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生命如花终有期 > 第207章网友建议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秦莹莹已经是万念俱灰,面对谭耀林的质问,不由黯然一笑:“假如你认为这个孩子是别人的,那就马上掐死我好了。”

        谭耀林冷冷地盯着她:“难道你是因为羞愧而寻死不成?”

        “羞愧?我是该羞愧当时犯错了,不应该让你为我顶罪结果让自己遭到了万劫不复你不仅毁掉了我的幸福而且连续杀死了我两个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谭耀林目睹她又流产,心里同样难受,脸色稍微一缓:“假如这个孩子是我的,那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你敢保证真的没有跟那个男人发生那种事?”

        秦莹莹显得一片懊悔:“都怪我当初年轻不懂事,就这么轻易把处女身子献给你了,才让你看不起我。但我秦莹莹决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我现在真不想活了,你就让我死吧。”

        谭耀林鼻子一酸,眨了一下湿润的眼睛,并没有把秦莹莹抱进卧室,而是夺门而出

        秦莹莹又一次被谭耀林送进了医院。不过,她的心已经死了,一副绝望和木然的表情对待面前的医护人员和谭耀林。

        谭耀林并没有把秦莹莹送到上次去的医院,所以这里的医护人员都是陌生的。但谭耀林一看秦莹莹不吃不喝,一副厌世的情绪,心里异常焦急,哀大莫过于心死,难道她真要往绝路上走吗?

        谭耀林知道凭自己之力,无法让秦莹莹回心转意了,便只好搬出了自己的父母。

        谭家父母闻讯后,一起风风火火赶到了医院,除了慰问儿媳妇,同时当着儿媳妇的面对秦莹莹狠狠臭骂一顿。谭耀林也跪在地上,并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今后决不敢动她一手指头了。

        秦莹莹对公婆还是很有感情的,在海河这个地方,只有他们算是自己的亲人了。当她发泄一番后,终于撤销了之前消极的人生态度。

        秦莹莹出院后,又在家里休养了几天。

        可她要上班时,谭耀林突然发出了警告:“我为你已经不带赌友回家了。你以后也不许无故不回家,更不能再接受任何男人的示好。假如让我知道了你背叛我,那我宁愿玉石俱焚。”

        秦莹莹心里一颤,知道谭耀林的脾气已经是秉性难移了。她那颗受伤的心,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秦莹莹在接下来好几次,都留意到了谭耀林对自己的跟踪,便吓得跟任何男人都不敢打交道甚至是一个招呼。这让周围很多同事不解。她逐渐把自己孤立起来了,甚至被这个社会给边缘化了。

        可她毕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性情女子,如果能忍受一潭死水般的人生?

        她于是把寂寞的情绪投入到网上了。她知道老公可以暗中监视她是否跟现实男人交往,但无法监视自己跟网络人诉苦,于是利用手机微信,结交了几个网友,用以藉慰孤独的人生。

        时间久了,她跟一个叫青禾的网友聊出了感情。她于是把对方视作了自己的知音,把自己上大学时盲目献出了自己的感情,以及自己的命运最后被绑架,还有之前遭受家暴流产两次的情况,都统统告诉了那位网友。

        青禾看起来是一个嫉恶如仇的男子,得知秦莹莹的遭遇后,表现得极为愤慨,在谴责谭耀林的同时,又埋怨秦莹莹太软弱了,岂能为了所谓的报恩,而把自己的幸福都搭进去呢?

        “冰月秦莹莹的网名,当初你压根不能让那个男人替你扛事,因为你是正当防卫,根本不会毁了自己前途。假如发现那个男人不适合自己了,及早分手,就不会造成自己目前巨大痛苦。你真是太傻了。”

        秦莹莹面对网友发来的责备,懊悔的眼神里充满了泪水:“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觉得你应该跟他离婚。”

        “这恐怕做不到。他的脾气很暴躁,平时对我看管很严,假如我提出离婚了,就等于把自己的命葬送了。”

        “哦,这是为什么?”

        “因为他一种怀疑我背叛他,假如提出离婚,就一定被他认定为我有了外遇。他警告过我,宁可跟我玉石俱焚,也不会放过我的。”

        青禾迟疑了一会,便又提出一个建议:“你可以让自己脱离他的视线,委托律师办理此事呀。以后即便因为离婚需要跟他见面,那身边有律师陪同,谅他也对你无可奈可呀。”

        秦莹莹一脸悲哀“我怎么脱离他的视线?自己能够躲到哪里去呢?”

        “你首先不能去上班了,就跟医院方便请个长假。然后躲在他找不到的朋友家里。等法院强行判离婚了,你再回去上班不迟。”

        “可是离婚的事那么好办吗?”

        “离婚对于别的家庭也许很难办,但对你和他来说,应该比较好办,因为你俩之间没有孩子,而且你因为遭到家暴而两次流产,这些都是法院同情和支持你离婚的重要因素。”

        秦莹莹读完这段话,又为难地回复:“你说得虽然很有道理,但我能躲在哪里呢?实不相瞒,我目前连一个现实朋友都没有。”

        青禾迟疑了一下,然后表示:“妹子如果能信任我,就来找我吧。你也知道我是单身的,家里很大,只有一个老母亲。我因为长期在外面做生意,很少顾及家里面。你如果去了,正好跟她老人家做一个伴。其实,我已经打算帮她雇个保姆了。”

        秦莹莹看到这些内容,心里不由一动,因为青禾之前也介绍过他本人。他是一个生意人,几年前丧偶,已经三十好几了,还没有再婚。他的家就在距离海河市区一百多公里的梁镇,拥有一套大房子,颇为富有。

        秦莹莹虽然感觉那里倒是一个理想的躲避场所,但心里依旧有顾虑:“可我这样住进你家了,在你妈面前怎么说呢?”

