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什么情况?

        这木高棋,他竟然说自己不是木高棋?

        那他是谁?

        一时间,一双双眼睛,都是骨碌碌地盯着他,充满了好奇,充满了疑问。

        这变故就实在太夸张了。打得风生水起,一路过关斩将,到最后竟然不是木高棋。

        不得不说,这剧情的走势,让得现场那些人都有种脑子跟不上的感觉。

        下面的篁儿,嘴角含着淡淡的微笑,她也猜测江尘要公布自己的身份了,毕竟,这么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那木高棋没有这种实力,却背着这样的名头,那绝对不是好事。以江尘的性格,肯定不会连累朋友的。

        丹池宫主拱了拱手,也不理会汪剑禹的幸灾乐祸,而是诚挚道:“诸位,本来应该瞒着大家的。只不过……”

        汪剑禹怒喝道:“不必说了,丹池,你还是老实交代吧到现在,你还敢说你丹乾宫没有问题?”

        丹池淡淡笑道:“什么问题?”

        “这家伙的来历?你敢说他是什么来历吗?”汪剑禹觉得自己抓到了丹乾宫的把柄了。

        丹池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瞥了他一眼:“我本来就要说的,需要你提醒么?”

        项问天苦笑道:“丹池老弟,你就别卖关子了。”

        这次,便是天冥上人,也不便帮丹乾宫说话了。毕竟,这身份没有揭晓,大家心里头总是会有些疑虑的。

        “他虽然不是木高棋,但也是各位的老熟人了。江尘,显出真身吧。”

        江尘?

        听到这个名字,全场再次变色,再次悄无声息。

        江尘?

        确定不是自己耳朵出错了?怎么可能是江尘?江尘不是应该在幻波山里吗?这么多年过去,也许早就在幻波山里陨落了。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江尘淡淡一笑,身形一晃,便将那些伪装全部撕下,露出了本来面目。

        带着自信笑容的面庞,有棱有角的五官,给人一种极大的视觉冲击力,尤其是他那笑容之间,透着一种成功者的气质,让得那些天才们,不由得有些自惭形秽。

        凌壁儿在江尘露出本来面目的那一刻,芳心也是微微一颤。看到那熟悉而又让她魂牵梦萦的脸,凌壁儿此刻也是有一种难抑的情绪涌动着。

        哪个少女不怀春?

        哪家少女不希望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以一种凌家众人之上的姿态,出现在她的面前。

        此时此刻,江尘几乎满足了凌壁儿所有的幻想,一时间,凌壁儿有一种难以自拔的感觉。

        篁儿似乎也察觉到了凌壁儿的情绪波动,不过她到没有吃味,斗篷之下,她的笑容依旧是那么落落大方。

        心里也是想到,江公子此番峥嵘全露,已经坐稳了万象疆域年轻一辈魁的位置了吧?

        若是舜老知道的话,定会非常欣慰。

        说实话,篁儿也知道江尘天赋惊人,可是看到江尘层出不穷的手段之后,篁儿也是不得不承认,这个来自东方王国的男子,真的越来越让她觉得无法从神识中磨灭的感觉了。

        江尘

        项问天苦笑无语,他上次在幻波山丹斗,也挖过江尘,不过被丹乾宫和江尘拒绝了。

        他现在才知道丹池那些话的意思,自己的确已经被拒绝过一次了。如今再挖墙脚,怎么可能成功?

        项秦看到江尘,一下子心情大好:“哈哈哈,江尘竟然是你好好好我一下子心情忽然大好啊。我就说嘛,丹乾宫一个让我佩服,两个让我佩服。现在看来,还是同一个人嘛这样我心里好受多了。”

        这家伙也是豪爽的性格,有什么说什么。

        沈青鸿也是大感意外:“江尘?那木高棋师弟他……”

        “高棋应该在丹乾宫内修炼吧。”江尘笑道,“我此番冒充他,就怕给他带来麻烦,所以才不得不公布身份。”

        沈青鸿点点头,叹道:“江尘,我沈青鸿算是服了。”

        君墨白也走了过来,一副很亲热的口气:“江尘,一直都没请你到我洞府一聚,还以为以后没机会了。想不到……想不到啊。”

        连城长老见到木高棋一下子变成了江尘,心里对云涅长老那点嫉妒,一下子也荡然无存了。

        不是云涅长老的亲传弟子,让得连城长老心情大好。至于江尘,这小子在丹乾宫的时候就那么妖孽的,现在更妖孽一些,那也可以接受。

        不过,那汪剑禹却显然不会这么轻松放过,大声道:“这可就更稀奇了啊?大家都知道,这江尘应该是在幻波山里,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

        “我有没有理由认为,他这是冒名顶替?”汪剑禹冷笑连连。

        这事情终究是太诡异了,大家也想不明白,这江尘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这根本不符合逻辑啊?

