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深夜书屋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会议结束,大家各怀心事地离开,这场会议对整个案件调查原本维持的基调,产生了巨大的颠覆。

        老张走出会议室后就拿出了手机,准备给安律师打电话,老道的案子,好像用不着他去出庭了。

        刚拿出电话,

        背后就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吴队,谢谢你们通城警局提供的线索。”

        “陈警官,不用说谢谢,这本就是我们的职责。”

        陈警官看着张燕丰,忽然露出了微笑。

        这笑容,

        让张燕丰有种仿佛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看透了的感觉,作为一名老刑警,平时只有自己去这样审视看透别人的份儿,哪有轮到自己被看透的份儿?

        “我会在通城再待一段时间,把这件案子其他细节给跟完,到时候,我们可以多交流。”

        “应该的,应该的。陈警官,您去忙吧。”

        级别比自己高,

        派头比自己足,

        刚在会议室里时,面对几个局长的问话也依旧是毫不留情面地斥责回去。

        哪怕是老张,在这个女警官面前,也有点虚。

        尤其是对方的那双眼睛,老张都不敢去和她对视了。

        陈警官走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张燕丰长舒一口气。

        “吴队,中午一起去吃饭吧?”小曹这个时候走来问道。

        案情被颠覆,让参与这件事的小曹也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额,算了,我还有事。”老张拒绝了。

        “有事?哦,我知道了,肯定是要和陈警官一起吃饭吧?我听说人陈警官现在还是单身哟。”

        “你很闲么?哪有的事。”

        “嗯?没有么?我看过吴队你的履历资料啊,记得你和陈警官在警校时是同学啊,而且一开始曾被分派到同一个派出所的,你们是老相识了,见面吃个饭,很正常呀。

        放心吧,我们不会说闲话的,这么厉害的一位女上司,如果吴队你能把她拿下来,我们也觉得脸上有光啊。”

        老张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自己居然和那个女人是同学?还做过基层的同事?

        再一想那个女人在台上陈述案情时的犀利以及她刚刚审视自己的眼神,

        会不会被发现什么?

        张燕丰已经花费很大的经历去熟悉和去了解这具身体的人生了,但这么偏僻的东西,老同学老同事这种关系,怎么可能去记得住?

        挥挥手,把八卦的小曹驱赶开,老张走到了停车场,坐进了车里。

        发动车子后,老张反而不慌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子又没做过什么亏心事,而且这dna这指纹,随便去怎么验,自己都是现在的吴队!

        “啊,西八。”

        老张把手里的烟丢了出去,算了,还是先回书店把这件事告诉回去吧。

        ………………

        “啥?老道可能会被撤销指控?”

        坐在沙发上的周泽显得很是惊讶。

        自己这边书店为了救老道忙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到头来,剧情却一下子来了个托马斯回旋。

        这样想想,

        忽然觉得好亏啊。

        反正不管如何,老道是不会死的。

        但现在一番折腾下来,

        老道不光不会死,

        以后很大可能还能正大光明地出去继续安慰他的失足妇女去。

        “总之,是件好事吧。”安律师笑了笑,同时指了指旁边的莺莺,道:“莺莺,那卡里还有个几万块,你拿去再买点咖啡吧,记得,还是上次的口味啊。

        别拿次的东西来糊弄我!”

        莺莺拿起了那张银行卡,很严肃认真地点点头。

        这时,一只白色毛茸茸的东西从周泽脚下钻了出来,而且很会来事地主动跳到了周泽怀里,用自己的头在周泽的胸口位置轻轻地蹭着,

        且伸出舌头,

        舔了舔。

        周泽一把抓住了白狐的脖子,问道:

        “这骚狐狸怎么又回来了?”

        妈的,

        还是只狐狸就这么会撩,

        等你变回人,

        普遍之下的男人,

        除了我,

        谁还能受得了你?

        “王轲回来了,她也就跟着回来了。”安律师解释道。

        狐狸娇滴滴地看着周泽,一脸地哀求。

        她似乎是知道了一些风声,所以这一次格外刻意地想要讨好周泽。

        其实,在她跟着王轲回来后,看见书屋里那只猴子她就清楚了,在自己离开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这猴子可没少进补!

        大家都是妖,

        不带这样厚此薄彼的啊!

        “你家的酸菜送回地狱了么?”周泽问道。

        “是翠花。”

        “嗯,送下去了么?”

        “没有啊,不是就等着她么。”安律师伸手指了指周泽抓着的白狐。

        白狐很是献媚地扫了一眼安律师,

        安律师回了一个老司机过来人的眼神,

        在周泽看来,

        这对不知廉耻地狗男女在刚才仅仅是通过一道眼神就达成了一个极为肮脏的交易!

