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不朽剑神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东方野在半空中跌落。

        突然,隐蔽的角落里窜出来一道身影,气息隐隐释放,林弈看得清楚,来人竟然是宗门的元婴大修士!

        这位大修士对着宗主霍森点点头,抓起犹在半空中的东方野转身离去,片刻消失不见。

        这番变化发生在兔起鹘落之间,愣神的功夫,浮空石上便只剩下林弈一个人。

        众多宗门弟子纷纷猜测,估计东方野是被宗门前辈带走疗伤。

        宗门****的最后一战发展到这种程度,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直到最终决出胜者,也让众人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之前的内门弟子排名战和挑战赛,大家都看出来林弈的潜力,也承认他是本届宗门****最大的黑马。但是,没想到最后竟然一黑到底。

        东方野接连释放底牌,太古神通,宗门秘术第一招,第二招,均被这个只有幻丹期的修士抵挡下来,堪称奇迹。

        这时,有一些修士恍然想起之前林弈分身打败李镇海后,海星说的那句话:“这也只是师傅实力的冰山一角,他还有更厉害的手段!”

        当时听来天真可笑的一句话,如今想来,却震撼无比。

        宗门的众多弟子也终于理解什么才叫冰山一角。

        林弈站在浮空石上,望着下面一众修士,能清晰的看到他们眼中的崇拜和疯狂。

        &样……就算赢了么?”林弈轻喃一句。

        最终一招的比拼,林弈胜得稀里糊涂,完全是左臂中蕴藏的澎湃杀气起了作用。

        不知为何,本应该是一件喜事,但林弈心中却生不起丝毫喜悦,胸口像是被一块巨石压住,有些透不过气。

        就在林弈胡思乱想之际,霍森来到半空中,面沉如水,眉宇间不怒自威,扬声道:“宗门****已经落幕,大家散去吧!”

        林弈愣了一下,感觉哪里不对,似乎少了些什么,一时间却理不清头绪。

        下面的众多宗门弟子一脸愕然,虽说现在天色已晚,但宗门****怎么结束得如此匆忙,宗主的态度透着一丝古怪。

        苏七七微微皱眉,眼中闪过疑惑之色,扬声问道:“宗主,最终一战的胜负已分,至少应该宣布一下最后的胜者吧?”

        &是,就是,木青好不容易才打赢的。”明空在一旁帮腔道。

        众多弟子也纷纷点头,这一战过后,木青确实在宗门弟子中树立了无上威望。

        霍森没有去看林弈,静立半响后,沉声道:“最后的胜者,尚无定论,过后宗门各位长老商讨完毕,自会公布!”

        震惊!不解!疑惑!

        最后的胜负,一目了然,但宗主却说出这样一番模棱两可的话。

        每个弟子都不清楚宗主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又意味着什么,苏七七不懂,明空不解,只有林弈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

        瞬息之间,林弈心中一动,脑海中一片透亮,终于发现这危机的来源。

        就在旗煞宗!

        联想到他回归宗门后的异常,和宗门****上宗主对他的态度,林弈的心渐渐沉了下来。

        之前林弈察觉到危机,虽然有所担忧,但并未真正放在心上,因为旗煞宗最少有两个合体大能镇守,以邋遢老人对他的爱护,见到他有危险,绝不会袖手旁观。

        这一点,在茨山脚下的夺剑之争,便可见一斑。

        但如今,这种危机却迫在眉睫,霍森对他的态度极度冷漠,林弈不得不深思,这是否也代表着邋遢老人的态度。

        若是合体大能想对他出手,他绝没有逃生的可能。

        但林弈却百思不得其解,不知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若是邋遢老人想对付他,何必等到现在,以前明明有很多机会。

        而且这种态度上的悄然变化,似乎就在剑冢之地一行之后。

        就在此时,霍森来到林弈身旁,面无表情的低声道:“你跟我来。”

        林弈心中一凛,暗道:“来了!”

        林弈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在这一瞬间,他有种逃离旗煞宗的冲动。

        但转瞬间又强忍下来,先不说能否逃出去,万一此事只是虚惊一场,自己过激的反应岂不是有些心虚?

