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当然,其实也是卫杏儿一时心态波动,误解了江尘.

        以江尘和篁儿的关系,两人心心相通,根本无需在意这些瓜田李下的嫌疑.更不至于因为和她卫杏儿相处,就担心篁儿想多了.

        不过,卫杏儿将凌壁儿和篁儿作比,江尘却是不太喜欢这种对比.

        "卫少奶奶,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江尘淡淡道.

        卫杏儿听江尘这般称呼她,先是一怔,随即脸上露出一朽笑之色,忽然一撸袖子,那白皙的手臂上,猩红的一点守宫砂,再次非常刺目地出现在了江尘眼前.

        卫杏儿咬着嘴唇,盯着江尘:"是的,我是妖女,我是心如蛇蝎,在我手头上吃过亏的男人,也的确不计其数.不过,他们一个个谁敢说自己是无辜的?在我看来,他们都是该死!我是妖女,但我不是人尽可夫的贱妇.我卫杏儿或许生平说过无数谎话,但是我曾对你说过的那邪,却是真的.我这守宫砂也是真的.时至今日,我还是黄花闺女!"

        不知道为什么,卫杏儿似乎对江尘的看法非常在意.从江尘眼中,她看到了轻视之意,这让她心里有一道块垒,感觉不吐不快.

        江尘愕然,他完全不解,这卫杏儿找到自己,就为了说这些无关紧~长~风~文~学~~fx~要的事?

        倒是篁儿,饶有深意地看了卫杏儿一眼,心中却是轻叹一声.

        "卫小姐这守宫砂,的确是真的.造不了假."篁儿忽然道.

        卫杏儿却没想到,这个江尘跟前的女子,竟然会替自己分辩.

        睫毛上带着一点模糊的雾气,卫杏儿忽然问道:"我还是好奇,到底是哪一家的名门闺秀,能有这般大方的气质?"

        篁儿一笑:"我来自偏僻之地,说了你也不知."

        卫杏儿见她不说,也是没有纠缠,而是叹道:"小门小户,培养不出你这般气质.难怪凌壁儿那妮子都会输给你.她输的也不冤."

        说到这里,卫杏儿妙目一动,看向江尘:"小家伙,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你可以告诉我么?"

        "什么?"

        "逍遥宗的卫庆,是不是你杀的?"

        江尘淡淡一笑:"怎么,你打算找我复仇?"

        卫杏儿柳眉一挑:"真是你杀的?那我倒要感谢你了.这小子与我同族,但却总打我的主意.不但打我的主意,还对你那娇滴滴的师姐垂涎三尺.这种臭男人,在宗门里就纠缠我,出了宗门,又纠缠别人.杀的好,我早想杀他,碍于宗门情谊,他死了,我还得假模假样故作上心."

        "你真这么想的?"江尘似笑非笑问道.

        "在你看来,我卫杏儿就是一个天生扯谎的女子吧?"卫杏儿叹道.

        "他是我杀的.不过他是自己讨死."江尘也不否认.

        卫杏儿点点头:"你不承认,我也猜得到.他那性格,早晚都是难免一死.你杀了他,倒在我的预料之中."

        江尘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既成了翠华轩的少奶奶,看样子也不像是要出卖我们.叫我们来参加这拍卖会,却有何深意?"

        "如果是别人,我看到就当没看到.整个万象疆域,能够让我卫杏儿还惦记的人,不会超过五个.我宗门中有一个无痕长老,他一直对我很照顾.他原本跟你有仇,到最后,却反而跟你们丹乾宫的丹池宫主一起撤退了.你说这是不是造化弄人?早知道这样,我就跟他一起走了."

        卫杏儿说到这里,也是后悔的很,语气中带着一些伤感:"后来,宗主战死,其他人也战死.我们少数一些人成了俘虏.被带到赤鼎中域来.江尘,虽然我们没有你那么轰轰烈烈,搞出那么多名堂.可是,我们逍遥宗,上上下下,也没有一个懦夫,也没有一个投敌的.你们丹乾宫没有丢掉气节,我们逍遥宗也同样没有丢失气节!"

        江尘动容,万象疆域破碎,崩碎的不单单是丹乾宫,更有其他各大宗门.

        如今从卫杏儿嘴里听到万象疆域破碎的细节,江尘心中同样也是震撼莫名.

        对逍遥宗而言,万象疆域同样是他们的家园,同样是他们可以为之血战,拼死也要守护的故土.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都是万象疆域一群家园破碎的流浪者而已.

        "这些日子,我在赤鼎中域,救下的万象疆域武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他们有些被贩卖为奴,有些被人追杀……只要我遇到的,不管是谁,我都出钱出力帮他们摆平.这些事,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会理解.也没有人会相信!一个被人称为妖女的人,会有这么好的心思?"

