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一个元境武者,要是在平时,他们陨天四义甚至连关心都不会关心。那个元境武者如果不是打听月神教的秘闻,他们根本不会亲自去过问这件事。

        虽然他们过问了这件事,可是在他们眼里,那并不算一件大事。可是恰恰是他们认为不是什么大事的事,却给陨天会带来了这场灭顶之灾。

        丛太炎几次想开口,都被北宫鸣用眼神制止。显然,北宫鸣是担心丛太炎的火爆性子再度激怒对方,从而引来更多的杀戮。

        他们现在要忍气吞声,要隐忍。等援军到来。

        “下一个问题。”刘震目光冷冷,扫过这陨天四义的面前,“你们最好想清楚再回答。如果回答的含糊不清,或者让我觉得是在撒谎的话……”

        北宫鸣大声道:“你问就是,我以心魔发誓,不管你问什么,一定如实相告,绝对不会撒谎。如果撒谎,教我被心魔反噬而死。”

        心魔誓言的可能,丝毫不逊色于天地誓约。

        刘震点点头,早就想好好的问题,正要问出来,忽然见到北宫鸣和丛太炎的眼神交流。

        刘震灵机一动,一个促狭的念头忽然产生。

        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刘震忽然问道:“这个问题,我单独问?  你。你是陨天四义的老二。有没有想过篡权,有没有想过干掉老大,取其位而代之的念头?”

        这个问题十分阴损,江尘和无双大帝闻言,都是暗暗点头。对刘震这股机灵劲感到十分欣赏。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可以直接分化对方的阵营,打乱对方兄弟一条心的情形。

        只要他们内部产生了嫌隙,那事情就更好办了。

        听到刘震这个问题,北宫鸣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他平素对丛太炎其实还是蛮信服的。

        可是,要说他从来没有动过当老大的念头,那也是假的。毕竟,老大和老二的区别很大。

        他偶尔也会闪过那么一个疯狂的念头,假设丛太炎不在,他成为陨天会的老大……

        这种事虽然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但是放到明面上讨论,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丛太炎听到这个问题,也是瞪着眼睛看着北宫鸣。显然,刘震这个问题也是切中了他的软肋,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丛太炎性格火爆,城府不深。他对北宫鸣这种足智多谋的人,一向离不开,但内心深处又有些瞧不起,有些排斥,甚至是有些忌惮的。

        因为他除了武力和魄力上能够压倒北宫鸣,智力上的差距还是不小的。所以他偶尔也考虑过,这北宫鸣有没有篡位的野心?

        北宫鸣却是叫苦不迭。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直接将他限于极为尴尬的境地。如果否认,他又的确有过此类念头,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念头,从未真正付诸过行动。但这种事,又怎么能承认?

        承认的话,那绝对会将丛太炎得罪死了。从此以后陨天四义绝对不可能再和睦相处。

        不承认的话,他之前的话已经放出去了。心魔誓言也不是他可以随便违背的。一旦撒谎,心魔誓言的反噬很快就会到来。

        要知道,心魔誓言这种事,一旦反噬,他北宫鸣是必死无疑。

        一时间,北宫鸣心中也是乱成了一锅粥。对刘震这个问题也是郁闷到了极点。他很想拒绝回答,可是如果拒绝回答的话,岂不是证明他心里有鬼?同样也是回得罪丛太炎。

        关键是,如果他拒绝回答,对方又能找到借口杀人。

        刘震一脸的诡笑,盯着北宫鸣,淡淡笑道:“你可以拒绝回答,我再去杀一个人好了。不过还是要记在你的账上。”

        “老二,你就实话实说好了。担心个鸟啊?”陨天四义的老四,是直脾气,是一根筋的人。

        他对篡位这种事从来就没有想过,在他看来,陨天四义亲如兄弟手足,老大又比大家都厉害,听老大的那是理所当然,怎么可能篡位?

        所以他想当然觉得刘震也应该是这样的。

        丛太炎目光淡然,望着北宫鸣:“是啊,老二,你就实话实说好了。”

        同样的一句话,丛太炎和老四说的口气和心情,却是完全不同的。

        北宫鸣犹豫再三,还是不敢拿心魔誓言开玩笑。他宁愿让丛太炎不高兴,也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去赌心魔誓言。

        当下点了点头:“我承认,我动过这个念头。不过,我从来没有任何付诸行动的想法。老大他的武力和魄力都远超过我,他才是陨天会最合适的龙头老大。”

        此言一出,丛太炎面色果然一寒。

        那老四也是目瞪口呆,叫道:“北宫鸣,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你竟敢有这种念头?”

