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大教主深吸一口气,眼神中带着些许不解:“江尘少主,恕本教有些不明白,既不是你来提亲,却是为何人提亲?”

        江尘笑道:“我替家父到月神教提亲。”

        家父?

        这一下,月神教这些人,就更加迷糊了。这也太奇葩了吧?儿子帮父亲提亲?这天底下有这么荒唐的事吗?

        &尘少主,你这话,本教却是听得糊涂了。令尊大人是哪一位?令堂大人健在?”

        &母亲自然健在。我也正是替家父来迎娶家母。”江尘淡然笑道。

        &唐!”大教主身后,那熙园圣女忍不住呵斥。她当初去参加龙虎风云会,觉得江尘对许珊圣女更为重视,觉得自己被冷落,所以对江尘心底里就有点抵触,此刻听江尘这些话如此荒谬,却是正好借机发作。

        大教主轻叹一声:“江尘少主千里迢迢到我月神教来,却跟本教开这等玩笑。到本教来迎娶令堂大人?恕本教无法理解。”

        江尘也不气恼,微笑道:“此事说起来确实有些荒谬。原来大教主还不知道此事的真相?”

        &么真相?”大教主皱眉。

        &教主,此事说来话长。”江尘轻叹一声,“不过,我母亲大人的确在月神教,而且被月神教软禁了三十年了。这些年,我父母被硬生生拆散两地。江某此来,也是恳请大教主慈悲为怀,成人之美。有道是,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我父母是恩爱夫妻……”

        大教主眉头越发皱得紧了:“江尘少主,本教是越发的听不懂了。你的母亲,又怎会在月神教?”

        &教主是真不知此事?还是故意推脱?”江尘沉声问道。

        &教委实不知。”大教主摇摇头。

        &且说说,你母亲是谁?”大教主深吸一口气,又沉声问道,“难道我是宗门弟子曾经外出,结下的私情不成?”

        大教主现在,也有点不确定了。

        &也,我母亲从小便在万象疆域长大,只不过原本是月神教的血脉。要知此事,还得二教主在此。”江尘见大教主的样子不似作伪,也是耐心说道。

        &教主?”大教主忽然想起了什么,面色微微一变,对身畔的三教主道:“老三,你去请二教主来。”

        三教主微微点头,起步要走。大教主忽又吩咐:“你去叫她,先不要告诉她此间的事,便说我找她有事。”

        大教主显然是知道二教主的性格,知道她性格烈性,甚至有些偏激。如果真是她那青月一脉的事,这事说不定她会推脱不来。

        如果现在坐在她面前的是普通宗门的人,大教主甚至都不会搭理,直接送客了。

        可是,此刻坐在她面前的年轻人,如今已经是人类疆域跺跺脚能够震三震的存在。

        这样的天才,大教主自然不想得罪。更重要的是,她也得罪不起。

        以琉璃王城目前表现出来的气势,月神教就算隔得远,恐怕也难招架住琉璃王城的雷霆之怒。

        最关键的是,此时此刻,这江尘带着如此之多的帮手。表面看起来,这些人是给江尘捧场,来给江尘父子当说客的。

        可是,一旦翻了脸,这些家伙,也未必会对她们月神教客气。

        不说别的,这十几个帝境强者压境,一旦翻脸,足可将月神教夷为平地。

        虽然大教主不觉得江尘有这么残暴,但这种事,还是要小心处理为好。万一年轻人脑子一热,却是大事不妙。

        &尘少主,你说起此事,本教似乎有些印象。青月一脉,当年出了一点门户之内的争斗,似乎是有一名女婴遗落在世俗。难道说……”大教主对这件事,也是有些记忆的。

        江尘点点头:“那个女婴,正是家母徐梦。”

        大教主沉吟不语,她见江尘如此认真,也猜测此事恐怕不假。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

        江尘淡淡道:“君子有三乐,其中第一乐,便是父母俱存,兄弟无故。我如今父母虽然健在,却被生生拆散,如那天上牛郎织女一般,银河两边,遥遥相隔,不得相见。牛郎织女尚有七夕相聚。我父母这一隔却是近三十年。人之血脉,源于父母所授。当此情形之下,江某当如何自处?大教主有以教我?”

        江尘并没有疾言厉色,但偏偏是这种言语,反而更能打动人。

        每个人都是父母所生,要自己眼睁睁看着父母被拆散,但凡是有血性的武者,恐怕都做不到。

        更何况江尘如今的地位,如果还不能让父母团聚,他这个琉璃王城的少主颜面何存?