        “你想怎么说都行,可以以保姆的身份,也可以以我的女朋友身份出现。”

        “你的女朋友?这样玩笑开大了吧?”

        “我说的是认真的。因为我家老太太一直敦促我赶紧找一个女朋友,好让她抱孙子呢。你如果以我的女朋友的身份出现,一定会哄得老太太高兴的。其实,我也非常喜欢你。你如果不嫌弃我老,也可以考虑我一下呀。”

        “看你说的?你哪里老呀,还不到四十岁呢。我其实配不上你的。”

        “你就别自卑了。只要脱离那个充满噩梦的家庭,你一定会恢复成一个青春和阳光的女孩。到时候,追求你的男人会排成队的。我配不上你才对。不过我并不是你现在的老公,即便帮助了你,不强求你嫁给我。你来我家之后,可以对我深一步的了解。假如觉得我不合适,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背着他偷偷离开家,把自己该拿的财物都带来。其它的事情就交给我替你办了。我正好有一个善于打离婚官司的律师朋友可以帮到你。”

        秦莹莹思忖良久,终于被网友的话打动了。她不想认命,虽然这样的举动很冒险,但为了自己的幸福,她宁愿搏一把。按照对方的建议,无疑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她最后同意网友的建议,并请对方等自己的消息。

        秦莹莹下定决心后,立即以回老家照顾病重妈妈的理由,向医院请了长假。然后偷偷返回了家里。

        由于谭耀林一直没有工作,对她的监视也懈怠了,又重操旧业,约赌友打牌。不过,他信守了自己的承诺,不在把牌桌摆在家里了。

        秦莹莹提心吊胆地潜回家里后,发现谭耀林不在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赶紧掏出手机,跟那个网友进行了微信联系:“我已经办好了请假手续,目前回家收拾东西。一会就要动身去找你了。请问我该怎么走?”

        青禾兴奋得几乎难以置信:“真的吗?”

        “我能跟你开这个玩笑吗?”

        “哈哈,我相信你是认真的。现在立即把你家所有值钱的物品带出来,去汽车站乘坐公交车来梁城。我会在梁镇汽车站接你的。”

        “我没出过门,从海河去梁镇的公交车方便吗?”

        “很方便,这两地之间每隔十五分钟就发一趟班车。你只要打的到了海河长途汽车站,就不会等太久,就可以搭乘上开往梁镇的班车了。”

        “哦,那把你的电话告诉我吧。我担心出去没网,联系你就不方便了。”

        青禾立即把自己的手机号发给了秦莹莹。

        秦莹莹有两部手机,立即用另一部手机把对方发来的手机号记录下来,并试探拨打了一次,结果接通了。

        “喂,是冰月女士吗?”手机里传来了一个男子的磁性声音。

        秦莹莹开心笑了,不仅感觉对方的声音很感染人,而且他很快由网络知音变成了现实的朋友,甚至是自己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这些都令她兴奋和感动。

        她虽然已经见到对方的照片了,但心里依旧不踏实,在收拾好物品,即将出门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便发微信:“我已经把该拿的东西都拿好了,现在请你说一下,你是以什么样的打扮出现?”

        “哈哈,你不是见过我本人照片吗?甚至咱俩也视频过了,难道对我的印象还不深吗?”

        “这可不好说,目前照片和视频有一定的遮掩性,往往跟本人的差距有很大的。”

        “嗯,你讲得有道理。现实中还真有男女网友见面,发现对方跟自己网络里见到的形象差别太大,而造成不欢而散的情况。那我就把我的车牌号告诉你吧。等你下车后,我会开车迎过去,你再结合我的车,就可以认定我了。”

        “那好吧。你再把车牌号发给我吧。”

        “我的车牌号是海7703。车颜色是灰色的。应该非常好辨别。”

        “我记住了,马上出发。咱们梁镇汽车站见吧。”

        秦莹莹结束微信聊天后,提起了装满自己物品的行李箱,刚要迈步出去,又不禁回头瞭望一眼,感觉自己就快跟这个爱彻底告别了,心里颇为感慨,曾经的一些温暖往事又不禁让她留恋。这个家的一切都是谭家父母操办的。虽然谭耀林对自己的暴行是罄竹难书,但公公婆婆对待自己就像亲闺女一样。自己这样一走,会不会引来他们的误解?而且,自己也该给谭耀林留个话,别让他误解自己跟所谓的相好的私奔了。

        她想到这里,便决定再耽搁一点时间,给谭家父母和谭耀林分别留下一封书信。

        她于是放下提包,径直走进了卧室,并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了一个本子和圆珠笔,开始奋笔疾书了

        用奋笔疾书一词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因为秦莹莹一触及往事,就有些情不自禁了,感觉自己写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同包含着辛酸的血泪。

        结果,让她一发而不可收拾,本想简单的留言,变成了两封内容感人的长信了。这样,她耽误了很多时间了。

        当她终于把两封书信写完了,刚要松口气,就听到卧室外面传来熟悉男子的声音:“莹莹,这是怎么回事?”

        秦莹莹一听是谭耀林回来了,顿时吓得惊魂出窍!

  (http://www.wtwhk.net/html/34/34542/146277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