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姝女不静 > 第十四章 背后推手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人生境界啊,却不想在前世没做到,在这辈子居然有可能实现。

  只不过,这钱来的令我有些心虚。一则是婴儿车的确不能算我的发明创造,却有欺世盗名之嫌;二则,在这样一个古色古香的时代,满大街的妇人推着婴儿车出来散步的场景也太匪夷所思了,我也得酝酿很久方能有勇气接受;三则,我一个现代人的思维,自然不会鄙视商人,却因此而获得商人的好感与尊重,平白获利,总有点......开了外挂、欺负古人的感觉,有点别扭。

  但是,看着眼前秦尚江诚恳又真挚的眼神,杜鹃崇拜又仰慕的表情,还有林妈妈有些深思又微微透着不赞同的复杂状态,我做出了可能会影响这一生的重要决定:

  “秦公子以诚相待,我也不再推脱,此事”,我慎重且坚定地道:“便这么定了。”

  “好!”秦尚江也很满意:“今日结识赵小姐,当真是三生有幸!秦某以茶代酒,敬上!”

  我亦举杯,一饮而尽,豪情万丈的想象出一幅古代妇婴产品帝国的雄伟蓝图。

  秦尚江也一饮而尽,却又抛出了一个正常的、让我难以回答的问题。“说起来,还未请教小姐府居何处?也好每月将利钱送至府上。”

  “这...我家中最近...不是很方便。”

  他很是醒目,了然道:“这也无妨,只是需要麻烦赵小姐每月遣人来取一下利钱。”

  这么爽快?

  他就这么有信心可以获利赚钱,而我也可以这么轻而易举的拿到分成?

  我心中并非完全相信。

  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忘记初衷:“若是能制造成功,可否先送我一辆...试用?”

  “这是自然。届时还要劳动赵小姐再琢磨一番,看看哪里尚需完善?”秦尚江略略盘算一下,道:“若是一切顺利,小年夜便就可制成了。”

  这么快?

  看着他颇有自信的神情,我也点了点头,这事就算定下了。仔细想想,若是真有一家店铺,而我深居幕后作为推手,既不用抛头露面、省去很多麻烦,又可每月获利、做一个经济独立的女人,其实也挺不错的。只不过,若真与这秦尚江合作,其人品还须假以时日继续考察。

  这辆婴儿车的设计稿便当做问路所投之石吧。

  这般思量之下,我便与他约定小年夜后来取车验货,他亦爽快的答应并送我们三人从后门出来。

  玲珑阁的后门连接的是一条小巷,貌似有许多临街商铺的后门都设在这条小巷之中,而这条小巷也因此成了各店铺搬运货物进出和清理店铺杂物的通道,往来人员颇为复杂。

  秦尚江还算是个靠谱的人,一路护送我们三个女流之辈往大街方向走去,还顺手替我们挡开了许多乞讨的叫花子。

  看来,无论哪个时代,无论多么热闹光鲜的城市,其阴暗的角落里总有这个社会最底层的人艰难讨生活。

  我于心不忍,便问:“杜鹃,你身上可带了零钱?给他们一些吧,毕竟也是年下了。”

  杜鹃正欲掏钱,便被秦尚江拦住,道:“这哪里需麻烦小姐,秦某来便是。”

  他回头一个眼神,便有紧随其后的小厮掏出几个铜板丢在路边,而那些原本将我等团团围住的叫花子连忙拱成一团去抢。

  我心中有些不认可,但也不便说什么,毕竟时代所拘,思维差异也是在所难免。

  恰在此时,突有另一叫花装扮的人拦住去路,噗通一声跪倒在我们前面,倒是吓了我一大跳。

  我以为他还是想要钱,便示意杜鹃,可谁知,那人竟声嘶力竭的喊道:“小姐!杜鹃!真的是你们啊!!救我啊!救救我啊!”

  谁?

  我愣住,震惊的的看着眼前这个面目不清和衣衫褴褛的乞丐。

  “你是...?”

  “你是...海棠?!”

  啥?

  我更加不可思议的看着杜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说这人是谁?海棠?

  海棠是谁?

  我飞快的搜索,总算在脑海中找到了这个海棠的基本资料,应该就是那个被遣散出府、哥嫂又不靠谱的“赵静姝”的贴身使女。

  她怎么会沦落至此?

