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不得不说,姬三公子之前反打脸王腾的那一幕,还让很多大阀子弟心有余悸,他这一出面加价,火热的场面一下子降温。

        而王腾那边虽然想跟姬三公子较较劲,可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们也担心再次被姬三公子算计。

        最重要的是,他们今天携带的灵石,已经在万寿丹的闹剧中见底了,根本不可能拿出大几千万来竞争这偷天鼎。

        随着姬三公子的出面,后面有两个大阀子弟试探性地又报价两次,都被姬三公子以一副要吃人的架势压制住。

        最后,姬三公子以五千六百万的价格,将这偷天鼎成功拍到手。

        连山斋少主虽然对这个价格不是特别满意,但也差不多到了他的预期目标了。最关键的是,被姬三公子拍去,他也没法责怪姬三公子。

        毕竟之前的万寿丹,没有姬三公子的竞价,根本炒不到那么疯狂的价格。

        看到姬三公子拍下偷天鼎,江尘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自己要在琉璃王城立足,改善硬件是必须的。丹鼎就是必须改善的硬件之一。

        虽然五千六百万的价格,稍微有些高,但是以江尘现在的财力,倒是压力不是很大。

        而且,这偷天鼎到手,以后在他手中发挥的价值,绝对是此鼎价格的百倍,甚至千倍都不止。

        偷天鼎被拍下后,接下去第六件拍品,却是一个古阵盘,这个阵盘一出现,又引起了疯狂的哄抢。

        虽然这种阵盘很少见,不过江尘却是无动于衷。要说阵盘,他在丹霄古派的禁地也得了几个。

        这拍卖的阵盘,品质上和小无相阵盘差不多,对江尘而言,却是可有可无的鸡肋了。

        毕竟江尘身上,还有丹霄古派最珍贵的丹霄阵盘,可以模拟丹霄古派的十大强阵!直到现在,江尘才勉强使用过一次,而且才只模拟出十之一二的威力,即便如此,也是威力惊人。

        但是,对其他人而言,这阵盘,却无疑是一件重宝,很快,价格就飚到了六七千万,最后竟然被某个大阀子弟拍去,高达八千万的定槌价。

        这种阵盘,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瞬间布阵,无需像一般的阵法那样,需要阵旗,需要搭建阵基。

        说白了,就是阵法瞬发,节约时间,在关键的时候即便不能杀敌,能够拖延对手片刻时间,有时候也是相当于救自己一命。

        毕竟,突然出现一个阵法,就算再强的强者,也会有那么瞬间的错愕。

        而战斗到关键的时刻,瞬间的错愕,也足够救一条命了。

        这个古阵盘之后,又出现了两件拍品,都是江尘没有什么兴趣的。眼看拍卖会即将结束,江尘显然也不再有什么期待。

        只是,当连山斋少主说出第九件拍品的时候,江尘却是心头一震。

        “第九件拍品,金冠云鹤一只。”

        金冠云鹤!

        江尘听到这四个字,忍不住朝姬三公子望去。这才是姬三公子应该拼了老命拍下来的东西。

        江尘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他之前在万寿丹出来的时候,还曾想过松鹤丹的事情。

        没想到,这拍卖会,竟然就出现了金冠云鹤这种灵兽。

        这金冠云鹤的等级不算特别高,战斗力也一般,但却非常稀有。它属于云鹤的一种,但是那种金冠,却是极为稀有。

        金冠云鹤,全身是宝。曾有土豪以金冠云鹤的羽翼编制一件法袍,水火不侵,任何金之属性的攻击亦是要打一半折扣,非常珍贵。

        而云鹤的肉,也是异常鲜美,在武道界也是公认的每餐。

        至于金冠云鹤心,更是丹药界出了名的入药材料。

        松鹤丹的两味主要,一种是千幻隐云松的松果,另一种,便是这金冠云鹤心。

        也正因此,江尘听到这金冠云鹤,才会吃惊。

        这金冠云鹤放在最后出场,显然不便宜。起拍价便是三千万。而各方的加价,也是非常的疯狂。

        倒是那姬三公子,似乎对这东西没有多大的兴趣似的,一直表现的比较淡漠,甚至看他的心思,都已经不在拍卖会上了。

        江尘看到这一幕,也是暗暗无奈。这金冠云鹤,才是这家伙应该疯狂竞拍的东西,偏偏这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

        江尘也是犹豫,到底要不要提醒一下这家伙?

        毕竟,金冠云鹤这东西,也是可遇不可求的。错过这一次,或许十年二十年都未必再出现一只。

        只是,要提醒,以什么方式去提醒呢?无缘无故让姬三公子去拍一头他根本没兴趣的灵禽?他会照办吗?

