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凰平天这番毫不掩饰威胁之意的话,成功把阳旭给逗笑了。

        他看凰平天的目光,不由都多了一丝同情:

        平天将军,我看你是在战场打架,把脑子打坏了么?

        你当初算计我母亲,更想将我杀掉,此仇不共戴天,我恨不得杀你而后快。如今你来上一句,你不想招惹我了,我就得乖乖鸣金退兵,不能再动你?

        你思维这么不走寻常路,小时候是穿着美特斯邦威学走路的么?

        ??

        阳旭最后一句话,令凰平天冒出一脑袋问号。

        但他也没有多说。

        阳旭的意思,不能再明白,那就是今天无论如何,都不会跟他罢休了。

        既然如此,那就打!

        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能够成为凰族将军的倚仗!

        嗡!

        凰平天劲力一催,手中那鲜红色的珠串,顿时绽放出无尽血色光芒。

        一道道血红色的煞气,如红色云雾一般,笼罩在凰平天周身。

        不远处。

        凰彧凤看到这番景象,眼神不由微微一闪:

        血煞云气!凰平天身为将军,到底还是把这一件诡异法宝给炼成了!

        凰彧凤这番话,连同他那一脸凝重的表情。

        顿时立刻引起了凰九凤的好奇: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哥你给解释一下,那诡异法宝是什么?

        凰九凤一边巴巴地盯着阳旭那边的战斗。

        一边好奇地频频催促哥哥,等着他解释。

        他旁边的凰公主欣雨,也朝着凰彧凤,投来好奇而期待的眼神。

        凰平天这件异宝的炼制方法,乃是凰族外出行军之时,在一处古战场的血湖之中,意外得来的。

        这异宝炼制之法,刻在一面血红色的石碑上,当石碑现世之时,天地变色,风云席卷,虚空充斥鬼哭神嚎,万灵泣鸣之声。

        当时我与凤隆天老爷子,都觉得这血碑不祥,劝凰平天不要理会上面的内容,当时他也答应了。可没想到,到最后他到底还是没能抵挡住那血色石碑上的诱惑

        似乎印证凰彧凤的话一般。

        伴随着凰平天激活了那血色珠串。

        周身血雾翻涌的瞬间,嗡隆!

        那血色珠串,突然摇身化作了一条血龙。

        这条血龙,足有十几米长,井口粗细,从头到尾全部鲜红颜色,好像有血液在流淌一般。

        给人一种异常妖异的感觉。

        而血龙那鲜红色的身躯上,还布满了一道道巴掌大小的鳞片。

        每一枚鳞片上,都有一道道完全不同的诡异符文,闪烁着氤氲的暗红色光华。

        血龙现身的一瞬间,一对鲜红色的眸子,直接锁定了阳旭。

        继而。

        在凰平天冷厉的眼神中,嗷吼!

        血龙一声咆哮,一条粗大的血箭,瞬间飚射向阳旭所在。

        面对血龙的攻击。

        阳旭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忌惮或惊讶。

        反而流露出一丝无聊之态来:

        这就是你的法宝?又是这种老掉牙的玩意儿,就不能换点儿新鲜的么?

        眼见得那道血箭,就要射到阳旭身上。

        嗡隆。

        阳旭随手一招,一百道金光璀璨的金乌神钟罩,瞬间笼罩了他。

        其强横的防御力,足以抵挡这道血箭。

        不对!阳旭上当了,那血箭有古怪!

        这边,凰彧凤脸色骤然一变。

        死死盯着那射向阳旭的血箭。

        嗤嗤嗤。

        血箭所过之处,虚空竟是呈现出一股奇异的扭曲。

        好像空间都被折叠了一般。

        铿!

        血剑撞在那笼罩阳旭的金色防护罩上。

        顿时间。

        那金色防护罩上,呈现出一股扭曲状态。

        一道血红色的漩涡,浮现而出,只一个旋转:

        噗。

        金色防护罩,好像一个肥皂泡一般。

        轻松破灭了。

        那血箭化成的鲜红色漩涡,隆隆旋转着,简直势如破竹一般。

        轻松将阳旭一百道黄金防护罩,一一破灭。

        嗤啦!

        破除防护罩的一瞬间。

        血红色漩涡摇身一变,再度化作血红色飞箭。

        血光凌厉,笔直射向阳旭眉心正中。

        那血箭果然有古怪!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凰九凤问道。

        不等凰彧凤回答。

        他又着急地问:

        哥你说表哥他能挡住么?会不会有危险?

        旁边的凰公主欣雨,更是焦急地道:

        咱们快下去帮忙吧!

        凰彧凤却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

        他的战斗,我们不能插手。

        他望向四长老所在的方向。

        那边传来的力量波动,正在变得越来越狂暴。

        凰彧凤心中隐隐有所猜测,阳旭之所以来阻杀凰平天。

        恐怕跟四长老那边,也有些关系。

        搞不好,这是他跟凤隆天老爷子的合作。

        如此一来。

        他凰彧凤就更不能插手了。

        一方面是以阳旭的实力之强,他完全不必担心。

        另一方面,则是他不想掺和到这种权力纠葛中去。

        在凰族中。

        他凰彧凤可谓是一心埋于修炼,最不恋战世俗权力的一个。

        你小子就放心吧,阳旭他没事的。

        凰彧凤看向那因为骗过阳旭,脸上挂着得意笑容的凰平天:

        他以为骗过阳旭,破除几道防御光罩,就能吃定阳旭了。殊不知,阳旭只是在逗他玩呢。

        凰彧凤这番话,还没有落地。

        阳旭凰平天那边的战斗,就再度生了变化。

        眼见得自己甫一出手,就骗过了阳旭。

        凰平天心中不由冷笑着,这阳旭也不过如此嘛。

        你以为我的血箭,就只是血箭么?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兵不厌诈。

        如果你认为我的飞箭,只是要洞穿你脑袋。

        那就太天真了。

        我要做的,是这个——

        残血飞箭,给我炸!

        凰平天驭使血龙,操控血箭,陡然一声爆喝:

        轰!

        那冲杀至阳旭面前的飞箭,倏忽爆裂了。

        一道道血红色雾气,在阳旭面前,瞬间化成了一道道诡异而扭曲的符文。

        它们如同一只只快干枯垂死的蚯蚓,在阳旭面前的虚空,不断翻滚着。

        一股针对灵魂的血色毒气,从它们体内,不断释放而出,麻痹向阳旭的灵魂。

        到底还是太嫩了啊,以为本将军会堂堂真正跟你拼战力么?兵不厌诈,才是正理!凰平天冷笑着。

  http://www.wtwhk.net/html/52/52339/236119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