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石玄这次会来参加这补天盛会,完全是冲着太一补天丹来的。不然的,以石玄如今的身份地位,他根本不屑来永恒圣地这种地方,在他看来,那是自降身份。

        正因为有太一补天丹的诱惑,让他想来看看情况,看看能否有趁火打劫的机会,却没想到,这永恒圣地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膨胀得这么厉害,居然派一个年轻人再三地挑衅他,最后居然失心疯似的,要向他提出赌斗?

        这在石玄看来,整个永恒圣地,别说对手,连具备做他石玄门徒资格的人,也不可能有。

        跟他石玄赌斗丹道,那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任何天才,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无比自信。虽然此刻的情形看上去有些诡异,一个年轻人不断挑衅他石玄,激怒他石玄,进而提出赌斗。

        这情形在常人看来,明显是有问题的。

        石玄也觉得这里头有诈,可是即便知道,石玄却并不畏惧,因为,他有足够的自信。

        即便有诈,他也觉得以永恒圣地的水平,根本诈不到他。

        丹道赌斗,归根结底是要靠丹道底蕴说话的。

        当然,在别人的地盘,石玄也不会盲目自信,掉以轻心,而是悠然一笑,拱手向四周宾客道:“今日万渊岛丹道高人,大多云聚在此。我石某人本来没有出风头的想法,奈何这永恒圣地不自量力。也请诸位做个见证,此次赌斗,可别说我石某人欺负小辈。”

        不等其他人开口,江尘淡淡笑道:“你不用撇清了。也不用疑神疑鬼担心我使诈。太一补天丹是我研制,我自可做主。不过,你若输了,当初你使诈赢了子穆长老的事,可不得抵赖。”

        实际上,石玄当初是用了点小聪明激怒子穆长老,但丹道赌斗本身,并没有使诈。

        不过,他这种骄傲的人,根本不屑解释,冷笑道:“石某根本不屑一辩。倒是你的太一补天丹,可敢发誓,不会用假丹方来糊弄人?”

        “自当立誓。”江尘淡淡道。

        石玄点点头:“好,那你立誓吧。”

        “什么叫我立誓?难道你不用立誓么?”江尘冷笑,“你莫非觉得自己绝不可能输么?”

        石玄仰天大笑:“莫非你还觉得自己能赢我不成?”

        “既是赌斗,自然要双方公平。这点赌品,你石某人都没有吗?”江尘却不吃石玄这一套。

        石玄一怔,却是冷冷道:“当初和子穆长老一战,石某赢的光彩,没有什么好承认的。以此为赌斗筹码,却是荒谬。”

        “那你拿什么来赌?”江尘冷笑。

        “哼,无知小儿。你若能赢石某人,什么都好说。”

        “什么都好说么?”江尘悠然一笑,“那就留你在我门下做个丹奴,生生世世不得反悔,如何?”

        “大胆!”石玄身后,几个百花圣地的人,都是怒目圆睁。

        石玄也是目中射出一道森冷的意味,冷冷盯着江尘:“年轻人,口气这么大,不怕折寿吗?让石某人做你的丹奴,你不怕天打雷劈么?”

        江尘哈哈大笑:“你害怕了?”

        石玄面色一沉:“小子,你如果想激怒我,石某不妨告诉你,你做的很成功。不过,在丹道领域得罪石某的人,一般都会很很惨。”

        “是吗?这么说,这赌斗筹码,你答应了?”

        石玄冷冷道:“答应了又如何?你以为你又胜算吗?”

        “那就立誓吧!”江尘冷冷道。

        “且慢!”那石玄跟前的中年人却道,“你跟我家大师赌斗,你就一个丹方而已,想赌我家大师的身家性命?你倒是打得如意算盘。”

        江尘似笑非笑:“石玄,这么看来,你的手下人对你不是很有信心啊。如果你真是百分百包赢的话,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啊。”

        石玄淡淡道:“你退下。这小子奸诈,不过,想在石某面前玩花招,他还嫩了点。”

        石玄说到底,还是绝对信的。他可不觉得,永恒圣地随便冒出一个小子,就能挑战他石玄。

        丹道不是其他,一个年轻人,就算得到了一点奇遇,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忽然变得很强的。

        就算有奇遇,也需要时间来消化,也需要时间来积淀。这个年轻小子,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岁的样子,能有多少底蕴和积淀?

