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因为是永恒圣地,他们迟到一些,在最后一批到达,别人也无话可说。毕竟,圣地就是圣地,是永恒神国一直以来的真正掌控者,是永恒神国的基石。他们一直都享有特权,这个时候来迟一步,甚至有人都觉得,这是永恒圣地故意玩手段,来体现永恒圣地的特权。

        江尘神蕴内敛,让人看不出深浅。这也是江尘和其他天才不同的地方。

        其他很多天才,神蕴外放,都恨不得别人立刻发现他们的强大似的。

        队伍到达,被引导固定的区域。

        皇室那边,负责主持此次天才论剑的,赫然是皇帝陛下本人。

        这可是非常高的规格了。要知道,这种天才论剑,以往可没有皇帝陛下亲自主持的先例。

        这一次,这永恒神国的皇帝陛下,居然亲力亲为。

        只是,这皇帝陛下,似乎对永恒圣地非常尊崇,微笑朝大圣主问道:“大圣主,可以开始了吗?”

        大圣主见皇帝陛下征询意见,眉头轻轻一皱。

        按理说,既然是皇室主持这次天才论剑,那一切自然是皇帝陛下说了算。这皇帝陛下特意问这么一句,倒显得他们永恒圣地专横跋扈,让得皇帝陛下都不能自己做主了?

        不得不说,大圣主对皇帝陛下这种不着痕迹的针对,心中微微有些不爽。

        不过,大圣主依旧是面色如旧,淡淡道:“陛下,皇室举办这次天才论剑,我等都是参赛的客人,陛下做主吧。本座却是不会干涉什么。”

        大圣主言语虽然算不上犀利,但态度却明确的很。

        皇帝陛下淡淡一笑,好像之前那番话,只是普通的客气,并没有针对性。

        “好了,今日只是核对身份。核对完毕之后,从今天开始,所有天才的起居,便在这皇城里完成了。直到论剑结束,才能离开。”

        核对身份,其实并不复杂。

        晏青桑从来到现场的那一刻,神情就非常严峻。他的目光,时不时冷地朝晏家那边瞥上一眼。

        那眼神,谈不上仇恨,但却有着说不出的冷漠。

        而晏家那边的人,则大多数充满鄙夷,充满敌视,显然,晏家现在已经达成了共识。

        他们都觉得,晏万钧是畏罪潜逃,给家族惹下了麻烦,现在没办法善后了,自己玩起了人间蒸发。

        至于坊间那些传闻,说族长派人刺杀晏万钧,这些都成了无稽之谈,晏家内部,已经没有多少人信。

        正因为晏万钧的事,在晏家已经有了定论,所以他们对晏青桑也是充满了敌意。

        他们觉得,这晏青桑是叛徒晏万钧的孙子,也是祸害晏青篁的堂哥。

        江尘对晏家方面,倒是没有多少感觉。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夏侯家族。

        夏侯宗今天,明显是刻意修饰了一下的。挺拔的身材,配合他那极为出众的外形,加上那华丽的服饰,让夏侯宗显得极为惹眼,站在人群之中,便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便是永恒圣地的五大公子,面对夏侯宗的时候,也难免有些气短,有些自惭形秽了。

        不得不说,夏侯宗的威压,真的非常强。年轻一辈,不管来自哪个势力,都没有什么人胆敢和夏侯宗发生眼神方面的碰触。

        谁都知道,夏侯宗修炼了瞳术,夏侯宗的神识强大。万一谁不小心偷看他,触怒了他,这夏侯宗单靠瞳术,都能让他吃尽苦头。

        所以,对夏侯宗,几乎年轻一辈都是充满了敬畏,甚至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当然,唯有一个人例外,那便是江尘。

        江尘从进入现场的第一时间起,目光就没有脱离过夏侯家族。

        他要将夏侯家族的这些人,一个一个记下来。如果在天才论剑上遇到,江尘不介意一个一个送他们上路。

        至于夏侯宗,他也一直在观察江尘。只是,江尘从头到尾,就没仔细打量过夏侯宗一眼。

        夏侯宗在他眼中,便好似那那空气一般,被无视了。

        夏侯宗好几次酝酿好了气势,准备在瞳术上,给予江尘迎头一击,但是江尘却完全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哼,这小子到底是无胆之辈。连与我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夏侯宗见到江尘目光好像在刻意回避他似的。心中更增得意。

        核对身份的过程,很快便完成了。这个流程,却是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参赛的名额,足足有一两百人。

        除了一流势力外,还有一些二三流势力的天才,也获得了参赛名额。当然,这些天才,他们虽然获得参赛资格,但注定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他们想在这天才论剑中获得好成绩,那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核对身份结束后,皇帝陛下朗声道:“我永恒神国,江山代有人才出。这一届论剑,是天才云集的一次论剑。每一个天才,都是我永恒神国未来的栋梁之才。朕希望你们能在论剑中,发挥出最佳的水平,打出你们的水平,打出你们的风貌,打出你们的精气神!”

