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三界独尊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大圣主,则仿佛入定了一般。面对主办方这充满挑衅的作弊方式,大圣主仿佛熟视无睹一般。

        这种情形,让很多人产生了怀疑。

        这永恒圣地,还是说一不二的永恒圣地吗?还是掌控永恒神国局势的圣地吗?怎么面对这种明显的打压,一向说一不二的大圣主,不做任何表态了?这可完全不像是永恒圣地的风格啊。

        抽签结果一出来,其他场次的对决,一下子就变得索然寡味了。大家的关注重点,也是全部聚集在了这一场对决上。

        永恒圣地这边,一个个都是憋着一团怒火。这抽签,也太明目张胆了吧?这主办方,是在打永恒圣地的脸吗?

        皇室这是要向圣地示威吗?

        晏青桑此刻的心情也是极为复杂,他一方面希望江尘创造奇迹,狠狠打压夏侯宗的气焰,另一方面,他对夏侯宗又实在太过忌惮,内心深处也觉得江尘要创造这个奇迹,好难好难。

        “兄弟,这个夏侯宗,和其他对手都不一样,你千万不要抱着任何不切实际的心态去出战。他和沈翻不一样,和甘宁不一样,和任何对手都不一样。这么说吧,你遭遇的这些对手,或许加在一起,也绝对不是夏侯宗的对手。你一定要用一种挑战者的心态,时时刻刻警惕,用哀兵的姿态去”

        晏青桑试图给江尘提出意见。

        倒是江尘,神态淡然,拍了拍晏青桑的肩膀:“晏兄,我此刻内心一片宁静,任何意见,我都不可能听得进去。此战,我只听从我内心的声音,只相信本我。如果你对我有信心,就放下心来,耐心欣赏此战吧。如果你有什么怒火,有什么需要宣泄的话,这一战,一定会让你得到释放的。”

        “你”晏青桑一呆。

        江尘目光从他脸上移开,望向其他永恒圣地的天才。

        这时候,永恒圣地大部分天才,都是有一种同仇敌忾的心理。他们虽然一个个没说什么,但眼神已经表达了一切

        唯独那睢晨公子,带着略微显得虚假的关切笑容:“邵渊兄弟,你我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你此战,真的要保重。事不可为,认输也没什么。那夏侯宗是妖孽,在他手上认输,并不丢脸。”

        其他天才,都有些意外睢晨公子这番表态。

        之前败给江尘的吴悠,眉头轻轻一皱:“睢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未战而先怯,这是同门所为吗?”

        睢晨公子轻叹一声:“我这是好心好意。邵渊兄弟怎么也算咱们圣地的丹道天才,在这种论剑中,和夏侯宗拼死拼活,有什么意义?再说,咱们神国之中,谁有资格和夏侯宗拼死拼活?还不如抱拳自己。”

        吴悠淡淡道:“睢晨,或许你自己做出了认输的选择,所以希望咱们圣地每一个人都跟你一样,未战而现怯吧?”

        睢晨公子语气不悦:“吴悠,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嘲讽我吗?莫非你以为,你遇到那夏侯宗,就有勇气一战?”

        吴悠语气也是不悦:“我就算没有勇气一战,就算自己要做懦夫,也绝对不会去劝别人也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江尘这时候,悠然一笑:“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争持。夏侯宗沽名钓誉这么多年,总要有人去撕下他的面具。”

        说着,江尘不再说什么,大踏步朝擂台方向走去。

        这一战,可以说是江尘进入永恒神国以来,最为关键的一战,也是江尘进入万渊岛以来,最关键的一战。

        赢,江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

        但若输了,结果一定会很糟糕,很糟糕。

        当然,江尘不觉得自己会输。

        江尘这一次,没有施展任何身法,而是徒步慢吞吞走上擂台,每一个台阶,都走的非常认真,仿佛在数台阶似的。

        看上去,这种步子,就跟上刑场没有什么区别。

        便是那些对江尘还有所期待的人,看到尘如此上擂台,也是暗暗摇头,这上擂台的姿势,如此弱势,便已经说明一切问题。

        这是未战而先怯啊,这是在拖延时间吗?

