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他们三人现在身上没有禁制限制他们行动,可是他们却产生不了逃走的念头。

        因为,他们感受到这个买家,有着比他们强大百倍的实力。就算让他们先逃五百里,也根本无法逃得了。

        不过,同时他们也是好奇,既然买下他们,为什么又不对他们下禁制?难道真的不怕他们逃走?

        可是,一般的强者,对奴隶哪有这么客气的?

        一时间,三个人都是各怀心事。风袍跟其他二人不熟悉。而刘采和陆亚离是同门,又是兄弟,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两人也没法交流什么。

        “唉。”江尘轻叹一声,“人生无常,想不到赤鼎域一行,却让我遇到老兄弟。”

        这一次,江尘却没有改变自己的声音。

        刘采和陆亚离闻言,都是全身一震。目光诧异无比地盯着江尘,带着浓浓的审视意味。

        显然,这熟悉的声音,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那风袍,对江尘的声音也不陌生,也是一怔,失声道:“你是……你是江师兄?”

        当初在万象大典,江尘觉得这个风袍人品不错,对剑道十分执着,是个可造之材,所以江尘当时也传授了风袍一些剑道真解。

        这件事江尘虽然还记得,但一直都没怎么放在心上。可是对于风袍而言,这无疑是天大的造化,一直铭感于心,对江尘十分感激。

        此刻乍然听到恩人的声音,风袍自然是大为正经。

        刘采也是满脸不可思议:“磐石兄……”

        当初在不灭灵山试炼,江尘是以散修“磐石”的代号,参加试炼的。刘采也一直叫他磐石兄。

        虽然后来刘采知道了江尘的真实身份,但他内心深处,早就把江尘当成毕生尊重的兄长。他永远不会忘记,江尘在不灭灵山对他的指点和改造。

        要知道,刘采原来在万灵宗,处处不受人待见。要不是江尘的指点和改造,他刘采根本无法脱颖而出,后来也不可能被列为一线重点培养的对象。

        所以,他对江尘的感激,更超过对万灵宗的所有人,包括后来提拔他的狮老祖。

        陆亚离在万灵宗,存在感比刘采还差,也是因为江尘而改变命运的人,所以,他和刘采一样,同样将江尘视为亲大哥。

        忽然得知眼前这个救他们脱离苦海的人,有可能是他们一直念念不忘的磐石兄,自然是激动莫名。

        江尘拍了拍刘采的肩膀:“采,一别数年,你的进步很大。很不错,不枉我对你的期望。”

        “小胖,你的进步也不小。”江尘又看了看陆亚离。这小胖,跟江尘也是不打不相识。当初在不灭灵山对上江尘,主动放水,也是个颇为有趣的家伙。身材滚圆,所以又被大家叫做陆鸭梨,陆小胖。

        陆亚离咧着大嘴,笑的合不拢嘴:“真的是你?是我们日思夜想的磐石兄?”

        江尘点了点头,又看向风袍:“风兄剑道天才,一别经年。这些苦难,或许对你的剑道领悟,反而有所触动。”

        风袍是那种为了剑道,什么苦头都能吃的性格。

        这些日的奴隶生涯,他一直都将之视为一种磨砺,并没有因此而沮丧。只不过如今脱离困境,他还是非常感激的。

        “江师兄,想不到当日蒙你教授剑道,如今又蒙你拯救,脱离苦海。风某此生,少有贵人。江师兄的确是风某的贵人。他日若得大难不死,剑道大成,只要江师兄一声召唤,纵然力量微弱,风某也一定会随叫随到为江师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风袍倒不是说空话。他是剑痴,追求剑道,生死都不惧。反正这条命是江尘救的,他已经做好了随时还给江尘的准备。

        只要活着,他便不会放弃无上剑道的追求。

        说着,风袍一拱手:“江师兄,风某被擒许久,不知宗门现在如何。打算回去一探。不知江师兄肯否放行?”

        现在他的性命是江尘救的,是江尘花了钱买的。所以,要走,也得经过江尘同意。

        “风兄现在就走?这里尚未离赤鼎域太远。你孤身一人,恐有风险。”

        风袍苦涩一笑:“若我再次被擒,那就是风某无能,怨不得谁。江师兄放心,便是我失手被擒,无论如何,也不会泄露江师兄的行踪。”

        这一点,江尘倒是没有怀疑过。

        如果风袍是那种小人,江尘当初也不会传授他剑道。

        想了片刻,江尘拿出一张遁空符:“这是一枚遁空符,关键时刻,可助你逃生。你且留着急用。”

        风袍也不矫情,笑道:“我欠江师兄的越来越多,看来今生今世,如果不死,只能用这一七尺之身偿还了。”

        当下接过遁空符,朝江尘深深一拜,又对刘采和陆小胖一抱拳,身形一卷,化为一道清风,潇洒而去。

        陆亚离看着风袍远去的身影,忍不住问道:“磐石兄,现在满世界都是你的悬赏,你让他这样走了,会不会……

        陆小胖不了解风袍,显然是担心风袍出卖江尘。

        江尘一摆手:“无妨,且不说他不是那样的人,就算是,天底下追杀我的人那么多,我还不是活的好好?”

