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不过,一个时辰后,那几个五品宗门的人结伴出来,紧跟着三星宗的人马也跟着出来了。

        队伍之,赫然没有丁桐。祝宗主面色一寒,直接上前问道:“贪狼长老,那丁桐呢?”

        贪狼长老显然料到了祝宗主会问丁桐,也是一脸郁闷:“这丁桐很是奇怪,自从进了幻波山,属下就一直联络他,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就好像他根本没进幻波山一样。”

        祝宗主面色如霜,任何的侥幸幻想都破灭了。

        瞧这架势,这丁桐应该是陨落了。而且是刚进去没多久就陨落了。

        他们如何会知道,丁桐心高气傲,一进去就开始追杀江尘,马上就被江尘反杀了。

        至于贪狼长老联系了丁桐,丁桐的确收到了联系,不过他骄傲的性格,却哪里会听贪狼长老指挥?压根都不屑回复,只是特立独行追杀江尘。

        所以,他的神秘失踪,让得贪狼长老怀疑他根本就没进入幻波山。

        “难道阵法传送之时,他被传送到空间乱流去了?”众人都是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

        剩下的,就是圣剑宫和大圣堂的人马没有出来了。

        只不过,三星宗的人马出来没多久,圣剑宫的人马就出来了。

        只不过,圣剑宫的队伍,却少了两个人,而且显得极为狼狈。那带队的席长老,更是受了不轻的伤。

        这让圣剑宫宫主汪剑禹眉头一皱:“席长老,这是怎么回事?”

        席长老恨恨道:“那大圣堂的项乾长老蛮横不讲理,打伤了属下。若不是我们见机的快,捏碎玉简传送回来,属下只怕性命不保。”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大圣堂项乾长老打的?这是怎么说的?

        汪剑禹勃然大怒,怒目望着大圣堂圣象一族族长项问天:“项族长,敢问你们大圣堂这是什么意思?”

        项问天一脸淡然笑道:“汪老弟,你问我,我问谁啊?项乾长老他们还没出来,到底怎么回事,也不能听片面之词啊。”

        汪剑禹怒火烧:“难道我属下之人还会睁眼说瞎话不成?他不说其他宗门,偏偏说是你大圣堂的人?”

        大圣堂却不是善男信女,见汪剑禹口气不善,圣狮一族的族长冷笑道:“汪剑禹,似你这般说,你想怎样?”

        汪剑禹一时语塞,他能怎样?找大圣堂拼命吗?那也得打得过才行啊

        不过,这口气,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全身气势一涨,背后一道若隐若现的巨剑浮现虚空,汪剑禹沉声道:“大圣堂是强,但也不能平白无故欺负人。汪某虽然不才,却也绝不可能坐视门下弟被人欺负。你大圣堂强横霸道,需不能堵住天下人之口吧?难道因为你们更强一些,就能在万象疆域各宗之间,为所欲为?”

        不得不说,这话带有浓浓的挑拨之意,却偏偏能够激起各大宗门之间的一种情绪。

        便在这时,传送阵又一阵动摇,接着最后一批的大圣堂队伍,也从阵法走了出来。

        项乾长老怪笑看着这剑拔弩张之势:“姓席的,你还没死?正好,你我再打一场。”

        这简直就是火上加油,让得汪剑禹目都快滴出血来。

        好在这时候项问天站出来灭火,喝道:“项乾,怎么回事?”

        项乾嘿嘿一笑:“族长,这圣剑宫太过无耻,他们想对丹乾宫的人图谋不轨,属下是路见不平。结果这姓席的大放厥词,属下只好愤而出手了。”

        那席长老闻言,气得差点吐血:“项乾,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你明明是想逼问陈长老的去向你……”

        陈长老?

        汪剑禹这才想起来,圣剑宫还有陈长老没出来呢。

        “席长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席长老被他这一问,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难道说陈长老去追杀江尘?而项乾又想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怎么说都是不光彩的事。

        倒是云涅长老内心通透,一下就看清楚了局势。心不由得有些焦急,看来圣剑宫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追踪了江尘的去向,想截杀江尘。

        而大圣堂的人虽然受制于天地誓约,不能对江尘下手。但却想盯着圣剑宫的人,来个黄雀在后。

        而圣剑宫的人也狡猾,直接兵分两路,把大圣堂的人给引开了。

        这么说来,陈长老是去单独追杀江尘了

        “云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丹池宫主似乎也猜测到了一些,眼下就陈长老和江尘没有出现。

