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因为购买原石,加工原石,耽搁了那么久,晏青桑赶回去时,那晏金楠等人,早就回到庄园了。

        而且,很显然,晏金楠已经提前告状了。

        整个晏家入住的庄园里,气氛很是压抑。晏青桑一回去,所面对的,都是一幅幅阴沉的面孔。

        江尘跟在晏青桑的身侧,也是装作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实际上,江尘此刻,心中是无比的激动。

        他有预感,自己已经和篁儿近在咫尺了。

        只是,这种相见不能相识的感觉,让江尘心中既有些澎湃,又有些忐忑,更有些伤感。

        “青桑,这是谁?”一名族老见晏青桑带外人走进来,眉头皱得更紧了。

        “河老,这位是青桑结识的朋友,我们之间很谈得来。青桑在他身上,学到了许多古玉方面的知识,觉得受益良多,所以邀请他回来秉烛夜谈。”

        晏青桑倒是不卑不亢。

        他在弄玉楼姿态低,那是顾全大局,不想在外人面前让人觉得晏家在起内讧,回到家族,看到这种情形,知道晏金楠已经告状,他的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因此态度上,反而豁出去了。

        “哼!”晏金楠一拍桌子,“青桑,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我问你,之前在弄玉楼,你到底什么意思?故意拖家族的后腿是吧?故意给家族捣乱是吧?我好不容易请动夏侯熙,你倒好,故意拆台!现在好了,好好的局面,就被你的任性给葬送了!”

        其他晏家的人,都是瞪着晏青桑,显然,这些人都被晏金楠挑拨过,一个个火气都被挑了起来。

        晏青桑冷冷发笑:“晏金楠,我在弄玉楼没跟你翻脸,是不想让外人觉得我们家族内讧。我只想说一句,你要和夏侯熙拉近关系,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你那般低声下气,一副恨不得下跪磕头的模样,那不是在拉近关系,而是在丢家族的脸!晏家几万年的传承,几千年的面子,都被你丢尽了!”

        “放屁!你不识大体,还楸血口喷人?”

        “大体?晏金楠,你所谓的大体,就是跪舔夏侯熙吗?你没看人家一个个都在看你笑话吗?明着喝你的花酒,暗地里,指不定人家怎么编排你的笑话!同是一流世家的交流,你不能做的有骨气一点?就算想求和,用得着把脑袋低到裤裆里吗?莫非你是天生的贱骨头?”

        晏青桑也是一肚子的怒火,终于找打机会发泄了。

        那河老怒喝道:“都给闭嘴!青桑,你怎么说话的?”

        晏青桑昂头道:“河老,青桑不会巧言令色,但青桑很清楚。一流家族之间,要赢得尊重,唯有靠底蕴,靠实力。谄媚和讨好,只能得到一时的自我安慰,绝对不能得到长久的尊重。我们晏家,想要不被这些人边缘化,唯有提升自己的实力,让家族东山再起。而不是去做这些低声下气的丑态。这样,只会让别人觉得咱们晏家越来越不行了!”

        不得不说,晏青桑这些话,也很有道理。实际上,晏家当年也是大家族,也是和夏侯家族平起平坐的存在。

        弱势也就是这几百年的事。

        若真的跟晏青桑说的这样,晏金楠如果奴颜婢膝,丑态毕露的话,那晏家的确是有些丢不起这个脸。

        一时间,两个族老对望一眼,都是有些无语。

        他们还真不好决断这个事。晏金楠和晏青桑,都是家族的天才。各自都有家族背景。

        偏袒谁,后果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无奈之下,那河老也是劝道:“金楠,青桑,你们之间理念不同,但出发点都是为了家族。老夫希望你们放开成见,以后在家族上的事,事先多多商议,不要脑子一热,就冲动行事。家族走到如今这个节骨眼上,实在经不起太多折腾了。这次的事,你们也不必太过在意。夏侯熙在夏侯家族虽然算是年轻天才,但终究不是夏侯家族掌握话语权的人。他的喜恶,决定不了家族走势。至少现阶段还决定不了。”

        晏金楠还是有些不服:“那就这么算了?晏青桑拆台家族,这不是明摆的事嘛?”

        “好了,金楠,不必带有偏见。青桑他也是晏家的人,他敢拆晏家的台,晏家上上下下都饶不了他。”

        “青桑,你也注意了。以后在这种场合,务必要沉住气,哪怕你再不乐意,有事也得回来再说。”

        晏青桑淡淡点头:“我知道了。”

        他也知道,这事要跟晏金楠较真,恐怕也得不到什么好结果。当下也不再纠缠下去。

        这事能够这样不了了之,其实已经算不错的结果了。

        晏金楠眼睛一转,冷笑道:“这件事可以算了。但是晏青桑带一个外人回家族,这也太没有纪律了吧?河老,泉老,难道你们觉得,这事也可以容忍放纵不成?”