  就在我大脑当机的时候,杜鹃已上前一步,蹲下身拉起那人的扑在地上的上半身,仔细分辨之后哭道:“真的是你!你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你不是在哥嫂家吗?海棠!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个唤做海棠的女人一个劲儿的哭,气息断断续续,只怕是要背过气去。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环顾四周,只觉得渐渐引得路人注目,不是好事,连忙道:“秦公子,能否再借贵店后堂一用?”

  秦尚江也是痛快,当即点头带路。

  于是,林妈妈和杜鹃扶着海棠,我亦紧随其后,一行人又原路折返。

  再入玲珑阁后堂,秦尚江便命小厮备了热水与干净的衣裳,让林妈妈和杜鹃先带她去洗漱干净。而他则与我在雅室继续饮茶等待。

  只是,我这一回却没有品茶的心思,牛饮一盏便放下了,有些担忧又有些不解的思量再三,脑海中已翻滚过数种可能,却也还是勉强坐的住。

  秦尚江可能也瞧出了我的心思,便不再与我说话,留我一个人在雅室里静静等待。

  小半晌,她们三个终于出来了,而那个名唤海棠的姑娘也勉强擦干净脸庞,换了一件店内小厮的蓝布棉衫,虽不合体,倒也算干净。只不过,这里条件终究有限,她的头发还是没洗,依旧打着结,油腻腻的贴在头皮上,仍是一幅落魄潦倒的模样。

  我示意杜鹃扶她做好,又倒了一盏暖茶,递给她,宽慰道:“你先喝点热茶,暖暖脾胃,有什么话等会儿慢慢说。”

  她那双布满伤痕和冻疮的手有些哆嗦的接过茶盏,一失神,啪的一下摔碎在地。

  “哎呀,小心烫着。”

  杜鹃连忙替她擦拭,而她却嘴唇干裂泛白,止不住的哆嗦着:“我...我...”

  “不急。”我拉住她的手,坚定的反握着,努力想要给她一丝温暖与安心:“不要怕,我与杜鹃姐姐都在这里,你可以安心了。”

  “是啊是啊。”杜鹃也跟着点头,道:“海棠,你放心吧。”

  海棠有些涣散、有些僵直的看着我的脸,又慢慢的将视线转向杜鹃,终于,眼底涌起泪水翻滚而出,再也抑制不住,扑进杜鹃怀里,紧紧抱住,嚎啕大哭!

  我沉默。

  那嚎啕声中满是不甘、委屈、愤恨、无助与绝望。

  我静静地看着,等着。

  这个时候,再多的话语都是多余。

  待到她掏尽全力发泄干净,抽搐的身体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杜鹃身前已然湿了一大片。

  我将随身的帕子递给海棠,又与杜鹃一道将她扶起重新坐好。

  这一回,她终于冷静了许多,就着我的手喝了一口茶,浅浅的抽泣道:“多谢小姐!”

  说完,又连忙握紧我的手,急切道:“小姐,奴婢想回府伺候,奴婢不想再回哥嫂那里,求小姐救救奴婢吧!”

  我与杜鹃对视一眼,而后,杜鹃将此前种种与她说了一遍,我亦开口将与王妈妈所说之话再此重复一番。

  “王府可有派人去你哥嫂家中说明情况?”

  海棠茫然不知,呆呆地摇头。

  我心底咯噔一声,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是更关心她此时处境。

  她眼底又泛起泪花,抽泣道:“奴婢一回家,哥哥与嫂嫂就说侄儿如今大了,也该寻个体面的姑娘家说婚事了。本以为,指望奴婢在府里伺候小姐的每月银钱,却不曾想临近年关,奴婢却被遣散回家。从此后便断了银钱,还叫侄儿如何寻的良家姑娘?”

  这算什么?

  自己的儿子娶媳妇,却要做姑姑的出钱?

  我很是愤慨,若是此人站在我面前,只怕已挨了一记耳光!

  “遣散之时,老爷不是给了一笔赏钱吗?”

  “那笔钱...那笔钱被哥哥拿去还债了......”

  “那你现在这是为何?”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画面,海棠眼神中又透出恐惧,噗通跪下,扑进我怀里,紧紧抓住我的双臂,指甲都嵌进肉里,火辣辣地痛。

  我强自忍着,哄道:“你莫急,慢慢说。”

  她一个劲儿的摇头,便是杜鹃也拉不起她:“奴婢不要回去!奴婢不要做妾!奴婢不要啊!”


  (http://www.wtwhk.net/html/101/101116/4867830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