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若于年前,舜老离开十六国,将篁儿托付给江尘。江尘推测其离开的线路,应该是先到了丹乾宫,然后一路来到琉璃王城,来到了整个上八域。

        并在上八域留下了一个至高悬赏。

        悬赏大帝舍利一枚,寻找安魂木。这件事,当时在上八域引起了轰动。

        这件事,江尘当初也是从吕丰丹王口中得知,才知道了舜老曾经来过这上八域,来过琉璃王城。

        大帝舍利的悬赏,足够让整个人类疆域都为之疯狂。

        江尘凝神细思了片刻,眉宇间满是凝重之色:“老吕,这件事可不能开玩笑。”

        吕丰丹王见江尘表情严肃,原本嘻嘻哈哈的样子,也是顿时一收,难得口气认真道:“师尊,这件事我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不过,根据我推测,这个消息来源,应该有那么几分靠谱。”

        “你详细说说看。”

        江尘不敢掉以轻心,安魂木事关篁儿的生死,江尘自然是十分上心的。

        吕丰丹王道:“昨天我的店铺里,来了一个散修。此人在琉璃王城散修界,这些年也算闯下了很大的名头。他和我关系一直不错。经常关顾我的生意,两人之间还算谈得来……”

        吕丰丹王没有吊人胃口,而是如实道来。

        “他这次回来,身上带着伤,非常诡异的伤。他第一时间找到我,将我从闭关中揪了出来,让我帮他疗伤。不过他的伤非常诡异,我老吕在琉璃王城,也算是第一流的医道圣手了,对他的伤却是束手无策。我问他这伤势到底怎么来的,起初他没不肯说,到后来,似乎觉得自己可能撑不住了,挣扎着要交代后事,让我照顾他的幼子。代价是告诉我一个关于安魂木的消息。他说这个消息,目前只有几个散修知道……”

        “他现在死了么?”江尘动容问道。

        “还没死,不过也快了。如果我推算不差,他剩下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天。他可能也知道,自己的伤势,恐怕在琉璃王城没有人治,所以也没有去找其他名医救治。就打算在我那等死了。”

        江尘忙道:“带我去看看。”

        吕丰丹王一愣:“师尊,你想试试?”

        “我想知道,他说的安魂木,到底是真是假。万一是个骗局,那这种人就不值得救了。”

        “骗局?他骗我什么?”吕丰丹王摇了摇头,“我们相交数十载,他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比较孤高,但应该不是信口雌黄的人。”

        “万一他为了委托你照顾他的幼子,撒了一个小小的善意谎言呢?”江尘倒不是一定觉得那人是坏蛋,不过这种事,总要求证一下才好。

        既然江尘这么说,吕丰丹王自然也是支持。他和那名散修毕竟还算是好友,如果有一线希望,他也不想放弃。

        “师尊,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我看他已经油尽灯枯,晚一步,就离鬼门关近一点。”

        江尘也不拖拉,对太渊阁的人稍微交待了一下,和篁儿打了个招呼,便跟吕丰丹王出门去了。

        安魂木的事,现在还没有眉目,江尘自然不会跟篁儿提前说。万一这是假消息,却让篁儿空欢喜一场,却是不好

        吕丰丹王身为九级丹王,在琉璃王城虽然没有什么大靠山,但也算是上乘人物,所住之地,也是在神农街区非常显赫的区域。

        “师尊,这还是你第一次来我这里啊。”吕丰丹王兴高采烈。

        江尘挥了挥手:“为了保险起见,你别让手下人知道太多。”

        吕丰丹王嘿嘿笑道:“放心,师尊要来,自然要让他们躲远点,可不能冲撞了师尊你的大驾。这些家伙,现在都是师尊你的铁杆粉丝,万一让他们知道你来了,可不得把你堵在家里出不去。”

        吕丰丹王看似嘻嘻哈哈,做事还是有章法的。整个丹王府,倒是管理的井井有条。

        江尘跟着吕丰丹王进入丹王府,直奔密室而去。

        那名散修住在后院的密室中,见到吕丰丹王带着一个年轻丹王来,也是微微一怔。

        正在写着一封信件,见到有陌生来,这名散修也是将信件收了起来。看了看吕丰丹王:“吕兄,这位是?你新收的门人弟子?倒是一表人才啊。”

        吕丰丹王闻言,脸都绿了:“老何,可不敢乱讲。这是我师尊。”

        这名散修,姓何,名叫何鸿树。和吕丰丹王,虽然算不上生死之交,但关系还是很好的。

        听吕丰丹王这见鬼一样的表情,也是一愣:“师尊?”