        卫杏儿自嘲地笑了笑:"其实,我卫杏儿从来就不是一个善男信女,说我蛇蝎心肠,说我铁石心肠,有时候也没错.这些人,平素在万象疆域,我正眼都懒得瞧他们.如果敢来惹我,说不定就被我杀了.可是,在赤鼎中域,看到他们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去救他们.这算不算同病相怜?家园破碎,说到底,都是丧家之犬.我虽然钻到了一个金窝里,可同样改.[,!]变不了我是丧家之犬的事实.今天,你要问我来这拍卖会干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就是没事来逛逛,看看会不会有万象疆域的奴隶修士.如果有,花高一点价钱都没什么,我还是会救他们脱离苦海.至于以后他们去哪里,前途如何,我也不管,也管不了."

        如果不是卫杏儿亲口说出来,这邪从别人嘴里转述,江尘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可是,此时此刻,面对面的,江尘却能判断出来,这卫杏儿的一番话,倒不像是在撒谎.

        她也没有必要撒谎.

        而且,在江尘的天目神瞳加邪恶金眼的注视下,卫杏儿也撒不了谎.

        这么一来,江尘倒是有些意外了.

        他万万想不到,这个毒如蛇蝎的卫杏儿,行事一直乖张,喜怒无常的妖女,竟然会有这么感性的一面?

        就像她说的那样,都是丧家之犬.

        或许,这还真是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至少江尘此刻,也感受到了类似的一种感觉.

        对于万象疆域的任何一个宗门弟子而言,万象疆域破碎,以往的恩恩怨怨,都已经成了浮云.

        所有的人,都只有一重身份,就是一群家园破碎的丧家之犬.

        卫杏儿说完这些,脸上也是多了一丝放松的笑意:"好了,该说的,我也都说了.今天我很开心,不是因为我看到故人.看到故人没有什么好开心的,都是丧家之犬,看到了徒增烦恼.但是,你不同,你是唯一一个,我还有倾诉**的对象.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曾经,或许现在,或许将来,心中都会为你留那么一个位置……因为你在幻波山丹斗让我们束手无策,因为你中了我的青杏烟罗散毫发无损,因为你是唯一敢动手打我屁股的男子……"

        说到最后,卫杏儿也是轻声呢喃.

        江尘面红耳臊,他万万没想到,这卫杏儿,竟然对自己还真是另眼相看.

        篁儿也是轻笑,对这一幕,却没有吃味,也没有揶揄.甚至,她还有些淡淡的感动.

        妖女也好,女神也罢,内心深处,人人都有爱,都有真诚的一面.只是,现实太残酷……

        宗门破碎,物是人非,再见时,这卫杏儿已是人妇.

        卫杏儿洒脱一笑,强作潇洒,将眼角边的雾气蒸腾掉,勉力一笑:"小家伙,你也别一副苦瓜脸,我现在已经嫁作他人妇.这番话,少女时代没有机会说,如今身子虽未失,但名分上已是他人之妇.在别人看来,我这番话或许是不守妇道.我才不管呢,我高兴,我痛快,我就是要说.哪像凌壁儿那小妮子,明明喜欢的要死,却要那么含蓄.到头来,还不是被人抢了男人.我要是她,早早就投怀送抱,把名分定了,死了也是你的女人."

        江尘无言以对.

        这般说话的风格,活脱脱的一个小魔星,这才是卫杏儿的风格,言行无忌,离经叛道.

        "现在,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看我看的那么紧了吧?他们怕我被其他男人勾走了呗."

        卫杏儿看似洒脱的一笑,但细心如篁儿,却似乎看到一点别的东西.

        "卫小姐,既然你心思不在这里,为什么不离开赤鼎中域?"篁儿忽然问道.

        "离开?我能去哪里?"卫杏儿苦笑,"我看似翠华轩的少奶奶,位高权重,受人尊重.但别人尊重的不是我,是翠华轩.我只不过是一只花瓶,一个傀儡.我要是有半点逾越的地方,说不定等着我的,就是万劫不复的命运."

        这倒不是夸张,卫杏儿这点生活智慧还是有的.

        她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获得的.而是靠翠华轩得来的.若是自己稍有异心,必将倒霉.

        离开?她哪离得开?

        篁儿轻轻点头,正要说什么.

        卫杏儿却是一摆手:"你不用安慰我了,我也不会离开这里.虽然我很中意你的男人,不过那都是少女时代的心思.我就留在这里,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如果你们真的想让我开心一点的话,那就快一点成长,重建万象疆域,反攻赤鼎中域!如果我要走,只有一个地方,才是我的归宿,那就是逍遥宗.其他地方,我哪都不去.横竖都是卖笑卖脸蛋,我在翠华轩,至少还能有些地位,能做一点有益的事."

        (三更完毕,月底了,求几张月票!)I752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8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