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姝女不静 > 第十五章 绿肥红瘦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做妾?

  我与杜鹃对视一眼,心中了然,说道:“你只一个劲儿哭,却不把话说明白了,叫我如何帮你?”

  海棠听了这话,总算冷静了些,抽抽啼啼、断断续续的把话说了。

  原来,海棠一回到哥嫂家,先是被搜刮干净了身上的银两,说是要留着给侄儿说一门好婚事用。又恰好,她们有个在天香楼做跑堂的邻居说,酒楼的蔡东家想纳个良妾,海棠年纪正好,况且这女大不中留,迟早要嫁人的,而蔡东家给的赏银又很是丰厚,何不顺水推舟,成就一段佳话?这海棠的哥嫂瞬间动了心,每日游说,说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但是,嫁过去是做妾,还是给商贾之流做妾,海棠心中始终不甘,毕竟也是在赵府耳濡目染过的,多多少少对士农工商的社会阶层有所认知,又晓得嫡庶尊卑有别,做妾始终低人一等。

  正当海棠想法子拒绝的时候,天香楼的老板娘却找上了门,很是蛮横霸道,只说:嫁入我蔡家也不是不可,小妮子美貌,我只当在家中多养了一盆花。可是,这花却只能开,不能结果。说罢,便端上了几大海碗的红花汤,叫海棠全部饮下。

  那红花汤,海棠是听说过的,最是活血通络,寻常喝下去一点是不碍事的,但倘若这般过量牛饮,只怕从此以后,女子便再难生育。海棠不从。哥嫂起初也跟着劝说,叫那老板娘莫要为难,还说即便日后诞下子嗣也养在老板娘膝下云云。

  可那老板娘是混迹市井、一路摸爬滚打好不容易才创下了天香楼这份产业的,如何是能轻易哄骗对付的?一番争执不下,老板娘加码,说是肯饮下这红花汤,便赏海棠哥嫂京郊三亩良田,外加一头耕牛。

  这一回,便是亲哥嫂也调转了矛头,一同逼迫海棠。

  海棠宁死不从,混乱间推翻了满桌子的红花汤,大闹一场。哥嫂见事不妙,便将海棠强行扭送柴房关了起来。

  再后来,趁着月黑风高,海棠总算撬开了柴房的破窗,翻窗而出,便是随身之物也不敢返回屋内去取,一路仓皇逃离。

  听她絮絮说完,杜鹃与林妈妈都唏嘘不已。

  唯有我还能冷静道:“你从家中逃出,为何不投奔赵府,却在这街上流浪?”

  “奴婢也有回去,只是,门房的管事都换了。”海棠委屈道:“他们不肯替奴婢通传,也不肯放奴婢进府。奴婢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那你这几日是如何渡过的?”

  “奴婢在赵府门外徘徊,想寻个机会进府,却又瞧见哥嫂也找来了。奴婢害怕得紧,便想了个法子,把自己扮成哑巴乞丐的模样,混在叫花子堆里。”她有些别扭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道:“那些叫花子没认出奴婢是个女儿身,还偶尔分一点食物给奴婢。”

  看来,这个海棠也是有点心机的,懂得如何自保。既如此,又为何会被她哥嫂逼迫至此?我却是不懂。大概也是以前八点档肥皂剧看多了,对于这种老套的情节已经免疫了,虽然如今亲眼目睹,但心底深处怒其不争的情绪还是冉冉升起。说到底,沦落至此固然是因为无良哥嫂的逼迫,但海棠不断的出卖自己的底线、毫无原则的步步退让不也是根源之一吗?

  瞧她目前这幅模样,想来也是吃尽了苦头。她一个弱女成日混迹在一堆叫花子的中,既得小心谨慎,不能被人识破女儿身,又得想法设法填饱肚子,也是胆战心惊,没一刻能安生,当真不容易。

  算了。我摇摇头,也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再跟她说教了,只愿她自己经此一事能有所长进,莫要再为哥嫂放弃自己的底线了。

  况且,她方才所说的话中,有另一件事与我息息相关,却又令我不解,倒是亟需弄清楚。

  如此想着,我便转向林妈妈,让她去外头给海棠买身干净暖和的衣裳。那林妈妈也是心思机敏之人,点头便出去了。

  屋内便只剩我、杜鹃与海棠三人。

  “你方才说想回赵府,但门房管事不给你进来?那你可告知了你的身份?”

