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这杀仙棋局,江尘前世凭借自身的智慧,并没有破解开。不过,这并不代表这杀仙棋局就真的不解的死局。

        因为,江尘见过有人解开过这个死局。

        而解开此局的人,就是他前世的天帝父亲。

        当时天帝父亲和他手下最倚重的一个臣下,两人对弈,推演过无数次这个杀仙棋局。

        最后,天帝父亲凭借其惊人的智慧和手段,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将这杀仙棋局给破开了。

        那一局,江尘在旁边一直观战,可谓是叹为观止。

        这件事,江尘印象深刻。

        此刻,看到这杀仙棋局,江尘却是亲切无比。关于前世父亲的记忆,让得江尘心中浮起一道道温馨之感。

        “想来是父亲在天有灵,在这神渊大陆,也能遇到杀仙棋局。若不是父亲的大智慧,这杀仙棋局,谁人可破?”

        江尘心中充满了感激,即便父亲不在了,还能帮到自己。

        当下,江尘也不犹豫,开始破解起来。

        江尘发现,这传承塔不知道以什么力量操控这棋局,反正对方的每一步,都非常程式化,一板一眼,跟前世推演的棋局是一模一样。

        这对江尘而言,就更加轻松了。

        因为对手不是真正的人,而是阵法操控的程序,如此对弈,江尘自然是非常有优势的。

        因为对方的棋路一板一眼都是没有任何变化的。

        既然对手没有变化,江尘也就无需自己做什么推演,直接按照父亲的破解方式,见招拆招便是。

        大约半个时辰后,江尘几乎没花费什么脑子,却将这不可思议的“杀仙棋局”给破开了。

        在这杀仙棋局破开的那一瞬间,对面的期盼霍然开朗,中路大开,等于是让江尘长驱直入了。

        那棋盘陡然一变,中间陡然出现一道黑洞洞如同空间缝隙一般的虚空,在这虚空两头,出现了一道桥梁。

        江尘看到这一幕,简直是冷汗直冒。

        如果自己刚才没有破解棋局,贸然乱闯的话,绝对会被这黑洞洞的空间缝隙吞噬掉。

        这……这传承塔内,果然是处处玄机啊。

        当江尘跨过那条桥梁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阵法禁制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三个蒲团。

        三个蒲团就在那祖师雕像之下。

        “恭喜你,传承者。你能走到这里,可谓是我丹霄古派最理想的传承者。丹霄古派的传承到你手中,一定可以发扬光大。”

        “此棋局,看似棋局,却是域外强敌惯用的战阵。吾辈神渊大陆各宗各族,面对整个杀戮战阵,屡屡受挫。吾将此杀阵引入棋局,能破此棋局者,面对域外强敌的惯用战阵,便有希望破之……”

        江尘闻言,这才明白了这第三层考核的含义所在。

        原来,这第三层的考核,却是针对域外强敌的战阵。

        以棋局推演战阵,这在前世诸天世界并不稀奇,想不到神渊大陆,竟也有这般了得。

        江尘一时间,对这丹霄古派也产生了一丝佩服。

        “这三个蒲团下,分别是我丹霄古派的三件传承之物。第一件,丹霄令;此物乃是我丹霄古派的令牌,也是我丹霄古派的终极信物,无论丹霄古派的弟子散落何方,传承多么久远,见此令牌,便如见丹霄古派祖师。”

        “第二件,丹霄阵旗,此阵旗,乃是宗门的镇门至宝之一。拥有此阵旗,布阵杀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乃是我丹霄古派安身立命的宝物之一。”

        “第三件,乃是终极传承之物,丹霄阵盘。炼化此丹霄阵盘,不但可以模拟丹霄古派的十大强阵,还能操控整个丹霄古派山门。”

        江尘听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动,心想终于听到主题了。

        丹霄阵盘,这才是丹霄古派的终极宝物啊。

        不但可以模拟丹霄古派的十大强阵,还能操控整个丹霄古派的山门,这绝对是丹霄古派的终极宝物了。

        掌控整个丹霄古派山门,那还不是自己想进就进,想走就走?

