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篁儿在燕家的处境,看起来,享的还是大小姐的待遇。整个燕家,似乎也没有人对她不敬。

        但是,这种看似不错的待遇,却透着深深的无奈。

        篁儿很清楚,这并非晏家的人真的有多疼惜她这个晏家血脉。只不过,晏家不想逼迫她,害怕她想不开,选择自杀罢了。

        晏家现在养着篁儿,供着篁儿,无非就是为了在某一天,将篁儿送到那夏侯家,给那夏侯宗当练功炉鼎。

        这是晏家当年承诺给夏侯家族的诺言,也是晏家的一个耻辱。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耻辱感,已经差不多忘了。但是,大家对篁儿这个筹码,却没有忘。

        大家都知道,篁儿这个筹码,不能再出事了。否则,晏家真的扛不住夏侯家族的雷霆之怒。

        篁儿冰雪聪明,自然知道这里头的弯弯道道。只是,她蕙质兰心,知道这件事目前很难逆转,所以,她也不怎么折腾,而是选择紧紧地等待时机。

        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奇迹,篁儿相信,一定是江尘给她带来的。

        她可以不信任整个世界,但却永远信得过江尘。

        她坚信,自己心爱的人,总有一天,会驾临万渊岛,以天下震惊的方式,营救她于水火之中。而在这之间,她所要做的,便是隐忍,便是等待时机。

        为此,她每天深居简出,潜心修炼。

        便是家族给她安排的下人和丫头,她也一概辞退。每天自给自足。除了舜老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陪伴。

        不过,如今的舜老,却也不是当初的舜老了。

        如今的舜老,因为之前带着篁儿逃离万渊岛,触犯了家族大忌,原本也被囚禁起来。

        直到篁儿回来,在篁儿的软磨硬泡下,舜老才得到了释放,但是一身功力,却被压制到了不到三成。

        这样的舜老,已经很难再带篁儿兴风作浪了。家族也是考虑到篁儿的情绪需要安抚,这才把舜老带回来。

        否则,舜老只怕也会死在囚牢之中。

        至于篁儿的父母,那是夏侯家族的眼中钉,却是晏家根本没有资格做主的。

        所以,篁儿自然也不提把父母从牢狱中释放出来的事。

        这一天,篁儿在自己的闺房边上,再一次抚琴自娱,排解心中哀伤。这两只曲子,几乎成了篁儿每天必备的节目。

        梵音渡魂咒以及仙籁妙音,当初江尘教给她的两首曲子。这两首曲子,也是早期篁儿用来镇压百世同心咒的最大功臣。

        同时,这也是篁儿对江尘倾心的定情之曲。她万万想不到,一个武夫,居然有此雅致,能够弹奏出如此动人而细腻的曲子。

        这两首曲子,也是江尘暗中征服篁儿的原因。只是江尘自己,却蒙在鼓里。

        此刻,篁儿一遍又一遍地弹奏着这两只曲子,思念透着琴弦,思绪随着琴音,仿佛有回到了人类疆域,回到了与江尘朝夕相处的日子。

        一时间,篁儿也是情难自已,心绪之中,充满思念,甜美、哀伤、期待、忐忑,各种情绪,让得篁儿五味杂陈。

        “唉,篁儿,你又想那小子啦?”

        舜老那苍老的声音,从门廊外响起。舜老那矫健的脚步,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别看舜老只剩下三成功力,但是他的精神却没有颓废,仿佛有一种力量在支撑着他,让他一心要保护篁儿。

        即便在功力大失的情况下,亦没有半分颓废的样子。

        听到舜老的脚步声,篁儿双手摁在琴弦上,也停住了弹奏。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她知道舜老关心自己,所以,她也不想让舜老太过担心。

        “舜老,您来了。”篁儿轻声道。

        “是,老夫出去打听了一下消息。老夫跟你一样,也盼着那臭小子,早一点来啊。”

        舜老当然知道江尘和篁儿的约。

        “可惜,还是没有消息。”舜老摇头感叹,“这小子,不会喜新厌旧,或者害怕万渊岛,不敢来吧?”

        篁儿忙道:“不会的,尘哥他不是那种人。”

        舜老笑道:“老夫自然知道他不是那种人。只是,要从人类疆域到这里来,可真是不容易。”

        篁儿点点头,默然不语。

        半晌后,才忽然问道:“舜老,您那个徒弟,有消息吗?”

        舜老叹道:“他也没有消息。当初老夫察觉到家族的追踪,便将他安排好了,这些年过去,也不知道他在万渊岛,能立足否?”

