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吐蕃人真的去西宁了?”元善听着李君羡的话问道。

        李君羡派出的探子一直在注意吐蕃人的动静,尤其是黄金商队的事情散播出去以后,吐蕃人真的行动了。

        “不过只是三前骑兵,主力并没有动。”李君羡说道。

        “三千就三千,相信西宁那边会处理好的,送葬干布还挺沉得住气。”元善说道。

        “下一步要怎么办。”李君羡问道。

        “谈判吧,松赞干布战意不是很强,咱们采取主动跟他们谈判,最好能做激怒他们来攻城。”元善说道。

        李君羡点点头,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有吐蕃人来攻城他们的战防炮才能够发挥最大作用,从长安运来的物资充足,二十万兵马真的赶来,定然叫他们损失惨重。

        元善想法很简单就是拖呗,双方就是耗着,而大唐这边可不是干耗着,那些驻守在各个州的将士们现在可是有了一个新的命令必须每天轮换去开垦荒地。

        耗着就耗着飞,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练练兵种种田劳逸结合。

        “蓝国公,谈判以什么名义啊。”张文毅在一旁问道。

        “吐蕃不是还欠大唐以为公主吗,要不就这个好了,不知道张刺史敢不敢到敌人阵前叫板?”元善随口问道。

        张文毅两腿就是一嘚瑟,谈判就要派出使者,当使者的风险很高,很可能有去无回。

        他上有老,下有小的,一时之间真的是胆怯了,可是文人气节,虽然害怕可没有表现的太怂包。

        “蓝国公,若是谈判,打算采用何种形势,松赞干布肯定不可能来大唐城池内的,若是去地方大营更为不妥,您看这

        ……”张文毅说道。

        元善觉得张文毅这个不说怕,立即转移话题的思路很不错,倒是个机敏之人他还不知道就因为这个事情让元善对他的评价更高了,当然负担的任务便重了些。

        “松赞可能不会来,但是他可以派人过来吗,要是在阵前会面,万一谈不拢岂不是就要开大,万万不可。”元善和说道,直接先否决了一个方案。

        “还是让松赞派使者到河州,这样作稳妥,而且松赞还没有理由拒绝。”元善说道。

        张文毅和李君羡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松赞干布不会拒绝,两人很是疑惑。

        元善将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开始解释道:“河州是李靖的地方,现在双方出于僵持阶段,他们难道不想了解河州驻兵的底细么,派来使者在营中一转有岂不是将情况尽收眼底,你说这种轻松查探敌情的事情,他们会不会派人来。”

        两人纷纷点头,要是换成他们肯定会叫人来的,而是还必然是亲信之人,可是问题又来了,张文毅是刺史对于这些事情比较了解,现在河州的情况根本没多少兵马,万一要是让人家看出破绽岂不是要面临吐蕃主力。

        “不妥不妥,河州的情况隐藏的很好,但是万一被识破了怎么办,风险太大。”张文毅说道。

        李君羡开口道:“我想李将军是不会让他们看出破绽的,只能让他们看到咱们的实力强大。”

        在这方面李君羡比较有经验,通常这种情况双方都不是傻子,比的就是使者的眼力与分析能力。

        “哈哈哈,你们不用担心,咱们根本就不用刻意去准备,我就要告诉松赞干布河州兵员不足,看他赶打过来吗。”元善和道。

        “蓝国公,次计策太冒险了,凭借欺诈成功几率不大。”张文毅道。

        “疑兵之计,就是亦真亦假,咱们表现的越真实反而效果越好,就算松赞真的带兵过来,洮州的侯君集可是一直在寻找战机,谈判的话他兵部尚书必须要到场,所以咱们并不惧怕,而且咱们还有战防炮呢,咱们的目的不就是让他们主动进攻么,算算时间尉迟宝林他们的人应该能够及时赶回来。”元善说道。

        商议之后,第二天张文毅就在侯君集的骑兵保护下一起到了吐蕃主力面前,列阵叫板。

        因为张文远是兰州刺史,品阶不低还真有点谈判的架势。

        坐在马上腿软的很,但是样子装的还挺想那么回事儿。

        “报,唐人拍使者前来,正在阵前等待。”吐蕃兵紧张禀报道。

        松赞干布的营帐之内做了十多个人,各个都是一身甲胄,这些是他最得力的手下将领,小桌前他们正在吃东西。

        “唐人使者,究竟是何人,派人去问问。”松赞干布说道,似乎没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实际上他自由盘算,一直等待的使者终于来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如他所想一般。

        很快有人出去后回来道:“大王,来人据说是兰州刺史张文毅,他来是想要谈吐蕃公主出嫁唐朝的事情。”

        松赞干布将酒杯摔在桌子上,小胡子都有些颤抖了,吐蕃公主外嫁他是不赞成的,这样就说明他们吐蕃不够强大,心中有气但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不过表面还是做出很生气的样子给众位将士看。

        效果很好,立刻有人开始说道:“吐蕃的公主尊贵无比怎么能够嫁给唐人,我桑格绝不同意,为了公主我愿意出去将外面的使者斩与马下。”

        豪言壮语,松赞干布想要故意阻拦一下,可刚才回来的人立即说道:“哈哈哈,桑格你是没有机会了,唐人的使者在说完这个事情后就离开了,走之前留下了一份信函。”

        说着便将信函呈给了松赞干布。

        “来得快去得更快,松赞干布从类没有见过这样的使者。”心里都茫然了,完全猜不出对方是什么意思,害怕还是不屑,一旦有可疑之处变回让人浮想联翩,松赞干布就是这样。

        张文毅留下了信函后便跟着侯君集的骑兵队伍返回了,回到河州的后见到元善正在外面等着他呢,其实他想错了,元善早上同他们一起刚来河州,想要了解一下河州情况,这不刚刚才回来正好见到回来的他。

        张文毅一下马差点没摔倒,幸亏旁边有人扶了他一把。

        “张刺史好胆色,去吐蕃大营叫板是不是很激动。”元善笑道。

        希望读者们能够多多支持,求打赏,求收藏,推荐票,给几张月票吧!

        (本章完)

  http://www.wtwhk.net/html/71/71350/256559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