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武凌天下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第三百八十二章    你已经杀了我?

        安朋从容不迫,只是伸出手指,围绕着林向天点点戳戳。

        每一指都是那么的平常,又都那么的神秘。

        就象是浪翻浪涌,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林向天是个很好的对手,先天三重,正好可以用来磨练刚突破先天的战力,实力再高一点,或者再低一点,都不太适合。

        渐渐地,随着施展,安朋对领悟后的虚空剑意掌控愈发纯熟,有一种豁然贯通后的开朗。

        原本他突破后,虽然领悟,但毕竟还只是在理解了这个层次,现在真正动手施展,才真正把最细微之处融汇到一起。

        剑意或许会有所不同,程度也有高低,但是任何剑意都是相通的。

        只要掌握了那玄而又玄的感觉,便象是走对了方向之人,坚持下去,便能成功到达彼岸。

        安朋越打越是顺畅,对剑道掌控逐渐加深,林向天却是越打越是吃力。

        他战力本就不强,再加上不久前施展血之遁法,元气大伤,短时间内还没什么,激烈相争一段时间后,便感觉到丹田虚弱,真气不畅,有气血衰弱之感。

        手上的反攻也渐渐弱下来。

        而剑意就象是敏感的鲨鱼闻道了血腥的味道,感觉到抵抗变弱,立刻便加强了攻击力度。

        双方形势再次一变。

        安朋占据全面上风,而林向天边退边打,已经只有招架之功,显出狼狈之态。

        而身法受到剑意的限制,处处受困,就连逃脱也变成了奢望。

        再过片刻,林向天愈发不支,甚至在虚空剑意的侵蚀之下,就连拼命的决心也开始崩溃。

        剑意不仅仅是实质的战斗,对心境、情绪和意识都能造成巨大影响。

        林向天暴怒地吼叫起来,知道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一双老眼中透出极深的恐惧。

        无法想象,自己对战一个先天一重的小辈,竟然连逃都逃脱不掉。

        这简直无法置信。

        而这小辈,还是杀死他的儿子,害他极深的仇人。

        如何能够甘心。

        “小杂种,朝安的仇没报,老夫绝不会死在你手上的!”

        他咆哮着,下定决心,全身猛烈地一震,瞬间从毛孔中疾射出大量的鲜血,抖地在身体周围,化成一片血雾。

        正是血之遁法!

        血雾之中,林向天老脸猛地一暗,变得枯黄无比,口中更是血如泉涌,象是突然遭受了重大打击。

        他本来就元气大伤,没有复原,现在又强行使用这血之禁法,等于是在重伤之下,再次被反噬。

        若不是先天三重的深厚修为,恐怕这一下反噬,便能要了老命。

        不过血雾之中,林向天的速度却是暴增。

        就如同一道血色闪电般,带着拉成一条直线般的血雾,瞬息之间,便到了百米之外,轻而易举地摆脱了安朋的纠缠。

        “小杂种,你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将你碎尸万段!”

        林向天脚下不停,口中喷血不断,回头怨毒无比地吐出一句话。

        两次施展血之遁法,不但重伤,即使能养好了,精血亏损巨大,以后武道方面也是希望渺茫,更大的可能是修为倒退,甚至还不如先天二重。

        杀子之仇,再加上如此沉重的打击,怎能不让林向天对安朋恨到极点。

        然而,话音刚落,林向天便骤然停住,充满怨恨的老脸变得无比僵硬。

        他全身不停地颤抖着,象是不敢相信一般,缓缓低下头去,看向自己的胸膛。

        不知道什么时候,胸膛和小腹上,已经开了几个前后通透的血洞,可以轻易地从前面看到后面的情景。

        血洞后面,安朋正在不疾不徐地走来,脸上带着令他极为厌恶的从容表情。

        林向天脑袋嗡的一声,象是天塌了一般。

        “你你已经杀了我?”

        他的声音无比干涩和脆弱,象是将死之人发出的呢喃。

        “你说呢?”安朋耸了耸肩膀,“我的剑意可不是只会让你感觉绝望,提不起反抗这么简单。”

        “何况”

        安朋顿了一顿,又道,“上次已经让你使用血之遁法逃出生天,这次我又怎么可能犯下相同的错误。”

        林向天惨笑。

        原本以为就算不敌安朋,想逃走还是轻松易举的,原来,只是他一厢情愿而已。

        而且直到临死,他才明白过来,刚才和安朋打得之所以激烈,不过是人家在拿他磨练剑意而已。

        临死之前,还要成为一块磨刀石!

        这是何等的深刻的恨意!

        “小杂种,你不用得意,很快,青虹门就会被毁灭,你也会死得惨不忍睹,比我更惨。”

        他摇摇晃晃着,用尽最后的力气,充满快意地大声说道。

        “你是说利用大乾朝廷和我们拼个两败俱伤,你们好渔翁得利的事吗?”

        安朋淡淡地看着他,“谢谢你,不但让我灭绝了你这个大患,还从你口中得知了炼神宗的阴谋,从而有时间做好准备逃亡,林长老,看来你不是奸细,而是青虹门的大恩人哪!”

        “啊!”

        林向天急怒攻心,再也支撑不住,仰天大叫,向后倒下。

        安朋的话,击溃了他所有想要找回一丝快慰的报复心理。

        被利用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人间最大的悲哀了。

        “死了?真不经刺激。”

        安朋扫了林向天一眼,见到这老家伙已经没了任何生息,不禁耸耸肩膀说道。

        本来还准备了更恶毒的一番话的,可惜没说出来。

        “换做是谁,能经受你这么说风凉话。”

        量子似乎也看不过去了,忍不住说道。

        “我说得都是事实嘛。”

        安朋嘿嘿一笑,转身行去。

        杀死林向天,他心头也舒缓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了结一桩心事。

        片刻之后,安朋返回溪水附近。

        鹰钩鼻和连心眉还躺在血泊之中。

        他们并没有死,只是痛苦地挣扎着。

        安朋也没有奇怪,当初下手之时,他就已经让开了两人身上的要害,这一记袭杀,只是让两人失去所有行动能力,短时间内却不致命。

        “小辈,是你”

        看着逐步走近的安朋,鹰钩鼻眼神一缩,忍不住失声道。

  http://www.wtwhk.net/html/54/54516/144775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