        舜老和篁儿说的人,自然是当初舜老从十六国带走的楚星汉。

        那楚星汉在舜老的条件下,进步极大。当初和舜老分开时,也到了皇境修为,这些年过去,以舜老推测,他怎么也该进入帝境了。

        毕竟,舜老在他身上,可是动用了许多资源。这其中有些资源,便是江尘也没有享受过的。

        这是舜老第一次认认真真传授徒弟,他在楚星汉身上,也是寄托了很高的期望。

        只可惜,这段师徒缘分太短太短。舜老自从被家族抓回去后,便再也没有楚星汉的消息了。

        他现在的身份,显然不可能再离开永恒神国,家族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所以,要打听楚星汉的消息,也基本不可能。

        “要说起来,这楚星汉和江尘,虽然是人类疆域的子弟,但他们身上,还真有一种上古时代的风格。这一点,万渊岛很多天才,还真比不上他们。或许,真的如上古时代说的那样,来到万渊岛的修士,大多是上古封魔之战的逃兵。逃兵的后裔,终究还是少了一些气质,这是老祖宗手中就缺失的东西”

        舜老的语气,有几分自嘲,也有几分激愤。

        显然,这一系列的经历,也让舜老对家族很是失望,对永恒神国失望,甚至对整个万渊岛都有些失望。

        “万渊岛,也有杰出子弟的。只是,尘哥,却只有一个。”篁儿却不认为这天底下,有哪个年轻天才,有资格跟江尘相提并论。

        “对了,说起江尘,最近倒是有个有趣的人物。”舜老一拍脑袋,“瞧我这记性,我本来打算跟你说这件事的。说着说着差点忘了。”

        “什么?”篁儿听说和江尘有关,妙目一动。

        “最近多闻神国,闹了一出大笑话。多闻神国八大世家去回春岛域,在一个封闭的岛屿上试炼。把当地的天才挡车猎物,进行猎杀。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其中三大世家,足足有六个年轻天才,被其中两个猎物干掉。”

        篁儿黛眉微微一簇:“多闻神国八大世家,论天才程度,不逊色于我们晏家吧?怎么会”

        “嘿嘿,甚至还比咱们晏家更强。可事情就是这么诡异。三大世家六个天才,莫名其妙地死了。而且杀他们的,好像是同一个人。现在满天下追杀凶手。据说凶手有可能是两个。一个叫什么苏宏,是冬延岛当地的土著。还有一个叫江皇,到现在为止,冬延岛都没查出他的具体身份。这个神秘的家伙,好像凭空出现在冬延岛,又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篁儿娇躯猛然一震:“舜老,你说什么?他叫什么?”

        “江皇。”舜老对篁儿的反应,倒没觉得太意外,“篁儿,这个江皇,据说是最有嫌疑的。那个苏宏,已经渐渐被排除嫌疑。现在追杀的重心,都在这江皇身上了。据说多闻神国,准备再一次加码,提高追杀赏金了。”

        “江皇?江皇?”篁儿的明眸中,流露出一些激动的色彩。一向淡定的她,听到这个消息后,一下子变得有些不淡定起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舜老的这个消息,好像忽然击中了她某根神经似的,让她坐立不安,让她全身毛孔都好都不安分起来。

        不是她多疑,而是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实在巧合了。

        江尘,篁儿。

        合起来,不就是江皇两个字吗?

        “是尘哥吗?会是尘哥来了吗?”篁儿芳心震颤,心中涌起万千思绪,一时间,她也是难以自持。

        对情郎的期待,让她听到这个消息后,更是无法淡定。

        巧合?还是冥冥之中,尘哥在暗示着什么?

        “舜老,那回春岛域,只是一个二三流的势力吧?冬延岛,是回春岛域下面的一个小岛?那里的土著,能有那么强?杀死三大世家的天才?”

        “所以这事很诡异。篁儿,你是不是怀疑”舜老也不敢说下去,他也深怕篁儿想多了,到头来还是失望。

        “舜老,不管是不是,我一定要去调查一下。”篁儿的语气,异常的坚定。

        “那怎么行?家族现在看似对你客客气气,实则对你监督的很紧。你要出去,家族不会答应的!”

        “不答应,我便玉石俱焚!”篁儿的清眸中,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决。

        “这”舜老沉吟起来,“说起来,家族最近是收到一份请柬,蓝烟岛域今年有一个古玉盛会。邀请十大神国的天才们去参加”

        “我要去。”篁儿霍然站起身来。

        三更完毕。今天应该更早了吧?哈哈,看在这么早的份上,大家不登陆一下投免费推荐票哦。月底月票也该清仓啦!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31398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