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夏侯宗的语气森然,不带何人类情感。盯着江尘的目光,也仿佛在打量着一个死人似的。

        年轻一辈的人,听到夏侯宗这种语气,一个个都是暗暗捏一把汗,颇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是,江尘却是丝毫不退让,目光淡然地迎了上去。

        “夏侯宗,你嘴边有多少肉,我没兴趣管。但是篁儿,永远不会属于你,永远不会!记住,我不管你是什么狗屁第一天才,如果你想阻挡在我面前,我会毫不犹豫送你上路。”

        “哈哈哈。”夏侯宗听了这话,却是大笑起来,“好大的口气,小子,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你是天位高阶的强者了。就凭你吗?送我上路?”

        “就凭我。”江尘淡淡道,“天才论剑,希望你会参加。也希望你在擂台上,不要跟夏侯家族其他废物一样,不堪一击。”

        既然已经彻底撕破脸皮,江尘也不在意把话说死了。

        自从他打算来永恒神国,他就预料到了这一条,他和夏侯家族,注定是不共戴天的。

        所以,索性就不用遮遮掩掩了。

        夏侯宗双目精芒爆闪:“天才论剑,这是你说的。小子,希望你别在遇到我之前,假装被别人打败了。那样,我会瞧不起你!”

        江尘淡淡道:“你也自求多福,不要在遇到我之前,横死街头。”

        晏家族长见两大天才碰撞,为他燕家的千金小姐碰撞。可是晏家族长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他大概也知道,自己现在是里外不讨好了。夏侯家族的人,估计也瞧不上他,看不起他。

        而邵渊,恐怕也对他之前的犹豫失望了。

        想到这里,晏家族长也是郁闷不已。想想之前邵渊在晏家,他自问和邵渊关系还是不错的。

        可是,现在却落到两头不讨好的下场,晏家族长要说心里不苦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夏侯家族那名族老忽然冷笑道:“大圣主,年轻人的争斗,本来我们这些老家伙,是不好干涉的。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关于晏青篁的事,不如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如果天才论剑,是邵渊胜出,从此晏青篁就是他的女人,夏侯宗也不会纠缠如果是夏侯宗胜出,到时候这提亲之事,永恒圣地再也休提。一切都交给他们年轻人用输赢来定,如何?”

        大圣主淡淡笑道:“这事,我圣地的态度,自然是站在圣地天才这边的。关键是邵渊怎么想,只要是他心中所想,我们都会给予绝对的支持。如果邵渊愿意比拼定归属,本座也没有意见。”

        话里话外,还是捧着江尘,捧着这个年轻人。

        江尘闻言,点点头:“那就天才论剑,决定胜负吧。不过,不管是胜是负,我这提亲的决心,谁也动摇不了。”

        “那万一是打成平手呢?”有好奇的人问道。

        “不可能平手!”

        江尘和夏侯宗,都是异口同声。这种角逐比试,哪里怎么可能有平手,必然是全力相搏的。

        夏侯家族那名族老不悦道:“邵渊小友,我辈武人,也要讲究风度。不管胜负,你都要横插一杠。天下岂有这种道理?”

        “道理?”江尘淡漠一笑,“你夏侯家族也会讲道理吗?讲道理的势力,会让篁儿去当练功炉鼎?那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你以为是一只小猫,一条小狗吗?”

        夏侯宗冷冷道:“小子,给你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天下英雄在此,你可别告诉大家,你认怂了。”

        江尘淡淡道:“决斗,只是因为我看你不顺眼,借这个机会灭你罢了。跟篁儿,却没有关系。我与篁儿两情相悦,何须要你夏侯家族点头?”

        江尘要不讲理起来,比谁都不讲理。

        一席话,差点把夏侯家族的人都给顶死了。

        夏侯樱叉腰叫道:“邵渊,你一个大男人,也不知道羞臊,我哥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你却耍赖。就这德行,还敢自天才?”

        江尘对淡淡一笑:“总比你夏侯小姐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好一些吧?”

        “好,闲话不说,此事今日便到此为止。”子车旻显然也不愿意他们继续吵闹下去。

        毕竟,夏侯樱也是他子车旻的一个记名弟子,在这种场合下吵吵闹闹,也是有失体面。

        永恒圣地好不容易靠这次盛会出了个名,可不能又顺便闹个笑话。

        夏侯宗也不愿意在这里多留,冷冷扫了江尘一眼,伸出拇指和手指,朝江尘那边轻轻一点。

        这在永恒神国,是一个侮辱性的手势。

        江尘轻蔑一笑,却是懒得理会。

        至此,这补天盛会,便宣告结束了。

        “妹子,你暂时就先别回晏家了,在圣地玩几天吧。”晏青桑上前招呼道,他是圣地天才,挽留自家堂妹在圣地玩几天,这是合情合理的。

        “爷爷,你不反对吧?”晏青桑故意问晏万钧。

        晏万钧重重点头:“篁儿,你便在圣地多玩几天,顺便散散心。这些年,最苦的人,其实是你。爷爷无能,一直让你受气。但是这次,你想在这里玩多久就玩多久。家族谁有话说,让他们来找我!”