        江尘此刻,却是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一步一步,他仿佛走入一个全新的世界,每一步,都代表着他在融入这个世界。

        终于,所有台阶都走完了。

        那夏侯宗,背负双手,高大挺拔的身材,玉树临风,给人一种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感觉。

        夏侯宗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若有若无的嘲笑,那种神态,便是一种众生皆如蝼蚁的俯视感。

        “邵渊,或许,对你来说,能够走上这个擂台,就是一种胜利吧。”夏侯宗的声音,明明很轻,但却响在每一个人的耳鼓中,给人一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看着你跟奔赴刑场一样的脚步,或许你心里也明白的很,这一战,是你的坟墓,是你的末日。”

        夏侯宗嘴角那点淡淡的嘲讽,在脸上每一个区域开始蔓延。

        仿佛,江尘在他眼中,就是一只蹦跶的蟑螂,一只可悲的跳蚤,马上就会被他用一根指头捏死。

        江尘这个时候,一直严肃的脸上,忽然也露出了一点点笑容。那原本如冰山一般严肃的表情,一下子充满阳光。

        不知道为何,一直在众人眼里如同将死之人的江尘,忽然间,变得阳光灿烂,就好像狂风暴雨之中墙脚的小草,虽然卑微,但却异常坚强。

        难道,这个邵渊,不是在恐惧,而是在思考应敌之策?

        “你还有机会。”夏侯宗那刺耳的声音,又一次在江尘耳畔响起,“我还可以赐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这个时候,跪下来臣服于我,我我的仆从,之前你的那些冒犯,我可以既往不咎。我夏侯宗做事,杀伐果断的同时,也偶尔会有一些宽大为怀。”

        江尘笑了。

        “夏侯宗,废话你也说了一大堆了。现在,也该轮到我说几句了吧。”江尘的笑容,在脸上蔓延开来。

        “我在上擂台的时候,一共数了有九九八十一个台阶。我走了九九八十一步。同时想出了九九八十一种死法,不知道,你愿意选哪一种?”

        江尘咧嘴一笑,原本严肃的神态,一下子显得无比的轻松,无比的悠然。仿佛他面对的,不再是神国第一天才夏侯宗,而是一只蝼蚁。

        什么?

        江尘的声音也不小,所有人自然都听得清清楚楚。大家一时间,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了。

        这邵渊,竟然对夏侯宗说这种话?他是真的不想活了?丝毫不给自己留后路了吗?

        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绝?

        一时间,擂台下方观战之人,惊讶有之,哂笑有之,不屑有之,同情有之,各种复杂的情绪,在擂台周边发酵着。

        夏侯宗眉头微微一挑,却没有被江尘激怒,悠然一笑:“小子,你这番愚蠢的话,或许是在激怒我,或许是想置之死地而后生,激发自己的潜力。不过,很遗憾,这些统统都是无用功。你知道我为什么还有兴趣跟你说这么多吗?因为,我干掉你的时间,只需要一个呼吸。你活着的时间,所剩不多,我必须珍惜你死前的这点时间,好好欣赏一下你的丑态。因为,你死的时间,会很长,很长!”

        “说的真漂亮。”

        江尘忽然鼓起掌来:“夏侯宗,不得不说,你这番豪言壮语,真的很精彩。不过,今天大家虽然会欣赏到某个人的丑态,但绝对是你,却不是我。”

        江尘不等夏侯宗开口,又淡淡笑道:“夏侯家族,死在我手里的,你不是第一个。除了夏侯熙之外,还有一个夏侯荆。对了,你夏侯宗,会是下一个。”

        “你说什么?夏侯荆?”夏侯宗声音一怔。

        “夏侯荆。”江尘淡淡点头。

        夏侯宗虽然有些意外,但随即淡漠一笑:“都是一些废物,死便死了。不过,就算是废物,那也是我夏侯家族的废物。你杀他们,却是不行。所以,你的罪名上,又得加上一条了。”

        江尘悠然一笑:“其实,在我眼里,你跟那些废物,也没有什么两样。夏侯宗,你所有的骄傲,所有的光环,在我眼里,都是笑话罢了。好了,废话也差不多到此为止了。如果你夏侯家族因为你而多出一些不切实际的野心,那么,就从你身上开始,由我来扑灭这些不切实际的野心吧!”

        江尘说完,神态一寒,法身一晃,万丈金光,顿时拔地而起,将他的法身笼罩在这金色的光芒里头。

        这是江尘修炼的神魔金身。这可都是诸天级别的功法,江尘当初在天位以下,没有将这神魔金身修炼到大成。

        如今,进入天位四重之后,江尘的修为,也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以前的各种功法,各种神通,也是进步飞速,终于是修炼到了大成的境界。

        这雄伟的金光一出,顿时让擂台下方一片悄然。大家看着这雄奇伟岸的万丈金光,一时间,也是大感吃惊。

        许多原本完全不抱希望的人,一下子对江尘产生了一点额外的信心。

        倒是夏侯宗,神态淡漠,淡淡看着江尘,嘴角那点若有若无的嘲弄,再度扩散开来:“小子,或许,你真的有点本事,有点血脉传承。可是,你觉得,在永恒神国,你能撼动我夏侯宗吗?我便好像那参天大树,而你,则是大树下面的蚍蜉。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http://www.wtwhk.net/html/1/1064/31405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