        江尘淡漠看着汪剑禹:“怎么?你这次想怎么玩?是要我检测血脉?还是要污蔑我是九阳天宗的卧底?”

        汪剑禹冷哼一声,傲慢道:“我什么都不要做,我只问你,你既然在幻波山,怎么可能在这里?你当大家都是白痴吗?随便你丹乾宫糊弄的么?”

        众人也都是好奇,目光朝江尘看去。显然,大家也都好奇,想从江尘这里得到准确的答案。

        项问天呵呵一笑:“是啊,江尘,你在幻波山上古药园的那些事,我也听说了。你进入幻波山,根本没有出来。

        逍遥宗的卫无影也道:“对的,这事大家都是亲眼看到的。”

        江尘笑道:“我这不就怕你们记恨上古药园的事么?”

        项问天淡淡笑道:“那件事,你也没什么错。上古药园,大家各凭手段争夺天级灵药,也不能说全是你的问题。再说,你炼制了解药,救了大伙的命,他们就算有点芥蒂,也立过天地誓约,不能拿那件事做文章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谢过诸位了。”江尘微笑抱拳,朝四下拱了拱,显然是答谢大家。

        “哼,江尘,你这是装傻么?大家现在问的是你们怎么出来。你以为插科打诨就能蒙骗过关?”汪剑禹步步紧逼,绝不肯让江尘避开这个问题。

        江尘耸耸肩:“我似乎没有义务向你解释什么吧?”

        汪剑禹哈哈大笑:“诸位,瞧瞧吧,他这是心虚?我可不信,幻波山大阵关闭,他还能走出来。如果真的幻波山大阵出现问题,怎么只有他出来,我圣剑宫的陈长老却没出来?”

        不得不说,汪剑禹的鼓动,还是有一些作用的。

        四周各宗的人,脸上也都写着怀疑。他们都好奇,这年轻人,真的是江尘嘛?不会又是假扮身份吧?

        木高棋的身份假扮起来有风险,那江尘关在幻波山内,假扮起来,完全没有任何风险。

        那简直就是死无对证嘛

        项问天也觉得这事事关重大,对江尘道:“江尘贤侄,如果可以,你还是解释一下。”

        卫无影也道:“必须要解释。幻波山大阵,涉及到上古药园,涉及到我万象疆域的灵药来源,事关重大。”

        这次,便是天冥上人,也没法帮丹乾宫说话,而是看着江尘,想听听他的解释。

        江尘坦然一笑:“其实也简单,因为幻波山大阵,出现了一些空隙。正巧让我找到了。就这么简单。”

        “什么?”

        所有人都傻了,幻波山大阵怎么可能有空隙?

        那大阵,在万象疆域传承了几千年都不止,也没听过有什么阵法空隙啊。这江尘,不会信口雌黄吧?

        汪剑禹大笑起来:“听到没有,大家听到没有?这空口白话,他开口就敢说出来。幻波山大阵的空隙,诸位,你们信吗?项老哥,你是圣境九重,是万象疆域第一人,幻波山大阵的空隙,你察觉到吗?”

        一时间,项问天面色也凝重起来,盯着江尘。

        江尘淡然自若:“汪剑禹,既然你年长无德,我也没有必要对你客气了。幻波山大阵有没有空隙,找个时间我们去验证一下,不就得了?我就是从那里走出来的,你奈我何?要证据,简单啊。”

        说着,江尘随手一抓,一株株天级灵药落在他的手中。

        “这些天级灵药,相信有人不陌生吧?”这些天级灵药,都是当初江尘从各宗敲诈去的,有些人自然不会陌生。

        逍遥宗的无痕长老一脸苦笑:“还真是他。”

        无痕长老在上古药园最后离开前,其实已经打定主意不跟江尘对抗了,这时候,心中又是惊惧,又是庆幸。

        幸好自己没有继续选择跟江尘对抗,看这架势,这江尘简直就是个妖孽啊。当初在上古药园的时候,江尘的实力,根本无法和他无痕对抗,只能逃之夭夭。

        如今倒好,无痕长老很清楚,五个自己,恐怕也经不起江尘那些金甲武士的摧残,更何况这小子还有龙族血脉…

        天级灵药,是最好的证据。各宗的人,都是苦笑摇头。显然,这些天级灵药,都曾经落在他们手里过,又被江尘敲走了。

        如今看到旧物,不免是唏嘘连连。大圣堂的项乾长老,也是郁闷之极,但他也知道,如今这个江尘,别说是他项乾长老,就算是项问天族长,恐怕也要忌惮三分了。

        (月票双倍啦,投一张,算两张。兄弟们雄起,三界雄起老牛需要你们的月票这个月没怎么求过票,最后几天,老牛却偏偏在外地,却坚持更新,只能厚颜一求了。)

        (.)U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