        大教主观其色,听其言,便知道江尘虽然没有放狠话,但态度上却是无比坚决。如果这件事月神教从中作梗,只怕这江尘少主当场都有可能翻脸。

        一时间,大教主也是沉吟不语,心中思忖这件事该当如何解决。因为她知道,二教主的性格偏激,她一直将那徐梦的事当成青月一脉的耻辱。虽然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大教主没有细细过问,但也偶尔听过一些。

        因此,大教主心头也是有些担忧,她担心,这二教主过于偏激的性格,会反对此事,甚至搅黄此事。

        到那一步,那就很可能要跟江尘翻脸了。

        过得片刻,三教主便已经请到了二教主来,二教主身后,还跟着徐青璇圣女。

        徐青璇跟在二教主身后,本来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过她一眼瞥见坐在大殿里的那一群人,其中一人,赫然便是江尘!

        &他怎么来了?”徐青璇心中砰然一跳,再看看那江尘身边坐满了人,一个个竟然都是气度不凡,一看就是顶级强者。还有父亲江枫,也坐在上首。

        徐青璇看着这一幕,心中砰砰直跳:“难道,他这是来摊派了?”

        徐青璇看着江尘被众星拱月一般,捧在中心的位置,一时间也是暗暗感叹,这个兄长哥哥,看来是真的很了不起。

        徐青璇自从知道江尘是她同胞兄长之后,一直也是很关心江尘的消息。这段时间,来自琉璃王城的各种消息,徐青璇都是听说的。打心眼里,她虽然很想和江尘攀比一下,但也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哥哥现在的成就,可比她高多了。

        徐青璇心中震颤,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温顺地跟在二教主身后,一副乖乖女的样子。

        &二,来了?坐吧。”大教主招呼了一声。

        二教主见到现场这种阵势,微微有些惊讶。审度的目光逗留在江尘身上,沉声道:“这位年轻才俊有些面生,却不知道……”

        不过二教主这话刚问到一半的时候,便停住了,因为她已经猜了出来:“莫非是琉璃王城的江尘少主?”

        江尘不动声色,一拱手:“二教主,别来无恙。”

        二教主淡淡道:“当年的邵渊公子,当年的甄少主,如今的江尘少主。不得不说,你的身份还真是多啊。本教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阁下了。”

        江尘淡淡一笑:“称呼什么却不要紧。”

        二教主也不说话,点点头,一屁股坐了下来。看她那神情样子,显然也还没有猜到江尘的来意。

        事实上,二教主直到此刻,也没联想到江尘就是徐梦的儿子。因为当初将徐梦从世俗带回来的事,根本不是她本人去操办的。都是她的门人去办的。

        正因为她还不知道真相,所以她看上去也是心情平静。

        &教主,不知道叫我过来,却有什么事?”

        大教主微微一笑,却是在思忖该如何启齿。这件事,她真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二啊,有件事,我一直没打听。此事现在看来,非常重要,我想问问你,你青月一脉,当年是不是有个弃婴,遗落在世俗之地?”

        这件事,一直是青月一脉的伤疤,二教主一直对此事忌讳的很。即便是大教主,以前也没打听过。

        二教主面色有些不好看了:“大教主,这都是陈年旧事,在客人面前,就不提了吧?”

        大教主苦笑道:“便是这件事,十分重要。”

        江尘轻叹一声,轻轻拍了拍身畔的父亲,他有感觉,父亲江枫情绪上有些爆发的迹象。

        &教主,便由江某来说吧。当年你青月一脉的弃婴,便是我江某人的生身之母。”

        这消息,对二教主而言,却是晴天霹雳,一下子怔住了。

        &说什么?”二教主白眼一翻,凝声道,“江尘少主,天下的荒唐事本教也听说了不少,但是乱认父母的事,却是头一次听说啊。”

        这口气,让得大教主心头一震,连忙给二教主施以眼色。示意她态度不要这么冲。

        果然,闻得此言,江尘面色也是一凝:“二教主,想你也是成名的前辈。说话却也如此孟浪?莫非,你是觉得,我江某人还需要高攀你青月一脉不成?”

        江尘语气一沉,顿时让得现场的气氛变得十分压抑。

        二教主那番话,的确是没过脑子,说出去后,她也有点后悔。意识到自己有些孟浪,毕竟坐在自己对面的此子,不是一个普通的江湖晚辈,而是名震天下的琉璃王城少主。

        不过,她的烈性脾气,听到江尘的后面一番话,也顿时不爽起来。嘴角一动,便准备酝酿一番刻薄的言语出来反击。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67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