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按道理说,那件东西不管是碎片还是怎么样,既然已经被抢走了,那么这些人也就没价值了。

        对于那些鹤之一族的敌人来说,要么就杀了干净,免除后患,要么就干脆弃之不理。

        但是目前的情况却是,鹤之一族还活着好好的,甚至还光明正大的经营着一家商楼。

        但却似乎又处于某种微妙的境地。

        这就很有意思了。

        而且赵成风观察着三人的表情。

        对于乌鹤管事的神情变化他倒是还能理解。

        可是另外两位的反应就有点意思了。

        从目前看来这位松原管事,以及另外那位女性管事明显是外族人,应该是某个人,或者某个势力的代表,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甚至看管鹤之一族的众人。

        这种身份几乎是半公开的。

        而这位林鹤管事,本身也是鹤之一族,但身份却好像也和松原管事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叛徒,内奸。

        但是他眼中的仇恨似乎比乌鹤管事还要激烈。

        “难道那个拿走那件时之鹤玉的人,也是你们鹤之一族的某人?”赵成风微笑着问道。

        听到他这个问题,乌鹤一怔再次一声苦笑,点点头,“大人料事如神。”

        “哼,那个人他也配做鹤之一族的人,不,你们宗家这一支的人统统不配称之为鹤之一族,因为正是你们让鹤之一族落到如此的地步!”林鹤管事突然一声怒哼,随即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指着乌鹤管事的鼻子厉声道:“乌鹤,我林鹤今天就明白告诉你,你们宗家一支的人都该死,包括云鹤那个贱人还有她那个杂种弟弟,还有你,乌鹤,你们宗家一支的人都该死,因为是你们害死了鹤之一族,我哥哥,我父亲,叔叔……他们都被你们害死,都被你们害死了……”

        林鹤似乎非常激动,语言甚至都混乱了,不住的重复着一句话,一开始只说疾言厉色,然后竟然变成了咆哮,感觉好像要失控一样。

        最后又变成了咬牙切齿,凄厉的盯着乌鹤,“而现在,你们竟然还想折腾,难道你还想把这最后一点族人都害死吗?”

        而被他指责的乌鹤,此时神色却出奇的平静,看着林鹤的目光甚至还有些笑意,略带不屑和怜悯的笑意。

        林鹤被他这样看着,愈愤怒难忍,但是出于某些原因他又不敢真的把此人给杀了。

        不知怎么的,他目光一下子转向了赵成风,伸手一指,“还有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来此的目的还不是和那些人一样,你不过也是指望着利用我们这些人来诱出那个混蛋,然后好抢夺时之鹤玉,但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

        “呵呵,你大概还不知道,那个人当初为了试图激活那个该死的时之鹤玉,欺骗了我们整个氏族,说什么他已经找到了用鹤族血脉激活时之鹤玉的方法,还说什么只要时之鹤玉再次被激活,我族的荣光将再现于世……哈哈,哈哈……”

        “……荣光,再现于世……哈哈,什么狗屁荣光,什么狗屁办法,不过都是他们宗家一支的阴谋而已,都是阴谋!”

        “够了!”乌鹤突然出声喝道,表情复杂,随即放低声音道:“林鹤,够了。有些话,我也好,大小姐也好早就已经给你们解释过很多遍了,当初那件事我们大多数人同样也不之前,别说是我,就算是大小姐和少主,你想想看他们当初的年纪,他们根本不可能参与那种核心的秘密。”

        “而现在的情况……”

        “什么够了!?”乌鹤还要继续说,林鹤却再次怒吼着打断他,然后再次朝赵成风凄然笑道:“你知道他们的方法是什么吗?”

        赵成风看着已经接近癫狂的林鹤,又扫了一眼旁边表情平静却又复杂乌鹤,还有那个始终挂着讥讽冷笑的松原管事。随即微笑着摇摇头,“不知道,你继续说。”

        他并没有像乌鹤担心的那样因为林鹤的失控而生气,相反,对方这种失控不管是真,还是故意为之。

        但他说的话都进一步完善补充了乌鹤管事所说的内容,让他对于这件事的了解更加完整。

        林鹤此时情绪似乎真的非常激动,根本没有在意赵成风的反应和想法,闻言嘿然一笑,“不知道,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根本想象不到,那个混蛋,那个畜生,他所谓的办法就是献祭,而祭品就是我们全族所有子爵以上存在的生命!”

        饶是赵成风和琉璃早有心理准备,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好狠!”

        献祭一族强者的生命,而且还是同族之人,别说那只是一个半神武装的碎片,就算是完整的半神武装,也有点丧心病狂了吧?

        旁边的乌鹤此时眼中也禁不住涌出悲哀之色。

        而林鹤更是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那么那个人最终成功了吗?”一直没有说话的琉璃忽然问道,不过她问的不是林鹤,而是乌鹤管事。

        “算是成功了吧?”乌鹤苦笑着答道,随即轻声叹息,“如果不成功的话,倒还好……”

        其实他不回答,赵成风大约也猜到了。

        鹤之一族肯定早已经被别人盯上了,那个鹤之一族的阴谋家,谋划着用自己一族强者为代价激活那枚所谓的时之鹤玉。

        而其他人恐怕也在等着他完成这一杰作。

        所以乌鹤才道如果不成功的话,倒还好。

        因为不成功那枚至少子爵一下的人还能活下来,但成功了,对于那位谋划者来说或者是幸运,但对于鹤之一族的其他幸存者来说,却是新的悲剧开始。

        赵成风其实还有些好奇,那种情况下,乌鹤等人怎么还能逃出来。

        就在此时,门口却响起了一阵轻微却急促的敲门声。

        敲门的是一个半大的少年,看衣着也是万胜楼内的伙计,门是开着的,但是他却不敢进来,而是站在门口。

        “乌鹤管事,下面有客人找您。”少年有些局促,说话的时候眼神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赵成风,略微有些紧张。

        众人见此,一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什么有人找,这肯定是乌鹤之前派去城主府探听赵成风所言是真是假的人回来了。

        意识到这一点,房间里的气氛陡然一变。

        “好。”

        乌鹤本来悲伤的神情瞬间隐去,干笑的勉强答了一声。

        好在他见赵成风只是微笑不语,松了口气。

        也没顾得上找什么借口。只是朝赵成风歉意的笑了笑,便立刻走到门口,然后推着那少年走出门外。

        心中暗暗有些责怪这少年,虽然这种事肯定瞒不过赵成风和众人,但是可以更巧妙一点啊,比如送个什么东西上来,顺便夹带一下之类,哎,这孩子……

  http://www.wtwhk.net/html/53/53439/256072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