        &霍森灵觉极为强大,似乎感受到林弈的一丝犹豫,微微侧目,目光似电,炯炯有神,似乎能看透人心的最深处。

        林弈强笑一下,默默地跟在身后。

        绕过云雾蒸腾的仙山,山后是宗门的一处禁地,平日里不让宗门弟子进入。

        林弈四处打量,心里渐渐趋于平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躲不掉,又何必做些无妄担忧,徒增烦恼。

        越到这种时刻,林弈便越冷静,这或许是他与生俱来的一种本事。

        不远处立着一人多高的石碑,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炼狱禁地。

        霍森带着林弈径直走向另一侧,对着虚空打了几个法诀,几道灵光没入空中。

        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突然浮现一道水幕般的结界,霍森的灵光打上去,激起几点涟漪,好像平静的湖面凌波荡漾。

        霍森沉声道:“进去吧,里面有人等着你。”

        林弈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抬脚向前迈去,

        刚迈出半步,林弈突然顿住,回过头,面容平静地向霍森看去,眼睛深邃明亮,轻声道:“我……还能出来么?”

        霍森眼神复杂,避开林弈的目光,低声道:“你问这些又有何用。”

        霍森知道木青已经察觉到危机,这句话实则是想问:“我还能活着出来么?”

        但霍森对此事却无可奈何,就在方才,老祖宗暗中传音,对他讲了一下关于木青身份的推测,若事实如此,谁都救不了木青。

        虽然没有听到霍森正面的回应,但他的那句话,已经表明了一切。

        林弈心中了然,轻笑一声,洒脱的耸耸肩,一转身迈进了水幕结界中。

        刚走进去,林弈瞬间打个激灵,一股近乎浓郁到实质的杀戮之气扑面而来,令人心神不宁,杀念蠢蠢欲动。

        &

        林弈的双眼渐渐泛红,杀意涌动。

        就在此时,林弈识海中的紫色星辰缓缓旋转,百余字的法诀陡然开始吟唱,回响不断,瞬间将侵入脑中的杀念排出体外,双眼恢复清明。

        这处空间不算宽阔,只有几十平米大小,空间里的东西一览无遗。

        突然,林弈心中一动,下意识地向前看去。

        只见前方不远处站立着身着血色道袍的修士,双眼处是两个黑漆漆的深洞,没有一点光芒,正对着他,恐怖骇人。

        &

        林弈惊呼一声,倒退几步,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

        这个修士似乎没有双眼,只有两个黑洞,却紧紧盯着林弈,面无表情。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瞬间降临,整个空间仿佛如末世降临,阴森冰冷。

        林弈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竖,下意识的掏出巨阙剑护在身前,小心谨慎的看着眼前这不明来历的修士。

        就在此时,旁边有人轻咳了一声。

        空间内的杀气迅速消退,渐渐恢复一丝暖意,有了一点生机。

        林弈轻舒一口气,心有余悸地瞥了那个修士一眼,随后循声望去。

        不知何时,邋遢老人和瘦小老者已经站到了林弈的身后。

        &然!”林弈心中暗道,真的是这两个前辈要找我,看这架势来者不善,绝非什么好事。

        心中如此想,林弈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躬身抱拳道:“见过两位前辈,不知叫木青来这里可有什么事情?”

        瘦小老者紧抿着嘴唇,脸色阴沉,冷然道:“我们找你,是想问你两个问题。在我们眼皮底下,最好别耍什么心思手段,否则…>

        瘦小老者闭口不言,但用意不言而喻。

        到了这个时候,林弈能清晰的察觉到这两个前辈对他的敌意和杀机,尽管心中早有准备,但面对两个合体大能,林弈还是感觉一阵心惊肉跳。

        邋遢老人平静的问道:“第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林弈?”

        林弈的手指细不可察的轻颤一下,低眉垂目,尽量掩饰心中的惊骇和眼神中情绪上的变化。

        在这生死攸关之时,林弈不敢有丝毫异样的表现,神情显得极为平静。

        林弈想破脑子,也没料到他的真实身份竟然被识破。看这两位前辈的意思,分明是要杀了他!

        尽管林弈掩饰得很好,但一些细微的变动,包括心脏跳动的异常,血液的加速流动,都没能瞒过两位合体大能的感应。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已计较。

        邋遢老人轻叹一声,道:“第二个问题,你是不是魔族?”