        晏万钧豁出去了之后,语气也是强硬了很多。

        晏家族长嘴巴动了动,苦笑道:“万钧长老,你是知道的,本族长对你一向很是器重。这件事,这件事唉,就让他们年轻人争出胜负吧。两个庞然大物,我们晏家谁都得罪不起。”

        “谁都得罪不起,偏偏谁都得罪了。”晏万钧轻哼一声,“族长,老夫冲动孟浪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涵。”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晏家族长似乎也知道,今天想不让篁儿在这里,恐怕也是不可能了。

        他也索性乐得大方了。

        而江尘,此刻却是陪伴着子车旻,送着一批又一批的客人离开此地。

        那些客人离开,一个个都是跟江尘客套,竭诚邀请江尘前往他们那里做客,那态度可谓是热情之至。

        江尘态度也算热情,并没有拒绝,但也没有承诺什么。

        而百花圣地的一群人,则是带着愤怒,带着无奈离开的。他们来的时候有三大巨头,现在,却只能是两大巨头回去了。

        最要命的是,恐怕过不了多久,整个万渊岛每个角落,都要谈论今天发生的这件事了。

        不可一世的石玄,在丹道比拼上,毫无悬念地惨败给永恒圣地的天才。

        这个消息,将会成为未来几个月,整个万渊岛最热门的话题。

        而邵渊这个名字,也必然会传遍大江南北。

        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年轻天才的崛起,往往会踩着一堆人的头顶上位。

        而石玄以前成名靠的是这种方式,如今,他却以同样的方式,成全了永恒圣地的这个年轻人。

        石玄似乎也是任命了一般,并没有跟百花圣地的人告别,而是如同木偶一般,站在江尘不远处。

        等送走所有宾客的时候,江尘的目光,才望着石玄。

        实际上,江尘对石玄没有任何兴趣。所谓收为丹奴,其实只是在那种场合下的羞辱之语。

        他还真不缺这么一个丹奴。

        江尘炼丹,也从来不需要什么打下手的人。这石玄对他来说,其实是个累赘,至少此刻,他着实有些头疼,该怎么处理这个石玄?

        江尘求救一般,看了子车旻一眼。

        子车旻笑道:“他是你的战利品,你想怎么处理,都是你的事。如果你觉得不爽,一刀砍了他,也没有人说得上什么。他是你丹奴,丹奴,只是奴隶罢了。”

        石玄听了这话,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着。

        他之所以忍辱负重,其实就是想卧薪尝胆,找到一个逆袭的机会。如果真的被一刀砍了,那么他所有翻盘的野心,也就彻底成浮云了。

        江尘摆了摆手:“先把他囚禁起来吧,磨一磨他的性子,等哪天驯服了他,再考虑用一用他。”

        江尘其实很清楚,像石玄这种人,想要征服他,让他真心诚意地臣服,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性的。

        所以,江尘其实也不做这个指望。再说,他也不需要石玄做丹奴。所以,囚禁起来,或许是他目前最合适的办法了。

        石玄听说只是囚禁,心中稍安。至少不用斩杀。只要人不死,那就有机会。

        三大圣主送走了所有宾客后,也是折返回来。

        对江尘,他们现在也是怎么看怎么满意。

        “邵渊啊,你还是不该冲动,却和那夏侯宗约定天才论剑比试。你在武道方面,跟夏侯宗比,还是吃亏啊。”

        “可不是吗?夏侯宗少年早慧,不知道得了什么神秘传承,走了什么好运气,在年轻一辈,一直遥遥领先,很是古怪。”

        江尘对夏侯宗的实力,大致上有个清醒的认识。两人在刚见面的时候,便有过一次瞳术的较量。

        当时江尘便察觉到,这夏侯宗的气势和威压,都和一般的年轻天才截然不同,充满霸气。

        不过,江尘也并不妄自菲薄。

        离那天才论剑还有几个月时间,他觉得,自己完全还有机会。

        第四章到,还有三章,不管写到多晚,都会完成。请大家放心。看到大家加群,一群已经满了,大家请加:。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31403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