        “好了,接下去的时间,你们自由活动。天才之间,也可以相互交流,相互学习。上了擂台,你们是对手。下了擂台,你们同样可以做朋友。可以互相促进,互相激励。”

        核对身份结束后,所有人都不准再离开。未来一段时间,就必须吃住在这一带区域了。

        自由活动时间,其实是给神国各大势力年轻人之间,提供一个交流的机会。

        很快,江尘身边,便有其他年轻天才出现。这些人,却没有几个是好奇江尘的武道天赋。

        他们来到江尘跟前的原因,都只有一个,便是打听江尘的丹道天赋。他们有些人还亲身参加了补天盛会,见识过江尘的超绝水平。

        所以,他们都想过来,和这个丹道奇才套套近乎。

        说不定,能从这个丹道奇才这里,捞取到一定的好处呢?

        江尘待人物,一向都是很稳的,并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说热情也谈不上太过热情,但也不至于冷落。

        而五大公子身边,也聚集了一些人。

        可是,身边聚集人数最多的,人气最旺的,毫无疑问,是那夏侯宗。

        夏侯宗站在人群中,便如鹤立鸡群,他身边,却至少有二三十个年轻天才,好像那夏侯宗身上,天生就有什么光环似的,让这些人就爱往他身边凑过去。

        这种情形,让晏青桑很是愤愤不平。

        “那些马屁精,就知道拍夏侯宗的马屁。估计在他们眼里,夏侯宗放个屁,那也是香的。”

        的确,夏侯宗性格高傲,为人淡漠,甚至有些不近人情。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去他身边拍马屁的人。很多人,哪怕得到夏侯宗一个眼神,得到夏侯宗一句客套话,都会欣喜半天。仿佛觉得自己倍有面子。

        晏青桑心中愤愤,江尘却是心如止水。他对这种现象,并不觉得有多么意外。人的骨子里,都会有一种巴结强者的本能。

        这夏侯宗,在年轻一辈,那便是最顶级的存在,而且是出类拔萃的那种。这种人,将来很有可能就会主宰一方土地的未来。

        所以,大家都觉得,和夏侯宗打好关系,及有必要。哪怕无法成为亲密的朋友,但至少也不要成为敌人。

        所以,很多人都愿意到夏侯宗身边,混个脸熟。

        夏侯宗神情淡漠,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和着。他的心思,并没有用在交际上,他也不觉得,这些人里头,有多少值得他拉拢的人。

        他现在,内心只想着一件事,便是那个叫邵渊的家伙。

        “终于等到这一天,小子,不管外部有多大压力,都别想阻止我灭杀你的决心。”这是夏侯宗内心深处,一个坚定的声音。

        这个时候,晏家忽然有一名年轻人,晃晃悠悠走了过来。走到晏青桑跟前,那人忽然喉咙一吸,干咳出一口浓痰,直接喷向晏青桑。

        晏青桑好在有所提防,脑袋一偏,躲过了这一击。

        “晏青桑,你这个叛徒后代,还有脸出现在这里?”那人语气充满不屑,瞪着晏青桑。

        晏青桑面色一沉:“晏老七,你给老子闭嘴。谁他娘是叛徒?你给老子说清楚点。”

        “你爷爷晏万钧是叛徒,你是叛徒的子孙,所以你也是反骨仔。”那晏老七,语气极为恶毒。

        “放你娘的臭屁。我爷爷被家族坑害,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要说叛徒,到底是谁一次一次,让晏家不断丢脸?究竟又是谁,派人到云驼山暗中刺杀我爷爷?背地里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还要编排谎话来诬陷我爷爷。哼,某些人,还真是越活越倒退啊。说不定某一天,某些人就成了夏侯家族真正的奴隶,成了夏侯家族的狗了!”

        晏青桑指桑骂槐,自然是在抨击晏家族长。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晏青桑觉得,一切的根源,都在这个懦弱还有缺乏魄力的晏家族长身上。

        这个时候,夏侯家族,忽然有人冷冷喝道:“晏青桑,你们晏家那边破事,不要扯上我们夏侯家族。你们晏家算什么东西,就算给我们夏侯家族做狗,我们还未必乐意收呢!”

        说这话的人,不用说,便是那不可一世的夏侯宗。

        三更完毕。明天开始,犁天争取早点更新!周二继续求下推荐票哦!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3140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