        这一次,林弈倒是镇定自若,他虽然可以化魔,但绝对不是魔族,只是体内有个极不稳定的魔指作怪。

        林弈抬起头,看到了两位前辈眼中一闪而过的嘲弄,似乎是在讥讽他刚才那拙劣的隐瞒。

        林弈咬咬牙,毫无畏惧地迎上两人的目光,沉声道:“我是林弈,但我不是魔族!”

        &瘦小老者摇头轻笑,笑容中透着嘲讽,反问道:“潜龙山上化魔的不是你?”

        林弈一时间语塞当场,有心辩解,却不知从何说起。

        见到林弈的表情,两位老人更无怀疑。

        魔指已经涉及了他身上的大秘密,林弈也不敢随便讲出来。

        犹豫一下,林弈低声道:“我是可以化魔,但我不是魔族,即便我化魔,也从未伤过无辜之人!”

        邋遢老人淡淡的说道:“既然是魔族,就不必多言,魔族必杀之!”

        林弈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倒要问问两位前辈,仙与魔有何分别!”

        &别大了,你是魔,我是仙,不同戴天,世代之仇!”瘦小老者嗤笑一声。

        林弈此时也豁出去了,他知道,若是劝服不了两位前辈,他今日定会陨落在此地,绝无第二种可能。

        林弈大声道:“仙与魔确实势不两立,形同水火。但是,在我看来,仙魔全凭一念间!你是仙,但却妄杀无辜,屠戮生灵,行魔族之事,那你就是魔。我是魔,但我从未伤害过无辜,心中坚守侠义,我便是仙!”

        &得好听,徒逞口舌之利!我怎没见魔族大发善心,做过好事,嗯?你倒是给我举几个例子?反倒是我人族修士被魔化后,性情大变,残暴嗜杀的例子,屡见不鲜,太古时代血淋淋的教训不胜枚举,你还想狡辩!”瘦小老者怒斥一声。

        邋遢老人也缓缓道:“不错,今日任你说破大天,也无法活命。或许你说得有些道理,但我不能冒这个风险,养虎为患。我若不杀你,来日若是你成长起来,祸乱洪荒,我就是洪荒的罪人!”

        这两位前辈摆明了就要杀他,林弈说什么也是无用。

        林弈心中不甘,突然脑海中浮现神棍那猥琐的模样。

        林弈恨得咬牙切齿:“当日来这旗煞宗就是你的意思,这下好,直接给我逼上了绝路。”

        就在此时,林弈心中一动,顺手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沉声道:“两位前辈应该认识神棍,这是他给我的面具,他对我的事情全部知晓,但却没像两位前辈有这么过激的反应。”

        &棍?”邋遢老人微微皱眉,与瘦小老者对望一眼,接过面具查探了一番。

        瘦小老者点头道:“确实是他的东西,上面的道法痕迹错不了。”

        邋遢老人眼中闪过一抹犹豫,传音道:“要不先将此人镇压住,等遇到神棍,再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棍行踪不定,容貌千变万化,除非是他来找咱们,否则咱们根本无法联系到他。若是时间短还好,若是百年见不到神棍,难道我们要镇压此人百年?万一是千年呢,你我寿元无多,能等多久?此子留在身边,终究是个祸患!”瘦小老者摇摇头,态度坚决。

        顿了一下,瘦小老者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传音道:“你若下不去手,我来斩他!”

        &呵……”邋遢老人轻笑一声,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定,低声道:“别忘了当年我的称号,天下间没有我不敢杀的人!”

        这句话,邋遢老人并没有使用传音之术,林弈闻言,心中一寒。

        话音刚落,邋遢老人伸出干枯的手掌,五指大张,陡然罩向林弈的头颅!

        本是干枯瘦小的手掌,却蕴藏着巨大的伟力,林弈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被邋遢老人的手掌笼罩住,仿佛陷入坚不可摧的囚牢里。

        笼中之鸟,危在旦夕!

        林弈闭目叹息,彻底放弃了抵抗。

        就在邋遢老人的五指接触到林弈的头皮,刚要运劲破颅而入时,一声叹息凭空响起……

  http://www.wtwhk.net/html/2/2032/390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