        一念到此,江尘真是喜出望外。

        不过江尘倒不是那种见到好处就忘乎所以的人。他知道,既然继承了丹霄古派的传承,那么面前这人,就是自己的前辈祖师。

        这三个蒲团摆在这里,绝对不会是毫无原因的。

        江尘当下在那蒲团下对祖师行礼:“丹霄古派祖师在上,我江尘今日继承了丹霄古派的传承。假以时日,定会重建丹霄古派,传承丹霄古派的阵法,继承丹霄古派的精神……”

        江尘恭恭敬敬做完一切礼节,这才将那蒲团上的三件信物逐一打开。

        丹霄令,这是宗门信物,江尘既然传承了丹霄古派,这信物自然是不能不要的,当下收了。

        丹霄阵旗,总共有十八根之多,江尘在手上把玩了一下,发现这阵旗有两副,一副是主阵旗,一副是副阵旗。

        主阵旗的材质,明显超然,在江尘看来,当年使用这主阵旗的强者,绝对是超越了封号大帝级别的天位强人。

        而副阵旗,则相对要弱一些,但对于现在的神渊大陆而言,那也绝对是至宝。就算是上八域,也未必拿得出这么一副阵旗出来。

        江尘毫不客气,将这两副阵旗走收入囊中。

        有了这两副阵旗,江尘觉得自己日后若是要布阵,那可真就如虎添翼。

        第三件,也是最终的压轴宝物——丹霄阵盘。

        这阵盘个头倒是不大,大约是两个巴掌合起来那般大小。但是这阵盘的材质,让得江尘微微吃惊。

        这阵盘的材质,已然超越了世俗位面,绝对达到了诸天级别。

        虽然不算诸天顶级,但江尘相信,一般的天位强者,那是绝对炼制不出这种阵盘的

        一时间,江尘对这丹霄古派的祖师,倒是更为佩服了。

        能够炼制出这种级别的阵盘,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嘿嘿,这可惜,我现在的实力,这阵盘在我手中,倒真是大材小用了。我现在就算炼化它,恐怕也模拟不出丹霄古派的十大强阵。即便勉强施展,恐怕也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江尘倒是有自知之明,这丹霄阵盘虽然极好,但以自己圣境的实力,炼化它是可以,但要充分使用它,现在显然还是做不到。

        “观此阵盘,或许等我实力进入皇境,或可模拟出其中一二门强阵,实力也顶多发挥出二三成而已。现在嘛,恐怕阵法的十分之一威力都激发不出来。反而暴露了好东西。”

        江尘决定,这阵盘先炼化,但暂时绝对不能暴露使用。

        当下,江尘也不犹豫,开始炼化这阵盘。

        炼化阵盘,其实并不复杂,说白了就是将这上面的神识抹除掉,然后在这阵盘上打入自己的神识印记。

        这种事,对于江尘的神识境界而言,倒是不难。

        大约三天后,江尘便将这丹霄阵盘上的神识抹除,同时打入了他个人的印记。这么一来,这丹霄阵盘便成了他江尘的本命之物。

        虽然无法模拟出丹霄古派的十大强阵,但是炼化了这丹霄阵盘后,整个宗门的大阵法,却完全在江尘的掌握之中了。

        只不过,这整个宗门的大阵法极为复杂,一层一层,环环相扣,大大小小的阵法,至少有上千个。

        江尘虽然炼化了丹霄阵盘,却也需要不少时间消化。

        好在江尘的神识异常强大,炼化阵盘之后,又花了半个月时间,将整个宗门的大小阵法全部融会贯通。

        这么一来,所有阵法的操控,便在于他的一念之间了。

        做完这一切功课之后,江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走到这一步,他知道,自己终于是可以出去了。

        困在此地两年,江尘已经归心似箭。

        “想不到,我当初的一个好奇之念,却让我困在此处两年之久。不过,这两年也不是全无收获啊。”

        江尘倒不后悔进入这丹霄古派,虽然两年的困境,但收获也是巨大的。

        而这丹霄古派的禁地,包括外围的幻波山,从此都在自己一念之间掌控,这种感觉,也让江尘感到十分美好。

        “嗯,这阵法操控,的确神奇。幻波山上古药园,每三千年开放一次,竟然都是经过严密设计的。还有那些天级灵药的出现,地级灵药的出现,竟然都是在阵法的算计之中。阵法一道,当真是博大精深。”

        江尘对这总阵法了解的越多,越是惊叹。

        “嗯?”

        忽然间,江尘神识微微一动。在他巡视这大小阵法的期间,他不止一次感觉到一丝丝波动。

        这阵法,既然都在操控之中,按道理说不应该有什么波动啊。

        如果有波动的话,那就证明阵法处于运行之中。一般来说,没有人碰触到阵法,阵法是不会主动运行的。

        “怎么回事?”江尘心中一动,难道是丹乾宫的人为了救我,想强行破阵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江尘否认。

        幻波山的阵法绝对不是万象疆域的水平可以破开的,如果可以破开的话,他们也就不用费尽心思搞什么三十年一次的幻波山丹斗了。直接破阵进来不是更直接?

        既然不是丹乾宫的人,那会是谁闯这阵法?难道是幻波山内的生灵?

        一时间,江尘脑子里充满了疑问。

        (第三更到)

        (.)U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5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