力一般的武者,瞬间心理防线就被摧毁,被无数幻象,被无数大恐惧的幻象摧毁。

        而且,这种攻击,不单单是幻象的攻击,更是有实质性的音波压迫。

        等于是灵魂和物质的双重攻击。

        果然,几个呼吸间,一些修为相对较低的武者,便纷纷叫喊起来,捂住耳朵,不住哀嚎起来。

        但是,这种音波攻击,显然不是耳朵捂住就能逃避的。

        这杀伐之音,可以渗透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肤。

        过不多时,伴随着惨叫之声,一些随从武者,便是狼狈不堪地撒腿逃跑。

        接着,越来越多的随从武者,无法抵抗这杀伐之音,纷纷遁走。

        前后不到半刻钟,元境以下的那些随从们,便走的一个也无。

        也便在此刻,篁儿白玉般无暇的双手,在琴弦上轻轻一摁,琴音骤然一停

        伴随着这琴音一停,一些修为相对低一些的核心弟,也是胸口一松,感觉如山一般的压力,陡然消失。

        那仿佛要塌下来的青天,又恢复了原本的朗朗乾坤。

        一个个都是暗抹了一把汗,心有余悸。心早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本来,这些人未必都和言宏图一条心。被迫来这里,也是因为平素对言宏图很是忌惮,不敢不给面。

        可是,在这种强大的威慑力下,他们哪还愿意为言宏图打冲锋?

        如果刚才这个丑陋少女继续弹下去,他们的心力防线,恐怕都未必支撑的了。一旦心力受损,在元境,就将寸步难行。

        一时间,大部分人都是心生退意,不愿意再卷入这场是非当。

        甚至,有些机敏之人,都是看出来。言宏图的霸主地位,也许在江尘身上,要受到严重冲击,甚至是土崩瓦解了。

        篁儿双手一合,那古琴便如变戏法一般消失了。

        篁儿朝江尘轻轻一笑,乖巧地退到了一边。

        江尘见篁儿一曲琴音,惊退上千天灵境武者,也是抚掌大笑。望向言宏图,江尘心态更是轻松写意。

        “言宏图,你怎么说?”

        言宏图也万没想到,这江尘身畔,竟还有这么厉害的随从。一下让他感到十分被动。

        “哼,就算你这个随从厉害,其他随从实力低微,那也是事实。”

        言宏图冷哼,显然还是没打算就此罢休。

        江尘哈哈大笑:“若以实力论资格,那在我这位随从面前,是不是可以说,你们那些随从统统可以滚出丹霞谷了?”

        言宏图哑口无言。

        以实力论资格,江尘这个随从,的确可以横扫所有随从。这么一来,他们打的旗号,自然就行不通了。

        “江尘,随从的事,可以就这么算了。不过,你刚来丹霞谷,就在丹霞谷搞风搞雨。我这个凌云区的掌控者,绝对不允许你公然破坏凌云区的规矩”

        江尘对这种动不动就打着规则的旗号的行径,十分不爽。

        “言宏图,你要找麻烦,换一点新鲜的花样。什么规矩,什么规则?你算老几?谁规定进了这里,就要遵从你定的规矩?我的规矩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

        “说吧,你想斗还是武斗,划下道来。我可没时间和你磨磨唧唧。”

        言宏图这种角色,江尘还真没有放在眼里。凌云区其他人怕他,畏他如虎,可是在江尘看来,这就是一个跳梁小丑I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3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