        所以,石玄根本不存在任何输的担忧。

        江尘先行立誓,立誓完毕,淡淡看着石玄,那神情意味,对石玄也是一种逼迫。

        话赶话说到这份上,如果石玄出现哪怕一丝反悔和畏缩,都会被视为是一种胆怯。

        作为石玄这种地位的人,他是绝对不会表现出这一面的。

        当下语气冷淡,立下誓约:“此局我若输了,给你小子当一辈子丹奴,也不算冤。如有反悔,石某当场自裁。否则,天地诛之。”

        这个誓约,也算极狠了。

        江尘微微一笑,朝石玄投去一个诡异的笑脸,似乎自言自语地道:“看来我要恭喜自己,得了一个不错的丹奴啊。”

        石玄冷冷一笑,事到如今,这年轻小子还在那里徒逞口舌之力。这点笑伎俩,石玄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虽然他不知道这小子的底气到底从哪里来的,但是石玄根本无需知道,他只认定,只要自己发挥出水平,这小子是绝对没有机会的。

        “小子,你打算怎么赌?”

        “就按先前你说的话来定赌局,如何?”

        “我说的?”石玄一怔。

        “你不是说,我会的,只有太一补天丹这一件你不会吗?你会的,我们永恒圣地上下十代人都未必会吗?既然这样,就按这个方式赌。我们彼此出题,我出三个,你出三个。看到底谁会的更多。如果你出的题,我都会,而我出的题,你会的更少,那就是你输。反之,则是我输,如何?”

        众人一听,都是来了兴头。

        这个赌局,难度可是非常之大。

        毕竟,每个丹师,都会有一些私货的。所谓私货,就是独家之秘,就是专属于自己的东西。

        自己会,别人未必会的东西。

        而这种赌局,如果每人出三题,说不定最后以平局收场。双方都不会对方出的题目,自然就是平局。

        石玄思忖了片刻,心中倒是有些意外。他本以为,这个小子肯定会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赌斗法子,石玄心理正准备如何拒绝,如何将赌斗引入正轨,用堂而皇之方式一决高下。

        但是江尘说出来的这个方法,却是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地方,拼的完全是各自的底蕴。

        这么一来,石玄倒是没法拒绝了。

        怎么拒绝?如果这种赌斗方式都拒绝的话,岂非是向外界承认,他石玄是忌惮这个年轻人了?

        再说,石玄觉得,这个方式对他来说,是很有利的。因为,这个赌斗方式比拼的是底蕴,比拼的是丹道知识储备。

        石玄在这方面,自问是非常有功底的。而对方只是一个年轻人,能有多少底蕴可言?

        所以,石玄就更加没理由拒绝了。

        当下淡淡点头:“这个赌斗方式,倒是可行。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这种赌斗方式,各自三题,万一彼此都不会,或者彼此都会,岂非打成平手了?”

        “这个还不简单?如果平手,那就再出三题。只要是平手,不断出题,一直出到分出胜负。如何?”

        江尘显得十分豪迈,这份豪迈,在石玄看来,显然是毫无道理。他实在有些不明白,这个小子,到底凭什么如此自信?

        难道事到临头,他还觉得有机会能够取胜不成?

        石玄努力让自己心中平静,不要去考虑对手。或许,这小子就是装神弄鬼,故意诈唬,让他无法专心。

        想到这里,石玄又将心境调整到最佳状态。

        点了点头:“就按你说的这个方式来赌斗。不过,这是君子之斗,太一补天丹,石某自认不会,你就不必出了吧?”

        江尘哈哈大笑:“放心,太一补天丹我既然拿来到赌注,自然不会让再拿来到问题。你大可放心。咱要赢,也要赢得光明正大,赢得你无话可说。”

        石玄轻蔑一笑:“说大话适可而止。”

        江尘耸耸肩:“很快你就不这么认为了。”

        双方对望一眼,彼此都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专注地开始思忖起来。赌斗在这一刻,已然开始。

        而四方宾客的情绪,也都被调动起来。

        如果说一开始他们都觉得永恒圣地是在无理取闹,是在呈口舌之利,是在为当年子穆长老的事找发泄。

        那么此刻,他们已经不这么认为了。他已经意识到,这是永恒圣地精心安排的一个局。

        只是,大家心中同样很好奇,到底这永恒圣地是哪里来的信心?派这么一个年轻人去挑战石玄?

        而且还拿太一补天丹当赌注?他们就不怕输吗?这太一补天丹的丹方,要是通过这种方式输给石玄,那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别说是各方宾客,永恒神国其他各大势力,同样是充满不解。他们同样是异常担心,不明白这邵渊为什么就会冲动到去挑战石玄。

        在万渊岛的丹道世界,石玄的水平,那可是代表着前十名,甚至前五名的至高水平。

        这邵渊,虽然天赋不错,但终究是刚刚崛起的年轻人罢了。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31403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