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师弟?”

        钟黄师伯管这个小子,叫做师弟?

        我们没听错吗?

        以白衣男子为的那几个家伙,一下子全都傻眼了:

        我去!

        这小子的辈分,岂不是比我们还大?

        哪儿冒出来的毛头小子啊,凭什么啊!

        “师伯,这小子逼我们磕头……”

        白衣男子话没说完。

        就被钟黄打断了:

        “剑尘!现在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白衣男子剑尘顿时一愣:

        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钟黄师伯这么严肃。

        以往,钟黄师伯对他们这些后辈,都是很温和的。

        可现在,他觉得钟黄师伯异常的陌生。

        剑尘这几人,又怎会明白钟黄此刻的心中,该是多么无奈。

        虽然与阳旭接触不多。

        但钟黄却知道,阳旭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性子。

        然而当被人针对时。

        阳旭出手绝对是不会手软的。

        钟黄了解剑尘这几个小辈的性格,不用问都知道,一定是他们跟阳旭起了摩擦。

        即便这样,阳旭都没有收拾他们,只逼他们磕几个响头而已。

        “幸亏我来得早,否则这几个小子,还不一定被你收拾成什么样子呢。”

        钟黄朝阳旭苦笑一声。

        阳旭自然听明白了他给剑尘几人求情的意思。

        也不做纠缠,阳旭朝那个叫翎儿的小美女摆摆手:

        “走啦。”

        拿着令牌,直接登山了剑山。

        钟黄有些无奈地看了剑尘他们几个一眼:

        “你们几个呀,练剑练傻了!”

        剑尘几个,明显还不太服气。

        钟黄不由眼睛一瞪:

        “不服是吧?找人去打听一下阳旭是谁,再来跟我说话!”

        钟黄也扭头走了。

        “阳旭?难道他还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不成?”

        几个年轻人,还不太服气。

        白衣男子剑尘咬紧牙关:

        “我倒要看看,这个阳旭到底什么来头!”

        实在是方才阳旭出手时,那迅猛的度,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剑山上。

        四面八方,目力所及,到处都插满了一柄又一柄的灵剑。

        大的,小的,长的,短的,轻的,重的……

        “我加入剑堂,还要拜师吗?”

        阳旭问钟黄,“我已经拜过师父了,所以……”

        “呵呵,无妨,只是走个过场而已,你可以把师尊当做长辈或者老师也可以。”

        钟黄说着,又问了句,“阳旭你说你拜过师了,那你的师父是?”

        “我师父名为剑南天。”

        阳旭说出一个名字。

        哗!

        钟黄的身体,立刻僵在了那里。

        “怎么了?”

        阳旭感到奇怪。

        钟黄看向阳旭的目光,变得异常地古怪,几乎把他从头打量到脚,用一种异常怪异地眼神,死死盯着他眼睛:

        “你说你的师父……是谁?”

        钟黄的表情,终是令阳旭感到了一丝异样,脑海中的那个念头,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难道师父跟剑堂,真的有什么牵扯不成?

        &nbs

        p;要知道。

        当初在凌云宗,剑南天师父拿出那枚牵扯到各大位面,乃至各大星体、星系的潜能测试器时。

        阳旭就猜测,剑南天的过去十分神秘,来头甚大。

        没想到,师父竟然跟玲珑殿、剑堂有所来往?

        “阳旭!你刚才说你师父叫什么?你再说一遍!”

        这一次,钟黄的声音似乎都多了一丝颤抖。

        “我师父叫剑……”

        “好了你不用说了!”

        钟黄猛地打断了阳旭,警惕的眼神朝四周看了又看。

        甚至还动神识,检测周围的气息波动。

        在确定了没有任何人听到他们的谈话时,钟黄才一脸凝重地朝阳旭道:

        “阳旭,接下来无论我说什么,你都记下照办,对你绝对有好处没有坏处!你师父的名字,不要再对任何人提起……不,跟荼蘼那个妖女,你尽可以提起!但除此之外,不要再对任何人透露!”

        钟黄那一脸严肃的样子,令得阳旭心中想到了许多。

        对于钟黄的提议,他不置可否,只问了一句:

        “我师父的离开,是不是跟剑堂的上层有关?”

        此言一出。

        钟黄看阳旭的眼神,顿时多了一丝感叹:

        不愧是那位的徒弟啊,一眼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在阳旭深邃的眼神注视下,钟黄点了点头:

        “总之你记住这一点就好!那个名字,暂时还不适合出现在剑堂。”

        阳旭却没理会钟黄,径自道了一句:

        “不,用不了多久,那个名字就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剑堂任何一个角落!”

        “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

        阳旭这一刻的表情,异常地认真。

        因为他的脑海中,不断闪过当初在凌云宗时,剑南天师父指点他剑术时,脸上经常出现的落寞表情。

        阳旭曾怀疑,师父是否受过什么情商,有着什么伤心的过往。

        现在看来。

        不仅仅是什么情伤那么简单啊。

        能加入玲珑殿剑堂的剑修,实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但究竟是怎样的打击,令得师父只能龟缩在那样一个小小大6的犄角旮旯呢?

        “看来我来这里,冥冥之中也是有安排的。一切的答案,还要去从荼蘼口中拿到!”

        阳旭眼中,闪过了一抹坚定。

        “走吧,去见师尊。阳旭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钟黄唯恐阳旭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阳旭淡淡一笑:

        “呵呵,我不是那么不知进退的人。在没有足够的力量之前,我不会跟他们叫板的。”

        “咯噔!”

        钟黄心头一沉,有些担心了。

        他不知道,把剑南天曾经的处境告诉给阳旭,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或许……

        那位窃据了堂主之位这么多年,似乎也该动一动了吧?

        如果阳旭真打算那么做,我会追随呢,还是退出?

        钟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个的选择和问号。

        连带着,原本他打算给阳旭介绍剑堂的心思,都淡了很多。

        一路无话。

        二人很快来到了剑山的山巅。

        山巅之上,乃是一座石头大殿。

        粗略看去,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感知力强大的人,能从这座石头大殿的每一块石头上,感知到一股股或凌厉或凶悍的剑气。

        建造这座大殿的每一块基石,都是剑堂的弟子,操控剑气切割而出。

  http://www.wtwhk.net/html/52/52339/256919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