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夜狂澜见太后那副模样,倒像是真有几分醉了,从她口中蹦出棺材脸这三个字,倒也是有种迷之画面感。

        “既是太后相邀,我自不能推脱的。”夜狂澜点点头,如果只从表面上看,太后是真没什么架子的,她的皮肤和身材都保养的很得当,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模样。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倒是很容易让人心生亲切。

        太后听此,心里这才舒坦了,她抓着夜狂澜的手,又说道,“孩子,你跟哀家乘同一轿辇,让这臭小子自行跟上。”

        这清醒的时候,皇甫情深在她口中就是儿,酒喝多就是臭小子了,想来这普天之下敢叫他臭小子的,也就只有太后一人了。

        夜狂澜扭头,果然见自家妖孽是满脸铁青。

        夜狂澜也拗不过太后,便随她一起坐上了轿辇,到了她的圣宁宫。

        她们前脚刚踏进去,皇甫情深后脚便跟了上来,他的目光始终落在夜狂澜身上,似乎怕自己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看你紧张的样子,哀家还能吃了她不成?”太后的脸上有些嫌弃,她在宫女们的搀扶下坐在了软榻上。

        “麻烦煮些绿豆汤来,给太后醒醒酒。”夜狂澜随后吩咐太后身边的女官道。

        女官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她是准王妃,吩咐她们这些奴婢是理所应当的,可这语气却是极其有教养的,这根本就不像是什么恶女啊。

        “诺。”女官赶紧吩咐下去,她又朝夜狂澜说道,“准王妃莫要见笑,太后娘娘喜欢喝酒,可这酒量实在”

        她也没将话说完,太后也不过喝了没几杯,就醉成这幅模样,关键是她这酒一喝多了,便更是半点太后的样子都没有了,疯疯癫癫的还净是说些胡话。

        准王妃刚入宫就见到这幅样子,着实是有些不大好。

        “无妨。”夜狂澜淡淡一笑。

        “澜儿,坐。”太后在软榻上打了一个小盹儿,睁眼时见夜狂澜还站在一边的,赶紧让她坐下。

        夜狂澜便就着她身边坐了下来,皇甫情深则是站在她身后。

        太后直接无视皇甫情深,她又是一把抓住夜狂澜的手,“你看看,那臭小子就跟个冰坨子似的,哀家这圣宁宫里点了这么多炉子,都祛不了他身上的阴寒。”

        “澜儿啊,你是个脾气好的,受得了他这一身臭脾气。”太后说道,“你看看他,哪有一点年轻人的样子,哀家与他好几年没见了,你看看,他回来了连个笑脸都不给哀家,哀家这心里,苦啊。”

        说着,太后便不由得悲从中来,“明明小时候还可爱过一阵子的,也不知怎么的,这越长大越像冰坨子,哀家真是怀疑,这臭小子是不是小时候脑子被冰冻了。”

        夜狂澜,“”

        她就静静的听着,太后这是完全在对她吐苦水,倒是皇甫情深,就从他这张冰山脸来说,夜狂澜也能脑补出他小时候的样子。

        网

  http://www.wtwhk.net/html/63/63611/183981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