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谁都不曾想,江尘会对夏侯樱如此不留情面。

        夏侯樱再会演戏,被江尘这么当面挤兑,也是有种几乎想撕破脸皮的冲动。不过夏侯樱到底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心头怒火旋即被压制住,眼圈一红,泪珠滚滚而下,失声抽泣起来。

        这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让得景翊这种护花使者,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冲上来和江尘来个你死我活。

        江尘耸耸肩,对景翊那杀人一样的目光,直接无视。

        在江尘心底,已经将景翊这些家伙直接剔除了。一个圣地天才,连女人的几滴眼泪都免疫不了,这种人注定难成大器。

        景翊被江尘这么无视,心中也是火气极大。三两步追上走在最前面的甘宁,附耳道:“甘师兄”

        江尘知道这景翊是去甘宁那里告状,无非是要让甘宁在擂台上狠狠羞辱他,为夏侯樱出一口恶气。

        甘宁饶有深意地回头瞥了江尘一眼,眼中更是闪过一道阴霾。

        很显然,甘宁对江尘的粗鲁行为,也是极为不悦。在他看来,对待夏侯樱这般粗鲁无礼,简直就是未开化的野蛮人。

        作为圣地天才,甘宁觉得应该对女人彬彬有礼,那才叫风度。

        一个连最基本怜香惜玉都不懂的人,就算有些天赋,那也是莽夫,是野蛮的匹夫,这种人,他甘宁瞧不起。

        很快,后面的对战擂台,便到了。

        这对战擂台,建在天才区域,是很多天才经常切磋武技的地方。寻常时候,如果没有对战信息的话,是没有什么人会到这种地方来的。

        因此,这擂台区,显得十分清净。

        不过如果战斗一开启的话,说不定就有人闻讯赶来。

        甘宁走到擂台前,身影一晃,已经落到了擂台之上,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气势,望着尚未走上擂台的江尘。

        “邵渊,你粗鲁不堪,得罪同门。甘某本无意和你计较,但是你连续出言不逊,是可忍孰不可?甘某这是代表圣地的所有天才,教教你怎么做人。”

        要打架,得先把道理站住。

        甘宁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这邵渊现在很得高层喜欢。要教训他,必须得找个充分的理由。

        否则,万一被高层知道他是恶意打压信任的话,对他也是不利的。就算高层不会介入这种争斗,他甘宁也不愿意被三大圣主视为欺负新人的家伙。

        所以,要动手,先来一通大道理,把道理给先占了。

        江尘哂笑道:“甘宁,起先我对你有几分尊重,不过现在看来,这几分尊重,似乎也没有必要了。”

        “作为圣地天才,如果你看我不顺眼,直接找我麻烦,我或许会觉得你是个真性情的爽快人,大不了干一架,干完之后,相逢一笑泯恩仇。现在么,你这嘴脸,让我觉得恶心。”

        “是的,你没听错,就是这两个字,恶心。”

        江尘口舌之利,其实也从不输给任何人。

        甘宁闻言,面色更是一黑。

        那景翊高声道:“小子,你目中无人,这是要和整个圣地天才作对的节奏吗?一个外来者,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景翊一顶大帽子直接扣了过来。

        江尘哈哈大笑:“凭你也配代表整个圣地天才?你不怕那些真正的天才听了之后觉得恶心吗?”

        景翊怒气勃发:“口舌之利,有什么用?有本事,上擂台。甘宁师兄会教你今后怎么做人。”

        其他几个年轻人也是聒噪道:“邵渊,你号称闯过九曲云窟的人,怎么连擂台都不敢上?”

        “就是就是,只会动嘴皮子,算什么本事呢?”

        “有种的,让擂台,让我们见识见识你闯过九曲云窟的风采。”

        这些所谓的天才,一个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纷纷叫嚣着,对江尘发出挑衅言语。

        毫无疑问,这些家伙也是看江尘极度不顺眼。他们都想借这个机,好好羞辱江尘。

        大家的心思都差不多,他们作为圣地天才,不管是一线天才,还是二线天才,都有一种浓浓的排外情绪。

        一个外来天才进入圣地,已经让他们觉得不爽。而这个外来天才,还这么不懂事,这么会出风头。

        连闯九曲云窟,这不是打圣地所有他天才的脸吗?

