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任无心闻言眼皮跳了一跳,神色蓦然冷了下来,冷声问道:“什么意思?”

        阮轻轻见任无心竟然还不知道,颇有些得意地说道:“师兄没告诉你吧?他从五岁那年就中了生死蛊,如果不能把蛊毒引出来,就会有性命之忧,而放眼整个天下,就只有我爷爷一个人有办法引出蛊毒。”

        任无心闻言心中一紧,司空宸竟然也中了蛊毒?他怎么从来没跟她说过?

        “并且师兄只有娶了我,我爷爷才会帮忙引蛊,否则我爷爷是绝不可能帮他引蛊的,师兄就必死无疑了”阮轻轻继续说道。

        任无心闻言神色不变,心里却早已涌起了惊涛骇浪,那个男人竟然瞒着她这么重要的事

        看到阮轻轻得意的神色,任无心嘲讽地笑了:“正是因为如此,你才更让人觉得可悲,他宁愿死也不愿意娶你,你还不要脸地贴上来,还真是低贱”

        “你”阮轻轻被气得脸色发白,却无可反驳,胸口起伏不定,眼中带着愤恨,像是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碎尸万段。

        “不过阮姑娘还是让本相长了见识的,毕竟这年头像阮姑娘这么不要脸的人已经不多了”任无心看着阮轻轻咬牙切齿的模样,继续悠悠说道。

        她平时不骂人,那是因为懒得费口舌,不过这女人还真是贱得突破了她的底线,让她忍不住开口了。

        “闭嘴!”阮轻轻怒声骂道,“你才不要脸,勾引我师兄不说,现在宁愿眼睁睁看着我师兄死,也不愿离开他,我看你就是贪图我师兄的身份地位,根本不是真的爱他!”

        任无心看白痴似的看了她一眼,不想再跟这女人浪费时间了,从座位上起身,淡淡道:“本相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说着垂头看了桌上的茶杯一眼,还未动过的茶水上飘着茶叶,澄澈的茶汤看不出有任何异样,忽然开口道:“不过走之前,本相还想给阮姑娘一份回礼。”

        阮轻轻见状暗道不妙,刚想从座位上起来,却见任无心以一种快得让人不敢置信的速度来到了她身侧,按住了她的肩膀。

        下一秒,身上的几个穴位传来酥麻的感觉,阮轻轻顿时一惊:“你要干什么?”

        任无心点住了阮轻轻的穴道,不紧不慢地端起自己座位前的茶盏,轻轻抬起阮轻轻的下巴,幽幽开口道:“阮姑娘请本相喝茶,这茶还没喝,倒了岂不可惜?所以”

        任无心说着手中一动,还带着温度的茶水便倒入了阮轻轻嘴巴里。

        阮轻轻脸色大变,下意识地想要把茶水吐出来,却被任无心一抬下巴,茶水猛地呛进了她喉咙里,还有些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咳咳”阮轻轻被呛得咳嗽不止,身上却一动都不能动,难受得要命,咳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任无心随手一扔,茶盏被扔在了地上,剩下的茶水渗进地板里,冒出了一缕白烟,显然带着毒。

        看到那带着毒的茶水,任无心眼中并无意外,只悠悠说道:“阮姑娘为了对付本相,还真是费心了,可惜这手段太过拙劣,真是让人想不拆穿都不行”

  http://www.wtwhk.net/html/61/61149/17040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