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晏万钧可以说是夏侯家族的最大受害者。他的小儿子,是被夏侯家族逼迫,最后落到无尽牢狱中,永世受那煎熬炼狱之苦。

        他最具有天赋的孙女,从小被夏侯家族诅咒,身染百世同心咒,这么多年虽然解除了,但人生早就被定下来,是夏侯宗的练功炉鼎。

        而现在,邵渊和他最爱的孙子结为兄弟,对他的孙子明显帮助很大。夏侯家族又打算所要走邵渊。

        如果邵渊也被带走的话,晏万钧觉得,自己孙儿晏青桑又将失去一个极大的倚靠和同伴。

        晏万钧人老成精,自然看得出来,自从邵渊出现后,自己的孙儿各方面明显进步很大。

        人都是会潜移默化的。如果跟着气质好的人一起混,气质再不好的人,都会慢慢变好。

        而这邵渊,明显是可以让晏青桑变得更好更出色的人。

        晏万钧现在唯一的期待,就是这个孙子了。如果孙子的前途也被堵了,他晏万钧就真的一无所有。

        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他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动力在晏家继续拼搏下去。

        拼,也得有拼的动力,如果自己所爱的,所在乎的人,全部被人摧毁,那又何来的动力呢?

        所以,晏万钧的态度很坚决,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

        晏万重也是叹道:“族长,如果邵渊真的对我们晏家如此重要,这次真的不能再让步了。否则,我们晏家真的就成了夏侯家族的血库。他们想怎么吸就怎么吸。这还是敲骨吸髓的手段啊。我们晏家,早晚被他们抽空。”

        “话不能这么说,邵渊是很出色,但他毕竟是外姓子弟。为一个外姓子弟,得罪夏侯家族,似乎也不是很划算。”晏万有却是开口道。

        之前,晏万有想把孙女儿嫁给江尘的时候,对江尘是非常欣赏的。现在孙女儿被拒绝,晏万有对江尘的欣赏,早就化为了不爽。

        所以,他也希望把这个外姓小子赶出晏家,索性来个眼不见净。对夏侯家族弱势一些,已经是晏家的常态了,再丢一次人,也不算什么。

        但是在家族内部,却可以打击一下晏万钧这个老对手。晏万有觉得,这事也没有什么不妥。

        不得不说,晏万有的观点,还是很有市场的。

        一些站在晏万有这边的族老,纷纷开口道:“是啊,族长,邵渊是优秀,但是也没优秀到让我们晏家不顾一切留他的层次。试想一下,如果把邵渊送给夏侯家族,那么和瑶池宗的恩怨,应该也就迎刃而解了吧?瑶池宗有意见的是邵渊,不是我们晏家吧?”

        “云驼山那边,那么多勘察方面的巨匠都束手无策,邵渊只是在古玉方面有些造诣,未必在开采这方面,也有造诣吧?”

        晏万钧闻言,也是坐不住了。

        “你们一个个都是放什么狗屁?什么叫瑶池宗有意见的是邵渊?瑶池宗有意见的是冠军被我们晏家抢夺了!你们觉得瑶池宗是对邵渊有意见?信不信如果我们把邵渊送给瑶池宗,他们会连高兴的合不拢嘴。”

        这倒不是晏万钧在胡扯。

        瑶池宗不爽的,还真就是冠军旁落,而不是对邵渊个人有多大意见。

        像邵渊这样一个在丹道方面有明显杰出天赋的人,瑶池宗怎么可能不笑纳呢?

        也只有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觉得瑶池宗针对的是邵渊,不是晏家。

        “万钧长老,邵渊是青桑的结拜兄弟,你老爱护邵渊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不过万事也要以家族利益为重啊。”

        这大帽子直接扣了过来,直接给晏万钧一定不顾家族利益的大帽子。

        晏万钧勃然大怒,喝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意思老夫不顾家族利益?老夫不顾家族利益,会带兵去云驼山?老夫不顾家族利益,会牺牲自己的嫡亲孙女?老夫不顾家族利益,会让自己儿子被关入无尽牢狱?你们一个个他娘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为家族又做了什么?”

        “老子现在就这么一个孙子,谁他娘还要在这上面找麻烦,老子也豁出去了。大不了鱼死网破,谁怕谁啊?”

        “古玉盛会,是我孙子为晏家争气。丹道切磋的赌赛,也是我青桑一力主张推动的。这些为家族涨面子的事,那一件离开了我晏万钧这一脉?你们一个个说风凉话的时候嘴巴强的很,家族需要你们的时候,怎么一个个都龟缩了?老子不想出你们的丑,在夏侯家族的生日宴会上,某些所谓的天才,表现可是非常的拙劣吧?”