        在这种情况下,这伙人的心思自然是出奇的一致。都想借这个机会,好好打压一下这个外来者,让他知道圣地的水有多深。

        不过,这些家伙虽然有这心思,却未必有这实力。包括景翊在内,他虽然叫嚷的凶,但心里头其实没有多少底气。

        毕竟,能够连续闯过九曲云窟的天才,肯定不会是省油的灯。哪怕人家现在没有突破天位,他景翊也不敢说稳稳有十足的把握。

        而甘宁师兄则不同。

        甘宁师兄作为永恒圣地年轻一辈五大公子,虽然只是垫底的一个,但好歹也位列五大公子行列。

        实力在年轻一辈也算是超群的存在。

        有甘宁师兄出马,绝对是可以压制这个嚣张外来者的。

        再加上这次夏侯樱拜访的时机很是及时,有意无意从中有些挑拨,搬弄了是非,更是把这群年轻人的情绪全部挑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都恨不得将江尘生吞活剥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大圣主发过话,他们绝对会动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废掉这个外来者。

        现在,他们没法做得这么绝,但是找找茬,找点麻烦,高层绝对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毕竟,任何天才的崛起,高层都不可能全方位保护。对于宗门内年轻人的一些争斗,高层甚至是喜闻乐见的。

        毕竟,没有竞争,如何成长?

        如果他们真的可以在年轻一辈的明争暗斗中,摧毁这个邵渊的斗志,让这家伙从此一蹶不振,即便是高层,也绝对不会说什么。

        毕竟,一个天才如果连这点打击都撑不住,那也不配称为天才。

        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一种浓浓的幸灾乐祸意味,那种戏谑的氛围,显然都是想将江尘逼迫到擂台上去。

        如果是那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在这种眼神的挑衅下,在这种氛围的逼迫下,肯定会脑子发热,热血上涌,直接上擂台和甘宁分个高低。

        但是,江尘又怎么可能是那种脑子发热的年轻人?

        眼前这些家伙,他们的心智加在一起,也远不及江尘那么高。

        在江尘眼里,这就是一群小屁孩,一群享受着长辈余荫的纨绔而已。虽然他们确实是武道天才,但是论心智的成熟度,江尘甚至觉得,他们还不如人类疆域的一些顶级天才。

        至少,那些天才虽然有长辈必要,但却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还是要经历外面的风雨打磨。

        可是,这几个圣地天才,除了甘宁之外,其他几个,明显是没有经历过多少磨砺的。

        或许,作为永恒圣地的天才,他们在永恒神国的地位太高了,以至于走到哪里,都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因此,也便缺少必要的打磨。

        “邵渊,你光说不练,连上擂台的勇气都没有吗?”景翊见江尘嘴角含笑,却不上擂台,也是出言相激。

        “小子,先前你不是伶牙俐齿吗?怎么到了擂台下,脚就软了?不上去?不上去可以,跪下道歉。向甘宁师兄道歉,向樱小姐道歉,向景翊师兄道歉。”

        “对,不上擂台可以,跪下道歉,我们或许可以原谅你。”

        连夏侯樱,那明艳的双眸中,也是闪烁着精芒,大有幸灾乐祸的意味,此时此刻,也是不加掩饰了。

        她之前,对这个邵渊,还是有一种征服欲望的,想将这个所谓的丹道天才,纳入她的仰慕者行列。

        奈何,这个年轻人油盐不进,对她夏侯樱屡次抛出的绣球,不闻不顾,这让夏侯樱很是挫败。

        说实话,夏侯樱在永恒神国年轻一辈中,还没吃过这种亏,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无视过。

        不单单是因为她的美艳,还因为她是夏侯宗的嫡亲妹妹。

        所以,屡次三番被江尘羞辱后,夏侯樱对江尘也是从好奇,慢慢转化为憎恨了。

        尤其想到这个年轻人是从低贱的晏家走出来,却胆敢藐视她这夏侯家族的千金大小姐,更让她心头窝火。

        晏家走出来的人,有什么资格跟她夏侯家族的人狂?

        江尘目光淡漠,从这些人面前一一扫过,忽然咧嘴一笑:“道歉是吗?”

        “哼,小子,现在想道歉已经晚了!”

        “除非你三拜九跪!才行。”

        江尘的笑意,十分森冷:“我是想说,凭你们这些货色,也配接受我的歉意吗?”

        江尘忽然声音变寒:“有一个算一个,一起上吧!小爷没兴趣陪你们浪费时间。”

        “包括你,夏侯樱。”

        江尘的邪恶金眼,陡然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如利剑一般,射向夏侯樱。

        夏侯樱啊呀一声,娇躯一晃,头晕目眩,差点栽倒在地。在这强大的神识威能下,夏侯樱就好像一瞬间被人剥光了衣服一样,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如果不是夏侯樱反应快,而江尘没有想致她于死地,恐怕夏侯樱此刻已经成了一尊僵硬的雕塑了。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31402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