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生命如花终有期 > 第257章忏悔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原来魏青霞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正呆呆看着进来的秦松沐。

        秦松沐很是担心她发现方晓婉在这个家里,便勉强掩饰内心的不安:“青霞你醒了?”

        魏青霞首先点点头,随即发问:“你去哪了?”

        秦松沐仔细观察魏青霞的样子,眼角处还沾有眼屎呢,估计苏醒并没有多久,于是放心大胆地回答:“我刚才去卫生间了。”

        “你去了那么半天?”

        秦松沐故作一愣:“没有多久呀。”

        “可我醒来快一刻钟了。”

        秦松沐莞尔一笑:“人过中年,生理各项指标都在下降。我的胃肠不好,所以”

        “呵呵,你不会是习惯性便秘吧?”

        秦松沐的脸颊有些发烧:“哦,有一点吧。”

        “那你得上心一点。经常便秘会诱发许多慢性疾病的。”

        “我是医生,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的情况不算严重。”

        魏青霞又仔细盯了他几眼,发现他的眼神同样一副惺忪的样子,不由问道:“你刚才睡了吗?”

        秦松沐立即点点头:“当然睡了。”

        “那现在还困吗?”

        秦松沐迟疑一下,便含糊地回答:“还可以。”

        “那咱们就聊聊天吧?”

        秦松沐心里反倒一松,就怕她提出那种要求。尽管她的病情是不允许做男女之间那种事的,但谁能保证她能做到节制呢?

        “青霞,你难道睡醒了吗?”

        魏青霞点点头:“嗯,我现在不是很困了。因为心里烦,就不想睡了。”

        秦松沐思忖一下,便立即建议:“我先去给你倒杯热水吧?你先润润嗓子。”

        魏青霞嫣然一笑:“你这个主意不错。我正渴着呢。”

        秦松沐二话不说,立即返身走出了卧室。

        不一会,他端着一个纸杯走回了卧室。

        “谢谢。”

        魏青霞道谢后,接过了纸杯,并把里面的温热的白开水一饮而尽。

        秦松沐接过了空纸杯,并试探地询问:“你还渴吗?”

        魏青霞先用手抿了一下嘴巴,随即摇摇头:“还好,已经不渴了。你也快坐下吧。”

        秦松沐先把空纸杯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坐在了靠近魏青霞一侧的床边。

        魏青霞稍微把身体向他这里移动一下,并投去一幕渴望的眼神。

        秦松沐顿时读懂了,迟疑一下,便伸出胳膊,把她的娇躯揽入自己的怀里。

        魏青霞躺靠在秦松沐的怀里,感觉无比的惬意,但却湿润了双眼:“松沐,这样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可惜这样的温馨不会太久了”

        秦松沐心里一震,猛地一摇她的肩膀:“你瞎说什么呢?”

        “我没有瞎说。我自己有一种预感,自己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秦松沐的双眼不禁湿润了,但他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并很温柔地讲道:“你平时可是一个很乐观洒脱的女子,这也是我最欣赏你的方面,目前可不要自暴自弃呀。现在请你相信我,我会找到能够治疗你的办法。”

        魏青霞黯然一笑:“松沐,我的病情早在几个月前,就被这里的医生判死刑了。我已经不抱康复的希望了。”

        秦松沐连连摇头:“话可不能这样说。你知道有多少被医生判死刑而奇迹般生还的例子吗?就凭借你良好的心态,就一定会战胜死神的。”

        魏青霞舒适地躺靠在秦松沐的怀里,在欣慰地享受这样温存的同时,又不得不去面对现实,便叹了一口气:“唉,我的乐观开朗都是装出来的,是给外人看的。其实,我毕竟是一个女人,内心还是很脆弱的。本来已经自暴自弃了,可自从遇到了你,我突然害怕死亡了。可是,当我坎坷地走完了半生,真正遇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时,厄运却很快带走这一切”

        秦松沐感受到了她的眼泪,便伸手帮她擦拭一下脸颊,当他自己的心里也不禁流泪。

        “青霞,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延长你的生命,甚至帮助你创造生命的奇迹。我曾经帮助过别的患者走出死亡的边缘,难道就不能帮助自己的女朋友吗?”

