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丹极大帝万万想不到,这局势会忽然出现如此之大的反转。儿子明明就在丹火城,派了那么多高手贴身保护。

        怎么就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此地?却被江尘这小贼抓在手里?

        在这一刻,丹极大帝几乎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还是江尘这小子抓了一个替死鬼,扮作自己儿子的样子?

        可是,终究是自己的儿子,丹极大帝定睛一看,便知道,只怕这真是自己的儿子,而不是假冒!

        丹极大帝脑子嗡嗡嗡直响,一时间,即便他这一代枭雄,也是方寸大乱。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实在反转得太厉害,让他一下子根本接受不了。

        丹火城其他帝境强者,也都一个个目瞪口呆。

        天麟公子怎么会落在江尘手中?

        他们从丹火城出发的时候,天麟公子还亲自送丹极大帝出城,这是丹火城所有大帝都亲眼所见的。

        难道说,是江尘那小子从月神教出来,路过丹火城的时候,顺便去将天麟公子抓了?

        这不现实啊!

        如果那时候江尘顺道去了丹火城,且不说他有没有办法从丹火城抓到天麟公子,就算有这实力。从时间上推算,那时候抓了天麟公子,整个丹火城还会没有消息传来?

        毕竟,从他们伏击江尘一行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丹极大帝派去月神教抓徐青璇的人,都已经一个往返来回了。

        如果真是丹火城出了事,还会没人来报信?

        丹极大帝原本就像一只斗志昂扬的公鸡,但是江尘这杀手锏一出,丹极大帝顿时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喉咙咕噜噜地噏动着,显然,直到此刻,他还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幕。

        他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还是不明白,这江尘,怎么就将自己儿子给抓了?他是怎么办到的?

        从时间上推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啊!

        难道说……

        陡然间,丹极大帝脑子一动,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这小子是中途离开了这洞府?去了一趟丹火城?不但去了丹火城,还去了月神教通风报信?”

        念头一转到此地,丹极大帝脑子里没来由闪过一丝恐惧之色。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小子未免太可怕了。同时,丹极大帝又充满悔意。为什么自己要如此肆无忌惮在这洞府里安排人马去抓徐青璇?

        为什么就没避开这小子的耳目?

        只是,此时此刻,不管他内心是怎么想的,都已经无济于事。看到儿子如同一滩烂泥一般,丹极大帝也是心急火燎。

        原本把话说的那么满,导致现在丹极大帝都有些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开口了。

        求饶?

        打死丹极大帝都说不出求饶的话。

        硬扛到底?

        瞧江尘这小子的手段,如果自己真打算硬扛到底,这江尘小贼说不定真会将天麟公子一刀刀凌迟活剐。

        一时间,丹极大帝心中郁闷不已,束手无策。

        高岑大帝这时候也是心虚不已。毕竟,去抓徐青璇的主意,是他出的。而如今天麟公子被这江尘抓了,这无疑是抓住了丹极大帝的命门。

        他这个献计之人,会不会被丹极大帝迁怒?高岑大帝简直不敢想下去。忽然间,他都有点怀疑,到底和这小子作对,是不是一个英明的选择?

        丹火城,是不是真的一定要和江尘这家伙不死不休?

        丹极大帝面如死灰,满肚子的狠话,却是一句都不敢放。他生怕自己一句狠话,激怒了江尘。毕竟,对方是年轻人,年轻人血气方刚。一旦被激怒,直接杀掉天麟公子,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余光瞥了高岑大帝一眼。

        高岑大帝看到丹极大帝的眼色递过来,心领神会,知道丹极大帝是打算服软了。

        未必这是真服软,但是形势比人强。这个时候,就算是假服软,那也得先选服软再说。

        不然的话,天麟公子被江尘灭掉,这绝对是天大的灾难。

        高岑大帝得到了丹极大帝的暗示,高声道:“江尘,这是你琉璃王城和丹火城的恩恩怨怨,你牵连无辜之人,这有点违背江湖道义吧?”

        道义?

        江尘忍不住笑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给丹极献计去抓徐青璇的人,是你吧?”

        &么?只许你丹火城用这种卑鄙手段?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不行了?”

        高岑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无言以对。

        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

        &江尘!这次算你棋高一着!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次我们丹火城认栽了!你说吧,你要怎样,才肯放了天麟公子?”

