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晏万钧喜出望外,盯着晏青桑看了久,目光才转向江尘,晏万钧由衷赞叹:“邵渊小友,或许,你真是我晏家的福星,也是老夫这一脉的福星。青桑遇到你,这些日子以来,老夫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的巨大变化。说句不夸张的话,青桑的命运轨迹,说不定都因为你的出现,而得到了彻底的改变。而篁儿的命运轨迹,说不定也会因你而改变”

        晏万钧说的十分动情:“所以,你是老夫这一脉的大恩人。邵渊,矫情的话,老夫也不太会说。老夫能给你的承诺只有一个,你与篁儿的事,老夫便是粉身碎骨,也当成全。不管谁来阻拦,夏侯家族也好,晏家内部也好,他们要想破坏你和篁儿的事,就必须从老夫尸骨上踏过!”

        晏万钧斩钉截铁。

        他的语气异常的坚定,看得出来,晏万钧是彻底认可了江尘,彻底认可了这个年轻才俊。

        晏万钧以前委曲求全,那是因为晏青桑年幼,还没有成长起来,需要家族的羽翼庇佑,需要家族的资源。

        所以,晏万钧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性格,委曲求全,甚至当家族牺牲他儿子,牺牲他孙女的时候,他也咬着牙硬撑着没发作。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晏青桑在。

        可是,现在晏青桑已经不成问题,晏青桑有永恒圣地庇佑,得到永恒圣地的认可,一天比一天成长,晏万钧还有什么好牵挂的?

        而带来这一切变化的人,却是邵渊这个年轻天才。

        所以,晏万钧根本没有半点犹豫了,他内心很坚定,认定这个年轻人,就是他这一脉的救星。

        不单单改变了晏青桑的命运,还有可能改变晏青篁的命运。

        如果可以,晏万钧何尝想牺牲自己的孙女?家族命运?家族前途?晏万钧承认,他一直是很关心家族命运,也一直愿意为家族出力。

        可是,这些年来,家族为他做了什么?除了不断对他提出要求,不断让他让步之外,家族很少体谅他晏万钧的痛苦。

        这次族老会,家族竟然有那么多人,指责他,弹劾他,要治他晏万钧的罪,这让晏万钧更看得清楚了。

        这样的家族,真的是没有太多值得眷念的地方。

        虽然,晏万钧还会继续为家族出力,还会时刻不忘自己是晏家子弟这一点事实。

        可是再要他晏万钧不顾一切去为家族牺牲,这已经是不现实了。

        人心换人心,晏万钧这次明显是被家族伤了心。

        也让他认清楚,这个家族,或许他晏万钧无法割舍掉那份香火之情,但是这个家族的许多人,真的已经不值得他去守护。

        自己流血出力,付出那么多牺牲,为了守护这个家族,到头来,这个家族那么多人,居然要治罪于他,这让晏万钧如何能不耿耿于怀?

        所以,看清楚事态的晏万钧,才会如此干脆地向江尘表态。

        江尘看到晏万钧这认真的样子,心中也是暗叹。他原先对晏万钧还是有一点成见的。

        觉得他不顾自己孙女的死活,是个冷血动物。

        现在看来,这晏万钧所做的一切,其实也有苦衷。其实,这个老人,并不是那种冷血无情的老人。

        “万钧长老,我与篁儿的事,我会全力争取,哪怕是夏侯家族,也绝对阻挡不了我和篁儿在一起的决心。这件事,我倒不想将你牵扯进来。”这是江尘的真实想法。

        晏万钧支持他,固然是好。这种支持,只需要放在心里就好了。没有必要表现出来。

        表现出来,反而会让他晏万钧自己陷入被动中。万一晏万钧将来有个三长两短,篁儿反而会内疚。

        晏万钧爽朗一笑:“牵扯进来?这是我孙女儿的事,我牵扯进来,又有何惧?难道那夏侯家族,还敢拿我动刀不成?”

        晏万钧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

        他认定的事,也是很难更改的。

        晏青桑这时候,却是笑道:“爷,你也别太担心。邵兄弟他心里自有主张的。他做什么事,哪次不是算计的好好的?进我晏家,与瑶池宗斗,与石玄斗,哪一次不是被人看衰?最后他哪一次吃亏了?”

        晏万钧闻言,也是笑了起来:“如此说来,邵渊小友谋定而后动,确实让人佩服啊。”

        “对了,青桑,你们这次过来,有什么打算?”