  海棠吃了口绿豆糕,道:“自然是说了。奴婢说自己从前贴身伺候小姐,如今走投无路想回到小姐身边伺候,但那门房的管事妈妈却说...”她有些忐忑的看着我,继续道:“小姐身边如今有王府派来的贴身女使,不缺人伺候。”

  我心中疑惑,问道:“那你回哥嫂家这几日了,王府可有派人来询问过初八那日的事情?”

  海棠有些呆愣的摇头,道:“不曾。初八那日什么事?”

  杜鹃正欲开口,便被我制止。

  这是我遇到的第二个当事人。我很想听听,站在她的角度所经历的一切,然后从中发现与杜鹃所述的分歧之处,说不定因此便能发现一点端倪,以解我心中疑惑。

  所以,我及时制止杜鹃,不想让海棠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

  “初八那日我们去了金阁寺,然后又去施粥,你可还记得?”

  海棠点点头。

  “那日的事,我想听你从头再说一遍,越详细越好。”我很是认真的看着她:“事无巨细,连我吃过的每一道菜、喝过的每一盏茶都仔细复述一遍。”

  海棠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我,又转头看向杜鹃。

  杜鹃道:“你试着回忆一下,这事十分要紧。”

  于是,海棠努力的回忆,但毕竟时隔近十日了,有些前后颠倒,但总算也磕磕绊绊的描绘了那日的概貌。

  大致方向与杜鹃所说几乎一般无二,唯有在金阁寺食斋菜时的情况有点不同。

  据二人所说,那日的斋菜吃到一半,赵夫人听闻镇远侯府的夫人也带着女儿来参拜,于是便想叫“我”一同前去,也好结识一番,说不定以后还会常联络。但是,“我”却认为自己即将嫁入王府为世子妃,很是不把侯府放在眼里,便闹脾气不肯前去。赵夫人有些无奈,只好自行前去。而陪着赵夫人前去的便是杜鹃。因此,杜鹃所述后来的事情大都是赵夫人如何与侯府夫人攀交情。与“我”的相关度倒是不大了。

  恰好,留在斋堂伺候“我”继续进食的就是海棠。

  海棠说那日赵夫人出去后,小姐继续吃斋,说是今年的斋菜味道甚好,多吃了许多。以至于赵夫人回来,小姐都“光盘”了。再后来的事情,她二人所述很是一致,也没有任何反常或不妥之处。

  我默默的听着,有些无奈的想:这“赵静姝”不仅心高气傲、娇生惯养,还是个贪嘴的,那她总不至于是撑死的吧?

  我摇头苦笑,若真是这一死法,那也是挺冤的。

  “能吃是福,贪吃就是罪过了。”我叹了口气,有些自嘲道:“我这得是有多饿啊?竟然连盘菜也没给娘亲留?”

  海棠与杜鹃对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道:“小姐平日里遇到钟意的吃食,基本都是自己...恰好那日寺内新送来了岭南的新鲜菌菇,小火慢炖,配了去岁晾晒的笋干,很是鲜美。小姐吃了胃口甚好,便将那汤都饮了。”

  这“赵静姝”竟然还是个吃独食的。

  啊!我长出一口气,怎么也想不明白,“赵静姝”哪里好了?皇上他老人家怎么就给王府指了这么一桩婚事啊?

  前所未有的,我深深的同情世子爷,也就是我那未婚夫。要是真的“赵静姝”还活着,世子爷你这婚姻得多不幸啊?

  啪的一声,仿佛是七窍刹那间打通了一般,电石火花之间,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一件可能是至关重要的小事。

  就在刚刚海棠的叙述中,有一样东西可能是致命的,而且这样东西只有我一个人独食了。

  没错,就是那岭南的新鲜菌菇。

  我急切问道:“那日所食的菌菇是什么模样?你可还记得?那菌菇是不是只有我一人吃了?”

  海棠被我的模样吓到了,有些结巴的说道:“是,是小姐自己吃了。那菌菇,那菌菇通体白嫩,与平日所食的杏鲍菇一般,但,但,比杏鲍菇小了许多。怎么了?这白菌菇有什么不对吗?”

  海棠有些慌张,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紧张的抓住杜鹃的手,有些抖:“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杜鹃是知道的,但也有点不敢相信:“小姐的意思是,这白菌菇有毒?不对啊,一般有毒的菌菇不都是色彩鲜艳吗?白菌菇怎么会有毒呢?况且,这菌菇是送到金阁寺做斋菜的,怎么可能有毒?那日去金阁寺的可都是京都各府的贵妇小姐,若是有毒,那可怎么得了?”


  (http://www.wtwhk.net/html/101/101116/4865434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