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不朽剑神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林弈带着海星走出地下石洞,望着那个深幽不见底的洞穴,仿佛下面有一头绝世凶兽在盯着他看。

        林弈深吸一口气,掏出灵石,在洞口仔细的刻画起阵纹来,隐匿阵法,幻阵,迷阵,所有的阵法组合在一起,全部刻在石洞的周围。

        林弈前所未有的认真,他知道,此地若是被莽撞修士发现,自身性命难保不说,恐怕还会惹出更大的祸端,或许洪荒会再次面临灾难。

        整整半天时间,林弈绞尽脑汁,聚精会神的将有用的阵法,全部刻在了这附近。更下了无数隐匿的禁制,把神魔之地在衍天大阵中领悟的一些东西刻在了上面,不是对阵法禁制有所了解的人,绝难看出此地的奥秘。

        临下山之际,林弈望着那一层层阵法禁制,怔怔出神。

        &许有一日,我还会回来。”半响之后,林弈轻声自语。

        突然,一阵‘咕噜咕噜’声响起。

        林弈侧目看去,只见海星脸色通红,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林弈不禁莞尔一笑。

        虽然海星已经脱胎换骨,摆脱凡俗之身,但并未真正修仙凝气,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肚中空空,五脏庙闹了起来,发出一声声不满。

        海星这孩子的心底着实善良,即便是饿着肚子,也不声张,只是默默的陪在林弈身旁。

        林弈笑道:“走,带你找个酒楼吃点东西,之后就去那个宗门学艺修道。”

        海星期待的点了点头。

        自从凝气以后,渐渐学会辟谷之法,林弈已经好久没有尝试凡间美食,此时看到海星跃跃欲试的神情,他的心中也有了一点期待。

        修仙是寂寞的,修士苦修动辄便是一年一年的枯坐悟道,长年累月中陪伴自己的,只有灵石灵器,单调乏味,只为求得长生。

        修士的寿命长久,当有一天,只有他活在世上,而身边的亲人却一个个寿命耗尽,离他远去时,这种落寞和悲伤又谁人能懂。

        修仙使得修士得到了远超凡人的能力,但或许,他们失去的更多。

        在林弈的心中,他修仙不为长生,若是长生,还不及陪在亲人身边,享受天伦之乐来得快活。更何况,长生只是个传说,世间修士万千,又有几人能真正修仙得道,登上神位。

        &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这句话在林弈的脑中响起,他轻轻一笑,这才是我林弈所修之道!