        晏万钧的火气是被勾上来了。

        这些年,他晏万钧为了家族这边的利益,牺牲了多少。家族又有几个人对他一脉心生感激过?

        可以说,一个都没有!

        所以,晏万钧的火气大,也是可以理解的。

        晏家族长也是面色一沉:“别的话可以说,若说万钧长老有私心,这话便是我这个族长,也无法认同。谁不知道,万钧长老这些年为家族牺牲是最大的。”

        晏家族长发话,很多人都是纷纷点头。

        “对啊,万钧长老牺牲这么多,你们说风凉话真是不应该。”

        “这次丹道切磋,我们晏家根本也没错。难道属于我们的利益,我们不去争取吗?难道我们明明能拿第一,却因为怕得罪人,要故意拿第二?拿第二还得罪其他人呢,那去拿第三?拿第三也得罪人,那咱们晏家就故意垫底不成?像我们晏家这种大势力,如果做什么事都前怕狼后怕虎,那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了。趁早什么都别干!”

        各方面也是进行着严厉的言辞交锋。

        “大家都稍安勿躁。关于邵渊的事,我们晏家必须有个态度。本族长是觉得,我们晏家需要年轻天才,需要新鲜血液。这种天才,我们没有理由送给夏侯家族。再说,这次我们没有把柄落口舌落在夏侯家族手中,没有必要对他们太迁就。”

        这是晏家族长的意见。

        “长说的不错,如果夏侯家族每提一个要求我们都要去满足的话,那我们晏家还怎么发展?”

        “对的,之前那个无礼要求,那是因为我们晏家理亏。现在嘛,我们晏家又没有理亏,没有必要言听计从吧。”

        “再说了,夏侯家族摆明是想弄垮我们晏家,似乎真的没必要这么迁就吧?”

        “要不大家还是投票表决。”

        “我支持表决,我们这么多高层,大家表决。少数服从多数。”

        江尘这个时候,却是微微一笑,站了起来。

        对晏家族长拱手道:“族长大人,容我说几句,可否?”

        “嗯,邵渊,你是当事人,你的意见很重要。”

        江尘微微一笑,神态从容。

        “族长,各位长老,族老。我必须强调一点。我邵渊来晏家,只是因为和晏青桑晏兄一见如故,结下了交情。并非我邵某人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狗被你们带回来,想遣送哪里就遣送哪里。”

        “此外,请你们记住,我是邵渊,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一件货物,也不是一件商品。不是你们想送给谁,就送给谁的。”

        “脚在我的身上,如果你们晏家不欢迎我,我现在就可以离开,眼不见为净,相忘于江湖罢了。”

        “最后,万渊岛很大,十大神国大势力如云。我邵某人也不会妄自菲薄,要找一个容身之处,却也不是难事。更无须劳烦诸位商量着把我送到这,送到那的。记住,我不是晏家的奴仆。”

        江尘耸了耸肩:“就这些,你们商量着。有结果后,我自然会有选择。”

        说完,江尘悠悠起身,朝外走去。

        他已经不想再参与这种无聊的讨论了。如果不是为了篁儿,他哪里会有兴趣留在晏家这么一个日薄西山的势力?

        更何况,这晏家很多人还如此愚蠢自大,如此莫名其妙。

        江尘潇洒离开,留下一个背影给众人。

        晏家族长轻叹一声,无奈地朝晏万钧看了一眼。

        晏万钧语气木然:“我觉得他说的很对,家族有些蠢货,实在是脑子被门夹了。你们以为邵渊是晏家的奴仆,可以任由你们送人?像他这种有一技之长的天才,到哪里找不到一口饭吃?还有,老夫也不妨提醒大家,邵渊的潜力,可不单单是丹道领域。他的武道潜力,也丝毫不逊色于晏真槐。只是,你们现在没有发觉罢了!”

        晏万钧一席话,掀起了轩然大波。比晏真槐的天赋还高,这个邵渊的武道天赋有这么夸张吗?

        晏家族长一愣,吃惊道:“万钧长老,你不是在说笑吧?”

        “老夫以人格担保,此子的武道天赋绝对不下于晏真槐,他日的武道成就,会让在场每一个人,都目瞪口呆。”

        晏万钧语气凝重,脸上有些意兴阑珊之色:“好了,老夫也累了,倦了。回去休息一下,明日正式启程,前往云驼山。大不了,埋骨云驼山,也算对得住列祖列宗了!”

        晏万钧说完,也是站了起来,苍老的背影朝外走去,显得有些萧瑟。

        忽然间,晏家很多族老,心中都涌起一阵悲凉。晏万钧对家族如此忠诚,都落得这般落寞,这晏家,到底还有希望吗?

        二更到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31401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