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在下慕容隽”他紧紧的盯着夜狂澜,几乎是从胸腔里挤出几个字来。

        那声音微弱的很,鲜血呛进了气管里,一时间他便厉害的咳了起来,这一咳,血便喷的更多了。

        六品的止血丹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消耗,更何况这般的喷血方法,也不只是丹药能完全止住的。

        他根本就没指望夜狂澜想起慕容隽是谁来,只是这般说着,便几乎是用尽了一身的力气。

        夜狂澜当即蹙了蹙眉这些日子以来,她听慕容映月说过以前的事,自然便知道慕容隽这个人郑国公子用了慕容隽的身份潜入大周慕容家,将慕容家闹了个鸡犬不宁

        只是她没了记忆,便也不知道这个人长什么样子。

        “狂澜小姐”慕容隽仍旧是看着她,他极为努力的吐出几个字来,他的手心里似乎是捏着什么东西。

        夜狂澜的衣袖被他拽的紧,她低头看了一眼,却见郑暮努力的伸出手来,想要将掌心里的东西递给她。

        夜狂澜当即便接着了。

        赢律的元气极为霸道,不仅几乎切断了郑暮的脖子,此刻那元气刀刃还顺着他的伤口往身体里蹿,几乎在须臾的时间便将他的五脏六腑给摧了。

        片刻的时间,郑暮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他的瞳孔也开始涣散起来,唯有目光依旧紧紧的盯着夜狂澜。

        她是他心头的月光就是死,他也愿守护着这一团光,哪怕他自己是低微到尘埃里的萤火。

        “王妃他已经”末了,皇甫幻才说道。

        郑暮的身下是一大滩血,像是开到荼蘼的彼岸花,他的手垂了下来,心跳停止,身体渐凉。

        死的卑微,一如他这么些年来,活的卑微,喜欢夜狂澜,也喜欢的那么卑微。

        卑微到,临死也不敢告诉她他曾那么喜欢她。

        夜狂澜低头看了他一眼,随后便伸手将郑暮的双眼合上,而后道,“抬下去罢,将他的尸体火化了,骨灰撒到当年郑国的土地上。”

        皇甫幻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去看晋王殿下的脸色,却见皇甫情深点了点头,他这才答了一句,“是。”

        此刻夜狂澜才站起身来,她扭过头去看了赢律一眼,只见赢律面不改色,一副死了个无关紧要人的模样。

        夜狂澜并未理睬他,她直接回到了皇甫情深身边,方才郑暮给她东西的时候,因为角度问题,几乎没人看见。

        她回到皇甫情深身边时,才将那东西打开看了,是放在信筒里的一封信。

        信筒上沾满了血迹,信封内的信,却是完好无损。

        夜狂澜凝着眉便直接将这信给了皇甫情深。

        众人没想到,晋王妃竟还从那死人手中得到了一封信

        “本王想,那三万西秦军,倒不至于没一个不认识你的。”末了,皇甫情深才冷飕飕的看了赢律一眼说道。

        话落,他又拿着手中的信,直勾勾的看着太后,“太后好本事,原来这么早就开始密谋通敌叛国了?”

        网

  http://www.wtwhk.net/html/63/63611/19744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