        “我觉得,还是毛茸茸的样子好看,多有特色啊,变回了人反而没现在有特点了。”

        白狐一脸惊恐地看向周泽。

        对于它们妖来说,修炼本就不易,自己被打落出人形,恢复了本身,本就是一种大折磨大痛苦,就像是一个大富翁忽然一贫如洗要去讨饭一样,这种巨大的落差感,足以把人逼疯。

        随即,

        周泽又笑了笑,

        把白狐放在了茶几上,指了指安律师:

        “去找翠花弄去吧。”

        安律师点点头,把白狐抱起来,走上楼去。

        周泽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问身边的白莺莺,“老张呢?刚不是还在的么?”

        “好像是接了电话就又出去了呢。”

        “他可真忙。”

        周泽抽出一根烟,白莺莺马上拿着打火机帮他点上。

        “老板,很多人都说,抽烟有害身体健康呢。”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莺莺给你买点贵点的烟抽吧。”

        “唔,好。”

        “老板,老板!!!”

        这时,

        一道庞大的身影从玻璃窗那边奔跑而过,

        那沉甸甸的抖动,

        那堪称深不可测的事业线,

        带来的,不是目眩神迷的美感,而是一种让人恐惧的慌乱。

        “砰!”

        书屋的门被推开,

        肉山一样的芳芳站在门口。

        “怎么了?”周泽问道。

        芳芳今天宽厚洁白的护士服下,还穿着黑丝袜,这场景,有点辣眼睛。

        “老板,有个病人,在步行街上晕倒了,附近的保安把人送到我们药房里来了。”

        “晕倒了,中暑了?”

        “好像是的。”

        “那就给他开点藿香正气液,再挂点生理盐水什么的。”

        周泽有些奇怪了,这么小的一个问题,药房里不是也安排了俩小医生么,虽然水平不怎么样,否则也不会愿意领稍微高一点的工资跑到这药房里来“提前养老”,

        但他们对付这点小事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芳芳又为什么这么慌张?

        “不是,不是。”芳芳摇着头,继续道:“是在给那个病人做检查时,发现病人身上,身上有好多伤。”

        “附近的建筑工人?”周泽问道。

        建筑工人身上有伤也很正常,很多人一个工程下来,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所以才说他们是赚的血汗钱。

        “不是…………不是!”

        芳芳继续摇头,

        终于平复了心情,喊道:

        “是孩子,一个八岁的小女孩!”

        …………

        当看见这个小女孩时,

        周泽一开始是被这个小女孩精致的外貌所吸引了,不是那种所谓的“三年起步,死刑不亏”的混账话,

        而是单纯地一种对可爱小女孩的亲近。

        只是,当周泽示意两个医生走开一点,自己掀开女孩的外套后,

        看见的,

        是女孩身上惨不忍睹的伤口。

        遍布的淤青,

        烟头烫伤,

        开水烫伤,

        利器划伤,

        甚至,

        还有针线刺穿残留。

        明明是一张天使般的面庞,

        但在被衣服遮掩之下,

        则是令人惨不忍睹的黑暗。

        “老板,你摸摸这里。”一名医生提醒周泽摸摸女孩的手臂。

        周泽伸手摸了摸,目光顿时一变。

        “手电筒。”

        旁边的医生马上把手电筒取来。

        拿着手电筒仔细地照了一下,

        在女孩的手臂皮肉下面,竟然藏着针!

        是那种家里用的小针。

        周泽示意那位瘦得跟杆儿一样的护士帮自己换上衣服,道:

        “我们先做个手术,把女孩身上的伤口处理一下,把针给取出来,对了,叫芳芳去报警,找一找她的家人。”

        这个女孩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名牌,不应该是被拐的孩子,这里面,很大可能牵扯着家庭虐待。

        上辈子自己当医生时周泽曾接到一个急诊,一个小男孩被捅了四五刀送进医院,抢救无效,孩子还是走了,等出了手术室后听到同事们在聊这件事,周泽才知道捅孩子的凶手不是别人,正是孩子的母亲。

        那母亲后来进了精神病医院了。

        手术难度其实并不大,周泽负责取针,另外两个医生则是负责把其他的伤口处理一下,也因此,没进行麻醉注射。

        两条手臂,取出来了八根针。

        把最后一根针取出来,

        周泽刚抬头,准备喝杯水,

        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孩子就已经醒了。

        睁着眼,

        在看着自己。

        “没事了,针已经取出来了。”

        周泽给孩子一个笑脸。

        女孩撇过头,

        用一种很麻木的声音回答道:

        “爸爸还会再放进去的。”

  http://www.wtwhk.net/html/73/73640/248548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