        晏青桑耸耸肩:“我就是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糊涂,你现在这个阶段,就该好好修炼,为天才论剑做准备,要你帮什么忙?别忘了,你现在是圣地弟子。家族的事,暂时不用你来操心。”

        晏万钧板着脸,教训起晏青桑来。

        随即,晏万钧又望着江尘,笑道:“邵渊啊,你和夏侯宗在天才论剑很有可能会遭遇,你也不应该四处乱逛,要全力备战才行呐。”

        这倒是肺腑之言,晏万钧虽然不看好江尘在天才论剑上挑战夏侯宗,可他也不想这年轻人输的太惨。

        江尘笑了笑:“在圣地修炼,短期内也难有巨大突破,所以出来散散心,找找灵感,说不定反而对武道修炼更有增益。”

        武道世界,想来讲究一个突破契机。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年轻武者,甚至是年长的武者,都喜欢四海为家的原因。

        在外流荡,漂泊,行走江湖,遇到各种各样的事,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得到各种各样的感悟。

        往往这种行万里路的方式,经常能为修炼带来极好的灵感。

        晏万钧赞叹:“邵渊,看来你对武道的领悟,并不比丹道差多少。唉,现在老夫越来越觉得,晏家失去你这个天才,真的是天大的损失。”

        晏青桑却道:“爷爷,邵兄弟这种天才,长久下去,也不是晏家能够留得住的。我只庆幸,我跟他是朋友,不是敌人。”

        晏万钧对孙儿的话,也深以为然。

        江尘却是忽然道:“对了,万钧老,上次梁老曾经邀请我来过云驼山,这件事我一直都放在心上。这次秘密前来,我也想在云驼山四处走走,探一探,不知道万钧长老准许否?”

        江尘其实对这云驼山充满了好奇心,他始终觉得,这云驼山应该是蕴藏着大气象的地方。

        为什么,这晏家会如此不重视云驼山呢?

        只是,他现在不是晏家子弟,所以,想要在这云驼山四处逛逛,探探,那也得征求晏万钧的意见。

        晏万钧笑道:“你是我晏万钧未来的孙女婿,你要四处走走,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现在家族有许多族老在此,老夫虽然是领军人物,但也要平衡各方的说法。所以,你可以乔装打扮成堪舆大师,便算是来此地考察地形,勘察地脉的大师。”

        如果以这个名义的话,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出出入入了。

        不得不说,晏万钧的这个提议让江尘怦然心动。

        “那要不要申请什么凭证?”江尘问道。

        “不必,老夫到时候给弄一张通行证,你可以到处走,保证晏家上下,没有人会阻拦你。不过,最近这云驼山山脉是非很多,那风家之人,也说这云驼山是他们的。他们的驻军,甚至有些已经慢慢渗透到我们的地盘附近了。再这么下去,老夫担心早晚会闹出什么大事来。”

        “嗯,这个我会小心谨慎一些。”江尘听说可以拿到通行证,也是喜出望外。

        以江尘的本事,他要深入这云罗山,就算有重兵把守,他也是有很多种办法可以四处走动的。

        只不过,那样终究限制太多。

        如果可以拿到通行证,四处随便走,那自由度就高了。

        至于遇到风家之人,江尘却不担心。江尘自信,以自己的手段,遇到麻烦,也会有解决的办法。

        晏万钧的办事效率极高,很快就给江尘弄到了一张级别极高的通行证。而晏青桑也同样拿到了一张。

        晏青桑是要来这云驼山,感悟天地规则,争取突破天位。

        所以,他暂时不会跟着江尘一起到处走。他的目标,是在短时间内,突破天位境界。

        拿到通行证后,江尘也是如鱼得水。

        歇了一晚后,江尘便开始勘察起这云驼山。云驼山绵延万里,到处都是山脉,走马观花的话,肯定是没有什么收获的。

        所以,江尘决定,多花点时间,多花点精力,再深入一些。

        连晏家防御都不愿意深入的区域,或许是最合适勘察的。

        确实如晏青桑会所的那样,这云驼山,杀气很重。这种杀气,并非是那种疯狂的杀戮之气,也不是那种血腥之气。

        而是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锋芒,越是深入,江尘越使感觉明显。好似这云驼山本身,就是一柄绝世凶器,隐藏着毁天灭地的锋芒。

        只是,如今这锋芒,暂时被掩盖住罢了。

        “好家伙,难怪这晏家的人不喜欢这云驼山,一般人,在这种地方活动,这浓郁的杀气,确实让人毛骨悚然。”

        江尘也算是修炼磐石之心的人,心如磐石,如山一般稳固。可是,面对这疯狂的杀气,他偶尔也会感到到一丝丝惊悸。

        “这云驼山,到底是什么情况呢?”江尘越是调查,越觉得一头雾水。他一直想从整体上挖掘这云驼山,可是,却是一无所获。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31404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