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不朽剑神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仙岛三皇子冷笑一声,眼底闪过一丝鄙夷,断然道:“我此次前来只为两件事!”

        &一,夺回巨阙剑!一年前我仙岛夺到巨阙剑就打算回去,但你们洪荒这个木青实在不知好歹,夺走巨阙剑不说,还斩杀我仙岛千名族人,我怎么会带着这种耻辱回归仙岛!”

        顿了一下,仙岛三皇子目光流动着一丝阴冷,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寒声道:“第二件事,木青这个人必须死!”

        公孙古月点点头,沉声道:“这一点毋庸置疑,诛魔战场就是他的坟冢!”

        ……

        五天时间转眼即过,百族混战渐渐步入尾声。

        这五天的时间,星盟木青的名头在洪荒大陆上迅速的传开,无论宗门大小,修为高低,或多或少都听到了这次百族混战的一些传闻。

        星盟,仙山山顶。

        三大星君席地而坐,不远处神棍眯着双眼,悠闲写意,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

        紫微星君此次恢复肉身,又突破境界,达到合体大成,几乎站在了洪荒战力最巅峰,双目炯炯有神,黑发乱舞,浑身散发着勃勃生机。

        而七杀星君和破军星君就差得很多,两人在星盟一战,数次燃烧寿元,加之受创极重,此时已经显现出些许老态,须发花白,举手投足间夹着一丝迟暮之气。

        紫微星君心中暗叹,他们这种情况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突破境界,二便是寻找到可以延长寿命的灵药。

        过些时日,想必林弈的长生池水会凝聚出来,给两人服下,可以暂时解开危局。

        紫微星君看着神棍,忍不住出声问道:“神棍,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林弈的大劫?”

        神棍侧了个身,懒洋洋的哼道:“担心有啥用,不该来的怎么都不会来,该来的,你怎样阻拦也躲不掉。”

        神棍又道:“就说林弈这个事,我不是没做过阻拦,当时虽然暂时改变了他的命运轨迹,但最后还是没能躲掉。逆天改命这种事,哼哼,从太古至今,也就那么寥寥数人。”

        &弈这次的百族混战表现堪称完美,这样一个天才,真的不希望他出事,唉!”紫微星君轻叹一声。

        洪荒东域,弈剑宗。

        三年过去,弈剑宗的虽然看上去变化不大,但明显能感觉到宗门势微,毫无生气。

        三年前,短短数月时间,宗门遭逢惨变,被丹霞派大举入侵,当时林青峰重伤垂死,无力抵抗,宗主凌劫和金丹修士杜素月也被打伤,闭关静养,宗门无奈之下做出妥协,将石沙抛弃。

        之后,宗门更被寒元谷趁虚而入,余明趁此机会兴风作浪,宗门弟子走的走,伤的伤,亡的亡,直到林弈从神魔之地回归,才渐渐稳住局势。

        反杀余明,斩杀弈剑宗叛徒宋含烟,将太古神药带回送给师傅林青峰,挽救垂危之命。

        然而,林弈为了不连累宗门,无奈叛出弈剑宗,竹峰跪拜,洒泪离去。

        没过多久,林青峰伤势尽复,踏入半步元婴的境界,深感修为不足,无法挽救宗门颓势,只好再次闭关,想要借着太古神药的药力,一举突破到元婴期,再行出关。

        已经过去近两年时间,林青峰仍在闭关修炼,半步未出。

        宗门内只剩下宗主凌劫和杜素月,还能勉强支撑。

        这中间,若非林弈机缘巧合之下,借着化魔之态,以乌鞘长剑之利斩杀寒元谷主,估计弈剑宗撑不了三年之久。

        此事过后,宗门人才凋零,弟子和长老更是零零散散,原本诺大的宗门,如今只剩下弟子数十人,可谓凄凉无比。

        弈剑宗原本数个灵气浓郁的山头,如今却只剩下竹峰一个。

        弟子中修为最强的便要属叶婉儿和张大龙。

        前者得林弈太古神药相助,修为突飞猛进,在剑冢之地更得到林弈的悉心指点,如今已经达到筑基圆满的顶峰。

        而张大龙在三年前被林弈救下,自此性情大变,好打抱不平,拼命修炼,也达到了筑基大成的地步。

        这一天,宗主凌劫站在竹峰的不高的山顶,望着百战谷的方向,悠然出神。

        凌劫身后站着两名修士,正是弈剑宗的叶婉儿和张大龙。

        叶婉儿如今也只是二十出头,却出落的极为水灵,俏生生的站着,犹如一朵水莲,洁白无瑕。

        张大龙也沉稳许多,不想以前那般,毛手毛脚,在宗门内经常帮助同门,在众弟子中声望很高。

        叶婉儿和张大龙只能看到凌劫的背影,却看不到其复杂的神情。

        凌劫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百族混战又开始了,只可惜我弈剑宗没机会参加,想当年弈剑祖师在诛魔榜是排前十的修士,如今的弈剑宗却已经沦落到这般境地。唉,愧对祖师啊!”