        刘采叹道:“磐石兄天赋异禀,几年不见,我们的差距不大没有拉近,反而越来越远了。”

        感叹归感叹,刘采还是满脸欣喜的。当初在不灭灵山,江尘像兄长一样照顾他,点拨他。

        几乎可以说,江尘就是他刘采最敬重的人,是他命的贵人。

        这些年来,每每想起江尘对他的照顾,刘采便是感动不已。对江尘也是十分挂念。

        如今再次见到江尘,便如一个热血少年,再次见到了自己一直崇拜的大哥一样,心情激荡。

        而且,这个一直崇拜的大哥,又将他从苦海救出来。

        这份心情,自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互相说起别时经历,原来刘采所在的万灵宗,后来也学宝树宗和丹乾宫结盟的模式,和大圣堂结盟。

        刘采因为天赋出众,也被送到了大圣堂。整个万灵宗,也成了大圣堂的一个分堂口。

        只是,赤鼎域入侵后,大圣堂作为重点打击对象,也是伤亡惨重。

        在万象大典那一战,项问天和其他三大族长,还有大圣堂的一些元老,动用图腾之力突破。死伤惨重,逃出去的人,也是不知所踪。

        项秦这些年轻天才,后来从万象极境出来,被江尘所救,如今也是杳无音讯。

        刘采当初留在大圣堂本部修炼,强大的力量入侵后,留守大圣堂的很多强者都战死了,其一部分突围成功。

        刘采和陆亚离因为是万灵宗来的人,关键时刻,也没有什么人通知他,所以不知不觉就成了俘虏。

        辗转被弄到赤鼎王城去,当成奴隶贩卖。

        这段日,刘采和陆亚离都没少吃苦头。

        听到刘采叙述这一场大劫,又是另一番惨烈。

        “看来,这一劫,整个万象疆域,没有净土,全部遭劫。”江尘叹道。

        陆亚离却是眼巴巴问道:“磐石兄,你这段日,有我们大圣堂那些族长的消息吗?”

        刘采却是怒道:“还打听他们做什么?突围的时候,都不招呼我们一声。大圣堂,哼,这种宗门,还值得我们惦记?”

        刘采在万灵宗,就有过被孤立的不愉快经历。所以对这种被抛弃的感觉,特别的憎恨。

        陆亚离讷讷无语,却道:“那万灵宗呢?”

        说到万灵宗,刘采也看了江尘一眼,显然对万灵宗,刘采还更有点感情。

        毕竟,他就是在万灵宗成长的。不管万灵宗以前怎么排挤他,不重视他,可是万灵宗也有对他好的人。

        “你们别问我,我也是一头雾水。这一劫,不灭天都和阳天宗都是有备而来。倾巢之下,不会有完卵。我猜测,十国应该也是生灵涂炭。”江尘的语气也是十分沉重。

        刘采和陆亚离关心万灵宗,他也关心宝树宗,还有天桂王国的那些故人,包括东方王国的那些故人。

        只不过东方王国那种十国都只能排二三流的小势力,估计根本入不了一品宗门的法眼。

        现在这个局面,刘采和陆亚离,显然也不可能再回万灵宗。

        江尘问道:“你们接下去有什么打算?”

        刘采看着江尘,却没有说话。既然找到江尘,刘采内心深处已经很坚定,一定要跟着江尘。

        陆亚离也是眼巴巴道:“磐石兄,现在我们都是无家可归。我们一直把你当成亲大哥,希望你给我们指一条明路

        江尘想了片刻,点头道:“我这次有要事在身,人多不便。这样,你们去琉璃王城,去太渊阁,我会给你们信物,到时候你们一去便知。”

        江尘此行非常危险,自然不可能带刘采和陆亚离去冒险。

        两人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既然江尘有要事在身,自己在他身边,只能是拖油瓶,当下点头道:“好,那我们去琉璃王城。”

        “你们也别担心,那里是我的地盘。你们去了之后,只要说清楚和我的关系,自然有人会招待你们。记住,一切小心。赤鼎域对所有奴隶都抓的非常紧。你们还得再乔装一番……”I640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58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