        高岑大帝可不敢把话说的太狠。万一刺激到江尘这家伙,一刀干掉天麟公子,他高岑必定要被丹极大帝记恨一辈子。

        一旁其他宗门之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暗暗沮丧。瞧这架势,丹极大帝的儿子被人抓了,等于是丹火城的命门被人拿住了。

        这还怎么跟江尘斗?怎么跟琉璃王城斗?

        投鼠忌器,讨伐琉璃王城的事,多半是泡汤了。除非丹极大帝真舍得拿自己儿子祭旗。

        可是,在座哪一个不知道,这天麟公子,是丹极大帝最溺爱的儿子,也是期望最高的儿子?

        这时候,便是天龙派的龙霸骧,也不敢胡言乱语。龙霸骧很清楚丹极大帝有多么溺爱这个儿子。

        他天龙派如果害的丹极大帝失去这个儿子,只怕丹火城会先放下和琉璃王城的恩怨,先灭他天龙派。

        天都之主虽然也恨不得将江尘现场格杀,可是看到眼前这情形,他也知道,这已经不现实。

        天河宫和天音寺,本来就是丹火城的盟友。他们自然不会坑害丹极大帝的儿子。他们也没这胆量。

        一时间,现场的气氛无比诡异。

        二三十个帝境强者,却被一个年轻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这让他们一个个都有种垂头丧气的感觉。

        心中纵然不甘,却又无计可施。

        江尘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放了他?你觉得,本少主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抓到一条大鱼?就这么放了他?”

        &果我琉璃王城的人,落在你们手里?你们会放了他?”

        江尘的反问,让得丹火城这边一个个哑口无言。换个立场,如果他们抓到了徐青璇,一定会尽情****,要挟江尘,绝对不可能放了她。抓她的理由,就是为了威胁江尘,哪里可能放了?

        如今,事情调转过来,徐青璇没抓到,天麟公子反而沦陷在江尘手里。这让丹火城的这些强者们,一个个心中都涌起一种莫名的荒诞感。

        饶是高岑平素足智多谋,诡计百出,此刻也有点无言以对。他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还能说什么。

        明白了撕破面皮的事,还能让对方退步不成?

        不过,什么都不做,显然也是不行的。

        高岑轻叹一声:“江尘,这次你占据上风,你要怎么嚣张都成。不过,你应该也很清楚,你抓了天麟公子,的确是掌握了有利的底牌。不过,这张底牌,要看你怎么打。如果你没打好,琉璃王城和丹火城这两大巨头势力闹个不死不休,对你也未必有多少好处。”

        &死不休?”江尘笑了起来,“这不正是你们先前要做的事吗?我正好成全你们啊。”

        这脸啪啪啪打在高岑和丹极大帝的脸上,让他们一个个脸上火辣辣的,只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尘,现在局势还没到那一步。你该知道,一旦丹火城和琉璃王城生死碰撞,你琉璃王城基业尽毁的可能性很大。难道,你真的很想见到这种事发生不成?只要你放了天麟公子,这件事,未必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高岑试图从道理上说服江尘,让江尘顺势而为。

        江尘却根本不吃这一套:“搞清楚了,首先,我琉璃王城压根不怕你们丹火城。你丹火城聚集一批乌合之众,有的只是共同利益,没有共同的信仰,这种结盟的关系,根本虚弱不堪。其次,是你丹火城要抓我亲人在先,我此举,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最后,你想有回旋的余地,就拿出回旋的应有姿态来。”

        江尘实际上压根不想跟丹火城搞什么回旋的余地。

        不过理智告诉他,现在跟丹火城彻底撕破脸,对琉璃王城而言,弊多利少。

        丹火城虽然操蛋,但是纠集这四大宗门,战斗力还是非常可怕的。江尘不怕丹火城,不代表整个琉璃王城都不怕。

        至少,现在还不是和丹火城大决战的时候。

        不过,手头抓住这天麟公子,江尘就等于掌握了主动权。

        高岑叹一声气:“我丹火城的姿态已经有了。只要天麟公子安全,之前的事,我丹火城可以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

        江尘心中冷笑,你丹火城想既往不咎?我江尘却不想。你丹极大帝阴谋对付孔雀大帝,害得孔雀大帝不知所踪的事,就以为可以愉快地揭过了?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21467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