        魏青霞又不禁黯然苦笑:“松沐,我早就了解过你的情况了。你是脑外科专家,可以帮助患脑瘤的患者康复。可我患的是子宫肿瘤。你能够帮助我的,也只能是在精神上给我一份慰藉。”

        秦松沐的表情呈现一副懊悔:“我如果早知道自己的红颜会是这样,当初就该学习妇科。”

        “唉,你呀,就别说傻话了。”

        秦松沐很快表现出自信:“请你不要过分的悲观。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一定会寻到治疗你的最佳途径。”

        “松沐,我求你就不要在我身上浪费了。咱们的钱不多。我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多跟你在一起,享受几天天伦之乐。所以,请你把那套别墅简单装修一下。我我现在不想从医院里走了。”

        秦松沐心里暗吃一惊,赶紧反对:“不行。你的这种情况是不能脱离医院的。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要把你从死神手里拯救回来,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都在所不惜。”

        “唉,我的傻哥呀。你可是一名医生,难道不懂治病治不了命的这个道理吗?再说,我们都没有钱去投那个无底洞了。”

        秦松沐刚想把变卖那套别墅的事情告诉她,但觉得对她恐怕是一种刺激,便按捺住了。

        不过,他依旧表示:“青霞,请你对我有一点信心好不好?我决不会对你放弃的。”

        魏青霞沉默了一会,突然侧头问他:“松沐,你知道我最近总梦到什么吗?”

        秦松沐迷茫地摇摇头:“我哪里知道?”

        “我总梦到我的爸妈,就是在刚才也梦到了。”

        秦松沐淡然一笑:“这有什么稀奇的?我也经常梦到自己的父母。”

        “可是,你的父母都还健在。而我的爸妈都是因为我而双双服毒自尽了”

        秦松沐心里稍微一颤,随即质疑:“这又能说明什么?”

        魏青霞略有所思:“他们二老可是因为我早年搞传销而帮我欺骗乡亲们,最后走上了不归路。我不仅梦到了他们二老,还梦到了当年被我欺骗的所以乡亲们。他们追着我,围着我,恶狠狠地向我讨债”

        “你不要再说了。”秦松沐当即打断道,“梦都是反的。你的爸妈如果地下有知,得知你目前的情况,一定会怜惜你,并祝福你的。至于那些当年被你欺骗的乡亲们,无论是还健在的,或者已经去世的,都该把那段怨恨放下了。你不该再有任何心理阴影了。”

        魏青霞的泪水再次缓缓地流淌出来,并懊悔道:“松沐,我年轻时错得太多了。目前落得这样的下场,都是上天对我的报应。我不怨天,也不怨地,怨就怨自己年轻时太作孽了。”

        秦松沐听着她一句句的自责,就好像是临终前的忏悔,这让他的心都快碎了,不由把搂抱她的双臂加紧了,并赶紧安抚道:“青霞,我不许你这样说。假如是上天为了报应你,会让你遇到我和赵大夫以及莹莹这些医护工作者吗?”

        魏青霞豁然醒悟:“松沐你讲得有道理。我能在有生之年遇到你以及那些呵护我的医护人员,也算是上天对我不薄。我该知足了。”

        秦松沐则动情道:“青霞,请你听好了。生活在任何时候都没有抛弃你。所以,你必须振作起精神来,去迎接命运的挑战。当然,在你的身边,还有我以及那么多关爱你的医护工作者。我们大家会齐心协力帮助你去缔造一个生命的奇迹!”

        “松沐”

        魏青霞听到这里,不禁悲喜交加,立即翻身把自己的泪脸扎入了秦松沐的怀里。

        秦松沐同样是百感交集,用他那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抱住了她的身躯。

        不知过了多久,魏青霞始终没有发出动静。

        “青霞?”