        如果姬三公子问起原因,自己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毕竟,江尘也不可能坦白说出松鹤丹的事。这东西,终究是牵扯太大了,一旦说出来,江尘自己都不敢想象后果。

        想想刚才姬三公子问都没问,便帮自己把偷天鼎拍下,这等气魄和胸襟,江尘也是多少有些佩服的。

        犹豫了片刻,江尘还是决定提醒一下姬三公子。

        “姬三公子,这金冠云鹤对你会很重要,拍下它。如果你财力充足,最好是不惜一切代价拍下它。”

        江尘的提醒,显然让姬三公子微微一怔。之前帮江尘拍偷天鼎,姬三公子没有任何犹豫。

        但是,这一次,姬三公子却有些愕然不解。

        他显然是想不出,这金冠云鹤对他有什么用处。

        “朋友,姬某不是信不过你。这金冠云鹤,不过是能编织羽衣法袍,对我而言,用处不大。而且一只金冠云鹤,也编织不出完整的法袍啊。”姬三公子费解的很。

        “姬三公子,你刚才竞拍区区万寿丹,却舍得出一亿的价格。这金冠云鹤更值得你报这个价。若信得过我,便拍下;信不过我,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也是好心提醒而已。”

        江尘只能把话说到这份上。

        如果姬三公子能够信任自己,那么或许可以考虑再透露一些。

        如果姬三公子信不过,那自己也尽到了提醒的义务,道义上也说得过去了。毕竟,从道义上,自己原本是可以不多嘴的。

        他帮自己拍卖偷天鼎,自己也在万寿丹的事帮他解了围,人情对人情,顶多算打平,自己也不欠他什么。

        姬三公子沉吟了片刻,心中虽然有过一瞬间的犹豫,但他立刻下定决心,他选择信任。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既然对方在万寿丹的事已经开过口,那么再信一次又何妨?

        要输就彻底输到底,要赢,也要一把赢到底。

        想到这里,姬三公子再一次摆出了他顶级纨绔的豪情:“六千万!”

        之前的报价,大家的报价猜到四千多,他忽然直接来个六千万。报完之后,还挑衅似的朝王腾那边瞥了一眼。

        那意思显然是哥又报价了,有胆子再玩一次吗?

        王腾铁青着脸,他这次可算是输到底了。所有的钱都贴在了万寿丹上,哪还有什么空余的钱去跟姬三公子玩?

        而且,他也怀疑,这姬三公子大有可能是想再度拉他下水。

        已经上了一次当,王腾宁可憋屈一点,也不愿意再去跟钱过不去。而且,现在要他拿个大几千万出来,他也拿不出来。

        江尘看到姬三公子这般,心中也是一乐,暗暗佩服这姬三公子。

        果然,这大阀子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姬三公子虚虚实实,显然是在用欲擒故纵的手段。

        他明明很想拍到这金冠云鹤,却摆出一副挑衅王腾的样子,如此一来,王腾反而不敢出来跟他较劲。

        毕竟,王腾吃过一次亏,心里发虚着呢。

        不过,没了王腾较劲,这一次,倒是有其他几个大阀子弟,对这金冠云鹤也非常感兴趣。

        姬三公子一脸淡定自如,眉头都不皱一下,最终以八千万的高价,将所有报价的对手都轰走,拍下金冠云鹤。

        这一幕,只看得其他人都是目瞪口呆。第一阀果然还是第一阀,这花钱败家的手笔,简直是让人吃惊啊。

        万寿丹,随随便便玩到一亿,虽然没买,但那魄力,也是足够惊人了。

        一个鼎,一只灵禽,两者一加起来,那又是一亿多。这换做一般的大阀子弟,恐怕一下子也拿不出来。

        而姬三公子,显然是准备了充足的财力,非常轻松就拿下了。

        不得不说,姬三公子成了这次拍卖会的主角,也成了连山斋最受欢迎的人。

        姬三公子自己做了两笔大单不说,还是万寿丹炒到一亿二千万的头号功臣。

        这样的纨绔客户,连山斋简直是再欢迎不过了。

        一场精彩绝伦的拍卖会,在连山斋少主满脸笑容中,完美谢幕。

        最大的赢家,却显然是连山斋。

        最郁闷的,则莫过于王腾这一批人了。

        别人拍卖,虽然花了大批的钱,但至少拍到了心仪的东西。

        他竞拍,拍下的却是自己的东西,白白给连山斋赚了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那可是足足二千四百万圣灵石啊。

        看到姬三公子那一脸笑意,王腾心中也是暗暗恼怒:“姬老三,等你蟠龙阀主散功了,看你还笑得出来不?”

        王腾心里晦气的很,带着一群手下,黑着脸离开了。

        而姬三公子,却是慢悠悠的踱到门外,在庭院外,等着韦杰和江尘。

        (.)U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6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