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 第八百三十五章 有数一年芳草绿(五更)

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

  万峰看到武俊言俏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下巴差点掉下来。

  “怎么一天你就回来了?这离放假还三天呢,是你过糊涂了还是我过糊涂了?”

  武俊言把事情一说,发狠一般到:“给我再来六十条。”

  “六十条?你能卖出去吗?我可告诉你你们连队就算是饱和了,就是卖也卖不了几条了,从一个侧面告诉你,一个连队也就二三十条的销量,你可心里有点数。”

  “没事儿,我们连队边上有四十八五十一两个连队,卖不完我还可以到西边的奋斗去卖。奋斗杨柳大队离我们连也不过十几里地,实在不行还有良种场呢。”

  对了,五十连离奋斗公社不远,他还可以到奋斗公社去卖,只要不被抢就行。

  “你要什么颜色的,自己挑选,晚上你得在这里住一宿呗?”

  “我住我们宿舍。”

  现在学校集中以后,男生的宿舍都在一栋房子里,武俊言他们的宿舍和万峰的宿舍就隔着两道门。

  武俊言挑选了他需要颜色的六十条裤子。

  “晚饭在这里吃吧,食堂不开伙,吃完饭咱们一起回去,总算有个作伴的了,要不就我自己在宿舍里住。”

  晚饭是新蒸的馒头,菜就是老一套土豆炖白菜,不过里面有午餐肉。

  吃完晚饭,万峰和背着包的武俊言回到了校园宿舍。

  宿舍管理员老李头在学校放假后也放假了,只是给了万峰一把钥匙。

  因此偌大的校园里现在就万峰和武俊言两个人。

  “你自己在这里睡不害怕吗?”

  “有什么可怕的,这里又没有鬼。”

  武俊言要住自己的宿舍就得去找老李头要钥匙。

  “你就在我们宿舍睡吧,管谁的行李你就糊弄一夜就行了。”

  进屋升炉子。

  屋里一天没人,冷飕飕的。

  “你要是睡炕就把炕烧烧,睡上铺就不用了。”

  “我也睡上铺吧。”

  万峰就睡上铺,武俊言也选择了睡上铺。

  万峰把炉子烧着,很快屋子里就有了温度。

  两个人就坐在上铺聊天,天南海北一顿穷聊后就聊到了赚钱上。

  这两年允许单干后,农垦总场也是支持搞家庭副业的,只是现在很多人不知道怎么搞,搞什么。

  “你们连队本身就在山脚下,你可以回家和你父亲说种木耳蘑菇都行呀。”

  五十连本身就在一座山脚下,连队后面就是树林子,几十年前连队刚建的时候,晚上竟然有狼黑瞎子进村。

  刚建连队的时候连队里可是人人有枪的,一阵子乒乒乓乓,这些动物死的死伤的伤,在知道人的厉害以后就销声匿迹了。

  “种木耳?就像报纸上介绍的那样先治菌才接种?”

  万峰点头:“就是那个,县里应该就有培训班,让你老子花几块钱去学学,然后回来自己治菌再接种,选一个有水源的地方种个万八千段,一年怎么还不划拉几千元。”

  龙江的木耳是绝对有名的,只要现在能种出来根本就不愁销路。

  其实也可以不用木头接种,也可以用锯末子种在地上,后期不让毁坏森林后木耳蘑菇就是这样栽培的,不过那样的木耳蘑菇质量就差远了。

  “你如果到奋斗卖裤子还可以顺便收山货什么的,收完了如果没有商人收你可以自己运到外省去卖,不过你一个人我不建议你这么干,危险。”

  “我听郭武说他们去年冬天跟你去你姥姥家,说那里有一个巨大的集市卖什么的都有。”

  万峰就把洼后的情况做了详细的介绍。

  “我说郭武怎么自己去了,你再回去的时候带我去看看呗?”

  “郭武再去你跟着他去就行,我得寒暑假才能回去,今年暑假我还不一定回去。”

  两个人一直唠叨了半夜才闭灯睡觉。

  早晨起来,武俊言坐车回家继续他的发财计划,万峰则回到服装厂和张旋打情骂俏。

  转眼之间月底假就结束了。

  四月份的龙江除了极背阴的地方外已经看不到积雪的影子了,化冻以后的大地被风吹几天就见干了。

  路边的小草也亟不可待地把绿芽拱出草皮,春天终于有点样子了。

  青草发芽时期不但一些动物开始蠢蠢欲动,就是人也开始春心荡漾了。

  小伙子们憋了一冬天的激情开始绽放了,性急地换掉了身上的棉袄棉裤,忍着还春寒在风中伫立以期望获得异性的青睐。

  女人们也那个德行,也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春风里招蜂引蝶。

  似乎是一夜之间,大街上就开满的朵朵喇叭花。

  中年以上的人对这些喇叭裤指指点点,什么二流花啦,不少好货,一看就嘚瑟等等。

  但是没什么卵用,青年们对于穿戴向来不以老人的目光为依据,你越看不上来我有可能越穿。

  喇叭裤蛤蟆镜,这已经有点标配的样子了,还差一件紧身的衬衣,这一套行头就齐活了。

  就因为这样,旋峰牌喇叭裤的需求量节节攀升,除了供应吴县和黑禾两个最大的市场外,就连逊克县都有商贩慕名来到这里拿货了。

  每天六百条的产量也有点供不应求了。

  正因为产量不足,万峰有心做紧身小衬衣的计划无法实施。

  这让万峰对那些追求美的青年感觉过意不去,是他耽误了他们对美的追求。

  “你看看人家都把里面的棉袄脱了,你还穿个滑雪衫。”

  女人这东西就是烦人,老子穿滑雪衫怎么了?

  没看到他们早晚冻的鼻涕拉瞎的吗,我为什么就不鼻涕拉瞎的?就因为我不好俏不穿棉。

  他们之所以穿那么单薄是为了显条以争取获得女生的青睐,我还用吗?麻痹的不争取还往身上贴呢。

  张旋火了:“你说谁呢?谁往你身上贴了?你给我说清楚,今天不说清楚就没完。”

  此时,是下午四点,同学们都到食堂里吃饭去了,服装厂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刚才他们打发走了吴县那几个贩子,正在仓库里点货。

  这番话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

  某个不知是被什么火顶得发烧的女人变身母狼,某人就可悲地被扑倒在材料垛上了…

  (http://www.wtwhk.net/html/78/78546/4217219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twhk.net。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