        秦松沐放松了她,并试探地叫了一声。

        可是,魏青霞并没有一点反应。

        秦松沐顿时紧张了,因为他预感魏青霞刚才讲的一番话就像是异常的生理反应,似乎是灯枯油尽时的最好忏悔。他赶紧把魏青霞的身体放平了。

        当他为她做了一番检测,才弄清她是睡着了,但她脸上的泪痕依在。

        秦松沐立即从床头柜上够到一块纸巾,轻轻帮她擦拭一下脸颊,然后起身站了起来。

        此时的他睡意全无,帮助魏青霞盖了一件毛巾被后,就走出了那间卧室。

        他走到客厅的阳台上,打开其中一扇窗户,仰望外面的夜空。这时候已经是拂晓时分了。夜空中的星辰已经忽隐忽现了,在东方已经露出了曙光。

        他深吸一口气,便关闭了那扇窗。这时候他的目光又瞥了一眼挂在客厅里的挂钟,已经是四点一刻了。

        他知道再过一个多小时,自己就可以带上女儿和魏青霞离开这个家了。可不知道女儿昨夜是否完成了任务,到时候会不会惊动方晓婉呢?

        他的心念一动,立即奔向了女儿的卧室,并推开了那扇房门。

        借助床头灯的照射,他发现方晓婉和女儿抱成了一团,正在酣睡中。

        因为她俩身上并没有盖任何东西,他并没敢迈步进来,担心她俩身上仅有的一点包裹物不能遮羞,让自己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秦松沐这时不敢睡了,就坐在沙发上打个盹。

        又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秦朵朵的房间门打开了,秦朵朵迷迷糊糊地走了出来。

        虽然发出的动静是轻微的,但还是让秦松沐警醒了。他立即站了起来。

        秦朵朵立即发现客厅里老爸了,因为晨曦的阳光已经照亮了客厅,尽管光线还不十分足。

        “爸,您怎么在这里?”

        秦朵朵停住了脚步,并诧异地望着老爸。

        秦松沐低声回答:“我睡不着了,就出来呆会。”

        “哦,您突然出现在这里,把我吓一挑。”

        秦朵朵一边说,一边往卫生间里走。

        秦松沐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没有再坐下去,而是在客厅里舒展一下自己的筋骨。

        他等女儿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时,立即迎了上去:“朵朵,晓婉还睡着吗?”

        秦朵朵首先打个哈气,随即懒洋洋地回答:“您就请放心吧。她昨晚吃了两片安眠药,不到八点都不会醒过来的。”

        秦松沐欣慰地一笑:“那太好了。你不要再接着睡了,赶紧穿好衣服收拾一下。”

        秦朵朵一愣:“我们现在就走吗?”

        秦松沐点点头:“嗯,你千万不要惊动晓婉。我等你出来,再唤醒你魏阿姨。”

        “好滴。”

        秦朵朵答应着,便往自己的卧室里走

        当她要推门时,又回头悄声问老爸:“我是不是该给她留张纸条?”

        秦松沐这时想到了方晓婉苏醒后的感受,便点头同意:“你就简单交待几句吧,劝她好好在家里休息一天吧。”

        又过了十几分钟,秦朵朵已经穿戴好走出来了,并把自己的卧室反锁上了。这样,魏青霞即便想顺便推门张望,却无法在外面打开它了。

        秦松沐趁女儿又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再次推开了自己的卧室。此刻,魏青霞就像睡美人一样酣睡着。

        秦松沐不敢再给她时间了,便上前要去推醒她。

        不料,魏青霞在这个时候突然讲起了话:“松沐我早知道你是在演戏呢不过我也满足了这一生虽然遇不到真心爱我的男人但能在临死前有人哄哄我也算是无憾了”


  (http://www.wtwhk.net/html/34/34542/170699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