        晏青桑火气来了:“晏金楠,你不针对我就全身难受是吧?我交给朋友怎么了?家族有规矩,不准结交朋友不成?”

        晏金楠嘿嘿怪笑:“人心险恶,你觉得是朋友,人家未必拿你当朋友。”

        河老淡淡瞥了江尘一眼,又望向晏青桑:“青桑,这位朋友,什么来路啊?你缘何把他带回来?”

        “他叫邵渊,在古玉一道,有着极深的造诣。古玉盛会即将开启,我带他回来,正是有许多知识要请教他。河老,这似乎不碍着你们大家吧?”

        河老很是郁闷,这晏青桑,真是有些出格了。可是家族还真没有不准结交外人的规矩。

        他总不能说,家族现在的情况,不宜带外人进来吧?

        “青桑,你年轻气盛,老夫也不批评你什么了。不过,你带回来的人,你自己安顿,也自己负责。可别给家族惹什么幺蛾子才好。”

        “这是自然。”晏青桑淡漠道,“我做事,自有我的道理。总比去巴结那些高攀不起的人有意义吧?”

        说着,晏青桑一拱手:“我先回屋了。”

        说着,晏青桑对江尘道:“邵渊兄弟,跟我走。”

        江尘有些尴尬,有些歉意地看了看晏家其他人,跟着晏青桑朝里边走去。心中却暗暗有些失望,因为他没有看到篁儿。

        “篁儿,你在哪呢?”江尘心中暗暗呼唤。这偌大庄园,篁儿会在什么地方呢?

        江尘一时间,有些失魂落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跟着晏青桑后面。

        那大厅中,晏金楠咬牙切齿:“河老,你们就惯着这家伙吧。他这是无法无天了。还带陌生人回家族,真要出了事,谁负责?”

        河老叹一口气,对旁边的泉老道:“泉老,你觉得,青桑带回来的人,会有隐患吗?”

        那泉老叹道:“那人看上去应该没有什么恶意。也不像是有多大图谋。看上去,只是想巴结我们晏家的一个江湖修士吧?”

        “应该是这样。”河老点点头,“青桑的祖父,是家族的太上长老,我们也不好过分对他施加压力。罢了,就由着他一点吧。若那家伙真的有所图谋,咱们盯着点。一旦发现,格杀勿论便是。”

        “嗯,一个区区散修,不足为患。大家也不要过度担心了。”泉老也是开解大家,“我们晏家倒驴不倒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道这蓝烟岛域,区区一个小小散修,也敢来捣乱不成?”

        众人一想也是,说不定真的是反应过度了。一个连天位都不是的散修,即便混进来,能搞出多大名堂?

        江尘失魂片刻,又回过神来,跟在晏青桑身后,神识也在暗暗感应,试图感应到篁儿。

        忽然间,江尘脚步一凝。感觉到墙的那头,隐隐有琴声传来,而这琴声,竟然是如此的熟悉。

        赫然是仙籁妙音!

        这曲子,是江尘当初教给篁儿的,江尘如何能不知?说起来,这琴音便是他和篁儿的定情曲子。

        一时间,江尘整个人都僵住了,呆呆站在当场。

        晏青桑头问道:“邵渊兄弟,你怎么了?”

        江尘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不过他反应也是极快,却是动容问道:“晏兄,你听到了吗?琴音!恍如天籁的琴音。如此美妙的仙籁,却不知是从何处传出来的?”

        江尘此刻心情几乎是不能自已了。只是,他还勉强撑住,没有表现出异常的情绪来。

        晏青桑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伤痛之色:“邵渊兄,这琴音,是我一个堂妹所奏。走吧”

        江尘摆了摆手:“等等,我听一听这琴音,如此仙籁,若是错过,只怕终身遗憾。”

        江尘现在,哪里移动得了步子?他几乎是恨不得翻过院墙,直接跳过去。他现在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那一头弹奏这曲子的人,必定是篁儿。

        晏青桑微微有些意外:“邵渊兄弟懂得音律?”

        “略有所知。”江尘也不谦虚,“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奏此曲之人,必定是天上谪仙,人间精灵。却不知道,可否能得一见?”

        晏青桑闻言,面色微微一变:“不行,绝对不行。邵渊兄弟,不可妄言妄想,走吧。”

        江尘轻叹一口气,忽然高声道:“隔墙弹奏的仙子,在下江湖散修邵渊,能得姑娘一曲仙籁,当真是三生有幸,多谢多谢。”

        今天三百票没到,加更计划泡汤。不过明天就是新的一个月了,明天五更保底。凌晨点会先来一章!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31399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