        &说这一届百族混战出现了一个最强的天才,叫做木青,一人获得了两千块百战牌,真是厉害!”

        &不知道这木青是什么来历,居然有这等天赋……”

        凌劫喃喃自语,说的话也有些古怪,前后不搭,没有条理。

        &们说,若是……小林子他还宗门里,他一定也有机会参加这百族大战的,对吧?呵呵,只可惜……”

        凌劫的言语中透着无尽的惋惜之情,感概万千。

        叶婉儿没有出声。

        叶婉儿很想告诉宗主,其实木青就是林弈,这个木青原本就是我们弈剑宗的弟子。

        但叶婉儿还是忍住了。

        一年前她从剑冢之地回来,听从林弈的叮嘱,没敢将他的身份暴露出去,如今在弈剑宗知道林弈真实身份的只有她自己一人。

        张大龙沉声道:“在我看来,林师兄若在,不但有资格参加百族大战,他也一定能在诛魔榜上留名!要知道,林师兄是除了弈剑祖师,唯一领悟弈剑之术的修士!”

        &错,不错,小林子他会弈剑术。”凌劫点点头。

        凌劫露出一个落寞的笑容,低声道:“我这辈子做出最明智的一件事,便是将小林子收入宗门;做的最糊涂的一件事,便是那六年的时间怠慢了他;做过最后悔的那件事,便是将小石头交给丹霞派,更任由小林子离开宗门。”

        &剑宗原本有机会在我手中壮大起来,但却被我错失良机,当时只要豁出去生死,让小林子留在宗门内,或许……”

        提到小石头和小林子,叶婉儿神情复杂,心中一阵悲苦,默然不语。

        张大龙见状叹息道:“当年宗主也是无奈为之,若是不交出石师弟,恐怕弈剑宗当时就被丹霞派灭了。至于林师兄……唉,这些事都过去了,林师兄也早已陨落在寂静谷。”

        凌劫缓缓转身,望着叶婉儿和张大龙,怅然道:“人老了,便总爱感慨,胡思乱想,你们莫要在意。”

        叶婉儿道:“宗主,你是金丹修士,有数百年寿元呢。”

        凌劫眼前一黯,眼神中透着一股看破世事的沧桑,轻声道:“我大限将至,如今寿元不足十年了。”

        &么?”

        叶婉儿和张大龙浑身一震,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不知为何,望着眼前这个老人,叶婉儿鼻子一酸,感觉心里一阵阵的疼痛,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缓缓滴落。

        凌劫洒脱的挥手道:“不必如此,命该如此。长生终究只是个传说,只要是修士,都免不了一死,早或晚的区别而已。”

        凌劫看着叶婉儿两人,柔声道:“婉儿,大龙,你们很好。不要放弃宗门,若是林师弟突破元婴,弈剑宗必定会再次昌盛起来,你们便是宗门弟子的希望!”

        叶婉儿两人连忙点点头。

        凌劫勉强的笑了笑,深吸一口气,叹声道:“只可惜,我是看不到了。”

        凌劫突然意兴阑珊,落寞的向远处行去。

        原本高大的背影,在夕阳的映射下,渐渐拉长,拉长。

        寂静谷。

        沉寂,荒芜,了无生机。

        魔族随处可见,眼中充满了破坏和杀戮的****。

        谷内深处,白骨做基,鲜血铺路,魔气缭绕中,隐约可见一座年代久远的祭坛,邪气凛然。

        此地更加宁谧,甚至静得有些恐怖,令人心神不宁。

        阴风吹散迷雾,祭坛周围竟然连一个魔族都没有,空旷无比。

        白骨祭坛的正中心,一个人族青年安然无恙的盘膝而坐,膝上横着一柄普通到极点的砍柴刀。

        青年面容冷峻,双目紧闭,白皙的皮肤下,隐隐浮现出一条条细微的墨色血脉,犹如魔纹一般,无比诡异,浑身透着阴冷和杀戮之气。

        一阵劲风吹过,青年左臂的衣袖高高扬起,空荡荡的。

        青年正是石沙!

        石沙感受到那荡起的衣袖,面无表情,微眯双眼,冷冷的盯着那一阵劲风,眸中荡起森然的杀机。

        似乎这阵劲风便是他的生死大敌。

        石沙的目光中逼射出两道红芒,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

        &

        石沙的身体开始向外涌动着漆黑如墨的魔气,昏天地暗,遮天蔽日,魔气滚动翻腾,将自己笼罩进去,形成一个密闭的空间。

        没有空气流动,劲风溃散,他的衣袖无力的坠落回去。

        突然一个低沉阴冷的声音在石沙的体内响起,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http://www.wtwhk.net/html/2/2032/3905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