        林弈带着海星向那个神秘宗门的方向飞驰,踏空而行,没多过久,便望见了一处热闹的古镇。

        林弈带着海星在镇外落地,收敛灵力在神秘断剑处,隐藏了修为。

        既然入了凡世,便要像个凡人一般,融入其中,才能收获更多的乐趣。

        如今林弈带着那张面具,好似一个清秀书生,温文尔雅,而海星模样俊俏,眼神清澈见底,十分招人喜爱。

        海星胸口戴着定心玉,失去亲人的悲苦消减不少,整个人也精神许多。

        林弈带着海星找了一处镇里面比较热闹的酒楼,走了进去,跟酒楼小二交谈了几句,便直接登上了二楼。

        酒楼里火爆异常,外面刮着风雪,正值深冬,天寒地冻,不着急赶路的人们都钻到酒楼中,喝几碗烈酒,暖暖身子。

        林弈带着海星,在二楼寻了一处小桌坐了下来,叫了几个酒楼的拿手菜,细细品着美酒,等待菜肴。

        这二楼的几桌客人有些意思,大多竟是修士,凝气、筑基都有,三五个聚在一桌侃侃而谈。

        林弈的邻桌,坐了两个女子,其中一个不过十岁,眼珠灵动,一副机灵古怪的模样。这女娃对林弈视若不见,反而没事就瞥一眼海星,露出好奇之色。

        她身旁坐的一个女子,淡黄色衣衫,看似双十芳龄,皓腕素手,三根玉葱般的手指捻着酒杯,浅尝辄止,神态悠闲写意,透着一丝出尘的气息。

        这个女子乍一看好像模样普通,但细细看去,却发现她的五官拼凑在一起,极为完美。林弈不觉多看了几眼,发现这女子的面容似乎有一种魔力,十分耐看。

        这个女子的美绝不及木小妖和雨晴那般惊艳,却十分吸引人,望之亲切,越看越美。

        林弈眼中露出一丝古怪,望着那女子的面容阵阵出神。

        &什么看,再看挖你眼珠子出来!”出尘女子并未在意,反倒是一旁的女娃看到林弈眼中的古怪,恶狠狠的冲着林弈喊了一句。

        林弈回过神来,歉意的笑了笑,垂头喝酒,并未与之争辩。

        海星倒是好奇的看了林弈一眼,在海星心中,林弈是决计不会因为女子漂亮,而如此失态。

        林弈心中暗忖:“这女子的气息好生熟悉,似乎就是昨日在潜龙山那位我摸不清修为的修士,差点被对方顺着我的神识,发现地下石洞。不想在此地又遇到此人,得小心一些,莫要暴露了身份。”

        即便与这个出尘女子面对面,林弈也看不透其修为,对方浑身好似笼罩着一丝怪异的能量,有些熟悉,但又很陌生。

        说来也巧,剩下那几桌修士的气息,也正是昨天去潜龙山扬言诛魔的几波修士,这几人也正在聊着此事。

        &是可惜,潜龙山那魔头也不知被谁斩杀了,害得我白跑一趟。别看我没有筑基,但凭我的手段,诛杀此魔定会轻而易取。”说话这人不过是凝气九层的修为,口气却有些狂妄。

        那一桌的人都是凝气修为,似乎以此人马首是瞻,纷纷附和起来。

        &错,大师兄若是出马,这魔头早就被斩杀了,唉,不料被他人抢先一步。”

        &啊,多好的一个扬名机会,竟然就这么丢掉了。”

        这一桌修士大声附和,浑然不顾一旁那一桌筑基修士的感受。

        其中一个筑基修士实在受不了,嗤笑了一声,讥讽道:“井底之蛙,不自量力!”

        那一众狂拍马屁的凝气修士一看对方是筑基修为,个个噤若寒蝉,不在声张。但那凝气九层的修士却脸色一沉,变得极为难看,拍案而起,轻喝道:“道友,刚才是在骂谁?”

        旁边的几个凝气修士连忙扯着他的袖子,让他坐下来,那修士想了想,也就顺着台阶,坐了下去,但仍是阴沉着脸。

        旁边那一众筑基修士哈哈大笑,指着那个凝气九层的修士,哂道:“说得就是你,怎么的,还要跟我斗法?”

        另一个筑基修士接口道:“不过凝气九层的小辈就这么嚣张,不知天高地厚!之前死在那魔头手下已经有了不少筑基修士,你也配去诛魔?这魔头只有我们几人才有实力去铲除!”

        那个凝气九层的修士再也忍耐不住,腾地一声站了起来,从储物袋中摸出一个符箓,丹气一闪而过,却是一枚丹符。

        他血气上头,大声道:“我有此丹符,何惧魔头,你们若不服,也尽可一试!”

        林弈摇头轻叹,这修士明显在宗门横行霸道惯了,没受到什么挫折,更没有在修真界闯荡过,也不知道修士争斗千变万化,绝不是一张丹符就能决定胜局。

        林弈看到那几个筑基修士的神情,就知道对方根本不怕这丹符,必定也是有手段与之相抗。

        其中一个筑基修士冷笑一声:“米粒之珠,也敢放光,就让我来教训你这小辈,让你知道筑基和凝气的差距!”

        双方剑拔弩张,战局一触即发之际,斜刺里响起了一个童声。

        &们吵什么吵,闹死了,你们这群人一起上潜龙山,也只能落得个身陨道消的结局,定会给魔头吞噬成渣渣!”

        那个女娃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眼中闪过不屑之色,冲着众人呵斥一声。

        林弈微微一笑,这下有热闹看了。

  http://www.wtwhk.net/html/2/2032/3898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