        显然,这个消息,这何鸿树一时也是接受不了。

        “没错,就是师尊。”吕丰丹王非常肯定地点点头,“老何,我可告诉你,如果说琉璃王城还有人能够救你,那就是我家师尊了。”

        何鸿树脸色灰暗,气色显得极为不好,听吕丰丹王这般说,却没有任何狂喜之色,而是苦笑道:“老吕,我都是将死之人了。你就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啦我这正在写遗书,能交待的,我都会交待出来。想不到我老何纵横人类疆域,最后却还是不得善终,找来找去,只能找老吕你来托孤。”

        吕丰丹王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托什么孤啊?我家师尊来了,你先让他看看。有他在,你也许想死都死不了呢。

        见吕丰丹王一次又一次提到师尊,何鸿树忍不住多看了江尘两眼,见这年轻丹王嘴角含笑,似乎也没有半点否认的意思。看那样子,也没有半分恭谨或者拘束的样子。

        看上去,倒真不像是吕丰丹王的晚辈。

        难道,这年轻人,还真是吕丰丹王的师尊?因为驻颜有术,所以看上去显得这么年轻?

        可是,何鸿树识人无数,总觉得,这个年轻丹王应该不是驻颜有术,而是的的确确非常年轻。

        一时间,何鸿树讷讷道:“老吕,你真不是在开玩笑?”

        吕丰丹王叫道:“你都要死了,我还有心思跟你开玩笑啊?你我虽然算不上生死兄弟,也算几十年的老交情了。在琉璃王城,我老吕看得上眼的人不多,你老何还算对我胃口。我也不跟你扯淡,一般人我还真不愿意请动我师尊的大驾呢。你能遇到他,说不定还真有起死回生的希望。”

        “真,真的是你师尊?”何鸿树见吕丰丹王几次三番这么说,终于是有些信了。

        吕丰丹王的性格虽然滑稽,跟老顽童似的。不过他这么再三强调这件事,应该是不会有假。

        “废话什么事都能乱说,师尊能乱认吗?”吕丰丹王没好气道。

        “这……不敢请教令师……令师尊讳?”何鸿树一下子底气有点不足了,吕丰丹王和他平辈论交。那老吕的师尊,就是他何鸿树的长辈啊。

        “老何啊,你常年在外漂泊,可能不知道我们琉璃王城最近发生一些大新闻。丹火城,你听说过吧?”

        “丹火城和琉璃王城一北一南,纵横上八域,我怎会没听过?”何鸿树小心翼翼回答。

        “那这次丹火城来琉璃王城挑战,你应该也知道吧?”

        何鸿树想了片刻,点头道:“我刚回来,便听到大街上都在说这事,好像这次,咱们琉璃王城还占了上风?”

        “废话什么叫占了上风啊?那是绝对的碾压,摧枯拉朽丹火城这次是败的屁滚尿流,连遮羞布都没有了。”吕丰丹王语气夸张,口沫横飞,不断溅到何鸿树的脸上。

        手舞足蹈的样子,显得极为兴奋。

        何鸿树也知道吕丰丹王的性格,苦笑地擦了擦脸上的唾沫,也不打断吕丰丹王的兴头。

        “老何啊,那你知道不,这次丹火城派出的嵇琅丹王,是什么人物?”、

        “丹火城的地盘,我也经常去,这嵇琅丹王,是丹火城的半步丹帝,天赋才情,仅次于丹极大帝。甚至丹极大帝还亲口说过,这嵇琅丹王在丹道天赋,甚至还超过他,只是现在还年轻,火候还没到。等有朝一日,必定会超越丹极大帝。这话虽然有可能是为嵇琅丹王造势,但这嵇琅丹王,的确是丹火城名义上的接班人。比很多位高权重的老家伙,地位还高。”

        何鸿树常年在外漂泊,到处冒险混生活,对人类疆域各处的典故,自然是了如指掌的。

        “那你知道,这嵇琅丹王,这次在孔雀圣山败的有多惨么?”吕丰丹王嘿嘿笑问。

        “略有耳闻,不过很多细节,版本太多,不知道听哪个好。”何鸿树如实说道。

        “那我就告诉你真实版本嵇琅丹王,就是被我家师尊碾压的,碾压的他毫无脾气,搞的丹火城俯首称臣,灰头土脸滚会丹火城去了。”吕丰丹王得意洋洋,仿佛打败嵇琅丹王的,是他老吕一样。

        这一下,何鸿树脑子灵光一闪,陡然明白了,瞪着眼睛,惊愕地盯着江尘:“您……您就是甄丹王?”

        甄丹王的名头,如今在琉璃王城,只要不是聋子,谁会不知道?大街小巷,到处讲的都是甄丹王的传奇事迹。

        孔雀圣山的一战,已经让甄丹王这三个字,成为琉璃王城新的传奇,新的丰碑,新的热门人物I752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