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纺织印染厂的女人们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你们人手不够管张海要,明天让张海把压水坯的人调几个过去不就够了,现在的重点是制瓦不是烧砖。”

        “有人手场地也不够用呀?”

        “盖房子可能时间太长,但搭棚子就快速多了,搭一个给瓦养生的棚子把厂房里晾晒那一半倒出来不就行了,你们的脑袋是不是锈了,怎么都能死葫芦了?”

        说到这里万峰打了个哈欠,眼皮沉重起来。

        和这些单纯的八十年代农民打交道,真费精神。

        马车往外拉货是从沟里直接走崔屯的那条村间道,能节省好几里地的路程,但这条路拖拉机就走不了。

        那条山路上既有溪流也有陡坎,而且路面还窄,拖拉机若是压不住道眼,偏出道就有被陷住的可能。

        而那两道陡坎拖拉机爬的时候还会跳车,所以拖拉机往外拉货就只能绕道小树屯走那条大路。

        万峰就在洼前和洼后队接壤的路边等着杨宏的拖拉机,待拖拉机到来把鱼装到车斗上。

        拖拉机突突突突四十分钟就到了县城。

        一到县医院门口,老远万峰就看到夏秋隆坐在自己以前卖香瓜的树下,明显是在等自己。

        夏秋隆帮着万峰把鱼筐从车上卸下来,亟不可待地告诉万峰:“你托我爸办的事情办好了,我爸让我告诉你一声。”

        自然是布匹的事情。

        这对万峰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告诉咱爸,中午把他们厂主要领导约出来吃个饭。”

        “爸说了,饭暂时不用请,鱼卖完让你去工厂看看货,待一切正式有了结果再吃饭也不迟。”

        这样更好。

        红崖人民对鱼的仇恨累积的太深了,只要是大人一看到鱼都是一副欲食之而后快的样子。

        万峰就很好地迎合了他们的这种心理,为他们准备好了发泄仇恨的对象。

        鲢鱼一毛,鲤鱼一毛一,小杂鱼八分钱。

        今天的价钱比昨天稍微上浮了一点。

        但即便这样也没有阻挡红崖人民对鱼类的深仇大恨,九点半左右,万峰带来的二百多斤鱼就剩下两个筐了,仅仅给夏秋隆留出一条五斤多的鲢子。

        二百多斤鱼出手给万峰带来了十多块钱的利润,与用马车卖瓜相比这利润少了近一半儿。

        但也聊胜于无了,要不闲着也是闲着。

        如果夏秋隆知道万峰一上午赚十块钱还嫌少,估计会用大嘴巴抽他。

        正好杨宏的拖拉机也回来了,万峰把空筐扔到车斗里让拖拉机捎回去,就一身轻松地和夏秋隆来到了红崖县纺织印染厂。

        做为曾经这个厂的一员,夏秋隆领着万峰很顺利地进了厂里。

        一进工厂夏秋隆立刻昂首挺胸,竟然还走出了类似模特般的螃蟹步。

        这让万峰非常的生气、好好的走路不好吗?

        “大哥,当年我有腿的时候也像你现在这样走路。”

        夏秋隆没明白万峰的意思,看着万峰两条好好的腿一脸迷惑。

        “你现在的走法非常的欠揍,你就不怕这厂子里的人削你?”

        “切!哥不吹牛,在这一亩三分地谁敢惹哥?”

        要不说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吹牛,容易崴脚。

        纺织印染厂里百分八十的成员组cd是各个年龄段的女人,从十七八岁的年轻姑娘到三四十的熟女到五十多岁的大妈。

        女人若是聚堆了那简直就是男人的不幸,一个女人是娇羞的弱不禁风的,但是一群女人那就和土匪没什么区别了,她们会肆无忌惮地看你评论你。

        弄不好还会扒你裤子。

        对此万峰上一世是深有体会的,如果一群女人里有一到两个泼辣的主儿,这种事情十有八九会发生。

        所以,迎面出现一群嘻嘻哈哈的女人时,万峰立觉菊花一紧,为夏秋隆深深担忧。

        夏秋隆牛笔吹完没超过一分钟,一群以中年熟女为主的队伍就拦住了夏秋隆的去路。

        “哎呀!这不是夏大吊吗,这货怕是有好几年没回厂子来了,今儿怎么舍得回来了?”

        你听这第一句话多么富有诗意,直接就把夏秋隆的特点晾晒在大街上。

        “夏大吊,你领的那是谁呀?你儿子吗?”

        “大个,你啥时候有这么大的儿子了?”

        万峰心里这个气呀,麻痹的你们调戏别捎带着我好不?这特么一进厂子就小了一辈,躺着也中枪。

        夏秋隆挺身而出:“这是我兄弟,亲兄弟,别瞎几把扯蛋。”

        “你还有亲兄弟?不对呀,你妈当初就你一个儿子呀?”

        “你这亲兄弟和你长得也不像呀?你确定他是你妈亲生的?”

        你看这事儿闹的,夏秋隆还不如不解释,这一解释连他母亲都别想清净了。

        怪不得夏秋隆不爱在这厂子里待着,遇到这些不讲理的女人还真没辙。

        “各位大妈大婶,我还有事儿,咱别闹好不?”

        万峰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句话很有可能会捅娄子。

        果然…

        “什么?你个混小子竟然叫我们大妈大婶?”

        “哎呀!几年不见,小子你长脾气了,难道忘了当年你可是追求过老娘的。”

        “对对,你还追求过我来着,你忘了你还约我去看电影,你个没良心的家伙,现在我们竟然成了大妈大婶了?”

        夏秋隆拉着万峰杀出重围落荒而逃。

        “大哥,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不爱在这厂子里待着了,你当初一定是抛弃了太多的怨女,怕人家找你算账。”

        “去去,净胡扯,你大哥我虽然爱打个仗什么的,可对女人却没什么想法,虽然人家叫咱流氓,但咱可不是真流氓。”

        是不是真流氓谁知道,我有没看见。

        夏秋隆领着万峰来到了技术部,他老子就负责这个部门,正戴着眼睛拿着报纸假装官僚主义。

        老夏见儿子和万峰到来看了一下时间。

        “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打个招呼然后找保管员。”

        几分钟后老夏回来了:“走,我们先去仓库看看。”

        放置残次品的仓库在工厂的一角,一个很大的砖瓦结构的仓库,墙壁上写着严禁烟火四个白色大字。

        这里应该是人迹罕至,仓库门前的地面都长出了茵茵绿草,门上的锁头都是锈迹斑斑的,估计很长时间才能打开一回。

        保管员戴着眼镜掏出一大串钥匙,找了半天才找出一把插进锁头里嘎几了半天才把锁头扭开。

  (http://www.wtwhk.net/html/78/78546/251947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