        那老三也是连连摇头,不过他射向北宫鸣的眼神中,却少了一丝激愤,而是多了几分复杂的意味。

        同时这老三的眼神也是躲躲闪闪,不敢和刘震碰触。

        刘震愉快大笑,抚掌笑道:“好好,这次我不杀人。我看得出来,你说的都是真心话。”

        北宫鸣听了这话,却是完全高兴不起来。眼神也是压根不敢和丛太炎相对,因为他完全可以感受到丛太炎那浓浓的恨意,如同一团怒火一样,只要目光一接触仿佛就能将他焚烧成灰烬。

        刘震悠悠一笑,目光忽然停在陨天四义的老三面上:“同样的问题,你也回答一遍。虽然你没有立心魔誓言。不过,如果你撒谎的话,我不杀别人,直接杀你。”

        那老三浑身一震,心里一阵哀呼。终究还是没躲过啊。

        丛太炎盯着那老三,眼神如刀,好像一头随时要爆发的凶兽。这严厉的目光,只盯得那老三浑身不自在。

        冰凉的刀锋,已经放在了老三的脖子上。

        刘震淡然道:“回答吧,我只听真话。如果你想侥幸撒谎逃避,可是试试看。”

        那老三终究还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陡然大声道:“我的想法和老二一样。”

        此言一出,北宫鸣也是松了一口气。想不到自己现在也有同党了。

        丛太炎不住点头,怒气勃发:“好好好,好一个义气兄弟。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丛太炎现在算认清你们了。”

        “老大,你听我说啊。我虽然动过这样的念头,可那只是一个念头而已。我从来没付诸行动,也知道你比我们都合适当老大啊。”那老三声音惨然,哀求着向丛太炎不断解释。

        丛太炎只是冷哼,以他独断专行的性格,如何能接受得了这种背叛。虽然这只是心里偶尔一刻的念头,只是精神上的瞬间背叛。

        可是对丛太炎来说,这都是不可饶恕的背叛!

        江尘朝刘震竖了个大拇指,示意他继续问话。

        刘震大声干咳了一声,又道:“说正题,现在是下一个问题。你们将我同伴交给了月神教,到底交到了谁手上?是谁亲自接手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北宫鸣,显然这事是他亲自处理的。

        北宫鸣现在也老实了,如实回答道:“交给了冷月刑堂的人,负责交接的是冷月刑堂的一个队长,他叫顾心棠。”

        “冷月刑堂在月神教地位怎样?顾心棠在冷月刑堂地位怎样?”

        “冷月刑堂是月神教负责刑罚的一个大堂,地位很高。月神教有紫青蓝赤四脉。这四脉组成了月神教所有势力。而月神教又有八个大堂,每一个堂负责的东西都各不相同。这八个大堂的人,都来自于那四脉的人。”

        “至于顾心棠,他是冷月刑堂的一个队长。冷月刑堂设有四个堂主,二十个队长。这顾心棠,是队长里排名前三的存在。不过在冷月刑堂的地位,肯定是不如四个堂主的。”

        事到如今,北宫鸣也没有什么话不能说了。

        “顾心棠是属于哪一脉的人?”刘震又问道。

        “顾心棠起青月一脉的。”北宫鸣如实回答。

        “那当年那个流落世俗的圣女呢?是哪一脉的?”刘震这个问题,显然是替江尘问的。

        北宫鸣迟疑了片刻,这个问题是禁忌问题,月神教一直是禁止讨论的。不过这个时候,这些人显然不在意什么月神教的禁忌。

        “这个问题……可不可以不回答?”北宫鸣小心翼翼问道。

        刘震嘿嘿一笑:“可以,不过我也可以杀人。”

        说完,身形一晃,来到一名高层身后,战刀一挥,直接将那名高层的首级提在了手上,直接丢在了北宫鸣跟前。

        北宫鸣面色惨白,他这辈子还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绝境。这简直是被人往死里玩的节奏啊。简直让他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无双大帝在一旁也是看的暗暗点头,对江尘传音道:“想不到这刘震修为不高,手段却是老到的很。这种人,如果能够修炼到皇境帝境,绝对是一代枭雄一般的存在。”

        江尘一路崛起,经历过许多,也看过许多人。修为低,并不代表手段就低。当年在天桂王国,在十六国。四大宗门的老祖都是元境强者,又有哪个不是手腕了得的人?

        这刘震从草根崛起,能够走到这一步,有点手腕也是很正常的。

        (昨天月票被追上了好多,让得犁天我菊花为之一紧啊。这个月领先了十天左右,很不容易。三界道友们,祭出你们的月票,组成护法大阵,捍卫这来之不易的荣耀吧!)I1292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63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