        而其他没出现的人,都已经确认陨落。

        云涅长老此刻也有些紧张了,如果陈长老单独追杀江尘,麻烦可不小。虽然江尘本事很多,但是武力上,比陈长老差距太大。

        一个是元境五重,一个却是地圣级强者。

        这足足是高了一个大境界的修为,绝对是碾压之势啊。

        云涅长老嘴巴发苦,他有点后悔没有阻拦江尘单独行动了。

        当下只好道:“宫主,此事说来话长,一切还得从那上古药园说起……”

        当初大家发誓是不能泄露上古药园的秘密,但出来之后却可以禀告各宗的宗主。前提是被禀报的人,也不能泄露上古药园的事。

        所以,云涅长老向丹池宫主禀报此事,倒不算违背天地誓约。

        这话匣一打开,各宗的人也都纷纷向自己的宗主汇报起来。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里边发生的一切,就全明朗了。

        尤其是最后关头,江尘凭借一瓶解药,豪取了那么多天级灵药和地级灵药,更是让得那些宗主一个个表情生动之极。

        汪剑禹更是气的破口大骂:“江尘竖,简直就是无赖”

        丹池宫主此刻也是心情烦躁,冷哼道:“若没有江尘,你圣剑宫这些人能活着出来么?汪剑禹,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汪剑禹怒目一瞪:“丹池,都知道你护短。这事我汪某人绝不会善罢甘休你门人从我圣剑宫敲诈走的灵药,必须给我一株一株还回来。”

        “没问题啊。只要你这些人全部自杀,还你又何妨?”丹池宫主淡然一笑

        “汪宫主,你别搞错了。是你们圣剑宫的人厚着脸皮求江尘跟他们换的,却不是江尘求他们换的”云涅长老也是气氛道,“救你圣剑宫七条性命,你怎么不说?而且,那姓陈的连面皮都不要,转头就去追杀江尘,你怎么不说?

        汪剑禹冷笑连连,只是阴森森盯着丹乾宫这边的人。

        圣象一族的项问天忽然开口道:“汪剑禹,你要知足了。几株灵药,换七条人命。江尘那是以德报怨。换做你圣剑宫,只怕也没有那么大方把解药拿出来吧?说不定你圣剑宫还会愉快地坐看大家毒发暴毙,然后捡现成便宜呢。”

        刚才的冲突,让得项问天心头也是微微有些不爽。这时候站出来说这话,一方面打压一下圣剑宫,另一方面又可以拉拢一下丹乾宫。

        北冥宗的天冥上人也是呵呵一笑:“对啊,江尘贤侄这般做法,其实也算厚道之极了。毕竟,他的功劳那么大,得一些灵药也是应该啊。若没有他,大家不但得不到解药,命都没有。更何况,现在江尘贤侄还没出来。”

        汪剑禹一下面临三大宗门,气势上不由得一弱,求救似的朝逍遥宗那边望去。

        逍遥宗那边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而三星宗因为丁桐的事,根本没心思参与这些口舌之争。显然,丁桐的陨落,让的祝宗主心情极为糟糕。

        丹池宫主目光凝重,盯着那传送门。

        随着时间越来越少,那阵法已经有微微关闭的趋势。若江尘不能趁阵法关闭之前出来,那就麻烦大了。

        想独自一人在幻波山内部生存三十年,这却不是一般的难。

        更何况,看这架势,那陈长老显然是去追杀江尘了。对于江尘而言,面临的是双重的麻烦。

        如果江尘真的沦陷在上古药园里,那就算三十年后幻波山丹斗再次举报,再次进入幻波山,也无法进入上古药园。

        毕竟,那上古药园跟幻波山不一样。

        幻波山是三十年开启一次,而上古药园,却要三千年才开启一次。若没到时间,那种阵法,根本不是万象疆域的人可以打开的。

        三千年……

        想到这个数字,丹池宫主都头皮发麻。三千年后,自己都垂垂老朽了。恐怕在场这些人,至少有一大半都陨落了。

        就算没陨落,那也是老古董一只了。

        一时间,丹池宫主心五味杂陈,充满了担忧。

        江尘,不知不觉,在丹池宫主心已经成为一个可以影响宗门气运的人物,分量之重,甚至不下于他丹池本人

        一旦江尘失踪,自己日后该怎么跟舜老交待?

        丹池目不转睛,面沉似水,死死盯着那传送门。

        时间也是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云涅长老也是心情沉重之极,看着那计算时间的沙漏,时间真的所剩不多了。

        很快,沙漏里的沙便流尽了,轰

        一声巨响,那隐隐绰绰的传送门,倏然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丹池身边,凌壁儿忽然娇躯一软,直接晕厥。I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5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